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维风及雨 节选一

楼主:那名 时间:2018-12-16 23:55:13 点击:55 回复:2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维风及雨 节选一


  

文/那名


  我认识赵木嫣时,正是被年轻的爱情折磨得无所适从而苦寻出路的时候。她的出现就是我的出路。

  那时候我已经听到传言,说江琬有了男朋友,而且开始夜不归宿了。虽然后来那真的只是传言,但真相不明并信以为真的时候,那传言对我简直是最残忍的酷刑。那个男生叫刘渊,和我们同一届,拿着校新生入学一等奖学金进入岭大,相貌也相当俊逸——个子比我高,脸比我好看——我无话可说。他和我们专业不同,是数学科学院的学生,跟江琬一样也是贫困生。他们都申请了勤工俭学,在学校的宣传部兼职打工。我想,或许正是这个原因,他们走到了一起。我看着他俩走在一起,我一边学着释怀,一边耿耿于怀。

  初涉情感的我第一次感受到自己是多么般地缺乏感情处理能力。那时的痛苦并不单纯是因为不能与江琬在一起,更多的是因为体会到自己的幼稚与胆怯。正是处在一味地自我肯定的年龄,当必须开始自我否定时,连基本的方向都没有。

  本来,我应该是第一个喜欢江琬的人,整个岭南大学都不可能有人比我还早地对她动心。因为她和她父亲下了火车,跟着学校接待标语从广州站出站口现身,走向岭南大学新生接待处时,已经在等校车的我就远远地看到她了——她的脸蛋恬静青涩,水灵惹人,那时,她正怯生生地看着车站广场。我一看到她,本来焦躁的心情立刻就舒缓了。
  所以,我一定是岭南大学里最早对她产生好感的人了。

  独自一人报道就像是朗读了一个成长的宣言。那天,我一人南下,意气风发,自以为是地相信了成长,也暂时失去了羞怯的学生心态。所以,我看到她后就总想和她多聊几句,也想仔细地看她几眼,看清她的模样,像个成熟的好色之徒一样。

  于是,上了校车,我直奔她而去,坐在了她父亲身边。其间,我们简单聊了几句。她说她从江西来,是和父亲一起来的。我说我是青岛的,是一个人来报到的,然后,我还和她的父亲打了招呼。她父亲老实巴交,给我打招呼都显得颇为拘束。他的拘束加剧了他女儿的拘束。她的拘束加上她的羞涩,使得我们后来的一路哑口无言。

  当天我就得知,她是和我一个专业一个班级的。

  我想,我和她在全世界都紧紧关注着北京的奥运之年一起来到广州就是缘分,更何况还是一个班级的。十年修得同船渡,我们能够相遇可不单单是今生的巧合。

  我抱着最纯洁的同学之情和情窦初开的青涩之情,总想多了解她。而借着宿舍的男生们极为出色的异性信息收集能力,我了解她的第一点就是她是个贫困学生,申请了助学贷款,没有手机也没有电脑。
  于是,我冲动地冒出了个想法:把我的笔记本电脑让她用,我提前买台新的。因为我中学阶段使用的笔记本电脑我尚在使用,等着买新电脑之后再处理。我本来就在纠结那个陪伴了我四年的旧物该如何处置。所以,我想,如果我用了多年的电脑可以继续为江琬提供方便,那就是它最好的归宿了。

  那时见识不多的我对贫困没有实在的概念,觉得江琬除了穿着朴素且长相乖巧外没有其他异样。仅凭个人的生活经历,我只是认为学生没有电脑是很难过的。而且,有一次,我和舍友晚上逛校园时,看到她一个人在操场跑步。她连迈腿的每一步都显得很乖巧可爱,可在我眼里她背影却很孤独。我想,大概是因为没有电脑,她才被迫选择了一个人夜跑。

  所以,我认为自己应该把电脑借给她。

  至于借给她电脑意味着什么,之后会怎样,我完全没有考虑。我的“深思熟虑”只能停留在幻想她收到我的电脑时“该有多么高兴”。如此而已。  

作者 :薛依云 时间:2018-12-17 11:11:55
  [xyc:前排]
  • 那名

    举报  2018-12-17 18:53:38  评论

    @薛依云 谢谢薛老,晚上好哦!!!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那名 时间:2018-12-17 21:02:38

