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水浒蚂蚁

楼主:祁南峰 时间:2015-11-20 14:55:39 点击:145 回复:14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楼主祁南峰 时间:2015-11-20 14:56:44
  最后的反击

  晁盖率兵攻打曾头市失利,面颊上中箭,随行头领掩护他奔回梁山。晁盖躺在分金厅侧屋,已自水米不能入口,饮食不进,浑身虚肿。宋江等守定在床前啼哭,亲手敷贴药饵,灌下汤散。
  晁盖昏昏沉沉,偶自醒转,听得更漏已是夜至三更,使劲睁眼看去,唯有宋江等两三人在侧。晁盖身体沉重,低唤“请众兄弟来见”,宋江言道:“哥哥保重身体要紧,不要让兄弟们打搅了。”晁盖回光返照,转头看着宋江,尽力高声嘱付道:“贤弟保重。有句话要劳烦贤弟通传全寨——若那个捉得射死我的,便教他做梁山泊主!”言罢,便瞑目而死。
楼主祁南峰 时间:2015-11-20 14:58:02
  山寨机密


  梁山之上前来投奔的好汉越来越多,每日价斗酒邀席,热闹非常。
  一日,七八个头领被阮氏三雄请来吃全鱼宴,锦毛虎燕顺喝得带了七八分酒意,想起军师吴用跟自己一班清风山来的弟兄,交往总是淡淡的,有些不忿,撇嘴说道:“俺江湖汉子讲得是卖力厮杀,刀头舔血,像军师那样体格,怕是连鸡也杀不成吧。”
  刘唐闻言生气,顺口说:“休得小觑了军师哥哥,他真动起手来,我也未必抵得住,那两条......”
  旁边阮小二却把细,截口说道:“刘唐兄弟要醉了,乱吣则个。”一碗酒灌进刘唐口里,大伙哈哈一笑,话题遮过去。
  众人席散,阮氏弟兄留刘唐在水寨,阮小二对他说:“我们晓得当年你和雷横大战,被军师哥哥使两条铜链分开,他若打将起来,那锦毛虎的身手算个甚!只是你忘了军师哥哥的嘱咐——他有武功之事,乃是我山寨机密,泄漏不得啊。”
楼主祁南峰 时间:2015-11-20 14:59:12
  你早干什么来着


  宋江与卢俊义为了决定谁当梁山的老大,分别带领人马去攻打东平府、东昌府,说好了谁先成功便做梁山泊主。宋江说卢员外你新来乍到,人头不熟,让军师吴用跟你去吧。
  宋江抓了董平,打破东平府,得知卢俊义的人马在东昌府大大吃了亏,守将张清飞石厉害,上下人等束手无策。宋江叹气:“俺特意给卢员外安排军师相助,没想到他运气这么糟。”当下气哼哼带人马到东昌助阵解气。
  没想到张清确实有两下子,一口气飞石打了梁山十五名头领,宋江也有点傻眼。
  吴用站出来道:“兄长放心,小生见了此将出没,已自安排定了。”当下用粮车诱敌之计,派水军头领擒了张清。
  众人都来向宋江祝贺,也夸军师厉害。卢俊义心服口服地走上前说道:“军师先生果然好计策。”
楼主祁南峰 时间:2015-11-20 15:00:10
  最佳结局


  杨志被发配到大名府,梁中书看他顺眼,一力想提拔他。特意安排一场军事技能大比武,让杨志PK掉副牌军周瑾,打算把这个职位给了杨志。
  可周瑾有个厉害师傅,正牌军急先锋索超,跳出来跟杨志叫板——你要赢了我,我把正牌军给你。旁边的都监李成打边鼓:杨志是首都来的名人嘛,也该跟真正有本事的比比。
  杨志不便强硬表态,梁中书心里可腻歪:怎么着?我安排人当个副牌军,芥菜子大的官职,你们这些中层人物就要吃味?好吧,比一比。
  李成暗地嘱咐索超:你要再输,咱大名府军营的名头可就折了。又特意把自己一匹惯战能征雪白马,并一副披挂,都借与索超,准备在硬件方面先压倒杨志。
  另一名都监闻达颇为老成,看李成这么卖力气打压杨志暗暗忧虑。索超披挂好了出阵一看,气得牙酸——杨志骑的竟是梁中书的火块赤千里嘶风马,要不是梁中书实在没有顶盔挂甲的习惯,估计连披挂也借出来了。
  李成再莽撞,也知道“自己莽撞了”,看看闻达,闻达无奈:听天由命吧。或是我大名府从都监到军卒的脸面丢了,或是因为要面子得罪相公。
  场中杨志和索超两个斗到五十余合,不分胜败。月台上梁中书看得呆了。两边众军官看了,喝采不迭。闻达大叫:“打平!打平!”
  众人都无异议。李成擦把冷汗:总算有了最佳结局。
楼主祁南峰 时间:2015-11-20 15:00:58
  排名的学问


