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部落首页】【王老汉开讲了】86 《友谊颂》

楼主:王振江38307 时间:2017-08-28 10:35:27 点击:47 回复:16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王老汉开讲了】86
  《友谊颂》
  2017-8-28

  我媳妇,辽宁人,丹东长大,唠叨几年了,非要回去一趟不可。不回,死不瞑目。
  不回,终生遗憾。
  不回,活不下去。
  于是经过准备,回去了,10天回来了,走的时候我说:“要是遇
  到你的初恋情人,他若是老婆死了,你就跟他过上一段时间,要是老婆没死,你就跟他来个一夜情,要是觉得合适咱就离婚,我还有好几个女同学都死老头了,我也换换人,跟我的女同学过上几天。”都到这时候了,我觉得怎么地都行,这都是真心话,如果你爱上一个人,和他结婚了,并不一定能过到底,并不一定能过得现在还想着他(她)。
  回来了,感冒了,大病一场,现在医院输液呢,一趟旅行什么都没有想象的那么美好;一切都存在,一切都在变化。
  昨天媳妇讲到了丹东的大东港,我接上了马季的相声,媳妇也接上了马季的相声,那个时代,仅有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仅有省·广·播·电·台,仅有的文艺节目就是相声《友谊颂》。我家在地方铁路的筹建处平房住,一排房子,只有老唐家有一部收音机,一播《友谊颂》他就把声音开到最大,一排房子的人们立马肃静下来,倾听者,傻笑着,憨笑着,前排房子的单身青工也会推开窗户拥挤在窗口听。
  以后的日子里,人们几乎都会几句《友谊颂的段子》,聚到一起的时候,你一句,我一段便把《友谊颂》顺下来了。
  昨天我还专门看了《远方的家》一带一路,关于坦赞铁路的故事。
  好感慨啊!

  马季相声:《友谊颂》剧本 
  文本:
  甲:作为一个革命文艺战士,必须经常地到工农兵群众中去。
  乙:对,向广大工农兵群众学习,为工农兵群众服务。
  甲:我每次外出都有很大收获。
  乙:噢,最近你又到哪儿去了?
  甲:我出国了。
  乙:噢,到外国说相声去了?
  甲:外国听得懂相声吗?
  乙:听不懂没关系,有翻译呀。
  甲:噢,一个演员旁边站一个翻译,说一句翻译一句?
  乙:那多好哇。
  甲:现在我们开始说段相声。
  乙:威诺比根呃柯劳司套克。
  甲:相声是中国的民间艺术。
  乙:柯劳司套克耶色伏克阿特音恰纳。
  甲:形式活泼,战斗性强。
  乙:伊泰斯来夫力安密勒腾特。
  甲:这个形式是绱鞋不使锥子——真(针)好;狗撵鸭子——呱呱叫。
  乙:这……
  甲:翻哪!
  乙:我翻不过来了,这么多俏皮话怎么翻哪?
  甲:所以相声出国受到语言的限制。
  乙:那你怎么出国了?
  甲:我有另外的任务。
  乙:干吗去了?
  甲:我是遵照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教导,光荣地履行国际主义义务,到国外帮助修铁路去了。
  乙:噢,你是到坦桑尼亚、赞比亚去了。
  甲:对,你知道那个地方吗?
  乙:那不是非洲吗?
  甲:对,那个地方离咱们这里还很远哪!
  乙:有多远哪?
  甲:我计算了一下,足有二十多公里。
  乙:二十多公里?那不是非洲,那是通州!
  甲:通州干吗呀?
  乙:你不是说二十多公里吗?
  甲:是啊,二十“多”公里呀。
  乙:多多少?
  甲:多一万多公里!
  乙:嗐!你把大数搁后头了?!那么远,你怎么去的呀?
  甲:我们是乘我国“友谊号”远洋客轮。
  乙:噢。
  甲:从广州出发,离开珠江口过我国南海的万山群岛、西沙、南沙,再走曾母暗沙、新加坡、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的苏门答腊,穿过马六甲海峡,进印度洋,走甘岛、塞舌尔群岛,到维多利亚,再走一千八百零八,这才到坦桑尼亚。
  乙:这可够远的。
  甲:虽然相隔万里,但中、坦、赞三国人民的心是连在一起的。
  乙:说得对呀!
