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滴血香魂》第31章如意记 薛志鹏

楼主:寒风居士 时间:2020-06-25 00:10:37 点击:21 回复:8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第三十一章 深宵半榻春容影 浅笑回眸玉面红
  一个人如果不思考,抱守一成不变的规则,那是迂腐;一个人如果亦东亦西亦南亦北,飘忽不定,那是滑头。那么,如何既坚守信念又不失变通呢?就要我们面对时刻变化大千世界中,把控好自己的命运,时刻提防命运之神开给我们那些令人啼笑皆非的玩笑。
  此时,天边一抹火红的晚霞,掩映着喧闹繁华的都市,街上汽车马达的轰鸣声,自行车铃声与小商贩的五花八门的叫卖声混杂着,此起彼伏。车水马龙的城市,缓缓流淌的时光,悠悠西下的落日,渐渐黯淡的云霞,绘成一幅真实而美妙的生活画卷。 
  萧寒回道:
  “没什么,即兴而为...
  阿云:
  “没有深厚的文学底蕴和阅历,怎么可能出口成诗,余韵无穷,耐人寻味呢?”
  萧寒:
  “我亦无他,唯手熟尔...”
  二人经过这一天的折腾,还没吃饭,阿云拉动暗门,厚重的黄花梨柜子悄无声息地移开,一间密室豁然出现。
  阿云拉着萧寒,穿过密室,转过两道门,乘一个小电梯到地下二层,在一个貌似小餐馆的储物柜中走出,二人径直在里间迎门处落座。
  片刻,一位白发老人默默端上来几个清淡的小菜、两瓶红酒,飘然而去。
  阿云问道:
  “萧寒,你把被人贩子绑到这里的情况说说...”
  萧寒沉吟了一下道:
  “在这里说?”
  阿云道:
  “这里是我的落脚点,安全。”
  萧寒确定此处安全,便把自己如何遇到燕子和圆圆,又被胖子绑架到这里,一五一十地对阿云叙述了一回。
  二人推杯换盏,酒过三巡,阿云道:
  “萧寒,我们可否对诗?”
  萧寒:
  “这?”
  阿云:
  “平时,我也爱写诗,这里也没人打扰...”
  萧寒道:
  “请出题!”
  阿云晃晃手里的酒杯,笑道:
  “那我们就以‘酒’为题如何?”
  萧寒:
  “好好!”
  阿云:
  “我们以酒为题,诗中不不能有‘酒’字,如何?”
  萧寒:
  “可否限在同韵呢?”
  阿云:
  “有难度,才配得上你这大诗人呀!”
  萧寒:
  “什么大诗人小诗人,你出题就先来一首,我再和你之韵,请...”
  阿云沉吟半晌,吟道:
  琼浆和浪三春水,玉露流连四壁波。
  执手清吟生秀色,逢君畅饮醉心河。
  萧寒笑道:
  “确实不错,诗中吟酒不见酒,酒不醉人人自醉!”
  阿云道:
  “且看你的大作了!”
  萧寒脱口吟道:
  凭灯共饮三江水,把盏题诗五里波。
  竹影空杯甘寂寞,西窗夜月作星河。
  阿云闻听,知萧寒其中深意,是婉拒自己的味道,再吟道:
  过眼云烟浮海市,西窗夜月作星河。
  三杯五盏神仙醉,一枕红尘与子歌。
  萧寒未加思索,吟道:
  三杯五盏神仙醉,两袖风霜草木歌。
  白首人天无不胜,青葱岁月已蹉跎。
  阿云笑道:“词穷、词穷,佩服、佩服,甘拜下风!甘拜下风!”
  萧寒也笑着说:“还是阿云承让了!”
  说完,萧寒拿起筷子,指着桌上菜肴道:
  “你也吃点东西,我们光喝酒了...”
  阿云看看盘中的芋头,眼前一亮,突然道:
  “刚刚我输了,再换个韵继续如何?”
  萧寒笑道:“小姐请...”