  梁山泊“天降石碣”,108将排名公布啦!
  小尉迟孙新在屋里骂街——凭什么解珍解宝两个打猎的成了“天罡星”,俺就落个“地煞”。
  出林龙邹渊跟孙新是老关系,哈哈笑他——就你那三脚猫的拳脚,顾大嫂排上天罡星,你也上不去啊。
  一向口快的顾大嫂却不吭声,解家兄弟毕竟也是亲戚,背后议论太多终究不好,她只把眼光瞟向屋子中间闷头坐着的病尉迟孙立。
  铁叫子乐和站起身,慢言说道:“这山寨排名,学问极大。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若都向前边挤,定会打破头,伤了山寨和气。”
  屋里人都把目光看向乐和,没想到这个小牢子竟颇有见识。
  乐和继续说:“咱们登州一路上山的弟兄不少,打祝家庄也有功劳,天罡星里没咱们的交椅自然不妥,两位谢家哥哥虽说排名稍后,好歹列入天罡,也算给咱们一个交代。”
  独角龙邹润晃着大脑袋:“那为啥不是咱提辖哥哥?病尉迟的本事比他们那些什么‘骠骑’将还弱吗?”
  顾大嫂忽然幽幽说道:“也许就因为伯伯本领太高......才排不进去。”
楼主祁南峰 时间:2015-11-20 15:02:17
  终于出家


  宋江率军破了方腊,弟兄凋零。鲁智深坐化,骨殖安葬在六合塔下。武松断臂,心灰意冷,对前来相送鲁智深的宋江言道:“小弟今已残疾,不愿赴京朝觐。”意欲在六和塔中出家,做个清闲道人。宋江见说:“任从你心。”
  没想到六和寺禅院主持却不答应,连宋江强调“武松是英雄,是征战受伤致残的”也不行。
  主持私下对僧众说:“这班军汉,都是梁山强人出身,什么杀人放火的勾当都做过,前日坐化的那位,据说当年就闹得五台山文殊院几乎‘卷堂大散’,看这一条臂膀的头陀必也不是善茬,留他在此,白白惹来麻烦。”
  卢俊义不忿,暗示“俺家宋江哥哥是征南先锋,还治不了你?”可这主持与官场上也颇有勾连,早知道此番征南做主的是张招讨,童枢密,都督刘光世......宋江等人回京尚不知结果,哪里怕他。
  武松出家之事未了,宋江也走不成。吴用猛一醒悟:“待我去说。”
  吴用见主持:“好教方丈得知——俺武松兄弟欲尽将身边金银赏赐,都纳此六和寺中陪堂公用......”
  武松自此只在六和寺中出家。后至八十善终。
楼主祁南峰 时间:2015-11-20 15:03:10
  帮衬


  二龙山的人马投入梁山,鲁智深见了林冲,兄弟之间大喜。寒暄之后,花和尚说:“好叫教头得知,你的徒弟也随着一起上山了。”旁边转过曹正,向林冲叩头:“见过师傅。”
  林冲有点尴尬:这曹正乃开封府人氏,家中世代屠户。因屠宰牲口非常拿手,人称“操刀鬼”。当年曾向东京八十万禁军枪棒教头“豹子头”林冲拜师,但只为要个脸面,林冲的功夫是一点也不曾学得,所用的仍是一套“屠牛刀法”。
  林冲是忠厚人,说道:“实不曾教得贤弟什么,今后只做兄弟称呼罢了。”
  曹正笑了:“师傅恁实在。当年拜师,是想以师傅名头帮衬我家生意,今日落草,我这个徒弟虽不中用,倒也可帮衬师傅,偌大山寨,师傅多个亲近人总是好的。”
  鲁智深也劝林冲:“曹正兄弟帮我们取二龙山,确是好汉子,教头可知,多些人脉关系才好在山寨立足啊。”杨志与林冲有旧,也说道:“你看那孔明孔亮弟兄,还说是宋江的徒弟呢,真个能学什么武艺?”
  林冲无奈,依众人所言,在寨中宣扬曹正是自己大徒弟。
楼主祁南峰 时间:2015-11-20 15:03:59
  不公


