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一千零一个老头】 他叫王振贤我叫王振江

楼主:王振江38307 时间:2019-08-23 20:30:12 点击:6 回复:2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
楼主王振江38307 时间:2019-08-23 20:31:21
  【一千零一个老头】
  他叫王振贤我叫王振江
  2019-8-23
  我感恩我这一生中所有教过我的老师,我深深地记住了我的每一位老师,音容笑貌,言谈举止,行为品德,他们都是我的楷模,让我终身受益。
  但是我的高中班主任老师,当了我的两年班主任,但现在我怎么也想不起来他教我们的是什么课。
  他叫王振贤和我的名字只差一个字。
  中等偏低的个子,圆疙瘩脸,一双像害了红眼病的眼睛。进教室前他会先躲在教室外面的墙根儿偷听教室里边的动静,一旦出现对他不尊的议论声或扭曲的歌声,他就会突然出现在同学们的面前。
  他还率先在班里拉帮结派,扶持一派,打击一派。他还以莫须有的名义压制我不让我入团。他还嫉妒我和班长张建洲走得近(上下学经常一路)于是背地里就开始整张建洲,然后就暗地里说我是张建洲的狗头军师。
  把我们一个好好的一个高中班搞得乌烟瘴气,人人自危,逆反心理十分严重,相当一大部分同学都反感他,于是唏嘘、挖苦、怪声怪调地唱课前歌成了我们的常态。
  于是他就变本加厉整治张建洲,于是他就经常召集几个他那一派的几个同学一早一晚或星期天聚集在一起叨叨咕咕,蛐蛐蛐地不停嘀嘀咕。
  我忍不住了,为张建洲抱打不平,我就在全校率先贴出了一张“我班无潮流可反吗?”大字报,着实给王振贤了迎头一击。那大字报时逢全国学黄帅的反潮流时髦当中。王振贤也联系了几位校领导对我进行了打压,最终也没有压倒我,也没有压垮我。
  只是我的入团时间被一推再推,直至毕业前夕才入了团。
  岁月荏苒,20多年过去,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叶的一天,我碰到了一位高中同班同学看见我,给我传话说:
  “王振贤老师向你问好呢!”
  泪水一下子涌上了我的眼眶,我没有记恨他,我还常常为自己的鲁莽而内疚。他毕竟是我两年的班主任,他毕竟是我的恩师!
  我感恩所有给我带来知识、学识、技能的人。
  我感恩所有在我的一生中有缘和我相聚的人。
  我感恩上天让我在这么一个时代,和这么一群人,在这么一个圈子里,度过我的这样的人生!

  附1;
  1973年10月20日
  我填写的入团自愿书
  1、何时何地参加过和组织,现在关系如何?
  答;1965年加入少年先锋队;1971年3月加入红卫兵;
  证明人:张建洲现在关系正常。
  2、本人简历:
  1964年——1969年12月:在许昌地区运输公司子弟学校,证明人:孙文江老师;
  1970年1月——1970年5月在许昌的市第六中学,初中;
  1970年5月——1971年12月,在一中初中毕业,证明人:王玉珍;
  1972年1月——1973年12月,在许市一中,高中毕业,证明人;王振贤。
  3、本人的主要优缺点:
  优点;能够参加一切政·治活动,能抵制不良倾向,积极要求进步。团结同学。学习能认真专研。能够积极参加身体锻炼和文艺活动。
  缺点:有时课堂纪律遵守不严,有时说话不讲究方式,对学习社·会主·义的文化知识不能灵活应用。
  3、你为什么要入团
  答:因为团·组·织是毛·主·席亲自培育和指挥的,是在共·产·党领·导下的青年先锋队组·织,它担负着历史赋予的重任,是学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大学校,是锻炼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的大熔炉。它的最终目的和共·产·主·义的一样,为实现共·产·主·义而奋斗!因为世界上还有三分之一的人民过着饥寒交迫的生活,为了解放全人类,为了接好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班,所以积极要求加入共·青·团。