  阿云看了看萧寒举着筷子等她吟诗而没吃,出口道:
  软玉春香在眼前,苍龙彩凤话三千。
  相期过雨连枝树,莫负今宵不夜天。
  萧寒看着手里的筷子,又看看另一盘洒着白砂糖的西红柿,笑吟道:
  几瓣红花妆翡翠,一江白雪照舟船。
  中流挥橹相逢笑,夜半听钟各自眠。
  忽然,刚刚给二人上菜的白发老人缓步走进来,口中念到:
  “如诗盘古帝,意刻在三王。”
  萧寒一惊,一下站起来,下意识地上下打量老人:一袭飘飘白发,一身清布散衣,骨瘦而健硕,面貌清奇,二目放光,毫无表情地看着萧寒。
  萧寒脱口答道:
  “一对龙门宝,村人瀑港藏。”
  萧寒的话音刚落,老人一招流星赶月瞬间扑到萧寒身后,左手夜叉探海去抓萧寒的左臂。萧寒知是遇到高手,左臂迅速用劲向外一抖,一个沾衣十八跌破了老人这招,老人抓了个空,顺势使出飞虹掠日再抓萧寒右臂,萧寒向前一倾身,抬右脚就一个童子凌空脚,正踢在老人胸前,老人噔噔噔倒退了三步,笑了笑说道:
  “好小子,这招儿是我教你的吧!”
  萧寒道:
  “老人家,这是何意?”
  老人道:
  “看看你的功夫!”
  还没等萧寒再说话,老人突然一个燕子穿云,又冲到萧寒后背,直接抓住萧寒后背的衣服,唰的一下向上一撩,露出萧寒的后背。
  萧寒刚要反过来抵抗,阿云突然站起来道:
  “萧寒,不要、不要,是自己人...”
  萧寒没做抵抗,头也没回,静静地道:
  “老人家,你看到了什么?”
  白发老人没回答,只颤抖着手,摸索着萧寒背后刺青的伤疤,声音震颤着念道:“如、诗、盘、古、帝”、“一、对、龙、门、宝”
  萧寒道:
  “两句话不代表什么吧”!
  “就是你,孩子,你就是萧风同志的儿子萧寒,终于见到你了...”
  原来,老人家是萧寒的父亲萧风的警卫班班长马龙,萧风派老人家来协助阿云完成任务。
  三人免不了叙旧一番后,马龙正色道:
  “此地鱼龙混杂,非久留之地,我带你们去找密语之地!”
  萧寒和阿云齐声道:
  “密语?什么密语?”
  马龙没做声,拿过一张纸,把刚才和萧寒对的密语诗上下对齐写在纸上,对萧寒和阿云道:“你们顺着念一下!”
  萧寒念道:
  “如意一村,诗刻对人,盘在龙瀑...”
  阿云念道:
  “古三门港,帝王宝藏”。
  二人念完,马龙哈哈笑着,指着图上的诗,说道:
  “你们都是诗词高手,这是一首藏头诗,并且是一藏到底的诗,其中有很多玄机。
  马龙接着说道:
  “第一句的‘如意’是个地名,是陕西省延安市宜川县的一个村子;‘诗刻对人’是说你身上的诗句的另一半还在另一个人身上。‘盘在龙瀑’是什么,我不清楚,要到如意村,找到‘如意龙泉卫’才能知道。‘古三门港’是在浙江台州三门湾一个古老的港口,萧风同志曾经在那里修养。”
  阿云道:
  “帝王宝藏呢?”
  马龙道:
  “‘帝王宝藏’是一个巨大的宝藏:
  相传,盘古大帝开天辟地,用的是一把凝聚宇宙精华之陨石,历经亿万年太空飞行,吸纳万千星斗之神奇能量,被上古天神所获,以众神之功,聚天地之灵气铸成一把‘无相开天神斧’,统摄万物之灵,无坚不摧,无强不破,乃上古无价之国宝,一直被世代封存在黄河壶口瀑布西岸如意村旁的盘古山盘古庙地宫之中。
  大洪水时期,洪灾肆虐,水淹地宫,大禹王取出无相开天神斧,凿壶口开高原,劈山斧岭,所向披靡,疏通水道,不久便平息了水患,自此黄河滚滚奔腾东流入海,鲜有水患。大禹王知神斧乃天赐之灵物,恶人窃之必祸乱人间,便把神斧重新封印在龙脉之首,如意川大瀑布之下,命‘龙’部族驻守于龙首之如意村龙眼泉旁,世代守卫无相开天神斧,称‘如意龙泉卫’,从此‘龙’族人尊大禹王之命,隐姓埋名,世代守护国宝。
