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大同市闪小说学会2015年发表作品汇总帖

楼主:李进的博客 时间:2014-12-30 09:28:59 点击:801 回复:46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2015年的钟声就要敲响了,随着马年的即将过去,2014年我们收获着喜悦,感受着快乐。在即将过去的2014年,我们大同闪小说的发展由左云闪小说学会的成立到大同闪小说学会的成立,为闪小说的发展奠定了一个坚实的组织基础。
  在过去的一年里,我们的闪小说创作队伍在不断地发展壮大中。据不完全统计,我们共在各级各类报刊书籍发表闪小说作品692篇。
  年底之际,又迎来了十六位作家的43篇作品集体荣登省级大刊《火花》杂志的喜讯。实在是可喜可贺。
  一年来,成绩喜人,催人奋进。
  羊年即将来临,愿我们大同闪小说学会在新的一年里,三羊开泰,取得更加丰硕的成果。同时,也祝愿中国闪小说学会大发展大繁荣,2015年取得更大的成绩。
  为了把美好的记忆留住,也为了便于年底统计。请大家把2015年已发表的作品按编号排序跟帖。


  大同市作家协会闪小说学会

  2014年12月30日
作者 :云中羊 时间:2014-12-30 09:41:00
  祝贺!
作者 :冷月潇潇 时间:2014-12-30 09:43:00
  祝贺!成绩耀眼!
作者 :TACIU 时间:2014-12-30 10:26:00
  嫂子
  文/郭文杰
  上小学时,我竟莫名其妙地喜欢上我的嫂子。
  嫂子是我小学的语文老师,爱穿粉底白花的裙子,她在课堂上讲《打碗碗花》,读《落花生》…像放电影,精彩万分。嫂子很少对我们发脾气,最多的是她那如花开般的微笑。
  10岁那年,我哥意外长眠于漆黑矿井之下。这一噩耗就像一群乌黑的乌鸦在晴朗天空当中盘旋,久久不绝。
  嫂子得知消息的时候,还在认真地为我们讲解着《乌鸦喝水》。只是这一次,聪明的乌鸦带来的不是人人欢喜的好消息。
  嫂子听到我哥撒手人寰,她哭成了泪人,我有好几次亲眼目睹嫂子因伤心悲戚而昏死欲绝。
  我不知道该如何去安慰她,只是我知道嫂子变了,变得沉默寡言,不喜与人多交往。
  嫂子是我们村里公认的美人坯子,自打我哥走后,村里不少年轻小伙打定嫂子的主意,不是托人就是传情,可这都不过是嫂子眼里的虚无渺茫。不知为啥,自打我哥走了,我心里也默默喜欢上了嫂子。甚至我有时,对那些追求嫂子而碰壁的人,我一脑袋里充满了幸灾乐祸。
  有次,我从玩伴哪里回来,进家的时候,发现嫂子的里屋有门缝并没关严。在村里,白天敞门不足为奇,足奇的反倒是把门关严合实。我感觉着有什么秘密在里头,难道是嫂子有了心动的芳心。我傻头傻脑地爬在门缝探去。嫂子是村里少有的美人坯子,哪一个不垂涎三尺。那时候的我,对着异性老有胡思乱想。眼前嫂子一条滑溜胴体在澡盆欢耍,水滴伴随着一个美丽的驱动在她的四周开溅,哗哗的水声,像一双手扼住我本应该回避的灵魂。我一个人像腐朽的木头一动不动在门口。嫂子乜斜着看向我的位置,我一惊啊的一声。嫂子一惊喊出了谁。我慌忙离开的时候,绊脚在地,我顾不上生疼揉屁股,匆匆逃开。
  第二天课堂上,我真的像生病了,脑袋发热,脸面生红,一见到嫂子眼神我坐宁不安,课上没认真听过一节课。
  “穗儿,”嫂子叫我。我发怔。
  “为么子走神?”她停止讲课,走到我的面前。
  这样的美丽就在我的眼前…我一愣愣的。“哦,我,我不知道,我心里就是喜欢嫂子。”我说。同学们爆发出天打雷的笑声。在笑声中,嫂子的脸成了红苹果。
  “你——你出去。”
  我很懊悔。嫂子真的生气了,这是我第一次见她发火。
  第二天,轮到我负责班里日记表的填写,这是我花了整整一个晚上写得,我把自己挠心的苦水,统统倾倒出来,密密麻麻的字迹写满整篇:“嫂子,你是我最喜欢的老师,你知道吗?在我的心中,你就是一个神话。课堂上,你总是把那枯燥的文字演绎的惟妙惟肖,精彩的课堂,带给我很多的乐趣,甚至说我深深迷上了课堂。嫂子,自打我哥意外离去,我整天在担心受怕中度过,我怕的是嫂子悲痛欲绝中丢失了对生活的自信,我更担心嫂子在我哥离去的不久,害怕孤独而另外成立一个家。嫂子的影子就像门口的山,无论我从那个方向走,都要经过这座山。那天,我只是无意偷窥嫂子沐浴,心里更是千浪滔天,我的愚昧,心里的无知让我不能自拔。但我保证,嫂子,我还是好孩子。”
  不久后的一天,嫂子把我叫到她的房里,我诚惶诚恐地走进她的房间,只见嫂子眼睛有点发红。
  “嫂子——错了!”
  我泪涌双眸,一串串像珠子的眼泪从眼皮流淌。说实话在同学面前我没有流泪,可是在她的面前我举手投降。嫂子为我拭去泪痕,轻轻说,你很像你的哥,像他一样诚实。嫂子不能保证一辈子不再嫁人,但嫂子可以明确表态,只要嫂子在,嫂子就是你嫂子,我会用自己无谓的付出,送你走进山里孩子最向往的大学堂。
  嫂子低首,亲亲地在我的额头吻了一下。我觉得自己额上有着为理想不屈的足迹。
  在以后日子里,我抛开杂念,为了梦,真心读书。上大学的那年,嫂子也有所属,结婚那天,我又看到嫂子那如花开般的微笑。
  我在心里默默祝福嫂子,祝福她有了自己最理想的归属…而我的心里,也把对她的祝福收藏起来,永远忘不了。