  节选二

  我毕竟是成长于单亲家庭,未满两岁时母亲去世——那时我父亲在青岛忙着做自己的生意,母亲定期从老家抱着我去青岛看望他,那次我病了,母亲就一个人去青岛找我父亲,因为当时老家还没有用上电话;由于我病着,为了快去快回,她没有像平时一样坐客车,而是让邻村出私车的人捎上了自己,那些车主都是尽可能绕道而行,避开收费的主干道;车祸从天而降,又很晚才被发现,母亲被发现时已经去世——所以,我是由爷爷奶奶、外公外婆轮流照看着长大的。

  后来,我父亲的生意已经颇见起色,我也该上中学了。父亲把我接到了青岛,我也开始了频繁的转校。到了高中,我除了学习成绩好点儿,感觉不到生活里丝毫的喜悦。一来是来因为青岛前后截然不同的生活方式,使我总是对周围的人有陌生感,时常感到自己被孤立。二来是因为青少年的心理中最基本的渴望得不到满足,急剧加重了我的抑郁——在我的高中班级里,三十多个男生,一米八以上的有二十多个,只有三个比我矮——不管我的自卑感是否应归于原始的身体崇拜,我都着实被它的存在困扰了整个青春期。

  终于到了大学,离开了那个胶东大汉云集的地方,我发现我176厘米的身高还是很不错的,常常会暗自窃喜。因为班里明显比我高的男生只有四个人。在那么短暂的时间里,我觉得轻松了很多,头顶都仿佛变得光明起来。

  这种时候又着迷于江琬的青春美丽,让我急于表现出我那颗属于男子汉的“勇敢的心”,所以我对送给她电脑充满了期待。

  暂且不说我跟着爷爷奶奶一辈的人长大,心里总是有一股关心他人的古道热肠,也暂且不说我始终都学不会都市社会流行的清高孤傲。单说对于江琬的贫困,即使出于同学之谊,我也觉得责无旁贷要帮帮她。有如此冠冕堂皇的想法,舍友们也认为我的想法好。

  于是,在一个无人注意的周末晚上,九点多,我拿着班级的通讯录,给江琬打一个电话,告诉她我有台旧的笔记本电脑,功能还不错,可以供她在买电脑之前使用。江琬听了很高兴,她语气里充满了喜悦和殷切。

  我去给她送电脑时,总算是第一次与她进行纯粹两人之间的对话。静静地道路上,只有我俩,我和她面对面站着,我忽然感到校园安静得有些异常,偶尔路过的车辆和行人,仿佛都造不出一丝响动。她一副娇小的模样站在我面前,说话声音和也夜一样轻柔。我目光不自然地游走,看到她穿着夏凉鞋而裸露在外的脚趾——和她人一样乖巧可爱,但会不安地蠕动着,像在寻找更舒适的空间。我大气不敢喘,生怕沉重的呼吸破坏了那份宁静。我想,我大概脸都憋红了。

  我看清楚了她,在一种稳定的气场和不稳定的磁场下,我如愿以偿地看清楚了她,一个没有旅途中风尘劳累的她。她有着江西姑娘特有的水灵模样,娇小可爱,瘦瘦的脸,下巴略尖又恰到好处,玲珑的鼻子,活灵活现的一双杏眼透着渴望关爱与友好的善意,莞尔一笑露出整齐的牙齿,纯洁无暇,她虽然穿着朴素,但遮不住她的美好与清纯。我不知道她如何看待我,但她一直笑着,很愉悦地笑着。我似乎看见她眼里闪着焦急和害羞的光。她对我不停地感谢。

  我看清楚了她,她确实有着这个世界上最动人的笑脸。因为她笑的时候,鼻梁会微微上挑,鼻梁两侧就各出现两道纹路,长短合适,粗细均匀。那细纹就像一种天然的面部装饰,给她的青春添加韵味,又给她的真诚添加娇羞,同时还能给她的美丽添加含蓄。我可真想一直看着她笑。

