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部落首页】【美丽家园征文38】家丑外扬

楼主:昔今2011 时间:2018-01-28 19:19:51 点击:256 回复:4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家丑外扬
  

  文:昔今2011
  



  ——题记心灵家园之美在直面丑
  (一)

  愉悦的方书白出了单位大门,准时到岳父家,为岳父娴熟地做完“晚课”,悄悄退出,接过岳母递的毛巾,抹了把脸,出来,习惯性给秦可卿打了个电话,便关机了。关机是在秦可卿严厉要求下的养成。用秦可卿的话:“我给你配的手机,决不是配给狐朋狗友的!”
  想到一周的调剂日——女儿盼不假;他也想借游子。他身姿挺拔、劲步如风向北三环菜市场走去,脑海中不时翻出上周菜价,该买点什么蔬菜呢?要不……推一天……早晨剩点米饭熬粥,买几个炝面馒头将就一下?一定不能忘记去小磨摊位来一块钱的——人家的干豆腐薄、有筋性儿、豆味浓,可卿爱吃,他更响应,且有剩点小根蒜的想头:刚过的“五一”长假,方书白抗不住馋,忙里偷闲又故地重游跑到他家楼前的树林带挖些小根蒜,择净,不要掐须和绿叶,泡好——甭皮条了,拌后(少许陈醋),用干豆腐卷——卷实了;那滋味儿——撑得刚上小学非常活泼的女儿都不爱撒娇了。
  他进入市场,过几个摊位,便确信黄瓜涨价了。由说最近“南菜北调”时汽、柴油价涨了;其他蔬菜跟着起哄。他想,唉!甭提物价啦,涨是必然,跌才偶然。正如股市越哄哄涨越跌;楼市越哄哄跌越涨,太不顺民意了啊!不过,这年头,平常人生活,甭弄倒戗了:亏瘪肚子穿貂儿;住大屋子不要取暖;买四个轱辘不会走道了。等等吧,小心——来生投胎离奇古怪哟!
  就吃而然,他也只能最大限度地把大豆腐做成麻辣的、酱的、葱拌……水冒一下得了;或以土豆为主上赶子找萝卜、白菜爱;还好他有些祖传制辣酱、腌菜、晒干菜手艺。基本上凭这些丰富着三口之家的餐桌,也偶有亲朋好友熊现成的手艺。
  今天,他还是扭脸过了付老三肉铺。特意多选了豆芽和菠菜,左摸又抠付钱,红着脸匆匆离开菜摊。可到单元门口了,取下大串钥匙一次成功——开门。继续叼着右手袋子上楼,到六楼,未缓的左手四指被装土豆袋提套残忍的勒出一条沟,指尖紫色;门牙根儿酸个几的,主要担心碰破给孩子买的九个鸡蛋。他本想敲门,稍犹豫,想到可卿可能仍然睡着,她最近也够乏的……遂将钥匙插入锁孔,转动中直觉告诉他,可卿没在家。不容多想——可卿肯定与自己脚前脚后又去了她父母家。近几年,因为她父亲病情加重令两个人分开后已成为一种不容深想的默契。再向前追溯,她父亲病了十一年,方书白忙里偷闲几乎每年都按摩三百六十五天。眼下,重得水米不进,累计拖累她母亲消瘦和疲惫到与能坚持走动的病人无异了,令小辈儿有时气愤到二老无言的爱。

  (二)