  ------------------


  姓名:郭文杰

  qq:876313582

  住址:山西省大同市大同县晨曦小区20号楼3单元302室

  手机:18734262971

  邮编:037300



作者 :左世海 时间:2015-01-03 10:10:00
  1、杀狗(592字)
  文/左世海
  冬天的夜晚来得真快。
  喜娃坐在土炕上,点燃一支烟,然后伸手去拿窗台边的那只烟缸,却发现里面有几个皱巴巴的烟蒂。
  这两天有人来过?喜娃望着正做晚饭的二兰,问道。
  没呀!你不在,谁来?二兰头也没抬回答。
  喜娃听了沉默不语。
  院里突然传来“吱呀”一阵脆响,喜娃知道有人在推大门,他探头向窗外一望,见一个人影闪进了院子。出乎意料的是,院里的阿黑见状,不但没有狂叫,反倒摇头摆尾像见到了久别的主人。
  有人来了,你去看看。喜娃对二兰说
  二兰听了转身出去。
  是狗子兄弟呀,稀罕,啥风把你吹来了,正巧喜娃也刚回来,你们半年没见了,进去唠唠。二兰在院里大声招呼。
  不啦!我来寻猪,看跑到你们院里没有。狗子大声回答着,向四周看了一眼,返身离去。一旁的阿黑又摇着尾巴,将其送出了大门。
  狗子走后不久,邻居李大爷、喜娃的同学豆子听说喜娃回来了,也都来看他,结果被狂叫的阿黑挡在门外,最后还是喜娃出去喝住阿黑,将惊魂未定的二人领进屋里。
  这狗挺厉害!。豆子对喜娃说。
  确实是个看家的好手!李大爷也附和道。
  喜娃笑着,回头盯着阿黑,没有作声。
  当晚,喜娃辗转反侧,久久不能入睡。
  你有啥心事?二兰疑问。
  过了年离开这村子,和我一起到城里打工吧!喜娃说。
  为啥?那阿黑咋办?二兰不解。
  喜娃欲言又止。
  第二天早晨,喜娃提了刀子,直奔狗窝。
  你疯了!二兰见后叫道:你不能杀它,它给咱看家呢!
  看个屁!喜娃骂道:连一个偷人的贼都看不住,留它何用?
  二兰听了脸色突变,低着头再没吱声。
  《当代闪小说》2015年一期
作者 :左世海 时间:2015-01-03 10:12:00
  2、两张照片(534字)
  文/左世海
  春节期间,我去B市办事,顺便看望了在该市当局长的老同学马彪。
  当了局长的马彪就是与众不同。150平米的住房,装潢的富丽堂皇。屋里的摆设自然不必细说。光是客厅正中央挂着一幅半人高的双人彩色巨照,足以引人注目。照片里一个头发稀疏、容光焕发的的老者,微笑着目视前方,旁边站着的马彪,双手与老者的右手紧握在一起,那神态,流露出一种难言的幸福与自豪。
  这是谁?咋看有些眼熟。我盯着相片问马彪。
  你再看看,像谁?马彪走近前,笑着让我猜。
  我又仔细看了看,突然一拍脑门,叫道:这不是咱们省的赵省长吗!怎么,你和他都有交情?
  哈哈,好眼力。没错,是赵省长?,马彪脸上放着光,说:去年赵省长调离咱省,到部里任职,我正好在北京出差,便前去拜访了他。马彪抚摸着相片,神情有些激动。
  能与省长单独合影,厉害!我赞叹着,在马彪的指引下,又去别的房间观赏了一番。最后到他的书房后,我无意在书柜的角落里,又看到一张七寸大落有灰尘的黑白照片。
  这是?我指着照片里满脸皱纹,神情忧郁的老头问。
  是我乡下父亲,半年前就去世了?你看看,家里东西都满满的,这遗像真没有个合适的地方摆挂。马彪讪笑着拿起相片,瞄了一眼,然后“咣”地一声打开抽屉,将照片面朝下塞入了书桌里面。
  《当代闪小说》2015年一期
作者 :左世海 时间:2015-01-03 10:13:00
  3、站牌下
  文/左世海

