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黄昏降临以后

楼主:蔡万破 时间:2021-04-28 15:48:06 点击:29 回复:6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文/蔡万破

  黄昏降临时,走出单位大门,过马路,沿右侧步行,不急不缓。
  抬头望一眼西边的天空,几片乌云如我一般,也在孤独地游走。
  孤独是表象,实则内心充溢着欢欣。下班了,从现在开始,到子夜入睡前的这段时空,属于我,随意支配,好似我多富有。
  每走过一家店铺,脚步慢下来,往里张望几眼,仿佛光亮处,躲藏着一些秘密。
  我是个从小就爱看热闹的孩子。以为读了几本书,在人世逛过几天,就硬是装作改变了心性,让外人怎么去看,都像是一个佛系者,一个对什么都看淡了的人,世外高人。全是假相。
  在叶挺桥岗,站在红线外,老老实实。目光如探照灯,远近扫了几个来回,发现众人的表情五花八门,丰富得很。有的一脸焦急,像有什么大事,非他不可;有的脸色阴沉得可怖,仿佛下一刻都要骤雨倾盆;还有的,根本就没有表情,一张白纸,随意你涂抹……。有意思,小小一个路口,简直就是一个缤纷的世界,或者说是一个世界的入口。
  没时间探究了,绿灯一出现,人潮汹涌,一个大时代,裹挟着你往前走去。
  如同别人弃我而去,还是我弃别人而去,说不清。继续一个人,与更多的人不搭边似的,贴着行道树,或踩着盲道,往前摸索。
  走过文印店,有几绺灯光射出来,橘黄色,在这个微冷的傍晚,散发着温暖的色调。让人内心咯噔一声,有什么被捅破,像要流淌出来。
  彩票店打烊了。旁边侧门,一个女店员正忙着锁门,台阶下,站着两个与她一般年纪的女人,一边嘀嘀咕咕,一边暗地里拿眼瞄着她的一举一动。暮色笼罩下,女人向来是分辨不出岁数大小的。本来经过精心打扮,暮色再来插一扛,一切就变得朦胧美好。走过她们的身旁,有一股淡淡的清香钻入鼻孔。我能界定,这应该是中年女子。年轻的女孩太猛,就连香气也有一股劲儿。唯有做了历经世事的中年人,才会略施小计,在有处让你体会到淡淡的无。果然好算计,好阳谋,好留白。不服不行。
  不知不觉,在光阴的通道里,走了一程。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整理思绪,转入饮食街。说是饮食街,其实就是一条小巷子,南北相通,连接叶挺路与安宜路。因两侧多是小吃和饭馆,就落得这个美名。
  想起来了,就是这家小饭馆,三五个兄弟,偶尔聚在一起,喝喝酒,侃大山,天南地北,那叫一个海吹。在春萌店上掼完蛋,走进小城的黄昏,几百米的路,走得悠长,荡气回肠。如今忆起,那不就是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吗!或是书生意气,挥斥方遒,激扬文字!
  到空旷处,习惯回头,看西边的日落。今天是阴天,日无山可落,即便有山,也无日可落。可见人生不如意事八九,是有一定道理的。要想活得快乐,无非放低姿态,或无限缩小苦痛,无限扩大愉悦。其实针尖上睡着一个天堂,你理解了,就理解了。与自己和解,不要老想着超越自己,去遇见一个更好的自己。经历了这么多,如果你还不觉得自己是最好的,那什么才是最好的呢?我看你一生也成为不了那个你设定的自己。
  晚饭吃什么?突然想起,人除了精神,也要照料好身体。没了健康的身体,灵魂什么也不是。它就算能飘,可它回不去呀。没有家的灵魂,那叫无根之木,无源之水,没有母亲的孩子。
  直到烧饼摊杵在面前,纠结的心里一下子亮堂起来。仿佛幽暗的树林,漏进了丝丝光线。生意清淡呀,不对,许是买了的那一拨人全走光了,大炉前只有一个人等着,算上我,也就两个。果然烧饼有三个,孤零零的,搁在炉沿上,等候着有缘人。我喜出望外,不就是等我的嘛,赶紧掏出一把碎银,乐滋滋的,把它们领走。
  左行,小心避让着行人与车辆。后来干脆贴着墙角走。没墙的地方,贴着广告布栏走。这几年,城市美化,这些低矮、破落的小门面,被政府用布栏隔离了开来。眼不见,心不烦,果然大家的心情都好了起来。来来往往,秩序进然。
  见一老太婆,坐在小马扎上,面前放一菜篮,篮子里躺着几根莴苣。一看卖相,是自家地里的。伶仃,瘦弱,营养不良。可顶端簇生的叶子却是碧绿如玉,细长细长,感觉要把你的眼神吸进一个另一个时空。
  就它了。脑子里闪进一幅简约画面:桌子上,一碗粥,一碟炝窝笋,三个烧饼,一字排开。
  于是这画面,在接下来,就成了现实。
  切得厚薄不匀的窝笋,在口腔中辗转反侧。舌尖上,有关泥土的,春天的,雨水的,清香,新鲜,一点一点弥漫开来,轻轻打一个结,结一道彩虹,经久不散。
  生活就这么简单,万物来到你的身边,一些念想,一些裹腹,不争一日之长,慢慢行走,与它们打成一遍。
  万物是自然界派来和我玩耍的一帮孩子,它们和黄昏一样心地善良,目光是温驯的,举止是轻柔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合乎你的心,这样走下来,难道不好吗!
  黄昏降临的时候,我就这样一遍遍,一天天,重复自己。旧与老,只是人世的约定俗成,不必介意。
  关门,落锁。接下的时间,在书中兜兜转转。熄灯前,会想一会儿,他们母子俩现在做什么呢,也许已入睡了。那好,我也钻进被窝,不同床,同梦。高考始终是寒门学子晋级的相对公平的一个途径。放飞吧,神兽们!
  时常夜里醒来,也不知是几更天,就听到一些耳语,一群鸟在窗外密谋着什么(我总把窗户留一指小缝,以便与窗外的世界交流)。鸣叫低低的,悉悉索索,呓语一般,掺杂着日常琐碎,又似小夫妻的亲热。我竖起耳朵,想听清楚,听得更多一些,可一段时间,连风声也止息了。春天变得静悄悄的,偶尔有三五声猫的叫春声,像夜半孩子的梦哭,从远处传来,抵达窗下,到我的耳朵时,已变得梦幻不定。
  摆动四肢,把身体的其他部位一一安抚好,合上眼睛,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作者 :一面湖水szm 时间:2021-10-16 22:11:10
  @蔡万破 逃出小黑屋!
作者 :紫玉仙子 时间:2021-10-18 17:44:29
  来看看
作者 :紫玉仙子 时间:2021-10-21 17:38:07
  每次阅读@蔡万破 的美文,人物心理描写很生动!
作者 :孤客独酌 时间:2021-10-25 23:06:43
  人生百态,缘于生活。欣赏美文!
作者 :tyrl20091210 时间:2021-10-26 08:59:09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作者 :一面湖水szm 时间:2021-11-03 22:59:25
  岁月流淌。。。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