  到了近代,倭寇侵华,我中华民族遭受空前浩劫,有一国贼出卖了‘无相开天神斧’的秘密给倭人首领,倭人立刻派出一支神秘的特种部队挖出神斧。我军得到情报,命萧风带队拦截,与这支日本特种部队在壶口瀑布岸边苦苦鏖战了五天五夜,战斗极其惨烈,双方损失惨重,如意龙泉卫的族人们在黄河岸上打起壶口斗鼓,我们惊天动地的斗鼓声中,消灭了贪婪的倭人,抢回了‘无相开天神斧’。
  当时是战争年代,国宝不便暴露,遵照上级的指示,我们把‘无相开天神斧’藏了起来。但新中国成立后,日本那个神秘的部队化身成一个国际黑帮组织,收买了一些利欲熏心的文物贩子,悄悄偷到了宝藏,上级又命令萧风同志和我们又夺了回来。
  当时,你刚刚三岁,萧风同志又聪明又有才,灵机一动写了首藏头诗,第一、三句刻在你的背上,第二、四句刻在方建国的女儿燕子的背上,只有对上这两首诗,‘如意龙泉卫’才能指引我们找到藏宝地大门唯一的特制钥匙。
  其实,方建国就是我的化名,因形势复杂,不得已而为之,后来为了保守秘密,上级指示你父亲带着我们组建了一支秘密部队,专门负责保护这个宝藏。”
  萧寒听得目瞪口呆,张口结舌问道:
  “燕子,燕子原来是您的孩子?”
  马龙叹了一口气说道:
  “哎!没办法,为了革命,为了国家和民族,从把你们都托付给战友抱走到如今,我再没见过我的女儿燕子,你父亲也一样,从未再见到过你...”
  马龙说完,不仅热泪纵横......
  萧寒也默不作声......
  一周之后,三人翻山越岭到黄河壶口瀑布旁一个隐蔽的小村落如意村。
  刚刚到村口,在散发着幽香的一棵高大树木下,斜坐着一位头发灰白,嘴里叼着长烟杆儿的老人,似乎是眯着眼睛倚靠在一口石磨盘上晒太阳。
  看看三人走近,老人突然像幽灵一样飘到切近,以烟杆儿为剑,一招白蛇吐芯刺向马龙,马龙一闪身躲过。
  阿云手疾眼快,左手一托右臂,凝指为锋,一个青龙摆尾刺向老人咽喉,老人双手合十用童子拜佛接住,烟杆儿顺着阿云的手臂一转,顺势一拉,阿云不由自主向前冲去,一个前滚翻,白鹤亮翅立住。
  萧寒飞身上前,右腿直踢出童子凌空脚,正中老人胸口,老人上身一震,在倒退中滴溜溜一转,就地一滚身,烟杆儿直扫萧寒左腿。
  踢人是一把双刃剑,踢出右脚,左腿孤悬,正是下盘空虚的瞬间。萧寒一惊,一个凌波微步,向前上方一纵身,顺势转体,越过老人,回身又是一脚踢在老人后背,老人一个踉跄扑倒在地,萧寒再一纵身提脚,阿云也飞身挥掌迫近老人...
  “住手,住手,快住手...”
  马龙赶紧喊道。
  萧寒收住再次提起的脚,阿云收住举起的玉掌。
  马龙继续道:
  “龙三爷,别闹了!多年不见,你还好吧?”
  匍匐在地的老人一个鲤鱼打挺翻身站起,笑道:
  “还好,还好!俩娃儿功夫不错,小伙子还能踢到我,不简单不简单!”
  萧寒和阿云齐声道:
  “怎么回事?”
  马龙呵呵笑道:
  “萧寒,阿云,这位就是如意龙泉卫的族长龙三爷,同我们开个玩笑!”
  萧寒和阿云赶紧抱拳道:
  “龙三爷,年轻人有眼不识泰山,多有得罪,请海涵...”
  龙三爷仰天大笑道:
  “来我如意龙泉卫,不为寻人就为寻宝,露两手才知道斤两。你个娃儿功夫不赖,但还是过不了我这关...”
  马龙赶紧道:
  “三爷息怒,因事情紧急,我还没来得及向您禀报实情!您且听我说...”
  马龙就把事情原委向龙三爷一五一十地说了一回。
  龙三爷脸上一阵风云变幻,突然向萧寒道:
  “你是萧团长的儿子?”
  萧寒道:
  “正是晚辈萧寒,多有得罪,您大人不见小人怪,请原谅刚刚晚辈的无礼!”
