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部落传奇故事系列》之二:站在黑夜的轮渡上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17-07-07 22:14:28 点击:315 回复:58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站在黑夜的轮渡上
  

文:薛依云


  【部落传奇故事系列】之二:站在黑夜的轮渡上

  诗人@陕西愣娃2014 一度驰骋活跃于天涯多个部落,也曾是《愚人码头》的常客嘉宾,从2014年9月至2016年3月之间的两年半里,在这里共发表了多达360篇以诗作为主的文字(含王翦的小书),是一位勤奋创作的多产诗人,他独特秦腔般的俚言文字,习惯引用诸多文学作品之寓意,来抒发对社会腐朽现象的嘲讽和鞭挞,其独具一格的文笔,和耿直果敢关中硬汉子个性,一时让大家刮目相看,频频称奇。

  笔者和诗人有过短期交集,主要还是2015年添作《走笔人生》客串酋长的时期,勉为其职,不避嫌忌讳,尝试解读他的作品,写了一些读后感,谨选录片段汇集如下,作为这段文字交往的记录,以飨读者,是为《部落传奇故事》。

  只是诗人近年似乎低调了一点,以前熟络的部落难见鹤踪云迹。欣喜的是最近6月17日笔者偶然在《舞文弄墨》看到诗人的新讯息:(1)诗歌集《站在黑夜的轮渡上》(寻出版)。(2)另有署名王翦的长篇随笔《乡村鸟人》(寻出版)。

  诗人曾以《站在黑夜的轮渡上》为题的诗作,发表于2015年7月《愚人码头》,荣登部落首页,点击率高达1237,诗句结尾是这么写的:“让我们再更换一种思路继续往下玩吧,兴许还会探索出另一条风采的世纪”。诗人独特风格的诗文,笔者只能引用他自己独特的文字来解读,还建议最好保留原生态特色。他,不是鸟,而是扎根于苍茫大地之上的胡杨树;地上没有北斗七星,他却一直江水向东流,用心情憧憬着生活,替生活谱写着诗歌。

  我们期待精彩继续,祝福亦祝贺诗人。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17-07-07 22:17:41
  
  (1)
  站在黑夜的轮渡上(外三首)

  喜欢诗人这样的短句,饱和而深刻,富有诗意且深情带有寓意的诗作,诗题亦留下想象空间和审美情趣。在高亢秦腔豪迈放歌之外,犹见淙淙溪水流淌过广阔的关中高原,心有戚戚焉。

  (2)
  欣赏诗人的诗文,很容易在高亢秦腔粗旷风格中,漏读非常形象有创意的诗句,比如:“岁月站在太阳出山的村口”。又如:“季节从未消停的扭转着调色板的七彩盒子,舀出一匙子泼至窗纱外”。

  (3)
  问好诗人,这篇《夏天总有一些异外》,风格依然,诗句如“一只雪白的水鸟,在雨雾里朗诵着你的私语,我们都没有微笑,我们都没有轻言....",这在酷热的炎夏,有一阵清风的感觉。

  (4)
  当山蛭恋上了水牛

  山蛭俗称旱蚂蟥,常栖息在山林中,当人畜行经其旁时,就附着于胫股部,或钻入皮内吮吸人畜血液,被螫之处易生疮肿。

  诗人以“针尖对上了麦芒了”及“山蛭恋上了水牛”来自喻,不知想要达到什么结果?鲁迅诅咒的是吃人的礼教旧社会,唐吉歌德的长矛对抗的是巨大的风车,不知战国秦国名将王翦在时空隧道,遇见了现代Y叔要叫阵或较真什么?

  诗中写的“几只饭苍蝇幸福的盘螺在花花绿绿的书皮上,那上面肯定有我涎下的臭味相通的哈拉子嘞”极具生动形象,不知那是社会万象的全部?还是闻一多后巷死水的部分?

  补充:问好愣娃,你说你在“探索一套诗歌小说化意境美的道路",另以秦腔粗旷夹带调侃土话的笔调,确实竖立起一张奇特的旗帜,值得鼓励支持。你寓意丰富的内涵主题,正如你上文说的”(需要)有人拉出这些线头,这就是我想要的结果”,希望有更多读者能花点心思走入你的作品中来。

  (5)
  读愣娃的诗文,内心是不平静的,更懒散不得,因为其中蕴含诸多文学典故和主题诉求寓意,虽然文字是无遮掩直抒心臆。

  先说第一首《写给但丁的十四行》,诗句既然提到诗人海子和但丁,我们还得抽丝解茧,把线头找出来才好理解。

  查悉诗人海子(1964-1989)曾在1987年3月写过一首《十四行:玫瑰花园》,同时期还写过其他二首《十四行:玫瑰花》和《十四行:王冠》, 这种十四行诗体在海子的创作生涯是少见的。