  甲:我们的船已在海上行驶了十四个昼夜。清晨,我站在甲板上,手扶船栏杆,遥望着东方。
  乙:看什么哪?
  甲:一轮红日正在升起,霞光万道,照亮了沉静的海域。蔚蓝色的天空飘扬着鲜艳的五星红旗。“友谊号”乘风破浪,满载着中国人民的深情厚谊。
  乙:还真富有诗意。
  甲:这时广播喇叭响了:“旅客同志们,请注意!前方就要到达坦桑尼亚首都达累斯萨拉姆啦!坦桑尼亚是个美丽的国家,她有辽阔肥沃的土地、勤劳勇敢的人民、茂密的原始森林、丰富的地下宝藏。富有斗争传统的非洲人民挣脱了新老殖民主义的枷锁,赢得了今天的独立,非洲人民在觉醒,坦桑尼亚在前进!”
  乙:非洲人民站起来了!
  甲:“同志们,坦、赞人民一向支持中国人民的革命事业,为恢复中国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他们与几十个国家一道,坚持斗争直到取得最后的胜利。在修筑坦、赞铁路中,勘测
  队员们为中非人民的友谊,贡献出自己的力量!”
  乙:太好了!

  甲:我们的援外战士听到了这个广播,激动地拥上了甲板,一个个衣帽整齐,胸前佩戴着毛主席像章,精神抖擞,面带笑容,注视着前方。
  乙:前方有什么?
  甲:美丽的非洲展现在眼前:一块块田野、一片片椰林、一行行树木、一排排人群。人群中有男的女的、老的少的、说的笑的、唱的跳的、大家齐声高呼:卡利布尼,卡利布尼!
  乙:这是什么意思?
  甲:这是斯瓦希利语:欢迎啊,欢迎!
  乙:噢,非洲朋友热烈欢迎你们。
  甲:对,我们援外战士也热情地向非洲朋友招手致谢。
  乙:对。
  甲:我一看到这种情景,三步并两步,爬到了轮船的高处。
  乙:你爬到高处干吗呀?
  甲:爬到高处看得清楚啊。
  乙:是啊。
  甲:我爬到了高处向非洲朋友一招手,哎呀!怎么这么热呀?
  乙:嗯?不能吧,那地方是海洋性气候,温度最高也就是三四十度。
  甲:三四十度可热。
  乙:五六十度?
  甲:热!
  乙:八九十度?
  甲:热!
  乙:别热了,再热就开锅了!
  甲:这比开锅还热哪!
  乙:怎么那么热呀?
  甲:非洲朋友对我们热情洋溢,我们激动得热血沸腾,全热到一块儿啦!
  乙:这倒是够热的。
  甲:等船靠了岸,走下了甲板,告别了欢迎的群众,坐上了汽车,离开了码头,穿过了繁华的首都,来到了我们勘测队员的驻地。
  乙:你们住在哪个宾馆?
  甲:我们不是来做客的,没住宾馆。
  乙:你们住在哪个饭店?
  甲:我们自己开伙,不在饭店吃饭。
  乙:你们住在哪个招待所?
  甲:我们是来学习的,不用招待。
  乙:你们……反正得住个地方啊!
  甲:那当然,我们住的地方太好了,背靠高山,面对大海,大屋顶的房间,松软的地毯,周围是大花园,彩蝶纷飞,百花争艳。
  乙:噢,我知道了,你们住的是别墅啊!
  甲:不,那个地方除去椰林,没别的树!
  乙:什么呀?我是说你们住的“别墅”!
  甲:这是我们勘测队员的驻地呀。
  乙:那大屋顶的房间哪?
  甲:帐篷一支,上边尖,底下大,大屋顶房间。
  乙:那松软的地毯?
  甲:就是一片草地。
  乙:周围是大花园?
  甲:那地方风景秀丽,气候宜人,就如同一座大花园。
  乙:那彩蝶纷飞,百花争艳呢?
