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梧桐情结

楼主:高山对虾 时间:2020-07-12 15:41:13 点击:15 回复:6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梧桐情结(上)

  秋天,是无边落木萧萧下的季节。眼看着曾经繁茂如烟的千树万树,在秋风中瑟瑟发抖、叶落纷纷,我心中不禁涌起难以熨平的悲凉。
  我站在门前高大的梧桐树下,一任秋风撕扯着我的秋衣,仰头看看原本浓绿似伞的树冠,如今已是色黄叶疏,说话间,又有几片叶儿飘然而下。那片片树叶的飘落,虽然如曼舞般姿态优雅,却掩盖不住它们离别母亲时内心的留恋与凄凉。
  透过已然稀疏的树叶望去,但见如染的蓝天上,流云信步,淡雅中透着悠闲;南归的大雁,或“人”或“一”字形,一路鸣叫着,穿过浮云、划过蓝天,渐渐消失在长天尽头。那一声声雁鸣,似悲啼、如呼号。这声声悲啼呼号的雁鸣,把我的思绪带回了我的童年……
  当我来到人世,也许是父母希望我成长得快些吧,给我取名梧桐,平时就喊桐儿。
  当我长到两岁时,邻居杨叔生下一位千金,取名杨花。二年后,杨花便整天“桐哥哥、桐哥哥”地喊着,成了我的跟屁虫。又过两年,一年级的我,已经知道了“植树节”。就在那天,我和杨花在我家大门前,种下了一株梧桐树苗。我提着小桶打来清水,杨花很仔细地把水浇到树坑里。
  我们对这棵小树苗倾注了极大的期望。栽下小梧桐的第二天,杨花便拉着我去看小梧桐发芽了没有,那结果,可想而知。杨花和我一次次的探望,所得到的,是一次次的失望。
  一天.一大早,便听到杨花一边敲门,一边高声叫喊着桐哥哥,我急忙打开房门,见杨花小脸儿通红、激动万分地说:
  “发芽啦,桐哥哥,发芽啦”。
  我拉起杨花便向小梧桐树跑去。果然,一个像鸟嘴一样的树芽,冲破树皮、探出了脑袋。顿时,我和杨花手拉着手,笑啊,蹦啊。
  随着气温的升高,小树苗已是青枝绿叶,入夏之后,已经长到一人多高,又圆又大的叶子,形成了一个比太阳伞还大的树冠。
  一天,杨花拉着我到树下“乘凉”,看看小树,看看我,眼里透着狡黠,明显的坏坏地笑。问她笑什么,她只是笑,就是不说,我一把抓住她的胳膊,故意发狠:
  “说不说?”
  杨花已经笑出了眼泪:
  “我说,我说。桐哥哥,你这个梧桐咋不如那个梧桐长得快呢?”她趁我愣神,一下子挣脱了小手,跑开了,身后洒落一片银铃般的笑声。
  四季更迭,夏去秋来,秋意渐浓,已是略有寒意了。一天清早,一开门,见杨花站在门旁,低着头,一声不响,睫毛上挂着泪珠。我忙问:
  “杨花,谁欺负你了,告诉哥哥,我去找他算账。”
  杨花摇摇头,带着哭腔说:
  “桐哥哥,小树快要死了,我看它的叶子都快掉完了。”
  说完,竟然哭出了声。我连忙安慰她:
  “杨花,别哭,它不会死的,明年还会长出新叶子来的。”
  “没有骗我?”
  “哥什么时候骗过你?”
  “要是明年长不出新叶子来呢?”
  “那……那你就不要叫我哥哥了,行不?”
  “不行,你还得叫我姐姐。”杨花歪着头,一副狡猾的样子。
  “行!”我咬着牙说。
  杨花一下子高兴起来,一边跑一边拍着小手高叫着:
  “我要当姐姐了,我要当姐姐了。”
  我在后边追了过去……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之间,冬天来到了。一天,起床后,看到天上正飘着雪花。我站在门外,饶有兴致地看雪景,忽然听到杨花大声的哭喊。这种哭喊声是我过去从没有听到过的。我急忙向杨叔家跑去。就见杨花哭成了泪人一般。边哭边喊着:
  “我不走,我要跟桐哥哥一起玩儿。”
  原来,杨叔叔要搬家到别处居住了。我看着大哭大闹的杨花,想着就要跟杨花分开了,心中酸楚,眼泪也就止不住地滚滚而下。杨叔叔看我们两小孩子哭得稀里哗啦,在一旁只是不停地抽烟。倒是杨大婶儿劝慰说:
  “孩子,别哭啦,虽说搬走了,但是,以后还可以来找桐哥哥玩儿的嘛。”
  我俩渐渐止住了哭。杨花一把拉住我的胳膊说:
  “桐哥哥,我们以后还能在一起玩儿吗?”
  “能!一定能!”我回答得十分肯定。
  “桐哥哥,咱的梧桐树,明年一定能长出新叶子吗?”
  “能!一定能!”我又十分肯定地回答。
  “长出新叶子后,你要告诉我!”
  “行!”
  “拉钩!”杨花伸出了弯曲了的小拇指,我很认真地和他拉钩。我俩同时高喊着:“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此时,杨花才破涕为笑了,笑得是那么地放心。
  我装作很开心的样子,离开了杨花,在去学校的路上,心中总是酸酸地。晚上回来,看到杨叔叔家的屋子内,没有了灯亮,我心里顿时觉得空空荡荡,眼泪又不由自主地流了出来。冬天太阳一落山,就显得特别地冷,迎面吹来的风,使我不由地打了一个寒颤,今年的冬天真冷啊!
  自从杨叔叔搬走之后,我就天天盼着杨婶儿带着杨花出现在我的面前,可是,盼望却总是落空。我只好去问爸爸妈妈:
  “杨叔叔搬到哪里去了呀?”
  回说不知道。我又跑去询问杨叔叔的邻居,都说不知道。我想着杨花见不到桐哥哥,一定会大哭大闹,再说,她受了欺负谁护着她呢?我的心中充满了思念、担心和酸楚,眼泪再也控制不住,一气跑回家中,趴到床上,放声大哭起来……
  光阴荏苒,十几年的时光匆匆逝去,当年的小树,已经长成粗可合围的参天大树,想那小杨花也已经出落成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吧。在这数千个日日夜夜里,我与杨花两小无猜的感情没有丝毫的淡化,她那奶声奶气的“桐哥哥桐哥哥”的叫声,一直在我耳边回响,她那红扑扑的小脸、她的哭、她的笑、尤其是在将要分别时的破涕为笑,时刻在我眼前晃动。我心中千百次的呼唤,杨花,如今你在哪里呀?!
  每当我思念杨花的时候,就忍不住走到那棵梧桐树下,轻轻抚摸着它那已经很粗糙的树干,默默地对杨花诉说着
  “杨花,小树叶子长出来了,我没有骗你,你还得叫我哥哥……”
  如今又是秋风萧瑟的季节了,我的眼前又浮现出杨花那满眼含泪的模样。
  一阵紧似一阵的秋风,似乎在向人们展示秋意的浓重。夕阳的离去,梧桐树好似又增添了些许寂寞。树上的叶子,明显地稀少了,树下又多了许多的黄叶,可它们都不肯离去,呈圆弧状依偎、守护着梧桐树,执着地坚守着那一份不肯放弃的情怀——叶对于母亲的忠诚和依恋。
  高大的梧桐树,默默无语,极目远眺着漠漠苍穹,俯瞰着世间的红红绿绿,它是否和我一样,也在思念着天边的杨花?一阵风儿拂过,又是几片金黄色的叶子,旋转着飘落于树下,之后,一切又复归于宁静。