  没有一丝风,闷热的天气,使她感到有些口渴,她仰头将手里的半瓶矿泉水呡了几口。
  一个衣着简朴的中年人四处张望着向这边走来,当男人看到她后,迟疑了一下,在离她二米远的地方停下了脚步。
  她的心不由咯噔一下,直觉告诉他,男人不像是等车的乘客。
  除了她和那个男人,四周再没有一个行人。她见男人一直在看她,下意识地向站牌另一边靠去,不料男人也向前几步,与她始终保持原来的距离。
  她开始有点紧张起来。她想起前几天邻居说,近来有几个外来打工者,找不到工作,身上的钱花光后,就专门在傍晚找单身女子下手抢劫,难道……
  她偷偷弊了一眼男人,见他腋下夹着个紧裹的编织袋,里面藏的是什么?是刀子,还是……,她不敢想了。
  此刻她紧张极了,握着矿泉水瓶子的手开始有汗渗出,她把胸前的包抱的更紧了。
  男人依然如故。
  情急之下,她掏出手机,胡乱拔了个号码,然后对着手机大声道:老公啊,我在东风街11路站牌下,你说来接我,走到哪啦?
  什么,马上到?
  好,我等着!
  她强挤出一丝笑容,再次用眼角扫了男人一眼,原以为男人听后会痒痒离去。没想到男人像是个聋子,没有一点反应。
  她的心狂跳着,感到时间停止了一样漫长。
  正当她感到绝望时,公交车鸣着喇叭,一阵风驶了过来。
  她长舒了口气,将瓶子里的水一饮而尽,然后扔掉瓶子,急忙上车。
  这时男人突然走上前,嘟哝着:为捡这个瓶子,俺等了好长时间。