  她告诉我她本来连手机也没有,买的手机是利用学校营业厅那种针对新生存话费送手机的活动买的,而马上买电脑是实在做不到了,但又着实需要,所以,真的很感谢我。我机械且大方地表示小事一桩。当她问我怎么知道她没有电脑的时候,我说听大家说的。她略显无奈地对自己经济的窘迫自嘲了一下。

  告别的时候,她收了笑容,认真地给我拜拜。我走了几步后,她对我轻喊一声“高飏,真的谢谢你”。我回头憨笑一下,给她摆摆手,然后竟感到怅然若失。

  我不知道她如何把气氛营造得那么温暖,让人流连。但她做到了,她把自己刻在了我的脑袋里。
作者 :一面湖水szm 时间:2018-12-18 15:07:45
  那年的爱情。。。
  • 那名

    举报  2018-12-18 20:31:35  评论

    @一面湖水szm 小说而已,当年没有爱情,哈哈。问好首席,晚上好!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一面湖水szm 时间:2018-12-18 15:11:47
  听听《后来》这首歌,满满的是对青春的回忆。
楼主那名 时间:2018-12-18 21:03:31
  节选三

  江琬所谓的请客吃饭,就是请我在食堂吃饭。我想她负担不起外面的饭,因为她的生活费是固定的,最充足的资金就是贫困补贴,那也是作为餐费打在卡上,她不能用于其他。我记得她给我的餐盘打了五种样式的菜,自己打了两样,还给我打了一份米汤——后来的整个学生时期,我都只喝那一种米汤。当我看着江琬把打好的菜给我乐呵呵地端过来,然后又去打她的饭菜时,我望着她的背影心里感到一阵的酸楚和怜爱。

  本来学校的饭菜让我反胃,但那一顿我吃得很有胃口。她像对待一个相识已久的老友一样,围绕着初入大学和乍到广州这样的大城市给我讲了很多话。她说来这里是她第一次出远门。

  她说什么我都附和。虽然我体会不到她的兴奋之情,但我依然被她感染了。

  她说完自己的话,就开始问我问题,问我来到这里感觉如何,问我习不习惯南方的饭菜,问我家乡的生活方式。我再一一作答。那时的我虽然跟现在一样地缺乏语言表达能力,但我是乐于和人交流,更何况是江琬。我高兴的是,不管我说什么,不管我说得多么无聊,她都巴眨着眼睛听得很认真。她灵动的双眼不是空洞的,是给我的一种交谈。她不仅会仔细听我说什么,她的眼神也会流露出我心里正在进行的情愫。我见多了那种与我说话时心不在焉,回答时装腔作势的人,所以,江琬的每一个动作和眼神在我看来都更显得弥足珍贵。

  她真是一个极富灵性的女孩。而且,我总想替她骄傲地说,她是我们金融学院最小的女生,入学报到时她尚不满十七岁。
楼主那名 时间:2018-12-19 21:12:05
  节选四

  外面的日子天天如常,大学里的节日却似乎是一个接一个,过完中秋节就是男生节——光棍节前一天。男生可以提出自己的节日愿望,女生要根据抽签的结果给对应的男生准备节目、送礼品。我的礼物愿望中规中矩,希望抽到我的送我一本书,最好是文学的。然后,在男生节到来的时候,我收到了江琬的礼物,一套路遥先生的《平凡的世界》,里面有一张纸条:我阅读不多,且不知你所好,希望这本书你能喜欢。

  不过那本书并不符合我的阅读兴趣,若不是为了赶快给江琬回复,我大概看不下去。但是,年少的感情纯洁如水,即便是给她发个短信,我也需要找到足够的理由。于是我尽快读完后,再一次课间休息时告诉她我阅读更少,她送的书对我是一种引导,我以后得多读些书了。她粲然一笑,很满意的样子。