  海子在《十四行:玫瑰花园》写道:“我们谈到但丁和他的永恒的贝亚丽丝以及天国、通往那儿永恒的天路历程。四川,我诗歌中的玫瑰花园,那儿诞生了你——像一颗早晨的星那样美丽。”

  据了解海子的友人纪念文字透露,那年海子邂逅了爱情和一位四川姑娘恋爱了,而写下这首爱情诗,诗中提到的贝亚丽丝对但丁的重要,又怎么不是在说这位四川姑娘对海子的重要呢。诗人继续写道:“明亮的夜晚,多么美丽的明亮,仿佛我们要彻夜谈论玫瑰直到美丽的晨星升起”。

  25岁的海子离世后的十年即1999年,其好友《云朵》主编《活在珍贵的人间》——纪念海子诗歌集出版发行,将她创作的《遥远的路程:《十四行献给89年初的雪》等作品收录其中,谨摘录于下共赏,我们读到吊念海子和那个时代的诗句语调却是悲凉伤感无助的......

  我的灯和酒坛上落满灰尘
  而遥远的路程上却干干净净
  我站在元月七日的大雪中,还是四年前的我
  我站在这里,落满了灰尘,四年多像一天,没有变动
  大雪使屋子内部更暗,待到明日天晴
  阳光下的大雪刺痛人的眼睛,这是雪地,使人羞愧
  一双寂寞的黑眼睛多想大雪一直下到他内部

  雪地上树是黑暗的,黑暗得像平常天空飞过的鸟群
  那时侯你是愉快的,忧伤的,混沌的
  大雪今日为我而下,映照我的肮脏
  我就是一把空空的铁锨
  铁锨空得连灰尘也没有
  大雪一直纷纷扬扬
  远方就是这样的,就是我站立的地方

  愣娃在《写给但丁的十四行(外一首)》诗中却是一副激昂高歌:“哦,在黎明降临的时刻,总是那颗启明的星辰千古恒泰的陶醉在它自示清高的位置上”。

  愣娃表面上是借但丁和海子歌颂这美丽纯洁的爱情,但又何尝不是诗人升华到对生养我们之大地的纯净爱情的炽热呼唤啊。

  读愣娃的第二首诗作《筑巢的麻雀》,我们没听到鸟鸣婉转啁啾描写,而是“前天哭泣,昨天抽咽,今天呼啸”,然后带出“问卷的狼尾巴处只有庄重的?号”还有“弱肉强食就是不可战胜的谶语耶”,极尽愣娃诗体嘲讽之能事。

  还是结尾充满诗情画意,令人耳目一新:“我闲坐在树荫下,看二只麻雀在筑巢。一只在树杆上翘尾弄舌,而另一只烂鸟却衔着一根青枝,飞落在我头顶的靠山上”。

  这让人想起中国1956年1月开展的除四害运动(即蚊子苍蝇老鼠麻雀),据1958年不完全统计报道两年之内共捕杀2.1亿只麻雀,只是不知道这和六十年代初期的自然灾害农粮歉收有没有关系。

  还是齐白石看透人生百态,且欣赏他的题画诗云:“八哥解语偏饶舌,鹦鹉能言有是非。省却人间烦恼事,斜阳古树看鸦归”。

  这幅《古树归鸦》是现代画家齐白石老人48岁时所作的《石门二十四景》中最早的一副。画一株树,一群鸦。看暮鸦,为了避是非,逃脱人生烦恼。以诗的前两句作画,是暗示处世经验;以诗的后两句作画,是参透世事,超然自得。

  另一幅《暮鸦图》作于70岁,只在画面左下角画树枝,把大部分空间留给天空与水面,暮色苍茫,群鸦归树,题唐人诗句:“为政清闲物自闲,朝看飞鸟暮飞还。”此画是送给某位四川军阀,诗的第一句有劝谏之意,第二句与画面相呼应,包含禅机:朝飞暮还,人闲物静,去去还还,自自在在。

  (6)
  我一直在说读愣娃的诗文,得和他一样有广泛的阅读习惯,尤其是历史批评社会嘲讽,还得沿着他开展的思路,在语不惊人死不休中,看他如何沉思或呐喊些什么。

  作为老外,我真不知道邵燕祥是谁?但我知道章诒和,读了一篇序文了解了一点,文字是这样写的:“三千丈清愁鬓发,五十年春梦繁华。”邵燕祥是通过一种“自我救赎”,来展现一个现代知识分子的独立意志与自由精神的。我(这里指章诒和,下同)也是被放逐到底层又重新“复归”到体制内“位置”的人。但为什么我只把自己看成是历史牺牲品,而没有意识到我也是历史的“合谋者”?为什么面对过去,我和其他人都很难做到不断忏悔自身。可见,忏悔不是出于普通人的良心发现,而是来自一个自由主义知识分子的文化立场的历史自觉“。

