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记忆许昌·记住乡愁】 俺是小铁路哩 1

楼主:王振江38307 时间:2019-11-20 20:29:30 点击:13 回复:5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记忆许昌·记住乡愁】
  俺是小铁路哩 1
  2019-11-20
  多少年的追寻
  多少次的叩问
  乡愁是一碗水
  乡愁是一杯酒
  乡愁是一朵云
  乡愁是一生情
  年深外境犹吾境
  日久他乡即故乡
  游子
  你可记得土地的芳香
  妈妈
  你可知道儿女的心肠
  一碗水
  一杯酒
  一朵云
  一生情
  问:“恁是哪儿哩?”
  答:“俺是小铁路哩。”
  问:“恁给那儿住哩?”
  答:“俺给垛儿上住哩!”(垛儿上是许昌的转音本土话,实为‘洞上’村)
  ——这样的问答我说了一年。

  问:“恁是哪儿哩?”
  答:“俺是小铁路哩。”
  问:“恁给那儿住哩?”
  答:“俺给窝桥儿住哩!”(窝桥儿是许昌的转音本土话,实为‘王月桥’村)
  ——这样的问答我说了六年。

  问:“恁是哪儿哩?”
  答:“俺是小铁路哩。”
  问:“恁给那儿住哩?”
  答:“俺给塔湾儿住哩!”(塔湾儿是许昌的转音本土话,实为‘塔湾’村,既许昌的文峰塔下面)
  ——这样的问答我说了27年(其实到现在我还在说着呢)。
  1969年我父亲调到了小铁路。
  1970年初我家搬到了“洞上”大队赵不着家里住。
  1971年我家搬到了小铁路许禹铁路筹建处院子里住。
  1976年我家搬到了小铁路总部的备战路塔湾村小铁路家属院住。
  2003年我家住的家属院拆迁。
  2005年小铁路被某单位收购,小铁路宣布消亡。
  我家与小铁路的缘分36年。
  那还是1969年的早春,入夜,省汽修家属院第一排房子,自东至西第五个门被敲开了,我爸领着几个陌生人走进屋里,我妈起床忙着炒菜备酒菜,我则躺在热被窝里好奇的瞪着双眼,心里期待着我爸会给我夹嘴里一筷头好吃的。
  “叫景叔!”我爸让我喊了一声。
  “井叔!”我听着别扭,哪里有姓井的,心里犯嘀咕,但是“你景叔”撕下一个烧鸡腿塞到了我的嘴里,把我打发得高高兴兴地。
  间间断断似懂非懂听出点名堂了:
  要修建一条许昌至禹县的小铁路,取名叫“许禹铁路筹建处”,景天宝是一把手(原许昌市公安局长),我爸是二把手,两个人要搁伙计了,喝点小酒,融洽融洽,顺便展望一下“许禹铁路”的美好前景。
  国家投资800万(当年的大数字了),呦呵!800万要用解放牌汽车拉一车也拉不玩呢!
  两人开始了许禹窄轨铁路的运筹帷幄。
  我索性穿衣下床,边听边细腻地啃那烧鸡的鸡头鸡尾鸡屁股,津津有味,旁若无人,风扫残叶。
  就这样,在河南省的中部许昌地区要诞生一条窄轨铁路,西边到禹县,然后打通禹县各个大中型煤矿,在许昌建立一个换装线,可以将煤炭换装到准轨铁路,沿着京广铁路,陇海铁路运送到全国各地去。再连接原来1966年就开始建设了的“许昌至扶沟窄轨铁路”,在河南省的中部划上一条横线,让豫西的煤源源不断地运送到河南省的东部无煤地区解决河南省东部的发展之需“燃煤之急”。
  那年我13岁,我哥19岁已参军,我姐16岁,我弟5岁。
  我们一家人的命运随着我父亲的生命轨迹运行着。
  从山海关桥梁工厂,
  到;
  秦皇岛耀华玻璃厂,
  到:
  北京国家JCJ,