  宋江领人马三打祝家庄,得胜回山,将擒住的扈三娘许配给了矮脚虎王英。此事传出,惊诧者,好奇者,吃醋者,迷糊者都不在少数,唯有铁笛仙马麟大嚷“不公”。
  几位兄弟问他“何来不公”,马麟说:“原以为是宋公明哥哥自家要娶了扈三娘做压寨夫人,那还作罢;给了王矮虎,却哪里有公道?王矮虎阵前被扈三娘提离雕鞍,活捉去了,这般本领,能配得上一丈青吗?”
  很有几个人点头:“若你说,配给何人才算公道?”
  马麟道:“须是武功不弱于三娘的。那林教头十合之内,将她活挟过马来,才是真英雄。”
  旁边欧鹏说道:“可我听说,林教头跟他故去的娘子感情极好,至今不谈婚娶的。”
  马麟撇嘴:“胜得过三娘的不娶,就该考虑跟三娘打个平手的才对。”
  欧鹏恍然:“马麟兄弟当时与扈三娘双刀对双刀,马上相迎,正如这风飘玉屑,雪撒琼花,不曾落得下风啊。”
  马麟忙道:“我只是论个公道,又不是为自己。”
楼主祁南峰 时间:2015-11-20 15:04:49
  快活林开张


  金眼彪施恩随老爸到孟州有段日子了,眼见老爸这个牢城营管营已站稳脚跟,每日价孝敬银子也收不少,施恩动了自己“创业”的心思。
  一番考察之下,发现东门外,有一座市井,名唤快活林。但是山东、河北客商们,都来那里做买卖。有百十处大客店,三二十处赌坊、兑坊。施恩打算带上人手,去那里开着一个酒肉店做幌子,专向众店家和赌钱兑坊收保护费,连过路妓女,也先要来参见,才能营业,毛估一下月终也有三二佰两银子好收。
  兴冲冲对老爸一说,管营毕竟人老心贼,盘算道:“若想照此开业,一者须倚仗随身本事,二者需要不少人手做爪牙才可。”施恩笑道:“儿子‘金眼彪’的名头可不是白叫,人手嘛.....自牢城营寻几十个弃命囚徒,就当监外劳动,连工钱都省了。”
  管营点头:“却需有个名目。”施恩一摊手:“爹,这想名头的事只能你来,我就会打架。”
  管营沉吟一刻:“须是正大名头,才好调得配军.....有了——只说‘非为贪财好利,实是壮观孟州,增添豪杰气象’。”
  施恩说:“这事爹爹在行。我去安排即日开业,搂钱要紧。”
楼主祁南峰 时间:2015-11-20 15:05:36
  亲戚


  呼延灼施铁甲连环马打败梁山,金钱豹子汤隆献计:把他表哥金枪手徐宁拉上山来,钩镰枪可破连环马。宋江大喜:“贤弟此计若成,是为山寨立下大功。”汤隆一直为自己在梁山没份量而发愁,见说,忙又献出“先盗甲,再骗人”的妙计。
  于是时迁出马,盗走宝甲,汤隆第二天来到徐家。本来二人关系疏远,汤隆老爹死去徐宁都不曾关注,汤隆先拿出二十两黄金铺垫,徐宁便当他是实在亲戚,汤隆借机骗出徐宁追甲,又用蒙汗药把他弄去梁山。
  徐宁醒来被宋江等围住,知道脱身不得,汤隆道:“梁山实是英雄当归之处,你我亲戚,不好看着表哥屈为小小金枪班主。”徐宁看他一眼,只借口担心妻子;汤隆立即又带了宝甲去哄徐宁妻子上山,徐宁只得归顺。
  汤隆当着宋江面前得意卖弄说:“表哥,我在半路上撞见一夥客人,便把哥哥的雁翎甲穿了,搽花了脸,说哥哥名姓,劫了那夥客人的财物。这早晚东京已自遍行文书,捉拿哥哥。”徐宁怔住:“兄弟,你真是好亲戚,想得周到啊。”
楼主祁南峰 时间:2015-11-20 15:06:38
  起绰号