  《当代闪小说》2015年一期
作者 :左世海 时间:2015-01-03 10:16:00
  4、父亲来电(588字)
  文/左世海

  正吃晚饭中,突然手机响了,我看了看,是个陌生号码。
  你好!我接起来话刚出口,话筒里就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三子,我是你爹呀,吃饭了吗?
  我听后一愣,正想说他打错电话了,可是老人的声音紧接着就传了过来:三子,爹现在的耳朵越来越差了,听不清你说话声。这不,快过年了,爹知道你忙,大老远的,没时间就别回来了,花路费不说、冰天雪地的路上不安全。
  我正要接话,老人又说:三子,听爹的,千万别任性,这几天村里变得更冷了,我想城里也好不到哪去?出门注意多穿衣服,你自小体质差,切记别冻感冒了。紧接着,电话里传来一阵急促的咳嗽声。
  我想说什么,可是仍是接不上话:三子,爹不敢和你说,怕你工作分心,你娘年前就病的不行了,可她死活不肯住院,我知道她是想省下钱帮你买房。你娘临走时念叨着要见你一面,我没法子,哄她说你被派去出了远差,结果……。现在虽然剩我一个人了,但我给村里放羊,有吃有穿的,过得去,你千万别惦记。三子,只要你们过得好,爹就放心了。唉,人老啦,爱啰嗦,说了这么多,一定误你吃饭了。爹借用人家的电话,费钱!就这样,爹不说了,啥时回来,给爹捎个话,爹套上驴车到车站去接你……。
  我最近就回去看您!回去时一定先捎话给您,爹!我梗咽着说不下去了。
  话筒里传来一阵嘟嘟的短线声。
  我握着电话,呆在那里,禁不住泪水奔涌而出。
  我该去哪儿看爹呢?我的父亲已在三年前就去世了。
  《当代闪小说》2015年一期
作者 :左世海 时间:2015-01-03 10:17:00
  5、领导来了
  文/左世海
  丁局长正在酒店包间幽会情人,突然电话响了起来。丁局长接起电话,里面传来保姆小倩的声音:“丁叔,家门外有人找您?”
  “谁?”他问。
  “不认识,我从家里的监控里看到,是个瘦瘦的老头,好像拿着一个油桶,二个鼓鼓的米袋子,不停按咱家门铃.”
  “嘿,准是村里那些八竿子打不到的亲戚,让他进来,由你接待好了,没啥大事,无非给他几个路费打发走人。”
  不到一小时,电话又响了,还是保姆打来的。
  “丁叔,又有人找您。”
  “什么人?”他耐着性子问。
  “不认识,从监控里看,是个胖胖的中年人,腋下夹着个鼓鼓的黑皮包,脖子上好像还挂着一根金链子,嘴里叼着支粗粗的雪茄烟,一个劲地按咱家门铃,您看?”
  “哦,定是哪个道上的朋友,通知夫人,让她去开门接见,我正开会,有什么事,由她考虑着办就是了。”
  时隔不久,保姆又来电话。正与情人亲热的丁局长抓起电话问:“还有什么事?”
  “丁叔,又有人找您.”
  “谁呀?”他有些不耐烦地问。
  “不认识,从监控里看,是个西装革履、大腹便便50多岁的人,手里空空的,一个劲地按咱家的门铃,口里还喊着:丁二在家吗?丁二开门……”
  丁局长听后,脸色顿时突变,他在电话里交代道:“快叫夫人,你们一起去开门迎接,我马上回去。”说着翻身下床,慌乱地穿衣就走。
  “谁来了?把你吓成这样?”情人嗔怪道。
  “领导来了!”他说。
  “咋知道是领导?”情人有些不解。
  “在这屁大个县城,去我家竟然空着双手,还敢大声直呼我的名字,除了上头的领导,谁敢!”
  《当代闪小说》2015年一期
作者 :左世海 时间:2015-01-03 10:21:00
  6、身后有人
  文/左世海
  天黑的像一口大锅,将小城扣的严严实实。
  没有路灯,坑坑洼洼的街道,经过下午一场大雨,更显得泥泞难行。
  我小心翼翼地骑着单车,刚拐入那条偏僻的小巷,突然一条狗迎面窜过,吓得我一慌神,差点连人带车摔倒在泥坑里。
  “奶奶的,这鬼地方!”我在心里诅咒着,内心充满了幽怨。
  按照以往,每当加班晚了,丈夫总会来巷口接我。可今天,丈夫有事不在,大黑夜的让我一个单身女子在这黑漆漆的小巷里独行,真有些心惊肉跳。
  四周空寂无人,黝黑的小巷,回荡着我自行车单调的吱呀声,我在坑坑洼洼的泥泞里颠簸着,一条几百米的小巷,漫长的像是没有尽头。
  突然,一道光束从身后射来,将我脚下的水洼,照的像一面面反光的镜子。紧接着,一阵“突突”的声响由远而近,从声音辨别,我知道后面来的是一辆摩托车。
  借着光亮,我本能地向路畔靠拢,想让摩托车先行。
  可奇怪的是摩托车见我慢行,也放慢速度,在我的身后,甲虫般蠕动。
  我回过头,隐约看到那是个戴着头盔、身材魁梧的男人。
  “怎么回事?”我心里嘀咕着,一种不祥之感涌上心头。我想起丈夫前几天曾和我说过,最近几天小城发生了几起抢劫案子,几个外地人骑着摩托车专抢单身女子的手包、项链……
  “难道今天?”我突然感到头皮发麻,心跳加速。顾不得多想,双脚用力,加快了速度,任凭车轮带起的泥水溅满裤脚。
  摩托车见了,也明显加速,紧随在我身后,像是等待下手的机会。
  “看来是摆脱不掉了。咋办?”我心想着,如果我此刻大声呼救,说不定喊不来人,还可能激怒对方,提前对自己痛下狠手。
  不行,千万要冷静,只要和他拖下去,等到了前面的拐弯处,就好了,自己的老父亲就站在门口等着自己呢。想到这,我微微松了一口气,蹬车的速度更快了。
  身后的摩托车依旧紧咬着我不放。
  50米,100米……。终于到了拐弯处,我看到了父亲正握着手电在大门口正向我这边张望。
  我顿觉浑身一软,几乎要瘫倒在地。
  “这么晚才回来,又加班了?”父亲老远看到我,迎上前问。
  我顾不得回答,停下来回过头,看着那辆摩托车慢慢从我身旁驶过,然后按了一声喇叭,加速离去。
  “呸!我向着摩托车的背影唾了一口,带着哭腔对父亲说:“遇上坏人了,好险啊!”
  “坏人在哪”?父亲听了一愣,忙问。
  “就是刚才那个骑摩托车的,一路跟着我。”我气喘吁吁道。
  “哦!”父亲听后沉思良久,笑着说:“你呀,真是的,什么坏人?大黑夜的,人家也许那是特意给你照路。
  《小小说大世界》2015年一期
作者 :左世海 时间:2015-01-03 10:27:00
  7、 讹