  秦可卿姐弟六人,两姐三哥。她们争挂嘴上的“爸又咋咋地了……好时自个儿不爱惜身体,使劲喝,这会儿谁能替他躺这儿吧……妈跟他相识,真是太识相了。年轻时还说打就捞呢?啥时出头?出头?现在说老头坏话,老太太乐意吗?人家二单元老吕太太像她,老吕尿窝挪屎窝,该吃吃,该喝喝,天天麻将桌!再说我们局长他爸,全国各大有名医院都到此一游过,照样同这半身不遂做誓死不离不弃的好友。总之,一句话,甭说咱小区,半个街道谁不知道爸的病?”就是这些摆事实而非抓落实。一月前,又是书白向可卿提议,可否六家出人轮流值夜班,将老太太替换出来,专门照顾白班。提议并没使可卿现兴奋,尽管方、秦之家照料病人实质性担子一直由方书白担着。可是,提议终由老太太公布了。
  轮班不久,老太太满嘴沉默,一脸忧愁,精神恍惚。皆因可卿的责难使书白在检讨中尽知详情:的确,老太太刚强,家里再不能劈儿片儿的吧;虽没人挑吃挑喝,但她还得像样按时为来人准备晚、早两餐,若老太太自个儿,早点晚点,对付将就,只有她的心情和肚子知道——她乐意。这是一累!还有更累的呢?她发现六家人,不但六种护理手法,而且照料悬殊,晚来早走,中途睡岗,环境污染(吸烟)等等。这……都有情可原,拿男人专用接尿器说开去,一套上去就连续几夜,确实减少了折腾和洗尿布次数,可再看那东西捂得,分明是林荫里发白、顶和沿儿都行将腐烂的狗尿苔;屎堵肛门或被臀部周围的褥疮焐干了——在本不常便的情况下发生了。老太太还能睡安生?
  其实,此前,只要夫妻共同晚餐,可卿落筷后必非催既拿话磕打书白:“我爸想你啦!要么别承诺;要么脸发热!‘书白话暖,手轻,心细’——妈总结的。两口子互补,包括尽孝父母吧!”书白都不停点头,赔笑,扫荡着餐桌上残汤剩饭,一大口一大口香咽。“瞧你这吃相馋我爸呢?太饱了啥也不想干了吧?在家磨蹭时间,到那儿能出好活儿?我若能闻褥疮味,你早都靠边站!”果真可卿每提褥疮比妊娠反映哕得甚。
  老太太抑郁了,令秦可卿再次加压:“都是你!出馊主意,竟想偷懒躲猫猫,不愿意干吭声!我换人!占能人地方!出起钱,甭说你这双业余按摩手?雇啥人没有啊!”

  (三)

  方书白进厨房前,又急急下楼去接女儿放学。他很快弄好了一般主妇男弄不出的可口家常菜。女儿也刚好做完作业,给妈打电话有原音了:“妈说,‘三哥来,我还陪妈,照顾好女儿!’”
  夜里,睡得正酣的方书白,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惊醒,电话里传来岳母颤抖、凄凉和悲泣:“书白么?你……你爸他……他……他走了……你们快来啊!”书白刚想问:“可……可卿……”撂了。他来不急再想,瞅瞅熟睡的女儿,恨心叫醒她,快速为“面条”穿戴好,连抱带拎下楼。女儿迷糊趴爸肩头抱怨:“爸,还说疼我?黑灯下火,您这是干嘛呀?还……书包?学校不亮天不开门!”她小嘴撅得老高触到爸爸的脸颊,双手搂紧了爸爸的脖子。
  把女儿送到同事曾真家,曾真送出来说:“甭交待了,老声长谈!”书白身影很快消失在暮色里。
  不多时,一辆摩托车大灯挑逗式的晃方书白,他回头刚要发作,曾真说:“是我!就咱这地儿,兔子不拉屎,甭想出租车光顾了。来!快上来。”到地儿,曾真欲上去,书白跑着制止:“天明吧,回吧,慢——骑——啊!”
  书白三步并两步跑到三楼岳母家,敲门,没声,没人开;再敲,好一会儿,岳母呆呆的泣不成声的哆哆嗦嗦的扶住墙,书白没劝,搀她进了岳父房间,依她,为岳父先净身——已凉透了,一样一样(她都摆出来了)快速打开为岳父准备好的寿衣,从脚开始忙和起来,到上身时,那五家陆续到齐,众人又乱了好一阵,逐渐理出头绪。
  大姐问书白:“可卿呢?”
  书白这才发现,屋子里根本没有可卿的影子。愣中回:“她……她照顾孩子,天明过来。”
  “啥节骨眼啦?孩子?孩子的,谁家没有孩子呀!”大姐自言自语去了另一个房间。又听,“老三?又灌……灌死你得了!还咋献身说法吧!”再听……她开始通知亲属,其余人急着效仿。
  蒙蒙亮了,人员出现拥挤场面,岳父生前也算有些人脉,几个子女虽无大本事,可也有在中层、中层副职中有位的。此时的方书白却感到了无比孤单和冷清,他站在遗体旁边木讷一般,时而打哆嗦。
  多久?
  有人拉了他一把,听压低了洪亮而沙哑声音断定是曾真:“唉?书白,咱领导来了,同志们也都到了。”领导握住老太太的手安慰着,并对书白说,“老爷子久病,孝要是尽到了,就精神点。这事不是一家办的,要想得周到些,尽管说,单位全力以赴,让老人家一路走好。”书白不住点头,甩掉泪。
  越来越拥挤,把一部分熟人挤出室外,三五个聚堆儿,唠此聊彼,有时还露出不合时宜低笑声;不熟的或单或双满面严肃,目光散淡,突兀出别于其他场合……一切都在沉重而悲伤的氛围中按部就班进行着。
  天大亮了。
  “可卿?你咋才来!孩子呢?打电话——服务区——咋就服务不到你哪儿!”大姐眼睛红肿,说话仍然干脆利落。可卿的哭声、喊声,需几个人才控制住的情绪动作,吸引了众人,也掩饰了一切……
  人走了,刻下悲伤最深、最久远的是老太太,她坚持了不去任何一家而独居。
  活着的人整天忙忙碌碌,似乎总有做不完的事情;当然也有为奢望和企求那种理想而完美的生活哪怕只是一瞬间活着的。