  再后来,班级组织秋游,去了越秀山,也去了兰圃花园,其间江琬告诉我男生节的时候她本来没有抽到我,是余珠帮她找人换过来的——那时,余珠和江琬已经是很亲密的朋友,我是这么认为的,但是在相当长的时间里,我对都余珠没有好感,因为我自以为是地觉得是她给江琬相当多不好的影响,而且就从她——据说——179厘米的净身高,还总穿着高跟鞋,在我面前傲首挺胸地露出不屑一顾且俯视我的表情,我就难以把她往好的方面想。那段时间我确实为此困惑,想不明白为什么江琬会和余珠走那么近——余珠这样一个身高接近一米八零的东北女孩,性感孤傲,衣着前卫,家境富裕,校园活动广泛,这和江琬应该是两个世界的人,她们能朝夕相处显得极不合理。最主要的是,江琬和余珠在一起,让胆气不足的我丝毫不敢靠近。

  在那次游玩中,我最大的收获,就是舍友帮我偷拍了江琬的那张照片。那时天已渐凉,她穿得显然有些不合时宜,但美得让我失魂落魄。

  那时她应该尚未和刘渊开始恋爱。天知道她为谁而美。
作者 :一面湖水szm 时间:2018-12-19 22:04:39
  
  • 那名

    举报  2018-12-20 11:18:34  评论

    @一面湖水szm 问好首席,配图意境无边!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那名 时间:2018-12-22 12:47:01
  节选五

  那时候的日子,在现在看来总是断断续续的。就像人的记忆一样,也像每年必然来临的雨季里,阴雨的节奏一样。所以,那时的记忆也总是散发着潮湿的味道。我感到周围的人都在按照一种自以为是的荒唐忙碌着,虽然没有什么实际的意义,但都想把握住时间。而我在对感情毫无把握能力的同时,对时间也是毫无把握能力。所以,我意志消沉,斗志萎靡,连我唯一的喜欢的音乐,在耳朵里也成了撞击大脑的噪音。我很惭愧自己对学业毫无兴趣,也找不到任何感兴趣的事情去做。

  我开始疑惑当初自己哪来的胆量竟去给江琬送了电脑,甚至开始羡慕那些先于我向江琬表白的人了,不管他们出于什么目的,他们都是在有目的地做事,这就像是大人的行为了。只有我,漫无目的,或者赤裸裸的目的让我胆怯,我强加上了太多的感情,最后就变得如同漫无目的。

  当时的我心里充满了困惑,每天眉头紧皱,每天会苦恼于“为什么”。因为我的爱情夭折,爱情观也夭折,我对生活里所有的事情都产生了疑问和怀疑。我心情长久积郁,加之南国的广州没有家乡高远空旷的天空,我对进入眼睛的所有存在都感到厌恶。在那种阴雨连绵,天气溽闷的日子,每每看到江琬露出的雪白的肌肤——我就感到处处是注视着她的禽兽,他们可能时刻扑上去撕烂她的肉体;周末来临,大雨里的霓虹和车灯混着珠江的湿气与汽车的尾气,照着各式各样的情侣进入一个个阴暗的角落——我常常感到学校是个巨大的风月场,里面的每个男性都在大肆挑选可供风流的对象,江琬就是那个随时会被掳走的;在那种生平第一次经历连月不开的雨季里,我浑身瘙痒,脚气肆虐,身上充满了不平衡的力量——我常常担心江琬深陷不可自拔的欲望泥潭,任人宰割,于是,我心里暴戾之气难平。

  我像被雨淋湿的破衣服,在经过近一个月的沤浸和发酵后,腐朽破败。而她,她像被春雨清洗了的树叶,一尘不染,色彩逼人。

  宿舍里的朋友们也不知何时开始戏谑我为“七十年代的九零后”。我无奈地笑纳。
作者 :薛依云 时间:2018-12-23 21:37:44
  祝贺@那名 佳作【维风及雨】经【艺海藏珠】推荐荣登【部落首页】。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一面湖水szm 时间:2018-12-24 21:06:26
  爱情遭到挫折,很容易产生迷惘。
楼主那名 时间:2018-12-29 21:10:06
  节选六