  文/左世海
  一老头横穿马路,被一辆出租车撞倒,司机见后当场驾车逃离。
  许是腿部受伤,老头试着站了几次,都没成功。
  来来往往的人见了,围了过去。
  “拉我一把。”老头向一个胖胖的中年人伸出手说。
  中年人不由倒退几步,两臂抱在胸前,没有反应。
  老头又将手伸向一女子面前,女子吓得惊叫一声,像一只喜鹊跳远了。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老头依旧在地上坐着。
  一个穿校服的男孩上前去扶,却被身旁的人拉住了说:“现在的人,得防着点,万一赖你撞的,你有嘴说不清。”
  “可不是,前几天一位老太太在大街摔倒,一个小伙见了,好心将她送到医院,结果老太太一口咬定是小伙撞得,最后讹了小伙500元,才算了事。”有人说。
  “现在的人大都心眼坏了。”又一个人说。
  “您给家人打电话呀?”一个姑娘提醒坐在地上的老头。
  “我没电话,要不用你的电话通知一下我的儿子。”老头说。
  姑娘迟疑了,说:“真不巧,我的手机没电了。”
  其他围观者都渐渐散去。
  最后,老人还是被人送进了医院。
  老头的儿子赶到医院,一进门问道:“是谁撞得?”
  老头说:“车跑了,没看清。”
  “那也得找个垫背的,总不能自己花医疗费呀!谁送来的,讹谁?”儿子责怪道。
  老头听后气哼哼地说:“110”

  《喜剧世界》2015年上半月02期
作者 :左世海 时间:2015-01-24 08:08:00
  8妈来了
  文/左世海
  小龙给正在上班的媳妇打去电话说:“妈来了,刚进咱家门。
  好呀!媳妇听了高兴地说:“妈坐车一定累了,她有晕车的毛病,你让妈在家好好歇着,我这就回去。哦,对了,你问妈晚上想吃啥?我顺便买上带回去。”
  小龙听后知道媳妇误解了,忙解释道:“不是你妈,是我妈从村里来了!”
  “什么?”媳妇有些吃惊道:“这时候正值农忙,她不收割庄稼,跑城里干啥?媳妇顿了顿又说:“这样吧,人既然来了,那我就歇口气,卧室里堆积的脏衣服早该洗了,每天做饭的事看来也不用我忙乎了……。
  “妈这次来有大事,电话里不便说,你回来就知道了。”小龙耐着性子道。
  “什么大事,不会是身体不舒服了吧?人老啦,有个头疼脑热的不奇怪,你干脆领她到咱院里的小诊所瞧瞧,我忙呢,没时间回去。”媳妇嚷嚷道。
  “你瞎唠叨啥呢?”小龙急了,颤抖着声音道:“妈这次来,真有大喜事,她前几天在镇里买了几注彩票,不料中了大奖。她这次来,是商量着和我们一起去领奖。”
  “你,你说什么?”媳妇听后显然一愣,好半天才结巴着回问。
  小龙又把中奖的话重复了一遍。
  “哎呀,你咋不早说呢?”媳妇听后又唠叨开了:“难怪我这几天左眼皮老跳,原来是为了这事啊!这下好了,看来咱买大房子的事不用愁了,还有你那辆破车也该换换了……。我说老公啊,妈上了年纪,路上一定累了,你赶快扶妈去卧室歇着,让她啥也别干,我这就回去。哦,对了,你问妈现在想吃啥,尽管说?我一准给她带回去,呵呵……。”