  (四)

  烧完“头期”那天,方书白加班回来晚了,说好的,可卿未接孩子?他把哭得走调儿的女儿抱回来,再打可卿电话竟然关机了。明晚此时,不同的是女儿被曾嫂接儿子时捎带到她家。可卿眼圈灰暗,疲惫之极,进屋没拖鞋子,放片儿床上。书白近前求她起来吃饭,可卿不耐烦了,搡他,“吃!吃!吃!一天到晚就知道吃!”,她忽地坐直,控出包里所有东西,打开折迹破损的离婚协议,撇过去,慷慨激昂:“我不是个优秀演员;我需要的不是这类现实生活剧本;我不演没有未来出头之日的戏!你敢说不平庸?我见不得碌碌无为!你不装乐观?我愤恨瞎子捅屁眼!你不故意吧嗒嘴?我泛不出口水!甭跟我强调吃必须留想头!”
  “我一直没有追问你,不止那天……多少个不在服务区的……你究竟去了……不在地球?”方书白克制着情绪。
  “我还真以为你的沉默超过马里亚纳海沟,原来一直装心里,为什么不直接问我夜不归宿哪儿骚了?我还是敬佩你的宽容和理智。”
  “还用问么?妈她心情……”
  可卿缓了口气,看了一眼傻透腔的丈夫,她恨这个宁要尊严也不低头于世故的男人。他执着,穷书生气;他果断,敢做敢为;他亲情如山,孝顺体贴;他通情达理,交朋好友,宁人负我,我不负人。尤其是对她的爱——纯真,包容,永恒。被窝里,她更迫切需要这样的方书白:懂……积累;会……爱抚;有……余温。然而,公共隐私怎摆人前啊!就好比当今托人办事,都憎恶人情钱,哪个不拿呢?
  她咽下口水,习惯用左手顺一下鬓角说:“好吧,事情早晚得掰,再这样下去对你不公平。他也催促我做出最后选择。直说了吧,不在服务区的日子里,我去服务仲庭西了,我的人和心早在一年前都属于他了。”
  “你——仲庭西?那个有几个臭钱的仲秃头儿么?你们——有公共隐私?各图所耻!”书白栽向墙,惊出一身冷汗。

  (五)

  他老早即觉察出可卿的爱慕虚荣心,甭说没条件,指说她炫耀的还少吗“我结交‘名流’,不就是为了到那儿办事提人儿好使!提老百姓人家看你?我顶着多大压力你知道吗?你知道我那帮朋友都说什么嘛?她们替我包屈‘就你秦可卿这身段儿,脸盘儿,嗓音儿还等啥呀?你的爱,该在富人区;再想不开,啥资源都没啦!’甚至激我‘你是不是这个时代的人?活在这个时代有意思么?’”书白对这些现象的本质看得很清楚,认为可卿也只是说说而已——气条件。他也一直努力暗示着、劝慰可卿“明摆着的不是一个心灵世界的人,怎么可能成为知心朋友?”可每当此时都被可卿的高傲压回去“是不是同路,不走在路上如何下断言?你内含丰富又怎么样?不一直服侍着没有内含的人么?”

  (六)