  到:
  洛阳玻璃厂,
  到:
  许昌地区河南省汽车修配厂,
  到:
  许禹铁路筹建处,
  到:
  河南省交通厅河南地方铁路局许昌分局。
作者 :薛依云 时间:2019-11-21 09:13:56
  [xyc:围观]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王振江38307 时间:2019-11-21 20:18:48
  【记忆许昌·记住乡愁】
  俺是小铁路哩 2
  2019-11-21
  1969年初我爸就开始到地区行署上班去了,中午不回家吃饭,但是需要我每天中午去送饭。
  我是放了学就得跑到家里,然后拎上我妈给准备好的午饭饭盒,急步赶到3里地开外的七一路行署大楼。加上从总站小学回到家取饭的路途,每天中午我往返的路途基本上要走10里地。尤其是五一以前十一以后,每天中午的时间很是短暂,走得慢了我就吃不上饭了,甚至还会上学迟到。
  往往看着给我爸送的白花花的大米干饭,都会把我眼馋得不得了,但是我听我妈的话:“咱家的六口人都要靠你把一个人挣钱养活呢!”,所以已经很懂事的我,尽管是个大馋嘴,但是我始终忍耐着不吃我爸的小灶。
  那个阶段我们家里人口多的家庭,所吃的口粮除了粮店定量的口粮外,是不够吃的,所以还得跑到奎楼街排长队卖夏面(可能是麦麸子杂粮皮磨成的黑黑的面粉),还得到大田里检点儿麦穗手工揉搓脱粒,遛点红薯头,买点私粮到省汽修南边菜地的机井房那一风吹的小钢磨去打面,用来贴补家粮。所吃的菜也得靠到家属院周边的菜地里捡一些菜叶子、菜帮子、挖一些野菜才能度日。
  给我爸送饭几乎让我跑了一年的腿,这些都被我爸看在眼里,记在心里,所以我爸对我很是疼爱。
  1969年9月份我小学毕业升入了中学。许昌市第六中学刚刚成立,校址就在我们总站小学的西邻。入学的时候教室还没有安装窗户,学校还在建设中。
  1970年4月份六中搞了一次“拉练活动”,背上背包,徒步到许昌县的桂村公社水道杨大队去参观杨水才事迹,路途是17.8公里,晚上在老乡家过夜,那个老乡家有一棵杏树,树上长满了将近成熟的青涩的杏子,挡不住诱惑,结果男生中不知谁喊了一声,大伙便一窝蜂似的把那棵杏树给哄抢了
  接下来就是所有参与哄抢的同学人人写检查。这期间我在六中办公室开具了转学证明,一个人来到了许昌市一中校办公室,没有任何麻烦和为难,我就成功地转学了,成了许昌市第一中学的学生了。
  离校的那一天我和雷建华逃学跑到了西河铁桥,兴致勃勃地把兜里的那份检查掏出来,撕碎,朝天上一撒,那片片纸屑飘飘悠悠地落在了西河的水里,随水飘走了。
  没几天我家就搬家了或是聂肚的车或是赵明的车记不清了,那时候一个家庭的东西并不多,桌椅板凳都是公家的,只有小的家什,衣服、被子、锅碗瓢勺是属于自己的,装了不到车厢的一半,就这样我们一家从解放路的南端搬家到了解放路的北端的市郊公社的洞上大队。
  那时候许禹铁路筹建处还没建好,我们租住了农村的两间草房,开始了新的移民生活。
  往往见到陌生的当地人,都会好奇地问上一声:
  “恁是哪儿哩?”
  我们都会回答道:“俺是小铁路哩!”
  “恁在哪儿住哩?”
  我们都会回答:“俺在垛上住哩!”

作者 :tyrl20091210 时间:2019-11-24 18:10:59
  
作者 :一面湖水szm 时间:2019-12-05 23:38:34
  振江哥,晚上好!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