  《微篇小说》2015年2期
作者 :左世海 时间:2015-01-24 08:10:00
  9 我给母亲压岁钱(1100字)
  文/左世海

  空气里弥漫着浓浓的年味儿。
  我正在院子里贴春联,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小女儿蹦蹦跳跳地跑过来,乐呵呵地叫嚷着:“爸爸,我刚才给奶奶拜年了,瞧,这是她给我的压岁钱。”女儿边说边向我挥动着手里的一个小红包,脸上笑容阳光般灿烂。
  “女儿真乖,懂得给奶奶拜年了!”我笑着说:“不过,年也拜了,可不能收奶奶的钱,奶奶不挣工资,攒点钱不容易,快把钱还给奶奶吧!”
  “如果还回去,奶奶会不高兴的。”女儿呶起小嘴说:“我开始不要,可奶奶执意要给,她说这是做长辈的一点心意,让我用这些钱,开学后买新书包什么的,好好学习!”
  “哦!那就听奶奶的。”我附和着。
  “奶奶还说,现在的孩子真幸福,不像她小时候,过年没见过一分压岁钱。”女儿顿了顿,突然垂下头,带着乞求的口吻说:“奶奶好可怜,你会给奶奶压岁钱吗?”
  我听后一颤,手里的浆糊刷子差点落地。
  也难怪女儿会提出这样的问题?
  母亲是地道的农村家庭妇女,因父亲英年早逝,整个家庭担子就落在她一个人的肩头。那时,为培养我们兄妹读书,母亲省吃俭用,逢年过节从没穿过件像样的衣服。尽管这样,每当过年时,母亲总将我们兄妹几个叫到身旁,从怀里摸出几张皱巴巴的毛票,给我们发几角压岁钱,让我们自己买喜欢的东西。钱虽不多,却喜得我们蹦上跳下,几乎要把屋顶的尘土震落。
  望着我们高兴的样子,母亲也总是笑着,有些惋惜地说:“看把你们乐的,你们比娘强多啦,娘从小没得过一分压岁钱。”
  后来,我在城里安了家,每次回村,见母亲劳累的后背都像煮熟的虾,就劝她和我到城里去居住,可母亲执意不肯。我知道她是担心我在城里挣钱不多,花销又大,怕给我增添负担。
  可如今,唉!
  “对联贴好了吗?”妻子走出院子,看我将最后一张对联粘到墙上后,端过一盆水,让我洗手,然后低声对我说:“咱好几年没回来和娘团聚了,一会给娘拜年时,我准备了这个,你把它送给娘。”妻说着递过一个厚实的红包。
  我明白妻的意思,笑笑说:“谁给都一样,还是你来吧。”
  “你当儿子的,还是你拿着合适,娘的性格你也知道。我给娘肯定不收。”
  我想了想,只好接过了红包。
  我和妻进了屋里,见娘正在灶台前忙碌。妻上期将她搀到一旁坐下,笑着说:娘,您先歇一会,我们给您拜年!
  娘怔怔地坐在那里,满脸疑惑。
  过年好,娘!我说着,递上了那个厚实的红包。
  你,你们这是?娘显然被吓了一跳。她起初吃惊地望着我们,随后明白了,站起身推脱着说:“这是干啥?你们在城里也不容易,这钱,娘不要!”
  “您收下吧!”我和妻说:今天过年,这是给您的压岁钱,祝您身体安康、长寿百岁!
  娘听了,呆呆地望着那个红包。嘴唇哆嗦着,好久她才伸出了那双颤抖的枯手。
  就在她接过红包的那刻,我突然感觉有东西掉在我手背上,凉凉的,那是娘的眼泪。
  《昆山日报》2015年22日
作者 :左世海 时间:2015-01-24 08:42:00
  10
  活人名片
  文/左世海

  门吱呀一声开了,正在看报的王局长抬起头,见办公室主任老侯笑眯眯地领着个戴眼镜的小伙子走了进来。

  “这就是咱们的王局长。”老侯对年轻人说着,又回头对王局长介绍道:“这位就是刘县长的侄子刘建,大学本科毕业,前来咱局报到。”

  “哦!欢迎,欢迎!”王局长说着急忙站起身,说:“昨天我就接到了刘县长电话,说你近几天前来报到,想不到这么快。呵呵,来来,快坐下。”王局长谦让着,老侯忙着转身去泡茶。

  “谢谢局长!以后还望您多多关照!”小伙子有些腼腆地笑笑。

  “客气什么,我和刘县长是多年的朋友,你是他的侄子,也就是我的侄子了,以后大家在一个锅里捞食,还需你多加支持我工作才对,呵呵!”

  从局长办出来时,王局长又悄声对老侯说:“先把小刘安排在你身旁,做个帮手,这人用好了,可能对咱有帮助。”

  “好的!”老侯点着头,他明白局长话里的意思,

  第二天,王局长去财政局办事,顺便叫上了刘建。

  财政局张局长一眼看到王局长身后的刘建,半开玩笑道:“你是怕我扣下咋的,还跟了个保镖?”

  “张局长真会开玩笑。”王局长笑笑说:“都怪我,忘给介绍了。”说着他回过头,拍着刘建的肩膀说:“这位是刘县长的侄子刘建,刚分配到我那里工作,这不,我领他来和张局长见见面。”

  “哦!”张局长听后一愣,随即站起身,向刘建伸出右手说:“原来是贵客啊,我和刘县长是什么关系,你是他的侄子,也就是我的侄子了,哈哈,这个王老瘪,进门不早说。来,来,有什么事,大家坐下慢慢谈,说不定哪天有用着侄子的地方呢……。”

  第三天,王局长又带着刘建去了城关镇。

  第五天,他们又和办公室侯主任一起,到了水利局……

  一年后,正当王局长考虑着给刘健争取个位子时,刘县长出事了,因贪污受贿,进了监狱,原来的一个姓马的副县长借机板正了位子。

  此时,王局长又将老侯叫到办公室,淡淡地问道:“那个刘建咋样?”

  “啥,咋样?”老侯这回没明白局长的意思。

  王局长沉思了片刻说:“前些时上面一直让咱们派个人下乡去蹲点扶农,我考虑再三,没找到满意人选,我想干脆让刘建去吧,虽然下去苦点,但他年轻,又是农村长大,比较合适!”