  甲:那个地方四季如春,各种蔬菜常年生长。白菜花谢了,萝卜花开了;油菜花谢了,菠菜花开了;黄瓜花树了,辣椒花开了;韭菜花树了,茄子花开了……
  乙:哎,怎么这里还有韭菜、茄子啊?
  甲:这是我们的菜地呀!
  乙:噢,你们自己还种菜哪!
  甲:我们在驻地门口又受到了非洲朋友们的热烈欢迎。两国工人见了面,如同多年不见的老朋友,他们对我们又说又笑。一位非洲老工人挤到人群里来,拍着我的肩膀说:“拉菲克,瓦奇那,拉菲克,瓦奇那!”
  乙:“瓦奇那”什么意思?
  甲:中国人。
  乙:“拉菲克”呢?
  甲:朋友。
  乙:噢,中国朋友。
  甲:啊,人家跟我说话,我得说上几句话呀。
  乙:那当然啦。
  甲:我说:“谢谢,中国是拉菲克……坦桑尼亚也是拉菲克,赞比亚也是拉菲克,咱们中、坦、赞三国人民……一块儿拉菲克!”
  乙:咳!你这么说谁听得懂啊?
  甲:看来语言不通,确实影响着和非洲朋友交流感情啊。
  乙:那怎么办呢?
  甲:学!下决心学!一定要冲破语言上的障碍,为中、坦、赞三国人民的友谊贡献出自己的力量。
  乙:对!
  甲:经过一个时期的努力和非洲朋友热情传授,常用的几句话我能说了。
  乙:那我问问你,这工作怎么说?
  甲:库发尼亚卡齐。
  乙:学习哪?
  甲:学习叫:库基凤杂。
  乙:向坦、赞朋友学习?
  甲:库基凤杂夸马拉菲克。
  乙:向朋友问好?
  甲:库基凤杂夸马拉菲克。
  乙:向朋友致敬?
  甲:库基凤杂夸马拉菲克。
  乙:向朋友致谢?
  甲、乙:库基凤杂夸马拉菲克。
  乙:你怎么老是学习呀?
  甲:老是学习就对了。我问你,非洲人民一贯反帝反殖的革命精神值不值得我们学习?
  乙:值得学习。
  甲:非洲人民勤劳勇敢、吃苦耐劳的革命精神值不值得学习?
  乙:值得学习。
  甲:所以要学习、学习、再学习。
  乙:看来你学得还不错啊!
  甲:是啊!因为我们有个便利条件,和非洲朋友是朝夕相处。
  乙:每天都接触非洲朋友?
  甲:我们一块并肩战斗啊,一块儿画图纸,一块儿搞勘测,一块儿穿密林,一块儿把草割,一块儿爬高山,一块儿过大河……
  乙:都是一块儿?
  甲:嗳!通过这个一块儿可以使我们彼此加深了解,增进友谊。
  乙:对,这样才能更好地向非洲朋友学习呀。
  甲:有一次,非洲朋友带领我们一起搞野外作业,穿过了草高没人的荒原,涉过了湍急的河流,爬上了起伏的群山,刚要勘测,突然“咔啦”一声劈雷,下起雨来了!当时冒着倾
  缸大雨坚持战斗……
  乙:你等等吧,那叫倾盆大雨,你怎么说缸啊?
  甲:我这缸比盆大呀。
  乙:好嘛,没有这么说的。

  甲:对,冒着倾盆大雨坚持战斗,和我们一块勘测的非洲朋友马尔丁拿着雨衣跑过来了,“哎,拉菲克给你穿上吧!”我说:“不不,要不,交尼你穿吧!要不,老赵你穿吧!要不,木辛加你穿吧,要不……咱们谁都甭穿啦!”
  乙:怎么啦?
  甲:已经湿透了!
  乙:是啊,看来野外作业的条件还是比较艰苦的。
  甲:条件虽然艰苦,但大家豪迈地说:“藤树交织漫无边,下盖河水上遮天,非洲儿女多壮志,定叫铁路跨河山。”
  乙:表达了非洲人民的豪情壮志。
  甲:朋友们说:“倾盆大雨不住下,如同天然洗澡塘,带块肥皂搓一搓,满身泥土全冲光。”
  乙:真是革命乐观主义!
