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鸽子落在大地上

楼主:蔡万破 时间:2021-09-09 11:02:44 点击:18 回复:5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文/蔡万破

  风过柳林,雨打禾苗,蜜蜂在菜花上采蜜,这些声音都比不上鸽子归来。
  高爹爹独门独户,远离人家,住在村子的西头,居于田野的中央。
  庄稼成熟的季节,铺天盖地的叶杆、果实,金色的海洋淹没了小小的院落。有一样不甘心沉没,就是腾空而起的鸽子。它们挣脱大地的束缚,挣脱地心引力,成为天空另一片浮云,独来独往。
  鸽子的籍贯地——徐庄。也是我们陈东小学的所在地。我的小学同学多来自这些村庄:乔本,徐庄,陈庄,林窑,戴庄,余庄,杨付,蔡园,卢田,老虎庄,韩家。几乎囊括了周边的所有自然和行政村落。
  徐庄的鸽子飞呀,飞呀,飞过了乔本、陈庄、杨付,兜了个圈子,就飞到了蔡园的上空,这是高爹爹没有想到的。高爹爹不识字,在他的认知里,土地是分村界的,哪儿的天空都是一家,没听说过天空也有归属。
  坐在教室里,读书声中突然插入了鸽子的哨音,读书声一阵紊乱。我便把头转向窗外,追寻那一群一闪而逝的身影。
  走在放学的路上,我时常看见那些白色的灰色的身影在麦田上空盘旋,飞机似的,就是不降落,也不飞到我的身边。只能远远的看,看着它们表演、嬉戏,有时也用翅膀相互斗架,老远就能听到它们嘴里发出急切咕咕声,气急败坏,像斗嘴,在骂人。
  我问爷爷,高爹爹是一个怎样的人?我私下打算这个周日和几个同学一起去拜访他和他的鸽子。老师布置了作文题目:鸽子飞进校园。爷爷告诉我,他就是一个怪人,不合群,不爱说话,没有孩子,鸽子就是他的孩子。后来不知怎么就打消了这个念头,作文如期交给老师,记得当时教语文的朱老师还表扬了我,在课堂上朗读了我的作文。
  那可是闭门造车,从平日听到的呜呜嗡嗡地鸽哨声中想象出来的文字。
  听说高爹爹的鸽子鬼精鬼精的,会挪鸽子,就是用动听的话,把别的鸽子带回家。高爹爹原先只有三五只,后来越挪越多,成为十多只,发展到几十只。一飞一大遍,气势壮观,雾茫茫的,朦胧了天空。我半信半疑,高爹爹会做鸽哨,他能不会繁殖小鸽子嘛!
  鸽子是一种心地善良的生物,它有别于野外存活的鸟,爱和平,不喜厮杀。高爹爹养的是哪一种鸽子?我猜应该是家鸽,也有可能是信鸽,可他没有孩子,没有亲人,那些鸽子每天顶着早霞飞出去,给谁送信呢!在整个童年里,我一直没有想通。
  想不通归想不通,但不影响我对鸽子的喜好和热情。每当看到它们落在我家的菜地里,我总要从坛里抓一把米,小心撒在那一片空地上,嘴里咕咕着,叫唤它们。鸽子吃食的姿态比我家母鸡优雅多了,吃一粒,望一望,平复一下愉悦的心情。看那些小方步迈得款款而从容,像一位从大城市初来农家的名门闺秀。对我的招待显得非常平静,似乎我就应该如此,站在门外,静静恭候它的到来。
  高爹爹孤独吗?我可不这么认为,他有许多温驯又孝顺的鸽子,他的晚年生活是充实的。每日与鸽子打打闹闹,说说笑笑,家长里短,方圆十里的事,恐怕没人比他知道得更多。
  我有一个小学同学,姓朱,就是他们村里的。一次在操场上玩得好好的,他突然把我拉到厕所里,贴着我耳朵,神秘地说:我看到高爹爹卖鸽蛋了。
  ——鸽蛋?
  ——嗯,就是,比鸟蛋大些。
  ——好吃嘛?
  ——不知道,我在陈东站看见的,他坐在稻草上,半篮子鸽蛋。
  ——什么样子?
  ——白的,透明的,鹅卵石一样。
  ——什么时候的事?
  ——就在昨天早上。
  ——你看见有人买嘛?
  ——有呀,我看到一个老奶奶用鸡蛋和他换了鸽蛋!
  ——下次再看见,去我家喊我。
  真难为情,迄今为止,我还不知道鸽子会下蛋。我以为鸽子会像我们村里的那些小媳妇一样,生下小鸽子,哺乳小鸽子。
  我婶娘姓高(那时我叫大妈),两个高是一家子吧。一天正在田间拔草的大妈看见我独自一人在田埂上玩,招招手,直起腰身,从草丛里担着的衣服口袋里摸出几颗秀气的蛋,塞至我的掌心。我小心翼翼地,把它们像宝贝一样捧回了家。原来这就是鸽子蛋呀,真标志,蛋壳上有淡淡的白云。迎着太阳一照,那些白云像要游动起来。我收藏了好久,最终进了我的肚子。
  这时候再听到鸽哨声,由远及近,感觉快要到达我的头顶时,我低着头,不敢看它们,心里涌现丝丝疙瘩,我吃了它们的蛋,吃了它们的孩子,它们还愿意接受我做朋友吗?高爹爹会不会暗暗责怪我呢!心里忐忑不安。
  转眼小学一晃而过,上初中了,新胜中学在陈中小学的北边,相隔有四里来路吧。
  紧张的三年初中学习,让我几乎忘记了高爹爹和他的鸽子们。直到有一天回到家,还没坐下来,母亲告诉我,高爹爹死了。
  我呆立在桌前,好久没说话。我知道那些鸽子的命不好,它们失去了唯一的亲人,永远失去了疼爱它们的高爹爹。
  其实我还是想不明白,高爹爹是人,鸽子是鸟,他们怎么就处到一个窝里去了。感觉一个大地,一个天空,竟那么毫无违和的连接、渗透、融化,回到了创世前的混沌。多么洁净的混沌呀!
  再后来,那些鸽子不知去向。在田野的一角,隆起一座坟。每年,麦子去了,稻子又来,旷野仿佛没有改变。偶尔也有一些鸽子从远方飞来,落在坟头上,咕咕咕咕叫上一阵。看见的人便说,那是当年的鸽子后代们回来了,看望它们的祖父、曾祖父呢!
作者 :一面湖水szm 时间:2021-09-09 22:51:19
  点赞!
作者 :紫玉仙子 时间:2021-09-10 11:38:43
  留个足迹,支持~
作者 :貂蝉妹妹mm 时间:2021-09-10 18:42:56
  拜读
作者 :小小孩12012 时间:2021-09-10 18:44:22
  写得真好!
作者 :薛依云 时间:2021-09-15 20:01:14
  [xyc:赞]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