  “他是不倦的风,始终呼啸着”。我现在开始读愣娃上面这篇诗文《今早想起了邵燕祥》。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17-07-07 22:18:39
  (7)
  喜欢诗人这首难得的柔情风格的《雨夜》,就是这么一滴雨,沸腾了洒家(诗人)的海洋。

  我们仿佛走进了1927年戴望舒写的《雨巷》,那里有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撑着油纸伞,独自彷徨在悠长又寂寥的雨巷。她有着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又彷徨,冷漠凄清又惆怅。她静默地走近,又投出太息一般的眼光;她飘过像梦一般的凄婉迷茫,就像梦中飘过的一枝丁香。然后在雨的哀曲里,消了她的颜色,散了她的芬芳,甚至她的太息般的眼光,丁香般的惆怅。

  再读下去,我们穿越时空,走进了郑愁予写于1954年的《错误》:”我打江南走过,那等在季节里的容颜如莲花的开落。东风不来,三月的柳絮不飞;你底心如小小的寂寞的城,恰若青石的街道向晚,跫音不响,三月的春帷不揭。你底心是小小的窗扉紧掩,我达达的马蹄是美丽的错误,我不是归人,是个过客“。

  我们确实不是归人,也不是过客。我们都是天涯相伴的亲密朋友。

  (8)
  替《最后一个匈奴》说几句话。

  谢谢愣娃这篇精彩以诗文介绍和评述,作家高建群创作的一部高原史诗般的小说,初版于1993年的《最后一个匈奴》,它再现了陕北这块匈奴曾留下深深足迹的特殊地域的世纪史,为我们展现了三个家族的两代人波澜壮阔的人生传奇。这部小说与陕军其他几位名家路遥《平凡的世界》、陈忠实的《白鹿原》、贾平凹《废都》并列为当代陕军四大经典小说。

  匈奴是一个崇拜狼群的草原游牧民族,曾经游荡在西北坦荡的土地上。他们像狼一样地野性、勇敢剽悍,骁勇善战,从草原上崛起,与强大的秦汉对抗,称雄数百年,他们以铁骑征服了广大土地,他们的牛羊吃草到哪里,哪里就是他们的疆城……但这个人类历史上最强悍的、震撼了东西方世界的马背民族,却在自己最为辉煌的时候,没有留下任何文字,神秘地从历史舞台上突然消失了……

  陈寅恪先生(1890~1969)有云:"站在长城线外,向中原大地嘹望,你会发觉,史学家们所津津乐道的二十四史观点,在这里轰然倒地。从这个角度看,中华民族的五千年文明史,是以另外的一种形态存在着的。这形态就是: 每当那以农耕文化为主体的中华文明,走到十字路口,难以为续时,于是游牧民族的踏踏马蹄便越过长城线,呼啸而来,从而给停滞的文明以新的‘胡羯之血'。

  说实话,这本小说《最后一个匈奴》我多年前看了大半,但不知怎么地就被淹没在其他闲逸抒情书籍中,真应该找出来认真再读一下。

  (9)
  磨袋新麦送贵人(薛依云)

  谢谢愣娃在端午节即将来临之际,表示相赠磨袋新麦的美好情谊,这让人想起浩瀚长延的汨罗江流淌的蓝色墨水,正是许多笔耕者如鲑鱼逆流而上溯源的精神上游。

  只是老朽老矣饭量不大焉,请勿灌水。枯藤老树一昏鸦,休嫌扰人。古道西风催瘦马,再鞭再拍,算是瞎折腾,饶了我吧。

  你提到的陕西确是个令人迷恋的神奇地方,我尝试写了<打捞唐诗宋词里之长安城的碎月掠影>,但如今早已石沉文海沟底。我想有生之年期待完成夙愿还会再去几次,还尤其最近追看了央视四台的<河西走廊>,历史在这里闪亮登台,然后如黄河九曲十八弯转身隐去,现今再显汉唐风采。

  另谢谢推荐陕西王观胜教授 (1948~2011) 的长篇小说<遥远-遥远>,我一定会找来细读。

  <遥远>在我的理解是:一种无止境的思念与祝福的甜美情怀,一种热情期待和希望的追求动力,它就在路不断延伸的前方,你牵挂的心若在,那条线弦就在那儿。


  (10)
  我个人以为愣娃的诗作是认真创作富有深意的,如果读者不认真阅读,就会被像“俺提着一只硕大的夜壶,这是你们留给俺们的传家宝”这样的文字吓跑或敬而远之。

  愣娃这首《老镢头》,查悉最初于2014年9月2日发表于小路部落,但如果大家只从字面来解读,而忽略了陕西愣娃诗作的字里行间,习惯性引用社会性较强的中外古今文学作品的丰富蕴意,而且如果不了解这些文学作品的精神内涵,那欣赏陕西愣娃诗文的深层意义就会有所减弱。

