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部落首页】凡尘日记·梦·飞鱼

楼主:FRRoger 时间:2018-03-25 04:17:51 点击:102 回复:25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第二章 飞鱼
  

  “快看!那是什么?!”
  “道长,快!快!往那儿看!鱼!那么大的鱼啊!”
  “道长,咱不用求雨了,把那些鱼弄下来就够咱村人吃的了!”
  “抓飞鱼!抓飞鱼!抓飞鱼!”
  


  
  


  我顺着吵闹声往下一看,只见十来个穿粗布短衣,发髻高盘的家伙,仰面冲着我,指指点点,大喊大叫。“鱼?哪来的鱼?”我侧目一看,“我的妈呀!这么大的鱼,比我个头都大,还这么多!”顿时,惊恐万分,乱了方寸,没了方向,加之后面飞上来的大鱼冲撞,我跌跌撞撞,空中连打几个转儿,就开启了极速自由落体模式。
  

  咣、咣两声,应声落地,摔得我心肺炸裂,眼冒金星。昏头涨脑间,只见一帮人冲我跑来。有个声音气喘吁吁地说:“不行啊,道长。那是天鱼,不可杀,杀不得啊。我们放生吧。”
  “你说什么呢?新,我们都快饿死了!到嘴边的鱼,你要放生?!你疯了?!”
  “是呀,新,别犯傻了。赶快,过去看看,看看那鱼摔死没。最好摔死了,省着咱动手了。”
  “没死咋办?我可不敢动刀,太大了!”
  “少废话了!听道长的,赶紧跟上。”
  ......
  他们七嘴八舌,围成一圈,商量着如何处置我。我怎会坐以待毙,任他们处置。可无论我怎么折腾,脑子里动作完成地很标准,就是这身子一动不动!喊破喉咙没人理我!
  “我怎么就成了鱼?难道就这么任人宰割吗?我不服!”
  

  这时,应该是那个叫做“新”的人,阻隔在我与那道长之间,大声喊道:“不可以!绝对不可以!我们可以想别的办法搞吃的。绝不能打这条鱼的主意,你这是在逆天行道!” 一句话,其他人都安静了,把目光投向那位道长。道长定了定神,俯下身子,捡起一块儿石子,说到:“每人捡一块儿石头,到这,坐下。”说完,席地而坐,在他面前画了两个圈。抬起头,环视大家,接着说:“我们一起来决定吧。同意把这条鱼带回村里的把石头放在右边的圈里;同意放生的,放在左边的圈里。”话音刚落,“新”径直走到道长左侧,投下石子,率先表态。其他人也迅速做出表决,结果6比一。对此,我一点都不意外,用脚趾头想都会是这么个结果。可怜“新”还满怀希望,抢先表态。看到结果的“新”,很无奈,回过头,看了看我,一句话没说,怅然离去。其他6人,没人理他,任他一个人向小树林走去。
  

  
  

  待“新”走远,道长开腔:“新走了,我们继续吧。商量一下,我们怎么分这条鱼。”
  “好、好、好,我们都听道长的,您老德高望重,您看怎么分合适?”
  “是、是,说得是,听道长的。”其他几人附和道。
  “贫道认为,我们现在是僧多肉少,不宜节外生枝。有过狱史之人还是不要参与此事为好。” 
  话音未落,一脸上带疤,面相甚凶之人,腰间抽出一把刀,冲道士大喊道:“臭道士!你找死啊!老子先劈了你!”其他四人,一女子见状,急忙躲到道士身后。另外三位一拥而上,压向拿刀恶男,一顿混乱撕打,带疤恶男,死于血泊中,凶器落在地上。道士边拾起带血的刀边说:“这样也罢。大家都坐下,我们继续商讨。”“村里闹饥荒,到了这个程度,我们只能优先保障青壮年的口粮,年纪大的.....”说着把刀递到一位壮年手里,并示意下手。只听噗地一声,刀入腹中,一老人惨叫一声,一命呜呼。
  “我的天呀!这是干什么?”我自言自语道,感到十分震惊、意外。那道士倒是十分镇静,继续说道:“面对生死,我们也只能行大义,忘小我吧。”遂即转向一位文弱的书生,拱手作揖道:“先生是知天下,明大义之人,想必在这生死关头不会......” 话未说完,手持凶器的壮男又一刀了结了书生。这看得我是目瞪口呆,脑子一片空白。只听见那道士对那壮年大加赞赏:“好!好样的!侄儿!现在只有你我二人,还有这妇人了。我们是男人,这么大的鱼只能是你我二人抬回村里去了。”“来!先喝口水,压压惊,我们这就回村。”说着,递给壮年一牛皮水袋。壮年一饮而尽,口吐白沫,抽搐不止,将死。道士夺下他手中刀,一刀刺入女子的胸口。稳、狠、准,女人竟一点儿反应都没有就死在了壮年的前头。
  