  梁山上好汉越来越多,头领渐渐安排到位,宋江考虑把弟弟宋清也安排成一位头领,这时候才发现:宋清没个绰号。
  江湖上还是讲究这个的。宋江请吴用帮忙,智多星对这些江湖勾当自己也不甚了了,只好又叫来公孙胜。
  入云龙知道宋清没什么本领,见宋江想“开后门”心中带了三分不快,问:“不知哥哥想安排宋清兄弟什么职分?”宋江说:“嗯.....掌管专一排设筵宴吧。”公孙胜差点笑喷了,说:“啊.....那.....叫‘铁扇子’如何?”
  吴用忙偷眼看宋江,他猜公孙胜是取笑——扇子是用来扇风的,如果是用铁做成的谁会用,分明是“废物”啊。
  宋江也迷惑:“道长此言,有何说法啊?”
  公孙胜一言出口就后悔了,见宋江不懂,忙找话辩解:“啊,这个,铁扇子是古时军中一种类似盾牌的掩护武器,我见宋清兄弟对哥哥起了扶持和掩护作用,故有此提议。”
  宋江点头:“道长说得是。俺这兄弟在乡务农时就替我操心不少,实实是条好汉。”
楼主祁南峰 时间:2015-11-20 15:08:19
  不晓事


  宋江“坐楼杀惜”,逃命而去,张文远心疼情人阎婆惜之死,鼓动着阎婆惜她妈去告宋江,暗里唆捣立案严查,怎奈朱仝私放宋江,哪里捉去。
  张文远不死心,三番两次找知县嘀咕,又是要派人缉拿,又是说找宋太公要人。他仗着自己是押司,一味“使劲”却不肯“报效”,把知县烦得不得了。
  朱仝、雷横来见知县,拐弯抹角说到宋江的案子,知县哼哼道:“这张文远,好不晓事。阖衙都曾领宋江的人情,他一再强迫本官,还是空口白话,当我冤大头不成?”
  朱仝便说:“相公说的是。听闻那张文远与阎氏有染,这宋押司的官司......难说得很啊。”
  知县道:“他还挑唆那阎婆子去州里告状,真是可恶。”
  雷横嚷道:“听说他要把乌龙院的房产搞到自己手里,好处尽是自己得了!”
  知县大怒。先公布“乌龙院乃宋江私产,宋江归案前由县衙代管,阎婆子另寻住处”,又找一过错革了张文远押司之职。三街六坊多是雷横爪牙,张文远哪里立足,没几天只好夹了小包袱逃走了事。
楼主祁南峰 时间:2015-11-20 15:09:58
  不晓事


  宋江“坐楼杀惜”,逃命而去,张文远心疼情人阎婆惜之死,鼓动着阎婆惜她妈去告宋江,暗里唆捣立案严查,怎奈朱仝私放宋江,哪里捉去。
  张文远不死心,三番两次找知县嘀咕,又是要派人缉拿,又是说找宋太公要人。他仗着自己是押司,一味“使劲”却不肯“报效”,把知县烦得不得了。
  朱仝、雷横来见知县,拐弯抹角说到宋江的案子,知县哼哼道:“这张文远,好不晓事。阖衙都曾领宋江的人情,他一再强迫本官,还是空口白话,当我冤大头不成?”
  朱仝便说:“相公说的是。听闻那张文远与阎氏有染,这宋押司的官司......难说得很啊。”
  知县道:“他还挑唆那阎婆子去州里告状,真是可恶。”
  雷横嚷道:“听说他要把乌龙院的房产搞到自己手里,好处尽是自己得了!”
  知县大怒。先公布“乌龙院乃宋江私产,宋江归案前由县衙代管,阎婆子另寻住处”,又找一过错革了张文远押司之职。三街六坊多是雷横爪牙,张文远哪里立足,没几天只好夹了小包袱逃走了事。
楼主祁南峰 时间:2015-11-20 15:14:36
  显本事


  宋江一日无事,走到忠义堂左厢,正见圣手书生萧让在写字。
  宋江想起一事问道:“兄弟可是惯能仿人笔迹?”萧让在梁山位分不低,却难得有人来聊这些,见老大动问,心里高兴:“当世苏、黄、米、蔡诸家的笔法,小弟都模仿得一丝不差。”
  宋江好奇:“那些名家书法若此,像我的书法,贤弟也模仿得来?”萧让久见宋江的书札,当下提笔写了几个字,交过去:“哥哥看,可与贵华翰一致否?”
  宋江看罢一时,说声:“兄弟好本事。”转头走了。
  萧让隐隐觉出不妥。改天听说宋江已吩咐忠义堂走报信息的头领孔明孔亮等:自己的文书不止看亲笔,还要核对花押。
  萧让大悔。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