  “娃娃呀!你是老团中的儿子,我哪里会怪你呀!真是将门虎子,武功非凡,能踢我一脚的人确实没有几个,想不到你年纪轻轻就能三招两式放倒我,佩服佩服,我这个老战士也就心安了,也不枉我苦守这孤村几十年...”
  老人说完,上前拉着萧寒的手,纵泪道:
  “快快快,赶紧和我回屋说话...”
  龙三爷拉着萧寒的手,一边向村里走,一边扯起嗓子吆喝:
  “乡亲们!老团长的娃儿来了!老团长的娃儿来了...”
  一边走一边喊,到了龙三爷的窑洞,如意村龙族的乡亲们得知马龙带来了老团长的娃儿,纷纷送来各种吃食,像军队一样,有人迅速到村口替龙三爷守住村子,其他人列队在窑洞外守候。
  原来,龙三爷是如意村土生土长的龙族人,当年抗战跟着萧风打鬼子,也是老团长的警卫员。无相开天神斧失窃后,萧风派龙三回如意村守宝藏,这一守就是几十年,人都老了。
  龙三爷向萧寒道:
  “我看一下你的后背...”
  萧寒掀起上衣,露出后背,龙三爷仔仔细细看完萧寒背后的两句诗,突然向阿云问道问:
  “另外那两句诗在你身上吗?”
  阿云怔了一下说;“龙三爷,没有,我是萧老的部下阿云!”
  龙三爷叹了一口气道:
  “马龙,藏宝地的钥匙我拿不出来!”
  马龙大惊失色,向龙三吼道:
  “你说什么?老团长命令你在这里守藏宝地钥匙,你居然说拿不出来?”
  龙三爷摇着头道:
  “老兄弟,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呀?我没那意思!”
  “那你啥意思?”
  马龙咆哮道。
  龙三爷:
  “藏钥匙的地方,机关极其玄妙,要他们二人背上那四句诗和两个人各自一滴血,用如意村两尊龙泉眼固定时辰的泉水,再掺入如意村特有的花椒泡出的花椒水,融合调制后,各自灌进如意川大瀑布地宫里的两个特制石斛中,才能打开石斛。
  一个石斛内有开启宝藏大门的钥匙,另一个石斛里有首诗。解开那首诗,才能找到藏宝地和开启方法,再加上这把钥匙,才能打开藏宝库的大门。
  现在只有萧寒一个人来了,只能拿到其中一样,毫无意义,不仅不能开启石斛,反而会引发地宫坍塌,后果不堪设想。如果只拿到那把钥匙,没有或解不开那首诗,永远也找不到藏宝地,更打不开藏宝库大门。
  这是老团长汲取了盘古山盘古庙地宫失窃的经验,请世外高人而专门设计...”
  无奈,三人在如意村小住几日,告别了龙三爷和乡亲们,去寻找燕子。
  善良和邪恶本是一对孪生姐妹,寄居在每个人内心深处灵魂的原点,面对的对象不同,我们从心里释放出来的善恶就不同。
  当我们面对邪恶的时候,我们憎恨的恶念悄然而至,衍生出以暴制暴,以恶治恶的原罪;当我们面对善良的时候,我们的慈爱和宽容便自然流露,所以便有了幸福、快乐和一幕幕感人画面。
  这正是:
  深宵半榻春容影,浅笑回眸玉面红。
  醉后裁诗还有酒,痴儿仗剑啸西风。
作者 :一面湖水szm 时间:2020-06-25 21:17:15
  太好了,继续聆听寒风的故事。
  • 寒风居士

    举报  2020-06-26 11:45:49  评论

    @一面湖水szm 感谢老兄! 这是想玩玩武打的节奏,因为我还有个武打情节,也学过一点点!
  • 寒风居士

    举报  2020-06-26 11:45:56  评论

    @一面湖水szm 小时候,练习了很多年“单掌开砖”,即使是现在,再练习上几天,一样可以做到。看过很多武打小说,甚至搜罗了很多所谓的“武功秘籍”!哈哈,现在想,当时虽然很幼稚,但也是一份积累。比如,在小说中,那些小幼稚在写这个桥段也用得上,这也就够了!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小小孩12012 时间:2020-06-28 21:21:34
  继续欣赏:)
作者 :小小孩12012 时间:2020-06-28 22:43:07
  现代武侠小说的味道!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纸鸢雪 时间:2020-06-29 11:16:25
  滑头和迂腐一线之隔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