  此刻,那种浑身散发娇贵气息,手执金卡、银卡悠闲的阔太太生活,诱她鄙视吃馋的猫。她热切而痴迷的盼着明目张胆。于是吐出更加尖刻的话,来刺伤他的自尊心,毁灭他或许行将复燃的指望。“是的,你甭乱想胡猜了,你有资格轻蔑人家?你没钱,没车,没势力,没地位,住着憋屈窝儿,看你——我都受下辈子苦!”然而,书白还是想不通,漂亮迷人的可卿竟然委身于那个脑满肠肥的和尚头?说句不中听的,那是个在性生活中用嘴和手来发泄兽欲的畜牲。这已是公开隐私。
  “我是没钱,可我的钱都是正道来的,花着安心。我是没那狼们为自个儿出手大方,可我对弱势群体还有一颗怜悯之心。我一辈子誓与肥得风光和自私自利绝缘,但我这辈子不愁友谊长青,懂我是怎么来的,只认自重和坚守!”
  “可我需要的不是你这样的生活,这种生活我受够了,我要有专人打理的生活。我有这个资本,我就应该享受这样生活!”
  “你该明白,这种生活是建立在虚荣和贪婪基础上的?”
  “你更该明白,现在我们这样的生活又未曾不是建立在掩饰虚荣和纯属虚度的基础上呢?”
  “好吧,好……好!”方书白双手合十朝秦可卿不住点头。
  “那以前……”书白看着那张发旧的纸,想问为什么以前没有提出离婚要求。
  “……以前?大傻子!请你体谅做女儿的苦衷好么?我觉得我父亲很喜欢你,他特别需要你的照料,他离不开你……我真的不想伤他的心……我实在没有勇气冲破那个家庭……我对不住你……书白。”可卿被逼得流出了委屈的眼泪。
  “你……你……”书白干“你”说不出别的。
  “我……我什么都不要,孩子也给你总该是个补偿吧。”
  “咳咳,咳咳……好吧,我同意!”书白脑中一片空白,慢慢转身向窗外,外面的纷繁世界看他流泪,他流出的是不是公共隐私的泪?他想。

  (七)

  一年后,岳母过逝。书白去了,见到了外表年轻近似乎十岁的可卿,他很想与她说点什么,但看她在频繁地为神气十足,哟五喝六的仲总续茶递烟。全家人都仲总长仲总短的叫着,并被仲总支得团团转。书白默默离开了,离开他倾注了真情并经受“公共隐私”洗礼的大家庭。
  两年后,书白下班前,收拾整理自己桌上物品,捋报纸时几个醒目大黑字映入眼帘:回迁楼质量不保,开发商仲庭西法办。方书白无心再看,合上报纸,却发现背面还有一段接续的文字:姘头秦可卿成为仲庭西玩物的同时,在充当性贿赂的角色中猝死;仲的十四个私生子相继浮出水面。
  方书白艰难地卷着报纸,移步将那份抖动报纸轻轻的放进纸娄里,转回身喝了一大口白开水,呛得他咳嗽不止,带出眼泪,舔知,成年人的泪水也很咸。他抹去泪出门锁上了副局长室。曾真从门卫出来约书白去他家吃饭。曾真开玩笑:“以前不敢约你,怕弟妹把对我的气撒在你身上;现在是你嫂子让我找你,我要把气撒在你身上。走吧,咱哥俩整几盅。”
  “让你们两口子操心了,尤其我女儿。”
  “还你女儿?都成她女儿了,好得令那愣头毛小子嗷嗷叫‘谁是亲生的?谁是——’”
  二人边走边聊家庭、男人和女人的闲话。
  曾真说:“啥是公共隐私?在某种程度上说,我认为那就是人在做天在看。瞅啥瞅?家家有本难念经吧;是人就有难言之隐!”
  书白默不做声。
  “方局你以后就多捞钱,手扒拉更年轻,更漂亮,更风……骚的。补公共课!”
  书白搡他一趔趄。
  “嘿!不打自招。人群中的许多事,全心知肚明!心知肚明才是道坎儿!”  
  

知音:2

赏金:20

作者 :王志详 时间:2018-01-28 20:51:08
  什么文在你笔下都运用自如,感人至深,真是“腹内有才华,下笔如有神”。
楼主昔今2011 时间:2018-01-29 10:00:02
  感谢版主光临。您的虚怀若谷和文学造诣令我敬佩。祝冬安!
作者 :薛依云 时间:2018-01-29 13:31:58

  
作者 :葡萄牙月桂 时间:2018-01-30 07:30:56
  @昔今2011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对你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作者 :葡萄牙月桂 时间:2018-01-30 07:30:56
  @昔今2011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对你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 昔今2011

    举报  2018-01-30 19:01:32  评论

    @葡萄牙月桂 晚上好,码字不忘打赏人,见字如面,您真漂亮。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薛依云 时间:2018-02-07 08:51:52
  [xyc:顶][xyc:顶]
  • 昔今2011

    举报  2018-02-08 10:42:40  评论

    @薛依云 谢谢您光临、鼓励,祝贺您的《我把秋水山色送给你》出版。非常喜欢您作品的风格。念念不忘的雪花寂寂呀!绝!
  • 薛依云

    举报  2018-02-09 09:06:20  评论

    问好@昔今2011 谢谢你的祝贺和记挂,祝新年好。有空常来【愚人码头】。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一面湖水szm 时间:2018-02-12 14:55:35
  @昔今2011 问候昔今友友,好久不见了,谢谢支持!
  • 昔今2011

