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码头十三周年庆)菜园

楼主:蔡万破 时间:2021-08-16 11:27:14 点击:22 回复:3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文/蔡万破

  小时听老人讲古,便记住了一个名字:菜园子——张青。张青,何许人也?孟州道光明寺种菜。在我印象中,就是一菜农,靠种菜为生,自给自足,聊以度日。
  菜园,蔡元,巧了,冥冥中注定。要把蔡元经营成一个名副其实的大菜园,不知当时的队长曾有过此雄心壮志?不过,每一家都有一个小菜园,这我是见过的,并且经常和小伙伴流连于各家的小菜园之中。躲猫猫,顺带吃吃喝喝,摘个瓜,摸个枣,尝个鲜。一般事后主人家是不会责怪的,谁叫自家的孩子也在其中呢!
  我家也有一个菜园,四周用柳条插入泥土,形成一个天然的篱笆。说是天然,因为春天一到,那些柳条都冒出芽来,过不了几天,便绿盈盈一片。 路过的人,远望,只见外围碧绿,不见圏着的是何物。
  菜园是母亲的心头肉,姐姐分了一点羹汤。春分一过,就呈现一派繁盛景象:一垄一垄的菜,挨挨挤挤,泾渭分明,活跃于九宫格。格里是母亲伺弄的辣椒、茄子、青菜、韭菜……。而划格子的那线条,就是姐姐种下的花,五颜六色,把菜地镶嵌得煞是好看。因了这些花,衬托得辣椒更青、更红,茄子更青、更紫,青菜翠绿欲滴。而韭菜起初鹅黄,后如碧玉簪,苗条狭长,微带弧度,蛊惑着每一个即将出嫁女子的目光。
  有一年,母亲出门一趟,带回来一些种子,撒在菜园的一角。不用进园,手伸过那些迎风摇曳的柳条,就可以掐一把青绿搁到篮子里。就在大家快要忘记时,连续下了几场雨水,气候也慢慢转暖,一天夜里全家突然闻到一股香气,开门,寻找香气的源头。
  月光下,一簇簇嫩绿的叶子摇摇摆摆,映入眼帘。“香气从它们身上发出来的!”我肯定。母亲喜出望外,以为获了什么好宝贝。那是芫荽,只是过早的来到了我们家,时机不对,结果可想而知。全村的人都想尝尝,都觉得难吃,有一股呛鼻的药材味,或许它就是药材,谁知道呢!
  菜园临着厨房、猪圈。我想,猪人们许是错怪它了。至少我家的猪不笨,这样的事发生过几次。趁家里没人,它拱破栅栏,进入菜园,大肆啃食。母亲不反对它吃,就是对它的浪费深恶痛绝。用姐姐的话说:它吃一半,糟蹋一半,猪性不改。我则为它的机灵劲儿在心底暗暗叫好!
  在厨房与猪圈间有一块空地,平时堆放稻草树根家具等杂物。母亲废物利用,在空中搭起宽大的网。夏天炎炎,从空中垂下尺把长的丝瓜,恰是解暑的好品种。烧下一锅丝瓜汤,晚饭时,无论泡饭,还是光着喝汤,口腔里都有一丝丝挥之不去的清香味道。再说,丝瓜枝枝蔓蔓结下的阴凉,稍微拾掇下,就是一个避暑的胜地。
  这是母亲的大菜园,也是固定的菜园,取之不竭。在那些不属于我家的河坎上,田埂上,打谷场的边缘,那些边边角角的地方,还流动着母亲的一个个小菜园。见缝插针,母亲会点上一些蚕豆、豌豆、扁豆、毛豆,偶尔也种下青菜、卷心菜。这么说来,在一位位母亲自发的种植下,蔡元,还真是一个大菜园。
  菜园的历史很长,一直延续到我求学归来。记得我有天早上上班时,经过一个路边菜场,竟然发现父亲拎着一篮子菜,站在来来往往的人群里,头上的白发是那么耀眼,而那些菜,还沾着泥土、露水。
  伴随着拆迁,菜园没了,蔡元也没了。等我醒悟过来,没了的只是地理上的蔡元。菜园还在,只是变小了,变袖珍了,换了场所。开发商在村人的请求下,留下一块共用地,建了一座土地庙。剩下的,都被敲成了零零散散的,分割成二三平大小,谁家想种点啥的,谁家种,也没人抢。
  老态龙钟的母亲,在姐姐与我的劝说下,没有种菜,彻底告别了菜园。她一个人独居乡下,能吃多少菜呢!逢周末,我就回家,看看母亲,也看看那些小菜园。尽管它们被城市化进程压缩了空间,显得捉襟见肘,可生长的态势一点没有变,依然喜人。回城时,会有一些看着我长大的大爷大妈及婶婶们热情的招呼,让我捎一点刚拔的菜回去。有时萝卜,有时空心菜……。接过来,道谢!转身的一刹那,我的泪就忍不住要流出来。
作者 :一面湖水szm 时间:2021-09-13 09:27:10
  问候诗人!
作者 :薛依云 时间:2021-09-13 17:01:06
  8-16的文字,9-13才审核放行?
作者 :一面湖水szm 时间:2021-09-13 23:04:38
  标题,发帖7天之后就无法修改了。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