  
  

  此时的我,如梦方醒,愤怒快撑爆了我的皮囊。我把全身的力气全部集中在右拳,直击道士的前额。气愤让我都舍不得,出拳太快,一定要一寸一寸地打穿他的脑袋。拳头每进一寸,他的脸就抽搐一下,双眼始终看着我,目光中没有敌意,没有痛苦,没有恐惧,什么都没有。当拳头打穿他头颅的最后一刹那,我竟感受到了一股清澈的暖流,看到了“新”远去的背影。逝者已逝,留下的只有对生命的敬畏与痛惜,我不禁要问:“这是为什么?是什么让你变成了今天的你?!”
  他,没有作答,微笑着合上了双眼,灰飞烟灭。我,独坐书房,手握水果刀,恍惚间看到两个红字“贪婪”。
  

  
楼主FRRoger 时间:2018-03-25 16:04:19
  第一章 你叫什么名字

  这里可谓铜墙铁壁,暗无天日,滴水不漏。
  “我怎么会出现在这种鬼地方。”
  再看看自己的装扮,男不男,女不女,一身黑束衣。
  “这是在做梦吗?”
  拍拍自己脸,铛-铛-,
  “啊?这还戴着面具呢?这又是社团搞活动,角色扮演吗?可这眼前一切,完全不像是道具。”
  晃晃右手边的围栏,纹丝不动。大喊几声:“有人吗?有人吗?”
  没人应答。仔细看看脚下的台阶,越看越熟悉。
  “OMG,这图案,竟然是世界各国的硬币!”
  俯下身,用手摸一摸,这些硬币是真金白银嵌上去的,不是画上去的。放眼望去,从上到下,从左到右竟没看着边际!
  “这家主人还真是个别致的土豪。”

  说心里话,还真不忍心就这么一脚踩下去,这一脚下去多少皇家贵族的头颅任我碾踹啊。
  “管他呢,我就看看踩下去会怎么着?我踩!我踩!”
  哈,稳当!嘛事没有!心里这个爽!蹭蹭几步下到最后一阶,好像触碰到什么机关,山摇地动过后,眼前出现一个铁巨人。这个儿头,我只能看到他腰。“hi,你好” 我大喊道:“你好啊”
  “不理我,那算了,一直仰视着人家对颈椎不好,再说人家也不理我。”
  说来也奇怪,我一点都不觉得害怕。戳了戳他的脚趾头,也没什么反应。
  “估计是个保安。”

  “这家伙个头太大,还是不惹为妙。”
  我转身准备往他的反方向走去。正想着没准能找着个聚宝盆啥子咧。这时,大铁锤的手指示意我,应该朝他身后的铁桥走。我用手指,指了指那座铁桥,问他:“确定?”他用他的大脚趾点地两下,
  “这意思确定呗。那好,既来之,则安之,不畏生死,不问西东,走!”

  来到铁桥边,扶着桥墩往下一看,顿时我想到的是,爸爸妈妈姥姥姥爷,爷爷奶奶,七大姑八大姨,狐朋狗友,幼儿园同学...。
  “不行,这桥不靠谱。”
  我转过身,冲着大铁锤的大脚趾头说:“这桥看上去年久失修,甚不安全。要不你先过一次给我看看,我紧随你过去。”
  大脚趾又点地两下,然后一步一步笨重地从我身边走过,到了桥那边。那样子憨态可掬,着实可爱。这桥牢固地也没话说。隔着桥,我也可以看到大铁锤的头。不是我想象的獠牙巨角红魔头的样子,而是一张周正的人脸,光头形象。还不错,越来越喜欢这大铁头了。我冲他笑了笑,挥了挥手臂。他用手指指着那铁桥,示意我过去。