  甲:朋友们还说:“一定要修好这条铁路,为祖国的繁荣昌盛贡献力量。”
  乙:这是革命人民的共同心愿。
  甲:为了多快好省地勘测出这条铁路,朋友们和我们一块儿与山斗!
  乙:翻山越岭,披荆斩棘。
  甲:一块儿与水斗!
  乙:顶风雨,战恶浪。
  甲:一块儿与人斗!
  乙:戳穿敌人的一切阴谋诡计。
  甲:一块儿与牛斗!
  乙:要把牛斗得……唉,斗牛干吗呀?
  甲:你知道是什么牛啊?
  乙:什么牛?
  甲:是非洲原始森林里的一种野牛!
  乙:野牛?什么样?
  甲:这种牛,个儿大,一个足有一吨多重。
  乙:是啊!
  甲:甭说别的,牛眼睛……
  乙:多大个?
  甲:(比划)这么大个。牛蹄子……
  乙:多大个?
  甲:这么大个。牛脑袋……
  乙:多大个?
  甲:这么大个。牛脾气……

  乙:多大个?
  甲:牛脾气有论“个”的吗?反正脾气够暴躁的,连狮子、大象都不敢惹它。
  乙:怎么这里什么动物都有哇?
  甲:那一带叫“天然动物园”嘛。
  乙:那可得注点儿意!
  甲:那一天,我们正在原始森林里搞勘测,就听见“哞”的一声窜出一头野牛来,这头牛连蹦带跳,连吼带叫!
  乙:哎呀,糟了!
  甲:没关系,沉住气,这时候一位非洲朋友迎面跑过来要与野牛搏斗。我说:“马尔丁,不行,你快躲开!木辛加,到我后边去!老赵千万别管它,有我呢!”
  乙:你怎么办?
  甲:我藏起来。
  乙:啊,藏起来呀?
  甲:我藏到一个有利的地形,端起猎枪,“啪!啪!啪!”就是三枪。
  乙:把野牛打死了?
  甲:我吓唬吓唬它。
  乙:不真打呀?
  甲:野生动物是非洲人民的宝贵财富,不到万不得已不能轻易伤害它。
  乙:对,爱护非洲的一草一木。
  甲:这野牛听到枪声更是暴跳如雷,冲我就扑过来,面对这个庞然大物,你说我怎么办?
  乙:你赶紧躲开吧!
  甲:我躲开了,伤害非洲朋友怎么办?
  乙:快回去叫人吧!
  甲:时间来不及了。
  乙:那你就拼吧!
  甲:那不是蛮干吗?
  乙:那可怎么办哪?
  甲:就在这个紧急的时刻,就听得对面响起了枪声,出现了一位非洲朋友。这野牛听到枪声掉回头来,“噌”!就冲他窜过去了。
  乙:噢,你们脱险了!那位非洲朋友呢?
  甲:过了一会儿,那位非洲朋友也跑回来了。
  乙:怎么回事?
  甲:这是一位非洲猎警,为了保护中国工人的安全,不顾个人生命危险,把野牛引进了原始森林。

  乙:真感动人哪!
  甲:就是啊,我当时激动得不知说什么好了,握住了他的手, 我说:“朋友,你可真……有两下子啊!”
  乙:什么呀?
  甲:一激动,我把学的那几句话全给忘了。
  乙:应该感谢人家呀!
  甲:对,我说:“拉菲克,阿桑台,撒那!”
  乙:非洲朋友对我们的帮助太大了。
  甲:要说非洲朋友对我们的帮助那可是多方面的。有一次,我们的汽车送一位急病人,走到半路上,水箱没水啦!
  乙:哟,那怎么办哪?
  甲:当地赞比亚村民发现了之后,就头顶水桶,从山下把水送了上来。你说我该怎么办?
  乙:感谢人家呀!“拉菲克,阿桑台,撒那!”
  甲:对!还有一次,我们汽车陷进泥塘里去了,当地村民跳进了没膝盖的水里,推的推,拉的拉,把汽车给拖上来了。
  乙:应该感谢人家啊!“拉菲克,阿桑台,撒那!”
