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创业人的福音--创新谷

楼主:小虎队一真心英雄 时间:2016-03-19 22:14:57 点击:18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别合并,沙发客和高中生社交这两个项目是完全风马牛不相及的。一定要专注做一个,你合并之后,投资者没法投的。” 前华为互联网业务总裁、如今创新谷创始人朱波对着电话那头说,语速飞快。

  移动互联网孵化器创新谷成立两年,已吸引了近60个创业团队进驻,不少项目创作团队都是90后。在这过程中,创新谷投资也算小有成果,在他们投资的30余个项目中,有6个获得A轮融资。

  总结自己的看项目心得,朱波表述得很简单:精准率。

  “早期项目中你可以找出一百个不投资的理由,但是我只要找出三个理由我就投。一是创业者所处行业是不是快速增长的;二是所做的服务或产品是不是刚需,市场是红海还是蓝海;三是创业者本身的背景和能力是不是适合做。”朱波说。

  事实上, 国内孵化器的鼻祖创新工场早已从孵化器转型为投资机构,孵化器温室花朵式的培养遭到质疑。UC优视科技CEO俞永福曾就创新工场的转型断言,孵化器模式在中国基本宣告失败。

  朱波对这个问题的理解是,孵化器作用尴尬,能进孵化器的项目,也有好的团队项目,但大部分团队都有问题。真正的好项目不用进孵化器,自己的能力和口碑就可以支持自己发展。

  帮忙不添乱

  爱草根不爱高富帅

  业内人常互相调侃,PE投资看关系,VC投资看报表,早期投资看眼光。至少创新谷的眼光已经有了业绩的证明,最显眼的莫过于朱波2012年投资的超级课程表。

  超级课程表是一款能对接高校教务系统,帮助大学生快速录入课表至手机的工具类应用。据了解,目前该应用的用户数已超过1000万,平均日活跃用户达 200 多万,被称为移动端的人人网。

  2012年7月,该项目获得创新谷的第一笔天使投资,接受朱波投资时,余佳文还在读大三,6个月后,就拿到了360董事长周鸿祎的第二笔天使投资。2013年6月,超级课程表又以200万的用户数获得红杉资本千万元级别的A轮投资,真格基金跟投。3个月后,由红杉领头,真格基金、联创策源和创新谷跟投,超级课程表完成了B轮融资。最新消息是,该项目还获得阿里巴巴领投的1000万美金B轮融资。

  对于这个“小而美”取胜的项目,朱波赞誉有加,而他在其中扮演的角色,按他自己的话说则是“帮忙不添乱”。

  事实上, 超级课程表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作为在校大学生,余佳文的团队在校内推广拥有人脉优势,但是如何在线上向华南以外的范围铺开,团队却遇到了瓶颈。

  “在他们最困难的时候周鸿祎用360助手帮他提量,同时在产品方面给他们建议。”朱波说,超级课程表成长环节中的非常重要的一步,即是获得周鸿祎的个人投资。而周鸿祎是创新谷的股东之一,会不定期来广州看项目。

  “我们做的是资源的搭配,我对产品不了解,但是资金有问题找我,流量有问题找我。我帮你做嫁接。”朱波说。

  朱波的投资风格是不爱高富帅爱草根。

  在朱波眼里,高富帅有其优点,但是往往创业时对自己定位过高,对自己掌握的资源过于乐观。这就造成两个结果:一是对自己的作价太高,二是产品刚开始时定位高而全。

  当然,草根身上也缺陷多多,经验、资源是明显劣势,但在认清创业本质、认清自我认可度上,朱波认为,草根有其天然优势。

  他仍然以超级课程表做例子,在这个产品推出时,实际上创新工场已经投资了类似的产品叫课程格子,项目创业者都是海归。“当时对方的数据跑得很厉害,但最终,才大三的余佳文更懂得国内的学生需要什么。”朱波说。

  “中国好项目很少”

  每一个创业项目早期都存在较大的生存压力,大量早期项目都难以跨越发展过程中的“死亡谷”。也正因为此,天使投资人为了避免风险,投资时讲究小额快速,广种薄收。朱波并不打算广种薄收。“我要精准率,我们有些项目还没进去,就有人用两三倍的价格想进来。”

  如今创新谷投资超过 30个项目,其中6个获得A轮融资,即从创业到拿到A轮融资的成功率接近20%。而包办式的投后管理正是提高命中率的关键。

  创业者投资后,朱波有自己的一套操作手法,他会明确给创业者一个运营数据目标。“用这些钱你要能做到这个数字,在钱烧完之前三个月告诉我,我们会启动A轮。VC要看你的数据,但是没做到这样你就不要去做A轮。”朱波说。

  每隔一两个月,创新谷会检查一遍所投项目,如果是看好的项目,却明显感觉到该创业者扛不住天使和A轮的“死亡谷”压力,那么创新谷会选择追加投资,或者引进一个超级天使。

  为项目包办A轮融资是朱波团队的做法。他认为,让创始人自己去做A轮融资,工作量巨大,也浪费精力。“层级越低的投资人对项目尽职调查越细,再往上到副总,普通合伙人,要过各个关卡。每个基金的口味和决策流程也不一样。”

  朱波本身就有在中美两国的创业经历。作为天使投资人,朱波认为他的优势是自己曾反复创业,创业者吃过的苦踩过的坑他都体验过,这使得他和创业者能够发生更大的共振。

  从2012年开始,朱波花了很多时间和国内草根创业者聊天。而自去年7、8月,他开始频繁地往国外跑。 “这背后的背景是美国人越来越清楚中国市场的重要性,早期创业时要有中国因素在里面。”朱波说。

  前一轮谷歌、Ebay、雅虎等多家外资互联网公司折戟中国,而新的敲门者LinkedIn化身领英(中文名)在中国再造美国的成功,而美国打车应用Uber进入中国时,却发现滴滴打车、快的打车通过烧钱补贴战占领了本土市场。

  创新谷目前有三只基金:一只是投种子期的最早期基金,投资规模在50万以内;一个专门投超级天使轮的基金,一般在100万到300万元;还有一只美元基金,中、美两地都投。从今年5月开始,创新谷已经在美国投了四个项目。

  对于中美两国之间的创业和投资环境的差异,朱波深有体会。

  他表示,在美国投资要省事得多,投资完就可以让其自己发展了。美国高校基本没有孵化器,大学生有想法就辍学出来做,有市场化机制来协调,非常成熟。

  在美国投资,朱波看项目的爆发性,“都是让我眼前一亮的,但是绝大部分在中国的投资,让我眼前一亮的非常少。而中国的创业很容易带来红海竞争,你做,他做,最后大家一起做。在国内投资我们看这个人是不是靠谱,我们的资源能不能帮助。”

  也因此,在他眼里,中国现在真正优秀的项目很少。“到了B轮之后的公司寥寥无几。深圳一年可能就20个项目走出来,北京一年大约50个。”

  “我们只投熟悉的项目,医疗、绿色能源都非常火,但是我们看不懂,不投。”朱波说。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