  梧桐情结(下)

  古人曾感叹时光飞逝:光阴似箭,日月如梭。果如其言,几十度草青草黄、花开花落,把我这潇洒倜傥、活力四射的小青年,变成了年过花甲的老者。
  耳闻长空雁鸣,又是深秋时节。人老睡眠少,我早早起床,看着满院随风翻滚的落叶,不由地又思念起了杨花,想着杨花也已年近花甲,她生活过得还好吧?身体还健康吧?并在心中默默地为他祝福。
  我拿起扫帚,把那满地落叶,轻轻地规整到一起。我知道,那是它们为了母亲的生存而忍痛离开的,它们的心中,已经充满了离开母亲的心酸,我不能让它们在我这里受到冷落。
  打扫完庭院,开开大门,仰望东天,已是彩霞如锦,一轮朝阳正冉冉升起。四射的阳光,给世上万物镀上了一层金色。积习让我走向了门旁的老梧桐树,它,如今已是粗可二人方可合围了。打算再去摸一摸那粗造的树干,忽然发现有一位老太太背对着我,正双臂合抱着树干,双肩不停地抖动,好像是在哭泣。
  “这老人大清早哭哭啼啼,是遇到了什么难事儿?”
  我心中嘀咕。于是,走上前去,问道:
  “这位大姐,您有什么难事儿吗?说出来,看我能不能帮您一把?”
  老太听到背后有人,急忙放开了梧桐树干,迅速擦了擦眼睛,转身看着我,呆呆地,却没有说话。
  “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难事儿?”
  我又一次发问。那老太直直地看着我的眼睛,忽然嘴唇颤抖着:“你是梧桐?”
  “是,我是梧桐。你是......?”
  我一惊之后,脑筋飞转,思索着是什么亲戚。一声撕心裂肺的呼叫:
  “桐哥哥—……我是杨花——!”
  我忽然觉得有些玄晕,这是真的吗?我看着泪人般的杨花,“不错,她是杨花。”我清楚地看到了她左眉梢上的那颗黑痣:
  “杨花——!”
  我也老泪纵横了。一片桐树叶,飘落到我俩紧握的双手上,它似乎也感知了我俩的悲欢离合。