  愣娃的这篇诗作,就引用了《老镢头》和《《青松岭》这二个故事,所以我说陕西愣娃这么用心创作,若读者不也这么用心,那将是熙熙攘攘天涯路上‘擦肩而过“的遗憾或被忽略的一道奇异的风景。

  网上有介绍《老镢头》:它是现代作家红柯写的一篇短篇小说,但其故事情节需要多看几遍方能体会其妙处,尤其耐人寻味的是,小说的谜面是老镢头,谜底却纠缠着秘而不宣、隐而不察的乡土伦理。作者抓住了“老镢头”蕴含的某种带有人情及土味儿的文化精髓,还有些似有似无的禅意,举重若轻地道出了世道人心的微妙与复杂。

  《老镢头》的主角说的是一位乡村怪大叔老贺,带有几分霸气兼具几分傻气,还有一点点神秘。小说是这样描写的:"一个农民站在自家地头,抡圆了镢头,只一下,就挖开了土地,连续挖下去,土地全部打开了,跟剖开动物的内脏一样,大地吐出新鲜的肺腑之气"........读着这样的句子,一位身心与大地彼此相通的农民,一个充满无可置疑的力量的健全生命跃然纸上。

  这个‘镢头’原本是农人自置的常用工具,可是老贺却爱借人家的镢头,且有借无还,几乎借遍了全村。怪的是,被借的人家不仅不计较,还都带着点巴结。借到第十二把时,一个不谙世事的高中生来较真,证明老贺的镢头是从他家偷来的。这事最后虽被其父摁了回去,却引得老贺的女人跳井自杀。多年以后,在外打工、成了家的高中生才逐渐明白事情的真相。老贺的身体不行,女人是家里的支柱,跟村里的十几个男人有瓜葛。原来,借镢头不过是老贺宣泄的一种方式,村人的纵容也是一种愧欠心理的表达。这一切或与虚伪无关,只因人生太过沉重和无奈——每个人都知道那里子是什么,却都心照不宣地维持着面子的和平与友善。“镢头”不仅是整个小说的隐喻与象征,也是故事中的砝码,平衡着人心,维系着种种岁月的沧桑以及苦涩的尊严。

  笔者在网上还发现一个非常精彩之李小超的雕塑作品题为《一个村庄的记忆:老镢头》。

  他的文字也一样精彩:“老镢头在房子的另一个角落里,看着一堆堆圈起的粮食,想起自己和主人在干涸的土地里,主人握着它油黑发亮的把子,一下又一下刨进了土里,它深深的感到一种力量,一种来自土地深层的力量,这种力量让它明白村上人常在它耳边说的一句老话“种瓜得瓜,种豆得豆”。

  ”多少年后,老镢头依然那样静静的躺在院子的老墙脚下,把子已深深的埋在土里,好像要生根发芽了“。

  诗中另提到的《青松岭》,它是根据张仲朋1965年写的同名话剧改编,曾于1966~1976年期间放映过的电影。描写的是在河北农村以阶级斗争为纲时期,广大农民同走资本主义道路的阶级敌人进行坚决斗争的故事。其主题曲歌词:“大鞭子一甩,哎,叭叭地响,哎……” 这鞭子和马蹄声,听在耳里,好像就是陕西愣娃诗中提到的那个惊马,它已经在历史的尘土与烟雨渐渐模糊远去。所以陕西愣娃又在作品末句说了:老镢头收起家伙,歇息吧。

  上文我说了:“我个人以为愣娃的诗作是认真创作富有深意的,如果读者不认真阅读,就会被像“俺提着一只硕大的夜壶,这是你们留给俺们的传家宝”这样的文字吓跑或敬而远之”,实际上其诗作线条博大粗旷,勾勒轮廓虽略显艺术性的夸张,但主题明确风格有一致性,确是诗坛奇葩,让人过眼不忘。

  (11)
  啊,2012雪花漫天飞舞

  谢谢王翦让我们“目睹着米兰•昆德兰的《玩笑》,也在心里放肆地开着自己的玩笑嘞”。虽然文字中含着难以语言的苦楚和调侃。

  米兰•昆德拉有很多经典语录名句,尤其选自《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

  从现在起,我开始谨慎地选择我的生活,我不再轻易让自己迷失在各种诱惑里。我心中已经听到来自远方的呼唤,再不需要回过头去关心身后的种种是非与议论。我已无暇顾及过去,我要向前走.

