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一千零一个老头】 俺们都是小铁路哩啊13 《毛豫京毛豫州他爸》A

楼主:王振江38307 时间:2022-12-04 17:28:13 点击:2 回复: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
楼主王振江38307 时间:2022-12-04 17:28:30
  【一千零一个老头】
  俺们都是小铁路哩啊13
  《毛豫京毛豫州他爸》A
  2022-12-4
  1966年,我10岁,小学3年级。
  轰轰烈烈史无前例的一场革命开始了。
  一阵子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之后,各种兵团战斗队风起云涌地成立了。
  河南省汽车修配厂这时候产生了两个组织:“东风战斗队”“红卫兵团”,东风战斗队属于造反派序列,红卫兵团属于保守派序列。
  保守派的红卫兵团占大多数,集合了全厂职工的99%的人群。造反派的东风战斗队仅占全厂职工的1%的少数人员,仅有“十几个人来七八条枪。”
  每每去火车站迎接“最新指示”“新闻简报”纪录片,红卫兵团的七八百人就会排成六列纵队,逶迤几里地,浩浩荡荡,气势非凡。
  而东风战斗队的十几个人则会骑上一辆三轮车,一个骑家,上边坐着一个打旗的,一个敲鼓的,一个敲锣的,倒是显得机动灵活。
  渐渐地两派斗争激烈了起来,我父亲属于造反派“死保”的“走资派”,但是少不了被保守派揪去批斗一番,往往在批斗期间就会被东风战斗队的假装“批斗”被抢走保护起来。
  那时候的走资派被盯得很严密,不能与任何人说话打招呼私下“串通”,但是还须私下联系沟通传递信息“情报”。
  一天晚上,我爸让我去东风战斗队找一个叫张灵杰的阿姨传递一声“吃了吗?”的暗语。于是我来到了当时东风战斗队的队部门前,此时他们正在排队准备出发迎接“芒果”。我来到东风战斗队队列里仅有的一个女人身边喊了一声“张阿姨,吃了吗?”张阿姨机警地四周看看,然后神秘地压低声音对我说:“吃了!吃的红薯稀饭!”就这样我把原话传给了我爸。
  其实那天晚上天色很暗,我也没有认出来“我张姨”什么模样。直到后来我爸被停止工作,于是我父亲就开始装疯卖傻起来,于是我就开始逃学整天陪着我父亲在许昌市许昌县的地界里到处流荡躲猫猫,春夏秋冬,阴晴寒暑。少不了会到张灵杰家里躲一躲坐一坐吃上一顿热乎饭。那时候我们爷俩去的最多的人家就是张灵杰家,五交化书记张连元家(志愿军英雄,都是从洛玻调来的),木材公司书记王普校家(也是洛玻调来的)。
  张灵杰的丈夫叫毛建华,也是省汽修的工人,是一个典型的大老实头。在河南,男人是大老实头,女人里里外外主事的家庭很多。认识我张姨以后让我记忆最深的就是武斗开始了,我也凑热闹跑到锻工车间用20mm的钢筋棍锻打成了一根“扎枪”,出厂大门的时候被门卫扣了下来,正好灵杰姨走到这里,替我说了好话,我才把这杆扎枪拿回家。
  这根钢筋棍儿一直跟了我几十年,还挺有用处打篱笆,扎根脚,支撑墙垛,栓狗子等等。
  灵杰姨和建华叔身边有两个儿子,一个叫毛豫京,一个叫毛豫州,毛豫京和我同龄,毛豫州比我们小两三岁,于是每每我和父亲到许昌市的北大街老街老胡同深处的“你张姨”“你毛叔”家里“躲斗”,我就会这兄弟俩玩在了一起,毋庸置疑我和毛豫京毛豫州也是地地道道的发小关系!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