  “我恨不得一下子飞过去呢。”
  一个箭步窜到桥面,桥体即刻随我身体一晃,我倒吸一口气。
  “怎么回事?那么重的大铁头跺上去都没事,我这小身板一上来,桥体怎会晃得这么厉害?幻象?”
  我又看看了桥对面的大铁头,面无表情,手指还在那指着桥,一动没动。我心里踏实很多,想必一定是幻象!继续往前走,轻手轻脚,可是每挪一步,桥都在抖动。我很害怕,我想掉头往回跑,可是脚步却飞快地跑到了桥中央,我对自己完全失去了控制,桥也莫名地大晃起来。我扶着桥墩,想让自己站得稳些,没想到整个桥沿这一侧瞬间坍塌,我被活生生地摔了出去。此刻我的世界是天旋地转,天崩地裂,我拼命地呼救:“大铁头!救我!救我!救我!”

  等我睁开眼睛时,发现我已过了桥。因为大铁头的那双大脚就在我身旁。在他左侧还有一缕轻雾,看不清是什么,但我的直觉告诉我那是一个人,或者至少是有生命的物质。
  “很开心能睁着眼睛看着你,是你救了我还是你身边的...?”
  说着我把头转向那缕轻雾,盯盯地看着他,他也凝视着我,我可以感受到他的存在。
  “你叫什么名字?”我好奇地问。
  “没有名字”
  “呀,你可以讲话,可以回答我的问题啊,比大铁头智能多了!”
  “你为什么,没有名字?人怎么可以没有名字?一个名字就是一个IP,你知道什么是IP吗?你知道一个IP的价值吗?在我那边的世界,一个明星的名字就有可能价值百万、千万、亿...”
  没等我话说完,他就问我:“你叫什么名字?”
  我笑笑回答道:“叫我小青葱好了。”
  “不!你太重了,你不叫青葱,你叫欲望!”
  “欲望!”
  话音刚落,飓风狂起,碎石从天而降。我意识到大事不妙,赶紧跃身去寻那座铁桥。那桥已完全没了踪影。这时我感觉到,背部有如千虫万虫在啃噬般剧痛,回过头来一看,两股炙热的火焰,正向我飞奔而来。本能地双臂画十,用以抵挡烈焰,不知为何,只听咔地一声,后背有股莫名的神力卷我腾空而起。耳边响彻一个声音:“戴上这个,戴上这个....”

  我随手抓起桌上的耳麦,戴上。电脑上出现了四个字:无欲 至钢
  ......
  ......
  “哦,那缕轻雾名叫--无欲。”
  我起身关掉电脑,拿着咖啡杯,离开了书房。






作者 :一面湖水szm 时间:2018-03-26 07:05:47
  先顶一个!
楼主FRRoger 时间:2018-03-26 07:46:02
  谢谢!好开心,有新朋友顶帖,呵呵。
楼主FRRoger 时间:2018-03-27 06:14:13
  “左三圈,右三圈,脖子扭扭,屁股扭扭,早睡早起,咱们做运动!” 抻抻懒腰,蹬蹬腿呀,咱们一起来顶帖!顶帖!哈哈哈
作者 :一面湖水szm 时间:2018-04-02 22:38:51
  @FRRoger 问候新朋友,谢谢分享,欢迎来到愚人码头!
作者 :貂蝉妹妹mm 时间:2018-04-08 11:29:11
  @FRRoger 期待更新,吼吼。。。
楼主FRRoger 时间:2018-04-08 17:47:46
  第三章 圀与国