  附2:
  纪念日
  ——1973年11月16日
  啊!······
  我的愿望终于实现了!
  我激动得热泪翻滚,满腔的热血沸腾。
  今天,团·组·织正式批准我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这是党的培养,毛·主·席的教导,同学们的帮助教育,以及团·组·织的长期考验和自己不懈努力的结果。我的团·组·织的问题,实际上也是自己在和那些没落的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斗争的结果。
  回顾本人的成长过程,真是蜿蜒曲折,在无数次的挫折中,在资产阶级人物的排斥阻挠之中成长起来的。
  我永生不能忘记三年的艰苦奋斗,三年啊三年!你是多少不平静的三年,这在人的一生之中不过是眨眼即逝瞬间,可是它却使我日也盼夜也盼,有多少个日和夜让我想着它。三年中,我经历了多少的风霜,无论是寒冬还是盛夏,始终努力前进,为了实现伟大的目标,我时刻受着团·组·织对自己的严峻考验,无论是班务事,或是好人好事,无论是大批判还是小评论,哪一项不带头参加。无论是文艺活动和体育运动,那一项能少了我?说实话三年的所做所为我是对的起党和毛·主·席的。对得起同学们的帮助。对得起生我养我的父母亲。
  但是三年中,虽然取得了卓越的成绩,然而那些资产阶级庸人,对自己的入团问题却百般阻挠和延长入团的日期,由于我没有站到他们那些人的立场上说话,没有为他们服务,所以他们妄想用入团这道关卡来卡我,让我向他们屈服,成为他们那几个人的驯服工具。
  三年,这三年给我带来了多少忧愁,为了入团的事我常常想到了为什么老实人竟如此受欺,每发展一次,我总要伤心一次,我看着一批批的新团员走进团·组·织的大门,受到组·织的关怀和帮助,可我却看着团的大门,不能前进一步。我悲痛的心情,没有一个人能理解,在背后我不知默默地流了多少眼泪,可是眼泪有什么用呢?我时常仰望茫茫的苍天,希望在那里得到一些安慰,我也不得不把悲痛和眼泪委屈和耻辱,愤怒和绝望埋在心里。毛·主·席说:“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虽然在组·织的问题上受别人的干扰,但是我还是深信毛·主·席的这句话是英明的伟大的,错误只是暂时,黑暗即将过去,曙光就要到来。那些人们虽然这样,他们只能阻止我入团的缓期,可阻止不了滚滚向前的历史车轮。我是一个血气方刚,一个毛·泽·东时代的革命青年,绝不会为此向他们屈服。俗话说“只要坐的正就不怕影子歪”,我坚信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一定能战胜那些歪风邪气,我不会溜嘘,更不会当出卖别人的卑鄙的小人,只能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谱写自己的光辉的一页,并用斗争维护这光辉一页的纯洁性。
  振江啊!振江!你要永远记住这团入的不易,为了实现共产主义我不知流了多少汗水,为了它,有多少人为我的事操心和用力,我不能忘记工代表王春师傅对我的帮助教育;不能忘记王玉珍老师为我的事担心;更不能忘记张建周同学,芦选军同学,许洪春同学;不能忘记转学到苏州的王鸽战友;不能忘记我同甘苦共患难的战友们:李喜德、袁君业、寇建林、赵福亮、穆清保。还有同情我的某某某、某某某、某某某、某某某他(她)们是我的朋友和亲人啊!这也是革命的友谊之花在我的周边盛开,我不能忘记他们,我要和他们一道为建设伟大的社会主义祖国,为实现共产主义携手并肩共同前进!
  振江!你也不要忘记那些卑鄙的小人和资产阶级思想严重的老师,要和他们做不留情的斗争,斗下去!要像打落水狗一样不能可怜不能手软。
  从我身上得出一条经验,就是无论是谁,只要他的行为不符合伟大的毛·泽·东思想,就和他们斗到底,并且要有自知之明的精神,有错误就要敢于改正,敢于承认,无论干什么事都不会十全十美,总不是一帆风顺的,要看到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
  我虽然光荣的加入了共青团,但不能为此自满和骄傲,要虚心接受一切正确的意见,不辜负党和毛·主·席对青年的殷切希望,不辜负同学们朋友们对自己的期望,多少双热情的眼睛看着我的一举一动,因此,要努力为人类做出应有的贡献。
  我激动的心啊!一时一刻都没有平静。是伟大的党,伟大的领袖给我的政·治生命,是您把我从不懂事的小孩抚养成人,在您甘露清泉的滋润下,使我这颗幼小的苗苗茁壮的成长,戴上了红领巾,加入了毛泽东思想红卫兵,使我不断成为一个有一定知识和觉悟的共青团员。
  ··· ··· ···
  现在我入了团,使我变得更加坚强,胸怀更加宽广,思想和眼界更加开阔和远大。我是一个共·青·团·员,为了人类的解放,哪怕高山、大海、巨川、深渊。为了党和人民的事业,就是上刀山下火海我心甘情愿。
  坚决执行毛 革命路线的心如铁石坚,任海枯石烂头断骨粉,红心赤胆永不变!

  无题
  龙华千载仰高风,
  壮士身高志未终。
  墙外桃花墙里雪,
  一般鲜艳一般红。
  注;我的团龄:从1973年10月31日算起。
作者 :蔡万破 时间:2019-09-06 08:40:15
  欣赏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