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母亲----怀念我亲爱的妈妈

楼主:胡杨林x4 时间:2019-06-14 12:32:02 点击:6 回复:2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母亲
  -----------时隔两年,才有勇气提笔写母亲,以此怀念我亲爱的妈妈
  母亲的一生,是勤劳又辛苦的一生。

  时间飞逝,我的母亲离开我们已经两年了。几回回梦里,母亲入梦来,我知道她离开的太突然,对儿孙的牵挂太多。
  2017年对于我来说,是人生极痛的一年,母亲长年累月积劳成疾,从5月份开始,母亲就很难进食,一吃就肚子胀,腹痛难忍,特别是每一个半夜时分,痛醒。母亲是一个忍耐力极强的人,且极犟的人,从不把自己的身体当回事,只知道干活,干活,平时的小病小痛就在小诊所吃药打针。做为儿女也是末能重视这样日积月累的病痛。
  母亲在年轻的时候有胆囊方面的疾病,但是当时的医疗条件,很多医院评估了她的身体状况,都建议保守治疗,所以一直都是药物治疗,后来时轻时重,加上平时农活,也末能重视这个问题,一直到17年,母亲渐渐的发病频繁,但她还是要下地干活,怎么阻拦都不成,也吵过,嚷过,甚至母亲有段时间都不接听我的电话。上午挂水,拔了针就要去地里,谁都拦不住,那一段时间,母亲就象魔障了。直到5月份,进食困难了,腹痛难忍,我带着她在县城和省城的大医院来回穿梭着,做各种各样的检查。现在回想起来,都说医者父母心,可是,母亲看病的其中纠各,真的不想再次回忆其中细节,让人感觉医生对生命的漠然和不严谨。
  母亲自小体弱多病,经年受顽疾折磨,时好时坏,身旁有几例上年纪的病例因为手术后,都没有善终,所以母亲很怕做手术。然而这一次,不知是冥冥中注定,还是什么,母亲自己不能忍受疼痛的折磨,加之权威专家的可以手术的建议,母亲自己要求手术。
  在手术的前一天,母亲打吊瓶的过程中,三次无缘故的跑针,我看着母亲看似无坚不催,但是她还是很怕手术的。我提出,咱不做手术可以吗,妈妈,咱去看中医好不好。记得妈妈说,都说可以做,就做吧,这疼的受不了了。就这样我的母亲进了手术室,在手术的过程中,医生第二次叫家属时,我瞬间大脑空白,我的母亲,原来已经是病入膏肓。我一次次的求医生,救救我的母亲,什么代价都可以。可是医生一次次给出的是让人失望的答复。母亲,手术后,沉默了,我们一直都没有将真实的情况告诉她。进入病房,所有的人都切换成开心的模式,多少次,我无法忍受母亲突然间的沉默,偶尔的疑问,让我无法承受,将要失去母亲。(母亲是个建谈的人)冲出病房,躲在无人的角落失声痛哭。
  二个多月的日夜陪伴,我还是末能留住亲爱的妈妈。
  17年的农历6月24日我失去了这一生最爱我的人------妈妈。再也没有人能时刻牵挂自己了;再也没有人在路口等待自己回家,走的时候,送到车上了;再也没有人,回家的时候,问,想吃啥了,还有钱没……
  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父母就是我们与死神之间的一道墙。
  我的母亲去了,整个家就象失去了主心骨。虽然我与哥哥早已成家,但是我们对母亲的依恋并没有因为成家而减少。父亲更是对母亲依赖至及,没有了母亲,父亲本就是个话少的人,现在更是话少。母亲是个热心肠,要强,刚正不阿,诚肯的人,脾气火爆。在世时,家里人来人往,熙熙攘攘,年老的,年轻的,男男女女,很热闹,父亲追随着母亲,到处打工,家里的一应大小事,母亲具有权威性。父亲一辈子听从母亲的指导习惯了,当失去母亲的那段时间,我看到了他的孤独。我将自己的工作搬到了哥哥家,开始半年的陪伴,以让他适应母亲去世的不适。看着他慢慢的适应,不再流泪难过。其实我比任何人都难过于母亲的离开。
  但是我不能将自己内心的悲伤,再传给父亲,只能不断的给他传输,每个人都会离开这个世界,或早或晚,人年纪大了,不可避免有各种各样的病症缠绕,而无法医治,妈妈走了,不再爱疼痛的折磨,也是一种解脱。父亲总是后悔着为什么要同意给母亲做手术,我也很后悔,如果不手术,会怎样,谁都不能预测。我们每个人都希望通过手术,让母亲根除病根,让我们继续不断的爱她。愿望都是美好的,可是现实太残酷,现代的高科技医生,高科技诊断,虽然母亲的病不能算是误诊,但是医生末能重视,不够严谨,所以才让母亲在生命的弥留之际,还要遭受手术的折磨。逝者已逝,只希望,医者能从每一个生命的流逝中,找出问题,严谨对待生命。
  母亲离开的这700多个日子里,我一直在适应,不去谈及妈妈这个话题,因为说到就会止不住的流泪。5月份的母亲节,有同事问我,母亲节了,你给老妈准备的啥。我沉默的差开话题.。这么久了,我还是无法接受,母亲离开的事实,总感觉母亲就在我的身旁,她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语,仿佛就在昨天。