  一轮皎月当空照,满园银霜晚风追。庭中果树荧光绕,人语虫嘤斜影随。此情此景,应该两人共赏才对。哎,怎奈我形单影只。正当我自怜自叹间,忽闻身后传来挪纸砚的声音。

  回头望去,烟雾袅袅屋上旋,旧几烛台映阁辉。砚前端坐一佳人,拂袖畅书仙意飞。
  “我真是有福气呀!”
  没多想,疾步上前进入屋内,走近一看,真乃是人间之尤物!没等我开口,女子先说话了:“一听这脚步声就知道是你。”
  “啊?我们旧相识吗?我怎么不记得?!”我心里暗自嘀咕。
  女子眼皮都没抬,接着说:“过来,看看我写地这两个字。”
  “仙女无毒,近身看去就是。”我心想。
  “我去!这也叫字?”我差点顺口溜出来。
  这字,一个圈里加一个乙字。
  “你可认得这个字?”仙女问。
  “不认识。”老实回答。
  “日”
  “哦”
  “再看这个”
  又是一个圈里面一个正字。
  “星”
  “啊?”
  神仙姐姐终于肯抬头看看一脸蒙懂的我,笑着说:“又不认识?好了,到你了。写一个你家师父教你的字给我看看。”
  “这语气,我们很熟嘛,写就写。”我心想。
  压平纸,提笔沾墨,寥寥几笔一个“国”字就出来了。
  “嗯,好!好一个把权力关在笼子里!你再来看这个字,猜猜念什么。”
  又是一个圈,这回里面俩字,上面八下面方。
  “这什么字?按照她的逻辑,这是要征服四面八方。颇有几分凯撒大帝I came ,I saw,I conquered (我来了,我看到了,我征服了。)的气势!霸气!太霸气!太血腥!”想到这我脱口而出:“霸,霸气,霸道的霸字。”
  “国!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倘若不征战八方何有稳固的江山,稳定的军心!又何以有你那敢把权力关在笼子里,天下太平,长治久安的国!”
  “在下不才,实未看出这国字与权力,江山有何关系。”
  神仙姐姐看看我,略有所思,然后从腰间拿出一个锦囊,轻轻打开。
  “啊!玉玺!”
  “没错”
  当我认认真真念出玉玺上的字“皇天景命有德者昌”,顷刻间,普通民居变成气势恢宏的皇家殿宇,万道金光,凌空洒落,强光刺眼,令人目眩,隐隐中还是看到三个大字--大明宫。

  当我再次睁开眼睛时,书桌上摆有两个大字圀与囯,赶紧取下胸前带有龙图腾的玉坠,按在“囯”字上,补上这个点。
  “还是把权力关在笼子里的好。”
  “那玉玺定是武则天的第九方玉玺!”




作者 :黄香玉的诗歌 时间:2018-04-08 18:08:05
  来听故事,故事很精彩。
作者 :黄香玉的诗歌 时间:2018-04-08 18:09:40
  @FRRoger 欢迎友友来到码头,码头因你而精彩。
楼主FRRoger 时间:2018-04-08 18:15:16
  谢谢 支持
作者 :小小孩12012 时间:2018-04-11 23:21:50
  欣赏!
作者 :一面湖水szm 时间:2018-04-11 23:22:56
  @FRRoger
  部落名称:愚人码头
  部落地址:http://groups.tianya.cn/group_home.jsp?itemId=164095&orderType=0&tabNum=1
  帖子标题:凡尘日记·梦·飞鱼
  帖子链接:http://groups.tianya.cn/post-164095-c4e13654a5c34c7ba8a088e5d390e3e6-1.shtml
楼主FRRoger 时间:2018-04-12 11:27:05
  第四章 投签

  “娘亲,今天我们又投什么签啊?”
  “小孩子就别问那么多了,记住投签给村东的嫂嫂,跟着大家投就是了。”
  “哦。”
  “走了。”
  就这样,被娘亲拎到村里的议事堂。

  堂上正坐着族长。西侧坐着一位姐姐抱着一个婴儿。东侧坐着娘亲提到的嫂嫂,是族长的儿媳。听说是进门多年也没给族长家添丁。族长正在堂上叽里呱啦地讲,懒得听,一点也不好玩。好奇地是,西侧就坐怀抱婴儿的姐姐,为啥一直在默默流眼泪?东侧的嫂嫂满脸笑意,族长则是慷慨陈词。这是什么情况?村民们倒是个个积极,排着队去投签。真像娘亲说的那样,跟着大家投就好,都投给东侧的嫂嫂,没一个人投西侧姐姐的。
  “不服气!欺负人嘛!哼!”
  这时,生子哥跟野鬼似的猛地出现在我面前。
  “哎呀,你吓死我了!”
  “你在这干嘛呢?你也跟着投呀?”
  “不都得跟着投嘛。你又不投啊?”
  我小声问道。
  “你想吃肉不?”
  “想啊。”
  “跟我走!”
  说着一把把我拽出人群。到了小河边,四周没人。
  生子哥问我:“你知道今天为啥投签不?”
  “不知道啊。”
  “啥都不知道你就投?!”生子哥呵斥道。
  “大家都投了啊。”我委屈地回答道。
  生子哥瞪了我一眼:“走!吃肉去!”