  于是,我的噩梦不可避免。而周围的世界逐渐变得格外安静,经过大一的暑假,很多人好像进入了另一种境界,彼此开始熟视无睹。在上课后同学们稀疏的闲聊声里,我总能听到我最不想听的声音。那些声音好像就只是为了钻进我的耳朵。全世界都在面不改色地走过,路过,只有我面色惨白,惊恐万分。我连宿舍都不敢回了,终日呆在图书馆避难,直到闭馆时间。我到底在逃避什么我自己也不清楚,总之就是害怕见到认识江琬的人,害怕听到关于江琬的事,更害怕见到江琬本人。我想,那时我是害怕了一切青春的感情故事。只有在图书馆这种地方,才可以装出一副别人不会怀疑的正常模样。而氤氲的书香,也可以赶走我满鼻子的臭味,使我得到片刻安宁。

  可晚上是煎熬的,而且黑夜不会缺席,它总在狞笑着等待我。

  那种日子,总是度日如年。所以,心里不免期盼着转机。

  所以,赵木嫣的出现应该是我人生的偶然性与必然性的统一。

  大二年级的那个十一黄金周来临前的一天,我一大早起来,照常准备躲进图书馆,走到步履匆匆地走到图书馆广场,看见一个背影几乎和余珠一样高挑丰满的女生在往广场广告墙上贴广告。她的头发瀑布般地散开至腰际,穿着很随意,一套夏款的运动装,运动短裤在那丰满的臀部上显得更短,难以遮住翘着的轮廓,露出局部的弧线,连着曲线优美的白嫩长腿——她身上流淌而下的女性魅力,让已经心灰意冷的我也忍不住瞄了两眼。她以一种匆忙利索地有些夸张的动作往墙上粘贴东西,贴好后退后几步端详审视一番,满意地点点头,然后转过身来用骄傲的眼神扫视了行人尚且稀少的广场,扬长而去。

  待她走后,我按不住好奇心,凑上去看了看。

  她贴的广告纸上说她是一名研究生一年级的新生,想找一个谈得来的异性驴友,在合适的时间一起出游,具体条件会在加她QQ号后详谈,申请好友时请注明来源:图书馆广场广告墙。重要的信息她一概隐去,如果不是人亲眼看着她贴广告,连她的性别都无从知晓,而且那个长达十位数字的QQ号码大概也是她临时申请的。后来熟识之后,她给我解释了这样的广告内容是如何借助人们的心理博弈,留下真诚的志同道合的异性的。

  我鬼使神差地记下了她的QQ,加了她。

  我觉得我有一种做贼般的兴奋感,因为她没见过我,我却看到了她,至少我看见了她的背影。这样想着的时候,我觉得自己不仅行为猥琐,连心理也不正常了。我想那时我是有些自暴自弃,好像自己成不了刘渊,成什么都无所谓了。但是,男性的无耻感已经开始在我体内生长,我需要她那样的女生来转移注意力。

  我看到她的个性签名时,心里像流过一股清泉:

  西风又凉红烛泪,更乱烛花照木嫣。

  她说她叫赵木嫣。然后,她询问我关于我的情况,包括年龄、身高、体重、爱好、老家、旅游经历等。我一一如实汇报。这些本来就让我毫无优越感的问题,使我那种做贼般的兴奋感顷刻之间消失了,不禁心虚起来。我第一次感到,眼前的任何事情都不是我想的那么简单,都有我设想之外的坎儿。原本是我见过她,几个问题之后,她显得越来越神秘,我却像脱光了衣服任她挑剔。
作者 :乌衣画客 时间:2018-12-30 21:42:17
  顶起来。点赞!
  • 那名

    举报  2018-12-31 21:21:50  评论

    @乌衣画客 问好画客,借楼遥祝新年快乐!!!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黄香玉的诗歌 时间:2018-12-30 23:25:28
  匆匆那年的青春,匆匆那年的情感。故事很精彩,感谢分享。
作者 :tyrl20091210 时间:2018-12-31 21:43:35

  

  
作者 :薛依云 时间:2019-01-04 15:47:54
  [xyc:顶][xyc:顶]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