  母亲待人极诚肯,村里村外,有人找她帮忙,她都会尽力办到。村里的很多年轻人对母亲都非常尊重。母亲在我们小小的村里,是第一批组织60岁以上的老太太们打工的,后来中青年也会加入,她主要是带老太太们。她揽活,那里有摘菜的,锄草的,栽菜的,剥玉米的……都会找到母亲。母亲不象别的工头,会叫这个人不叫那个人,关系好了叫,关系不好了不叫。母亲不会,只要有活计,按活路大小给把人数叫齐,无论是谁,只要找来,有活路就会叫。母亲是个责任心非常强的人,因为是计时做工,有些就混水摸鱼的,母亲会直接当面指出来,如果不改,接下来就不叫了,所以凡事有活路的农户,特别愿意找母亲合作,因为信任。母亲生病时,家里络绎不绝的看望的,去逝时,很多农户都来吊唁,村子里老的少的都来祭奠……母亲虽然脾气火爆,眼里揉不得一点沙子,但是她的人缘却是极好。
  母亲火爆的脾气,可能是小时候外祖父母和兄长和弟弟的爱护,所以脾气特别火,看不惯的事情,就要严厉的指出来,而且是当面的。据母亲说,她和父亲,被爷爷分家后,家里穷的没有烧火的柴火,外祖父隔天就给背一些送过来,面了,油了,也是不断的接济。奶奶对于我父母的生活,没有任何参与和支持,所以母亲对奶奶是由根子里的抱怨,而且抱怨就要说出来。很率直的性子。母亲发起火来,全家人都害怕。记得上中学的时候,有一次去同学家玩,同学家就在隔壁的村子。秋天的夜晚来临的很快,玩着玩着就忘记了时间,看着天擦黑,暮气升起的时候,敢紧的就往回走,走到半到上碰见了骑着自行车来找我的父亲,父亲说,你咋逛的不回了,天都黑了,你妈在后面呢,等会看见她别顶嘴,小心挨打。正说着,母亲手里拄着掍也来了,见面就是一顿收拾,吓的我只敢哭,不敢吭声,心里还隐忍的不服气。别人同学都可以玩的,为什么我不能去同学家玩。母亲边打边骂:女孩子,你逛到这时候,看路上有人没有了……后来长大了,结婚了,有了自己的女儿,才知道那是母亲爱的太深,总怕孩子受到伤害,过度的保护着我们的安全。还有一次,也是上初中的时候发生的,邻居女孩邀我和她一起去一个男同学家玩。去的时候,我就怕母亲不同意,谎称是去姑姑家。母亲这才放行。回家时已是月亮升起时,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进了家门,母亲就是一顿狠揍。
  自此以后,我再也不敢去同学家玩耍,再也不敢不守时间,忘乎所以了。曾经一度非常恨母亲,觉得她管的太严格了,总是向往别的孩子有一个开明,温柔的母亲,和风细雨般的母爱。而我的母亲一惯的简单粗暴的管理,其实这也是另 一种爱的方式,她只是以自己的方式在爱着孩子,也许方式不对,但是爱孩子的一颗心确是一样的,也许比别人更甚,她不希望孩子在成长的路上跌倒,希望孩子在成长的路上一路顺风顺水,恨不能以己之力为孩子铺好以后所有的路。爱之深,责之切,就是我的母亲。
  许多年以后,等到自己走上社会,远离家乡,才知道有妈的地方,自己的心总是安稳的,总是有港湾停靠的。在外面的日子,总是无常的,但是当走进家门,见到妈妈,一颗漂泊的心总是满满的。无论在外怎样,回到家,回到有妈妈的家,总是能安然入睡,没有噩梦来临,没有担惊受怕。
  也许注定,自己一生漂泊。看着母亲日渐斑白的头发,刀刻般的皱纹,不再挺直的腰背,想着要安定下来,和母亲在一起,想她的时候,就可以马上去看看,再也不用只维系在电话听筒之中,不用为了回一次家,而准备半年。当下定决心,留在家乡,常伴母亲左右时,不幸就这么悄然而至,让我至今无法释怀。虽然母亲已经走了两年了,但是思念却从末淡去。
  为什么 就不能在她老人家健在之时,多多陪伴,为什么不能细心的关注母亲的健康……懊恼的心情,总是不断的出现,无处去诉,也许,人老终究是会去到另一个世界,但我希望她是没有病痛的折磨,可以看着我们都安定下来,看着孙儿工作结婚,生子。这也是母亲的愿望,总说自己大孙子工作了,到时候看还能给看上重孙子,我们还老打趣她,人家丈母娘会看,婆婆都用不上了,你,人家才不放心让你看,你把自己看好就行了。
  一切都似在昨日,可是母亲却已离开我们七百个多日了,往日喧闹热闹的家,也变得静悄悄。工作的工作,上学的上学,若大的院子,只余父亲和一条狗。父亲的孤独,不是我们能走进去的,虽然每个周末,孙子们会回家,看似热闹的场景,父亲只是微笑的看着,走不进,融入不了。曾经的父亲,虽然寡言,但也偶尔风趣,但是母亲的离去,真的让父亲越来越寡言。
  母亲,就好似我们这个家的灵魂所在。失去了母亲,这个家也失去了往昔的温度,不再温暖,热闹,徒留给我们无尽的思念。
  子欲养,而亲不待。人生莫做总是懊悔之事。人生不能总等,等着等着,什么都没有了,只空留愁怅。




  写于2019.6.14
作者 :桃枝夭夭2012 时间:2019-07-16 20:21:26
  安慰楼主,好好活着力所能及的照顾好身边的亲人是对母亲最好的报答。
作者 :桃枝夭夭2012 时间:2019-07-16 20:25:32
  我母亲去世十年了,只有母亲走了才意识到很多事因为所谓的工作忙孩子学习走不开等借口没为母亲做,子欲孝而亲不待是弥补不了的遗憾。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