  怯怯地跟着生子哥,来到了族长家的后厨房。诺大的地方竟一个人都没有,估计都去投签了。再往里走,“wow,这么多好吃的!这是办啥大喜事儿啊?”我自言自语道。生子哥默不作声,拿起一个最大个的清蒸肘子,拉着我就往外跑,边跑边说:“快点!一会儿就有人回来了。”
  一路飞奔,跑到一个隐蔽的地方,我们哥俩开始手撕肘子,大吃起来,好不痛快呀!正啃得过瘾呢,远远地看到,在堂上抱孩子的那个姐姐。一个人失魂落魄地往西边走,看上去好可怜。
  “孩子呢?”我瞅瞅生子哥问道。
  生子哥没回答我。我们远远地、静静地,看着那姐姐一步一步沉重地挪回到她的茅草屋。
  “吃够没?”生子哥突然问我。
  “没。”
  “走!”
  说完生子哥带我回到了族长家的后厨房。这时的后厨,菜品更多了,而且哪哪都是人,根本没机会下手。
  “站在这等我,别让人看着你。”
  “嗯!”
  不多时,就看见族长家的西侧房,黑烟四起。
  “不会是生子哥放的吧。”我害怕极了,自言自语道。
  “是我干的。”
  “啊,你回来了!总吓我。”
  “嘘--”
  火势很大,满园子人慌慌张张地都跑去救火了。院子里只剩下我和生子哥。我傻傻地定在原地,不知道自己是干啥来的。生子哥又偷了一个最大的肘子,我们又是一通狂奔,一直跑到村西头的姐姐家。姐姐一个人,目光呆滞地坐在炕上,丝毫没察觉到气喘吁吁的我们。生子哥也没打扰她,把肘子放在炕沿上,就带我出来了。

  第二天得知,生子哥的那把火,烧死了族长的老婆。人命关天,我非常害怕,再也不敢出去跟生子哥混了。呆在家里,听娘亲跟那些婶子们闲聊。
  “姐,你说那崽多有福啊!没了亲爹,一下生就让族长家给收了。那小媳妇还哭哭啼啼地不情愿,你看投签那天她哭的样!她傻不是?那崽到了族长家不吃香的、喝辣的,有福享不尽啊。跟她个寡妇吃得上饭啊,早晚不跟那生子一个样,跟野猴子似的。”
  “是呀,不过那小寡妇长得倒是真水灵啊。你说这族长老婆也烧死了,干脆给孩他娘也收了得了,是不?”说完几个婆娘哈哈大笑起来。
  “别说,这事靠谱!老秦媒婆,你不过去给说和说和呀!好事啊!”
  “估计老族长能中意这事,你还能领着赏钱嘞。”

  三天后,族长家又大摆宴席,老族长迎娶村西头的姐姐。几天的工夫,那孩子就得管他亲娘叫祖母了。

  一个星期后,生子哥被老族长收为义子。听婶子们讲,是因为生子哥,胆大包天放火烧死了族长老婆有功。那把火非但没给生子哥惹来杀身之祸,还让他高人一等。而我作为生子哥最落魄时的把兄弟,也咸鱼翻身,有特权分到所有回来的渔船,个头最大的鱼,多卖了银子,改善了家境。现在除了生子哥,再也没人敢叫我呆子,冲我大吼大叫。我跟生子哥,在海边,吹着海风,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再也不用偷偷摸摸地了,痛快!

  一直喝到天亮,这时就听我妈在厨房喊我:“馋鬼,肘子蒸好了。开饭了,赶紧把你那破电脑关了。天天贴在那电脑上,眼睛还要不要了!”
  “啊,那生子哥究竟长的啥样?怎么一点儿印象都没有?”
  “荒唐!”
  “荒唐吗?”

作者 :薛依云 时间:2018-04-12 13:56:22
  祝贺@FRRoger 大作【凡尘日记·梦·飞鱼】荣登【部落首页】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FRRoger 时间:2018-04-12 14:03:45
楼主FRRoger 时间:2018-04-12 14:36:34
  http://bbs.tianya.cn/m/post-culture-1034802-1.shtml?f=i 凡尘日记·梦 专帖 请朋友们 多多批评指正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一面湖水szm 时间:2018-04-12 21:35:57
  @FRRoger
  
  • FRRoger

    举报  2018-04-12 21:37:36  评论

    这是在哪儿找着的?我怎么没找着地方啊?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FRRoger 时间:2018-04-14 23:39:36
  第五章 梦想