  “那,那他现在手头的工作咋办?”老侯显然颇感意外。

  “这个就不用你操心了。”王局长神秘地向他笑笑“:明天又有一个人前来咱局报到,他是新任县长的外甥……。”


  《辽河》2015年2期
作者 :左世海 时间:2015-01-24 08:45:00
  11
  补助

  文/左世海

  中午下班时,组长悄悄将我叫过去,说:前些天你为科里整理档案材料,加班加点辛苦了,经我和科长提议,给你做了点补助,不过此事千万不要外传,要不大家知道了,加班都向我要补助,就麻烦了?组长说着,掏出二张崭新的百元大钞递给我。

  谢谢您,我不会乱说的。我躬身接过钱,内心满怀感激。

  好好干吧,公司不会亏待你的。

  是!我回应着,头点的像啄米的公鸡。

  第二天是休息日,我在商店门口遇到了逛街的李科长。

  我给科长敬了一支烟,又为他点燃。

  科长慢条斯理地吸着烟,笑着对我说:不错啊,小左,前些天你为科里整理档案材料,加班加点辛苦了,经我和经理请示,经理让财务给你做了500元补助,我让王组长转交你,收到了吧?

  哦!我一愣,不知咋回答才好。

  怎么?他没给你?科长见我有些迟疑,疑惑地又问。

  二天前就给了,科长费心了。我急忙说。

  收到就好,不过,这事最好不要传出去,要是大家知道了,科里谁加班,都向我要补助,就麻烦了?

  您只管放心。我拍着胸脯保证。

  月底,公司召开新年联欢会,坐在我一旁的财务会计李姨低声对我说:经理儿子下月结婚,我见邀请单里有你的名字。

  好啊,这是喜事,您看我该随多少礼合适?我小心探问。

  你刚来不久,挣钱少,我看有1000够了。李姨建议。

  我苦笑着逗趣道:看来这个月底又要吃方便面了。

  不至于吧?李姨道 ;前段时间你加班,经理见你辛苦,大笔一挥,给你批了1000元的补助,是李科长从我那儿为你签字代领的,咋?没几天就花光了。

  我听后哑了。

  泰国《中华日报》2015年1月22日
作者 :老梅迎雪 时间:2015-01-24 10:46:00
  欣赏
作者 :左世海 时间:2015-02-07 18:23:00
  12 《闪小说》2015年1期(创刊号)发小说《猜猜我是谁》
  13 《家园文学》2015年1期发小小说《真正的孝心》
  14 《金山》2015年1期发小小说《意外》
  15 《小小说月刊》2015年转载小小说《一条花裙子》
  16 《昆山日报》2015年2月1日发小小说《从一棵杏树说起》
作者 :左世海 时间:2015-02-07 18:25:00
  17 《小说月刊》2015年2欺发《猜猜我是谁》
作者 :左世海 时间:2015-02-11 19:15:00
  18 《鄂东晚报》2015年2月8日发《甭接电话》
  19《羊城晚报《2015年2月9日、10日二期连发《妈来了》
  20《大同日报》2015年3月8日发《如果想我》
作者 :左世海 时间:2015-02-24 20:41:00
  21
  《杂文选刊》2015年3期转载小小说《活人名片》
作者 :左世海 时间:2015-03-14 16:48:00
  22 《昆山日报》2015年3月8日发《还能用你个啥》
  23 《宝安日报》2015年3月8日发《美发》
  24 《百家故事》2015年4期发《拜年》
作者 :左世海 时间:2015-03-14 16:50:00
  25 《辽中文苑》2015年一期发《第21个》
  26 《家园文苑》2015年1期发《真正的孝心》
作者 :左世海 时间:2015-03-20 16:17:00
  27 《小品文选刊笑林》2015年4期转发《活人名片》
作者 :左世海 时间:2015-04-01 17:52:00
  28--29 《湘乡文学》2015年1期发小小说《局长喜欢吃羊肉》外一题
  30 《微型小说月报》文摘版2015年三期转发小说《身后有人》
  31 《金山》2015年4期发小小说《傻瓜》
作者 :左世海 时间:2015-04-15 17:40:00
  32 《本溪晚报》2015年19日发《母亲的唠叨》
作者 :左世海 时间:2015-04-21 07:03:00
  33《西楚文艺》2015年3期发《今晚请你去喝酒》
  34《小说月刊》2015年5期发《看戏》
  35《 涟水快报》2015年4月20日发小说《谁在喊我》
作者 :侯建忠 时间:2015-05-08 15:42:00
  36、37、《今日大同》2015年第5期发《孝心》、《先例》二题。
作者 :侯建忠 时间:2015-05-08 16:00:00
  38-43、陈子君闪小说6题
  44-51、李功秀闪小说8题
  52-56、刘山人闪小说5题
  57-64、冯丽琴闪小说8题
作者 :侯建忠 时间:2015-05-08 16:02:00
  以上四位作品载2015年大型文学双月刊《左云文艺》第1期。
作者 :云中羊 时间:2015-05-08 16:12:00
  祝贺!
  