  甲:什么呀?
  乙:朋友,谢谢你呀!
  甲:我轧死了老乡一只鸡。
  乙:啊,拉菲克,阿桑台……噢,不对了。
  甲:你说我该怎么办?
  乙:一面道歉,一面照价赔偿。
  甲:是啊!阿公亚大叔说:“你们轧死我一只鸡还赔给我?”
  乙:这是我们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呀!
  甲:“过去,外国老板撞死我一头牛,不但不赔我,还打了我两巴掌,罚我给他干了半天活呀!”
  乙:他为什么不赔?
  甲:“说我的牛挡了他的路。”
  乙:为什么打人?
  甲:“说我的牛给他找了麻烦。”
  乙:为什么还要给他做工?
  甲:“说我的牛弄脏了他的车。”
  乙:真是蛮不讲理。
  甲:阿公亚大叔眼含着热泪握住我的手,半晌说不出话来。当他听到我们要回国的消息后,真是难舍难分哪,特地从五十里外赶了来,送来了两棵香蕉树苗。
  乙:这是什么意思?
  甲:他说:“一棵代表着中国人民,一棵代表我们坦、赞人民,让它茁壮成长,让我们的友谊就像企力马扎罗山峰一样永世长存!”
  乙:语重心长啊!
  甲:一位老大娘接着说:“感谢中国人民的帮助。”我说,“大娘,谈不到感谢。这是我们应尽的国际主义义务。也谈不到帮助,我们是互相支援、互相帮助。如果说感谢的话,
  我们首先应该感谢非洲人民对我们一贯支持和帮助。”
  乙:这话说得对呀!
  甲:“这是我代表全体勘测队员送给朋友们一面锦旗。”
  乙:上面写的什么字?
  甲:“中非人民心连心,携手并肩向前进,坦、赞铁路结友谊,万紫千红满园春。”
  乙:好!
  甲:这时候,我们的汽车马上就要开动了。你看:欢送的非洲朋友热情地高呼:“夸嗨利尼!夸嗨利尼!”
  乙:“夸嗨利尼”是什么意思?
  甲:再见,再见。
  乙:(比划)这个动作呢?
  甲:男的“再见”。
  乙:这个动作呢?
  甲:女的“再见”。
  乙:噢。
  甲:我们在汽车上也高呼:“夸嗨利尼!”
  乙:“夸嗨利尼!”
  甲:“夸嗨利尼!”
  乙:“夸嗨利尼!”
  甲:……
  乙:怎么没声啦?
  甲:汽车拐弯啦。
作者 :黄香玉的诗歌 时间:2017-08-28 19:07:26
  赶来听相声,精彩。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黄香玉的诗歌 时间:2017-08-28 19:08:14
  @王振江38307 问候王老。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一面湖水szm 时间:2017-08-29 22:53:42
  振江哥,晚上好!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小小孩12012 时间:2017-09-04 10:48:09
  顶起,欣赏!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劲舞苍穹2015 时间:2017-09-07 06:47:34
  拜读
作者 :劲舞苍穹2015 时间:2017-09-08 06:11:50
  学习了
作者 :一面湖水szm 时间:2017-09-08 22:07:34
  @王振江38307
  部落名称:愚人码头
  部落链接:http://groups.tianya.cn/group_home.jsp?itemId=164095&orderType=0&tabNum=1
  帖子标题:【王老汉开讲了】86 《友谊颂》
  帖子地址:http://groups.tianya.cn/post-164095-333068dc8e8e488099ca0b32cf8d2072-1.shtml
作者 :一面湖水szm 时间:2017-09-11 17:50:57
  @王振江38307
  
作者 :NEWS观察 时间:2017-09-11 18:30:23
作者 :薛依云 时间:2017-09-11 20:04:05
  祝贺楼主@王振江38307 大作【王老汉开讲了之86:友谊颂】荣登【部落首页】。
作者 :劲舞苍穹2015 时间:2017-09-12 05:39:09
  学习
作者 :NEWS观察 时间:2017-09-16 13:48:25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