  “20601!”
  “到!”
  “206考场,备考!”
  “是!”
  与队友相互鼓励,我昂首挺胸阔步走向考场,一步一步走近自己的梦想。

  来到考场外,我再次整理衣帽,心里既兴奋又紧张,比《忐忑》那首歌还忐忑。深呼吸,用力地眨眨眼,咧咧嘴,防止一会儿面试嘴瓢。终于鼓足了勇气,“报告!”,推门进入考场。
  “咦?考官呢?不是面试吗?怎么一个人都没有?空荡荡的,连桌椅板凳都没有?”
  我敲敲墙,又敲了敲窗玻璃,看看天棚,跺了跺地板。
  “不会是360度,无死角监控吧?玩FBI那一套?”
  想到这儿,我立马站到考场最中间。三正、三平、三挺、两平、两贴、一顶拔得溜直。时间一分、两分、五分、十分地过去了,没人理我。
  “这就是考题吗?”
  我静静地站着,甚至可以听见自己腕表的嘀嗒声,十分、二十分、三十分钟又过去了。膝盖和小腿有点疼。
  “放松!这还不知道要站多久呢,放松。”
  于是,我心里默念“向右转!向右转!向右转!向右转!”身体转了一周,舒服不少,整个人也放松了下来。继续“向右转!”身子还没转过来,悠扬舒缓的钢琴曲响起。我没敢四处张望,只是瞪大眼睛滴溜转,想着接下来会遇到什么样的考官,被考什么样的题目。
  这时一个男性朗读者的声音缓缓道来:“这身白衬制服让很多年轻干警羡慕不已,对我而言却是一种惩诫。做了这么多年的公安干训工作,在我退休前的最后一节课,我想向你们坦言,我为何选择做干训而不是做干警。当年我和你们一样也是一名一线的指挥官。在一次行动中,由于我指挥失误,造成一名年轻民警身负重伤,最后牺牲,我痛心不已。从此,我放下了指挥棒。我想对每一位未来的指挥官说:“谨言慎行,敬畏生命。因为你的指令关乎着很多人的性命,很多家庭的幸福。对使命忠诚,对生命负责。不要像我一样,用一辈子去忏悔,去救赎。人生真的没有后悔药,只有撕心裂肺地痛。”

  “20601,如果文中的'我'就是你本人,你还愿意成为一名人民警察吗?一分钟作答。”

  “说人生无悔,那都是气话。有几个能无悔的,但我想成为一名警察绝对是无悔的选择。同时我会记住前辈的话,恪尽职守,不辱使命,一定会成为一名让党和人民满意、放心的合格的人民警察!”

  停顿片刻,那富有磁性的声音替我回答道:“作答完毕。请听下一题。”
  钢琴曲再次响起,故事开始:“我是一名便衣警察,坐在警察堆里,我是最不像警察的那个。我长相大众,脸上无任何标志,干干净净,正是因为这点我做了便衣。很庆幸没被派去做卧底,不用担心会吃那些亡命徒的枪子。可那布满血丝的双眼时刻提醒着我,不一定何时何地就会猝死在'过劳'上。如果有一天,我翘辫子了,那一定是过劳死的。”

  “20601,如果文中的'我'就是你本人,你还愿意成为一名人民警察吗?两分钟作答。”

  “这也是考题啊?太逗了!一听这民警就是带着情绪在讲故事嘛。不过还真实。”我心想,但义正严辞地回答道:“人民警察为人民,甘愿奉献,不怕辛苦,不怕累!我愿意成为一名人民警察!作答完毕!”

  请听第三题,“110报警,某某小区某楼某号有两名女性发出刺耳地尖叫、哭喊声,具体情况不明。接警后,110警车火速赶到现场。现场情景令所有人大跌眼睛。原来是母女俩在家中发现三只老鼠,为能让警察来抓老鼠,故意导演的闹剧。“有警必接,有警必处。”最终两位民警解决了两只老鼠,还有一只不见踪迹。看着两只死老鼠,母女俩仍心有不安,强烈要求无论如何都要找到那只失踪的老鼠。执勤民警蹲守三个小时,处警完毕。”

  “20601,如果文中的'我'就是你本人,你还愿意成为一名人民警察吗?三分钟作答。”

  “哦,高大威猛的人民警察抓老鼠?这的确与我的英雄情结有些格格不入。我上警校这么多年也没有哪个老师教过抓老鼠呀!也许警察就是平凡的人做的一份平凡工作,没我想象地那么轰轰烈烈。不过也没什么,我也就是个普通人嘛,但多少有点小失望。”仍坚定作答到:“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兢兢业业做好本职工作,守一方平安,让人民满意!平凡中不平凡地坚守!这是人民警察职责所在,我愿意成为一名人民警察,作答完毕!”