  令她反感的,远不是世界的丑陋,而是这个世界所戴的漂亮面具。

  表面是清晰明了的谎言,背后却是晦涩难懂的真相。

  人永远都无法知道自己该要什么,因为人只能活一次,既不能拿它跟前世相比,也不能在来生加以修正。没有任何方法可以检验哪种抉择是好的,因为不存在任何比较。一切都是马上经历,仅此一次,不能准备。

  遇见是两个人的事,离开却是一个人的决定,遇见是一个开始,离开却是为了遇见下一个离开。这是一个流行离开的世界,但是我们都不擅长告别。

  人一旦迷醉于自身的软弱之中,便会一味软弱下去,会在众人的目光下倒在街头,倒在地上,倒在比地面更低的地方。

  (12)
  致娥江青山妩

  读愣娃的诗文从来就得是件沉重认真的事情,这有别于其他天涯消闲轻松吸引眼球的话题。这篇引发诗人深层的思考来自楼主娥江青山妩写的《悼“东方之星”罹难同胞》。

  愣娃再度提到叶芝,我找到他的《基督重临》,在诗篇中他写道:“世界上到处弥漫着一片混乱,血色迷糊的潮流奔腾汹涌,到处把纯真的礼仪淹没其中;优秀的人们信心尽失,坏蛋们则充满了炽烈的狂热。”,诗中又说:““二十个世纪的沉沉昏睡,在转动的摇篮里做起了恼人的恶梦”,诗人只能这样认为或寄望或嘲讽:”无疑神的启示就要显灵,无疑基督就将重临”。“

  在愣娃的诗文中我找到了叶芝重重投射在地上的影子。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17-07-07 22:19:25
  (13)
  王翦的小书《物宝天涯》

  愣娃在文章第二段说;"他一直是郁达夫的粉丝,凡是他在北平写的文章,几乎在我颡里都烙有深刻的印象呢"。

  但这个北平已不是今天的北京,它只是一个故去的名字,满载一个时代的味道,而这个味道叫“民国”。这位出生富阳的江南才子郁达夫,90多年前曾寄居北平,他跨过护城河的河水,抚过故宫的千年红墙,在这森严的大门前踌躇徘徊,企图一展拳脚,报效祖国。虽然,他最终铩羽而归,选择到日本留学去了。在后后来他去了新加坡,后后后来到印尼隐姓埋名却被日本人杀害。

  他写出了《北平的四季》《故都的秋》等脍炙人口的名篇。他更把北平当作消暑玩乐的小资之地,在他1936年的《北平的四季》写道:“北平每季每节,都有它的特别的好处,冬天是室内饮食奄息的时期,秋天是郊外走马调鹰的日子,春天好看新绿,夏天饱受清凉。”他又说:“在北平即使不出门去,在皇城人海中,租一椽破屋来住着,早晨起来泡一碗浓茶,向院子一坐,你也能看得到很高很高的碧绿的天色,听得到青天下驯鸽的飞声。”他还写道:“我在北平,曾经过过三个夏天,像什刹海,菱角沟,二闸等暑天游耍的地方……但是在三伏的当中,不问是白天或是晚上,你只教有一张藤榻,搬到院子里的葡萄架下或藤花阴处去躺着,吃吃冰茶雪藕,听听盲人的鼓词与树上的蝉鸣,也可以一点儿也感不到火热与薰蒸。”

  如今还有学者挨家挨户地回到京城的胡同和四合院,寻找这些名人曾经在北平生活过的遗迹。

  (14)
  阿尔茨海黙症

  王翦阅读广泛中外古今都有,他的诗作寓意深刻,耐心细读确令人另眼相看。他的诗作有好几次提到了‘叶芝’这位老人家,我开始时没特别留意,但提到‘阿尔茨海黙症’我就不得不留意了,因为自己也怕提早得了这个(老年痴呆症)。

  我读过William Butler Yeats的WHEN YOU ARE OLD ,现在知道他就是爱尔兰诗人威廉-巴特勒-叶芝(1865~1939年)。唐诗宋词是很难翻译成为外文,换过了说把英诗翻译成中文,即使信雅达都有,但还是少了适合朗读的未句押韵,当然王翦原生态的秦腔诗体也是一种特色。

  《当你老了 WHEN YOU ARE OLD 》
  当你老了,头发花白,睡意沉沉 When you are old and grey and full of sleep
  倦坐炉边,取下这本书来And nodding by the fire, take down this book,
  慢慢读着,追梦当年的眼神 And slowly read, and dream of the soft look
  那柔美的神采与深幽的晕影 Your eyes had once, and of their shadows deep;

  多少人爱过你青春的片影 How many loved your moments of grad grace,
  爱过你的美貌,以虚伪或是真情And loved your beauty with love false or true;
  唯独一人爱你那朝圣者的心 But one man loved the pilgrim soul in you,
  爱你哀戚的脸上岁月的留痕And loved the sorrows of your changing face;

  在炉栅边,你弯下了腰 And bending down beside the glowing bars,
  低语着,带着浅浅的伤感Murmur, a little sadly, how love fled
  爱情是怎样逝去的,又是怎样步上群山 And paced upon the mountains overhead,
  怎样在繁星之间藏住了脸And hid his face amid a crowd of stars.