  室内,杨花久久地痛哭着,好像是要用泪水冲刷掉几十年的离别思念之痛。我强忍住眼泪,对杨花不停地劝慰,杨花终于止住了哭泣。
  “桐哥哥,这么多年,你是怎么过来的?你的家人在哪儿?”
  杨花抽泣着问。
  “自从你们全家搬走之后,我想尽了办法也没能找到你们家…….”
  我把当时的情况简单地述说了一遍。杨花又是泣不成声了。我接着说:
  “我长大以后,参军到部队,退伍后,在一家工厂当工人。后来,父母相继去世,家中就只有我一个人了,虽然有不少人给我介绍对象,可是,因为我心中一直珍藏着你,就再也装不下别人。所以,至今家中仍然只有我一个人。”
  杨花又大声哭了起来,那眼泪像决堤的河水,滚滚而下。好久,她止住了哭声。一阵饮泣之后,慢慢道出了她与我离别后的遭遇。
  “那天,我们全家搬到了很远的地方,我虽然整天闹着爸妈要找你,可他们忙啊,不能带我来找你,我自己不认识路,就这样每天都在哭闹中度过。一天,突然天塌了,我爸爸干活的煤窑出了事故,从那,我就再也没能见到爸爸。爸爸去世后,妈妈带着我,日子过得更加艰难了,一天,像往常一样,妈妈带着我去垃圾堆捡破烂,我捡着捡着,渐渐离开妈妈远了一些,妈妈只顾捡破烂,没注意到我已经被一个男人捂住嘴强行抱走了。我喊不出声,挣扎也没有用,就这样,我离开了世上唯一的亲人。
  人贩子把我卖给了一户人家。这人家是一对中年夫妇,人很善良,待我极好。多天以后,我的恐惧心慢慢消失了,开始想妈妈,那对夫妇见我总是哭,问我为什么哭?我把原因告诉了他们,他们很同情我,经过商量,他们决定把我送还给我妈妈,我听了很高兴。
  第二天,他们便带着我乘车去找妈妈。我想象着妈妈见到我回来会多么高兴,想到我娘儿俩又可以在一起捡破烂了,我心里甜滋滋的。那中年夫妇带着我找到我家,却没有见到妈妈,邻居李大婶含着泪告诉我‘自从你丢失后,你妈妈发疯似地到处找,见找不到,就不吃不喝,像丢了魂似地,谁劝也没用,没想到,前几天夜里,她寻了短见。…….’‘妈妈——!’我哭喊着要妈妈。
  李婶儿告诉我妈妈已被民政部门出资火化掩埋了,并带我到妈的坟前磕了三个头,之后,那对中年夫妇又带我回了他们的家,从此我就喊他们爸爸妈妈。”
  杨花叹了口气。接着说:
  “我后来的爸爸妈妈真的不错,待我如亲女儿一样。日子一天天地过,慢慢地,我长到了十八九,他们张罗着要给我找婆家,被我以年龄小为由推脱了,到二十多岁,又张罗这事儿。因为我心里装满了桐哥哥,再也没有谁能够进入我的心,所以,总是介绍不成,他们说,这妮子难缠。逐渐也就没人张罗这事了。这样,我倒省了不少心。一家三口人过得蛮好,爸妈真心疼爱着我,我真心伺候着爸妈,日子就这样打发着。
  在我四十七岁和五十岁的时候,这对善良的老夫妻俩——我的爸爸妈妈,分别去世了。虽然他们都是八十多岁的高龄,可他们的去世,仍然让我悲痛不已。我在家守孝三年期满,这才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来这里探望,没成想,真的见到了我日思夜想的桐哥哥,和咱种下的这梧桐树。”这时,杨花和我都不禁泪水长流,这泊泊长流的泪水,承载着我和杨花的人生辛酸和相聚的喜悦,好久,好久。
  “杨花,咱们结婚吧?”我说。
  “桐哥哥,这也正是我想说的。”
  …….
  晚霞如火,烧红西天。我和杨花依偎在梧桐树干上,看着环绕在树干周围的落叶,体会着落叶对于母亲留恋不舍的情怀;望着蓝天上漂浮的朵朵白云,此时,一行南飞的大雁,一路鸣叫着向远处飞去。
  “桐哥哥,你看,大雁要到南边过冬,它们飞远了。”杨花说。
  “是的。可是,它们飞得再远。总归还是要再飞回来的。”
  又有几片桐叶飘飘而下,在夕阳金子般的光照里,是那么的绚丽、金贵!
作者 :tyrl20091210 时间:2020-07-12 18:11:16
  桐花万里路,连朝语不息。老师周末快乐!
作者 :一面湖水szm 时间:2020-07-14 23:40:02
  问候楼主才子!
作者 :一面湖水szm 时间:2020-07-14 23:41:51
  文笔细腻,拜读!
作者 :一面湖水szm 时间:2020-07-14 23:46:10
  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一对儿,转眼成了分飞燕,可惜。
作者 :一面湖水szm 时间:2020-07-14 23:50:13
  人,还是有宿命的。
作者 :乐安君 时间:2020-07-15 13:01:55
  @高山对虾 有情人终成眷属,迟到的幸福!问好高山老师!在这里见到你真高兴!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