作者 :左世海 时间:2015-05-09 11:52:00
  65 《本溪晚报》2015年4月23日发《没印象》
  66 《精短小说》2015年6期发《今晚请你去喝酒》
  67 《金山》2015年5期发小说《母亲的絮叨》
  68 《幽默与笑话》2015年5月上转发小小说《活人名片》
  69 《小小说月刊》2015年5期发《认粮》
  70 《仙女湖》2015年3期发小说《美发》
  71 《鄂东晚报》2915年5月6日发小小说《灯泡》
  72 《认粮》获得远近书法杯中国第一届微篇小说大赛金奖
  73 《微篇小说》2015年四期发《宰》  
作者 :左世海 时间:2015-05-18 17:55:00
  74 《那年那月》获“漫河西瓜杯”首届全国精短文学大赛优秀奖
  75 《小说月刊》2015年6期发《演戏》
作者 :左世海 时间:2015-05-29 19:14:00
  76 《检察日报》2015年5月21日发小说《敬烟》
  77 《西楚文艺》2015年四期发《两个罐头》
  78-81《萧湘文学》2015年5月发《一袋苦菜》、《宰》、《灯泡》、《演戏》四题
  82 印尼《国际日报》2015年5月28日发小说《灯泡》
  83 《鄂东晚报》2015年5月28日发闪小说《谁请谁》
作者 :侯建忠 时间:2015-06-03 16:28:00
  《左云文艺》2015年第3期刊载闪小说19题

  84-90、冯丽琴闪小说7题
  91-94、剑雄、日明闪小说4题
  95-102、刘亚宁闪小说8题


作者 :左世海 时间:2015-06-07 20:16:00
  103 《昆山日报》2015年6月7日发《聋子》
  104 《小小说大世界》2015年7期发《请你抽支烟》
作者 :左世海 时间:2015-07-01 08:27:00
  105补记《边城晚报》2015年3月23日发《认粮》
  106 《小说月刊》2015年7期发《请你抽支烟》
  107 《天池小小说》2015年8期发《偷瓜》
  108 《喜剧世界》2015年8期发《过关》
  109 《牡丹晚报》2015年6月25日发《请客》
  110 《二个罐头》获《西楚文艺》杂志2015年上半年“好作品”评选最佳“故事奖“
  111 《微型小说选刊》2015年14期转发小说《活人名片》
  112 《杂文选刊》2015年7期转载《敬烟》
作者 :左世海 时间:2015-07-08 11:30:00
  113 《微篇小说》2015年5期发《请客》
  114 《小小说大世界》2015年8期发《桃子》
作者 :左世海 时间:2015-07-16 19:49:00
  115 《鄂东晚报》2015年7月14日发《座位》
作者 :左世海 时间:2015-07-16 19:51:00
  116 《常州安全生产》2015年3期发《一个罐头》
作者 :左世海 时间:2015-07-18 18:22:53
117 世界闪小说同题大展 美国《明州时报》2015年7月17日发《瞒》
作者 :郁文征东 时间:2015-07-24 20:48:28
  祝贺,问好李进。
作者 :左世海 时间:2015-07-27 12:12:45
  118 《兵团日报》2015年4月19日《遗言》
  119 2015年郑州实验外国语小升初考题入选闪小说《一条花裙子》
  120 《新民晚报》2015年3月8日转发小说《古董》
  121 《威海晚报》2015年7月25日转发 《一条花裙子》
作者 :左世海 时间:2015-07-28 10:33:19
  122 《鄂东晚报》2015年7月28日发闪小说《遗爱》
作者 :左世海 时间:2015-08-19 09:05:13
  123--124《小说月刊》2015年9期发闪小说二篇
  125 《大同老龄》2015年3期发《父亲的秘密》
  126《大同日报》2015年8月16日发《遗爱》
  127 《边城情事》获全国微影小说京华入围奖
作者 :左世海 时间:2015-09-05 09:25:17
  128 泰国《中华日报》2015年8月8日发小说《娘心》
  129 《大同老龄》2015年3期发小说《父亲的秘密》
  130-131 《小说月刊》2015年9期发小二篇小说
  132 《微型小说选刊》金故事2015年7期转发小说《杀狗》
  133 《大同日报》2015年8月16日发小说《遗爱》
  134 《太原晚报》2015年8月20日发小说《良女》
  135 《鄂东晚报》2015年8月27日发小说《我的情敌叫豆豆》
  136 《闪小说》2015年四期发《同房》
  137 《塞北文苑》季刊2015年3期发《父亲来电》
  138 《检察日报》2015年9月3日发小说《喝口水》
作者 :左世海 时间:2015-09-05 09:26:57
  重复了四篇,下次从134开始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