  (15)
  临街的窗

  问好诗人,这篇《临街的窗》,措辞选语相对雅致,典故意象交错精彩,富有生活情趣,在诗意中带出深刻感悟。大赞。

  “一页素笺留在我的枕头旁,上面清清楚楚的写着一行仿宋字“这样的句子大家应该都喜欢。但“在鲁迅全集的边角处还搁浅着一个白生生的人血馒头呢”这个人血馒头就有点“文字暴力”,个人建议尽可能少用。

  (16)
  他不是鸟(外三首)

  愣娃独特的诗文只能引用他自己的独特文字来解读,最好保留那种原生态的特色。

  他,不是鸟,他是扎根于苍茫大地之上的胡杨树;地上没有北斗七星,他却一直江水向东流,用心情憧憬着生活,替生活谱写俗人的诗歌。

  (17)
  同意首席的评论,难得一见愣娃的诗意标题《爬满青藤的农屋》,虽然措辞依然亢昂秦腔嘲讽时尚的独特风格。

  我突然有点走神,想起明代水墨大写意花鸟画有“青藤白阳”之称的徐渭(1521~1593)(“青藤居士”)和陈淳(1483~1544)(“白阳山人”),被后人合誉为“青藤白阳”。在“吴门画派”兴复文人画的风潮影响下,随着思想家强调发挥主观能动的“心学”兴起,明代中期的绘画变得更有生气,在技法上也有许多突破,表现于花鸟画创作上,水墨写意的大家应运而生。

  这确实和愣娃的"生活本色"格格不入。我也尝试在了解学习。

  (18)
  致叶公好龙先生

  诗句中“榕鲜花树下”或是“鲜花榕树下”?。另,宋江的绰号是“及时雨',改成‘急速雨”也无不可。

  从诗中,学了一个“三夏”,原来是指夏天时令的“收、种、管”三个重要的农事活动。

  诗句“一只算黄算割泣血般的临头落在高压电杆顶上”,笔者乃城市佬没读懂。查了一下,原来是一种鸟,每当夏收前夕,它便从不知何处神奇地飞将出来,把清丽嘹亮的“算黄算割”叫声,洒遍关中平原一天天金黄发亮的麦海,洒向一个个心切情急的庄稼汉心头。到搭镰收麦了,它更没黑没明地四处奔波呼唤,常啼叫得夜宿树上时留落下一滴滴殷红的血。然而一待田里麦子割完上了场,它又一夜间悄然消声匿迹。

  (19)
  特别欣赏愣娃这篇《从天国寄来的情书》,在评击部落按时序节日之俗炒活动,却能巧妙地使用电影蒙太奇手法托出对离去父亲的浓醇思念,以“陕西愣娃”大跨度特殊精辟的语言,加插几组亲情的感人情节细腻刻划,非常有深度。

  诗句“父亲点着我仍在桌角处的半根烟屁股”,按描绘情节”仍“应该是“扔掉”之意吧。

  (20)
  冬天,俺坐在旷古的马厮前。

  愣娃的诗越看越有味道,诗人骑上轻快的汗血马,用诗意语言的鞭子,穿越旷古的时空,扬起了乡土沙尘带出的几分耿朴。

  我们看到诗人在冬天,坐在旷古的马厮前,有更多瞻前回望的思考 。

  马厮在这里是作为诗的重要意象组成的部分,查-马厮是养马或马休息的地方,也泛指马夫。笔者建议用“马厩”特指有顶棚及木头栅栏围起来的那种,多一点历史旷野的厚重。

  备注:整理于2015年12月6日,曾刊登于笔者个人博客及《走笔人生》部落。
  2017年7月7日再作修改编首文字。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17-07-07 22:25:15
  @一面湖水szm @何青蓝 @黄香玉的诗歌 @剑客钦君 @寒风居士 @_古尧_ @蔡万破 @陕西愣娃2014 请大家指教。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17-07-07 22:30:59
  得悉诗人的诗集【站在黑夜的轮渡上】正计划出版,选首歌送给@陕西愣娃2014

  你听远处的声声汽笛
  勾勒出梦境中的岛屿
  在清晨慢上岸的海浪
  是世界尽头的回响
  你看那云上草长莺飞
  绽放着明天红色的花蕊
  成长于苍茫茫的异乡
  回首依然望见故乡月亮
  黑夜给了我黑色眼睛
  我却用它去寻找光明
  汗水凝结成时光胶囊
  独自在这命运里拓荒
  单枪匹马与世界对饮
  历经磨难亦不忘初心
  做自己荣耀的骑士
  勇敢追逐梦想的红日