  请继续听题:“我第一次吸毒,是我做卧底时,为了向那些人渣证明我们同属一类。书房抽屉里的立功勋章,闪闪发光,告诉我,那点白粉算得了什么。算什么?算是毁了我的下半生。我三进戒毒所,两次吸毒、贩毒被同行抓。一次领导解围,第二次,入狱一年半,罚款2000。最终,我怀揣着两个个人三等功,一个个人二等功被开除了公安队伍。妻子在我做卧底期间改嫁,儿子被同学欺骂大流氓的儿子就是小混混。如今,戒毒所成了我的家,我最终成了名符其实的人渣。”

  “20601,如果文中的'我'就是你本人,你还愿意成为一名人民警察吗?五分钟作答。”

  “啊!这倒是一位我心目中的真英雄,刀光剑影中掠过,但这结局也太惨了!战功赫赫最后竟然被组织抛弃了!这......。哎,不过又能怨谁呀。吸毒贩毒法理不容,沾上毒品,就是人不人,鬼不鬼。组织又能怎么帮他,不是没帮,是帮不了嘛。可怎么说他吸毒是因为完成任务啊,他是卧底,如果当时不吸,可能命都没了,这样的英雄最后被开除公职?我,我真的很心痛,很矛盾。但归根结底把他害成这样的不是组织,而是毒品。我相信随着新战略战术研究的不断发展,卧底虽然有很多迫不得以,现在一定要比过去有更多的应对策略和机制,应该不会像从前那么原始。”
  最后作答到:“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忠于信仰,不放弃不抛弃,同时相信党和人民也不会抛弃、放弃我们!我愿意成为一名人民警察!”说完,不争气的泪水打湿了双眼,任由两行热泪划下脸颊。考场里一片寂静,似乎连空气都凝固了。片刻情绪调整,我认为考试应该是结束了。

  音乐和考官的声音再次响起,请听第五题:“我身为执法者,最终敌不过权钱色的诱惑,身陷囹圄。带上这幅镣铐我才方知它的重量,它的温度,是那样的特别,让一颗浮躁的心安静了下来,轻松了下来,将军肚下去了,吃饭也香了,身体状况也好了起来。墙里墙外的生活对比,我更喜欢墙里的自我,墙外的自由。”

  “20601,如果文中的'我'就是你本人,你还愿意成为一名人民警察吗?十分钟作答。”

  “这个问题不需要这么久的作答时间。成为一名警察是我的梦想,父亲的心愿。爸爸就是一位老民警,多次参加维和,曾在西点军校受训。我的父亲就是我的骄傲,我的榜样。爸爸说,没有坚定的信念,过硬的意志品质,就不要当警察。我相信从小在爸爸的熏陶教育下,我一定可以成为一名合格的人民警察!作答完毕!”

  “恭喜你,你已顺利通过各项测试,拟录为人民警察。请举起右臂跟我宣誓。”
  “我宣誓:我志愿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献身于崇高的人民公安事业,坚决做到对党忠诚、服务人民、执法公正、纪律严明,矢志不渝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建设者、捍卫者,为维护社会大局稳定、促进社会公平正义、保障人民安居乐业而努力奋斗!”

  咔-啪-,一声响,空气中出现一张身份证大小的卡,我双手接过。这就是我梦寐以求的警官证。 好重。

  “好重!真的好重,胳膊压得好疼。”
  我从书桌上爬起来,使劲儿地活动活动右臂。
  “就这么趴桌子睡一宿,胳膊能不疼嘛。”
  合上桌上那本《向死而生》,轻轻地放回书架,心情有些沉重,默默地离开了书房。
作者 :my13885974144 时间:2018-04-15 20:55:43
  楼主大人及各位天涯大神朋友请帮小女起个名字。姓吴,女孩,农历,二月二十八,早上9点43出生的。。谢谢
作者 :my13885974144 时间:2018-04-16 01:35:28
  楼主大人及各位天涯的大神请帮小女起个名字。姓吴,女孩,农历,二月二十八,早上9点43出生的。。谢谢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FRRoger 时间:2018-04-19 10:41:01
  顶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