    举报  2018-02-13 07:28:58  评论

    @一面湖水szm 早安,祝首席每天都有好心情;家人幸福安康。欢欢喜喜迎春节喽!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王老434 时间:2018-02-13 09:10:48
  点赞品读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黄香玉的诗歌 时间:2018-02-13 13:58:04
  瞧这一家子,太幸福了,哈哈。
  • 昔今2011

    举报  2018-02-14 09:24:43  评论

    @黄香玉的诗歌 咸菜看来是笑着端上的?您家过年一大家子多少人啊?祝您个个健康!人人顺意!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黄香玉的诗歌 时间:2018-02-13 14:02:31
  新年快乐。
  • 昔今2011

    举报  2018-02-14 09:26:42  评论

    @黄香玉的诗歌 传递快乐!祝来访友人每刻都有好心情。想一想:凡好心情都是营造出来的。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昔今2011 时间:2018-02-14 09:21:51
  作者 :王老434 时间:2018-02-13 09:10:48
  点赞品读

  感谢王老光临,恭祝春节快乐!
楼主昔今2011 时间:2018-02-17 14:33:33
  昔今:在此给各位拜年啦!

  祝部落人气兴旺!

  祝首席和版主们身体健康!

  祝文学朋友们创作出更多更好更优秀的作品!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一面湖水szm 时间:2018-02-17 21:24:17
  想到一周的调剂日——女儿盼不假;他也想借游子。

  他也想借游子。可能是方言的不同吧,借游子具体是指什么?
  • 昔今2011

    举报  2018-02-18 18:38:05  评论

    @一面湖水szm 多谢首席点评,借游子应该是我们东北方言,就是想沾光,多指说不出口而即得到的实惠。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一面湖水szm 时间:2018-02-17 21:32:55
  非常接地气的一篇好文章,源自生活,很贴近普通人的日常。
  • 昔今2011

    举报  2018-02-18 18:54:06  评论

    @一面湖水szm 首席的话使我想起方书白五一放假挤时间挖小根蒜那一幕,我常想:为什么那些看来非常艰辛的生活会那样令人戚动,尤其是相比当下生活条件好了。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一面湖水szm 时间:2018-02-17 21:41:55
  人呀,总被生活琐事所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 昔今2011

    举报  2018-02-18 18:58:25  评论

    @一面湖水szm 唉!人生即是真修行。也祝首席修成正果。哈哈,开心每天也是必修的。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王老434 时间:2018-02-21 19:50:01
  问好
作者 :葡萄牙月桂 时间:2018-02-25 16:12:05

  
作者 :薛依云 时间:2018-02-27 09:29:00
  【美丽家园征文38】家丑外扬

  
楼主昔今2011 时间:2018-03-08 16:04:44

  
作者 :一面湖水szm 时间:2018-03-08 22:48:27
  @昔今2011
  部落名称:愚人码头
  部落地址:http://groups.tianya.cn/group_home.jsp?itemId=164095&orderType=0&tabNum=1
  帖子标题:【美丽家园征文38】家丑外扬
  帖子链接:http://groups.tianya.cn/post-164095-8976df8a112b48a69b7114b43cab6520-1.shtml#fabu_anchor
  • 昔今2011

    举报  2018-03-12 12:08:31  评论

    @一面湖水szm 多谢首席给力支持。您与薜老师“幽会”成功了。哈哈。在“愚人码头”既开心,又有信心。谢谢您们给大家一个充分展示自我的平台。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昔今2011 时间:2018-03-12 12:12:46

  
作者 :薛依云 时间:2018-03-12 13:07:13
  热烈祝贺@昔今2011 大作【家丑外扬】荣登【部落首页】。
楼主昔今2011 时间:2018-03-12 21:03:22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薛依云 时间:2018-03-13 13:58:16
  [xyc:顶][xyc:顶]
作者 :薛依云 时间:2018-03-15 09:41:44
  感谢所有的参赛者和助兴的酋长们,祝贺得奖者以及读者的互动点评,46篇高水准的作品,其中多达20篇荣登部落榜首,让我们有幸欣赏到又一次精彩的文学盛会,星光璀璨,唱响天涯。


  祝贺@昔今2011 大作【家丑外扬】荣获【美丽家园征文】三等奖。
楼主昔今2011 时间:2018-03-18 08:36:55
  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问候首席及各位版主。
  抬头,抬头,抬头……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