  你听远处的声声汽笛
  勾勒出梦境中的岛屿
  在清晨慢上岸的海浪
  是世界尽头的回响
  你看那云上草长莺飞
  绽放着明天红色的花蕊
  成长于苍茫茫的异乡
  回首依然望见故乡月亮
  黑夜给了我黑色眼睛
  我却用它去寻找光明
  汗水凝结成时光胶囊
  独自在这命运里拓荒
  单枪匹马与世界对饮
  历经磨难亦不忘初心
  做自己荣耀的骑士
  勇敢追逐梦想的红日

  黑夜给了我黑色眼睛
  我却用它去寻找光明
  汗水凝结成时光胶囊
  独自在这命运里拓荒
  单枪匹马与世界对饮
  历经磨难亦不忘初心
  做自己荣耀的骑士
  勇敢追逐梦想的红日

  勇敢追逐梦想的红日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寒风居士 时间:2017-07-07 22:41:23
  @薛依云 拜读家兄精彩解读,受益匪浅!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寒风居士 时间:2017-07-08 16:19:16
  @薛依云 应该的!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17-07-08 20:00:43
  感谢多位老朋友顶了这篇随记或转发,也算是对@陕西愣娃2014 诗作的默默支持。
作者 :大婊哥却 时间:2017-07-09 09:32:03
  轮渡也停航
作者 :黄香玉的诗歌 时间:2017-07-09 11:04:13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啊。为薛老师精彩的点评鼓掌??
作者 :黄香玉的诗歌 时间:2017-07-09 11:06:53
  向阅文认真、工作严谨的薛老师学习!
  • 薛依云

    举报  2017-07-10 11:21:09  评论

    @黄香玉的诗歌 谢谢赏读陕西楞娃的诗作介绍。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王老434 时间:2017-07-09 11:19:19
  画龙点睛之墨
  • 薛依云

    举报  2017-07-10 11:27:20  评论

    问好@王老434 《愚人码头》确有很多作者在这里勤恳耕耘与慷慨分享,让众酋长和读者们不胜感激和敬仰。笔者聊尽绵力也只能表达其中一二,荐读意在引起大家的关注,追读原文为好。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_古尧_ 时间:2017-07-09 19:48:56
  依云兄热心待人,鼓掌!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17-07-10 11:19:59
  @陕西愣娃2014 有诗句“一只算黄算割泣血般的临头落在高压电杆顶上”,笔者乃城市佬没读懂。

  查了一下,原来是一种鸟,每当夏收前夕,它便从不知何处神奇地飞将出来,把清丽嘹亮的“算黄算割”叫声,洒遍关中平原一天天金黄发亮的麦海,洒向一个个心切情急的庄稼汉心头。到搭镰收麦了,它更没黑没明地四处奔波呼唤,常啼叫得夜宿树上时留落下一滴滴殷红的血。然而一待田里麦子割完上了场,它又一夜间悄然消声匿迹。

  现在又是三夏时序,这大片关中平原金黄发亮的麦海,再次期待‘算黄算割’的歌唱。
  • 一面湖水szm

    举报  2017-07-12 15:21:07  评论

    @薛依云 常见的杜鹃有大杜鹃和四声杜鹃(小杜鹃)。大杜鹃的叫声好像是“布谷!布谷!”所以又称布谷鸟;四声杜鹃的叫声特点是四声一度,从关中人的口音来听好像是“算黄算割!”,因此就叫它为“算黄算割”鸟。
  • 薛依云

    举报  2017-07-12 15:37:07  评论

    @一面湖水szm 谢谢首席的科普补充,在赏心悦目的艺术欣赏外,还能增加知识,一举多得。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王老434 时间:2017-07-10 17:33:20
  问好
作者 :一面湖水szm 时间:2017-07-12 13:20:35
  @陕西愣娃2014 楞娃下午好,我查看了后台,数据正常,没有禁言。

  谢谢楞娃兄弟对码头的支持!
  • 薛依云

    举报  2017-07-12 15:48:07  评论

    @陕西愣娃2014 快看过来,向愚人码头的朋友致意问好,久违了。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一面湖水szm 时间:2017-07-12 13:30:15
  @薛依云 为薛老师的精彩合集鼓掌!
  • 薛依云

    举报  2017-07-12 14:02:10  评论

    @一面湖水szm 谢谢首席的鼓励,这也是酋长群体对@陕西愣娃2014 这样的作者长期予以《愚人码头》大力支持表达的一点敬意和谢意。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一面湖水szm 时间:2017-07-12 14:01:25
  愣娃的秦腔,高亢激昂,有穿透力。
作者 :一面湖水szm 时间:2017-07-14 22:23:15
  一个村庄的记忆
  
作者 :一面湖水szm 时间:2017-07-14 22:28:48
  我发觉,我读过的书,少之又少,惭愧。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17-07-15 13:25:38
  首席@一面湖水szm 在楼上分享【一个村庄的记忆】是雕塑艺术家李小超的作品,笔者理解首席的用心和深意,这画作系列曾经于2012年6月到2013年3月在法国尼斯凤凰公园展出,其灵感启发自1993年陈忠实的长篇小说《白鹿原》,这“八百里秦川风情卷”用乡土语言讲述着中国黄土地上的故事。

  在愚人码头,我们庆幸能听到熟悉的秦腔,高亢激昂,有穿透力,我们也看到了@陕西愣娃2014 不为人理解的身影,风尘仆仆蹒跚地走着。
作者 :秦川愣娃2014 时间:2017-07-15 21:00:55
  薛老师好
  • 薛依云

    举报  2017-07-16 09:31:42  评论

    问好@秦川愣娃2014 左盼右盼,终于盼来了,欢迎故人重游,轮渡就从愚人码头张帆起航。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一面湖水szm 时间:2017-07-16 23:07:09
  @秦川愣娃2014 昨夜渡轮上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17-07-19 12:11:54
  “一只雪白的水鸟,在雨雾里朗诵着你的私语,我们都没有微笑,我们都没有轻言....",这在酷热的炎夏,有一阵清风的感觉”。@陕西愣娃2014 诗作【夏天总有一些异外】。

作者 :陕西愣娃2014 时间:2017-07-19 14:36:41
  老师们好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17-07-21 10:30:46
  我一直在说读愣娃的诗文,得和他一样有广泛的阅读习惯,尤其是历史批评社会嘲讽,还得沿着他开展的思路,在语不惊人死不休中,看他如何沉思或呐喊些什么。

  作为老外,我真不知道邵燕祥是谁?但我知道章诒和,读了一篇序文了解了一点,文字是这样写的:“三千丈清愁鬓发,五十年春梦繁华。”邵燕祥是通过一种“自我救赎”,来展现一个现代知识分子的独立意志与自由精神的。我(这里指章诒和,下同)也是被放逐到底层又重新“复归”到体制内“位置”的人。但为什么我只把自己看成是历史牺牲品,而没有意识到我也是历史的“合谋者”?为什么面对过去,我和其他人都很难做到不断忏悔自身。可见,忏悔不是出于普通人的良心发现,而是来自一个自由主义知识分子的文化立场的历史自觉“。

  “他是不倦的风,始终呼啸着”。我现在开始读愣娃上面这篇诗文《今早想起了邵燕祥》。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17-07-28 17:09:12
  @陕西愣娃2014 的诗作像轮渡无声跨过静默的夜色,时而掀起似有似无的小小浪花,我们遥看远方,鱼肚白的天边,有旭阳冲破黑暗跃然而起的精彩画面。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17-08-01 14:07:29
  @陕西愣娃2014 诗作【夏天总有一些异外】:“你听见了吗,有一只绣花鞋,“扑嗵”一声坠入你黑暗的深潭”。
作者 :黄香玉的诗歌 时间:2017-08-04 16:59:33
  继续欣赏、学习。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17-08-06 10:32:38
  @陕西愣娃2014 推荐阅读王观胜教授 (1948~2011) 的长篇小说<遥远-遥远>,确能感受到:一种无止境的思念与祝福的甜美情怀,一种热情期待和希望的追求动力,它就在路不断延伸的前方,你牵挂的心若在,那条线弦就在那儿。
作者 :陕西愣娃2014 时间:2017-08-06 16:57:11
  老师们,我正在介烟,所以写不出文章来了!但烟一定得介掉!
  • 薛依云

    举报  2017-12-22 14:03:36  评论

    @陕西愣娃2014 有首歌词:又见炊烟升起, 暮色罩大地;想问阵阵炊烟, 你要去哪里............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王老434 时间:2018-02-08 12:15:57
  㤐评到位。将佳诗的精骽意赅地摘出使1该诗的意境蕴义抜高通篇下来不见一个字的冗语可见评论者的功力己达到令人鬯惊的地步!有故障难点标点点赞笔者不俗的才华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18-02-08 13:56:44
  轮渡无声跨过静默的夜色,掀起似有似无的小小浪花,在远方,鱼肚白的天边,有旭阳跃然而起。
作者 :王老434 时间:2018-02-08 14:29:34
  问好。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王老434 时间:2018-02-15 18:02:37
  范本
作者 :黄香玉的诗歌 时间:2018-02-16 23:05:07
  再来欣赏。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陕西愣娃2014 时间:2018-03-15 20:38:04
  我的哥
  • 薛依云

    举报  2018-03-16 21:27:36  评论

    @陕西愣娃2014 你的歌,用心写成的·歌,高声唱给大家听。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18-03-16 08:56:28
  问好@陕西愣娃2014 秦腔再现,风采依然。
作者 :王老434 时间:2018-03-16 10:57:19
  问好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