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乡村聊斋(组诗)

楼主:蔡万破 时间:2017-04-14 15:39:54 点击:17 回复:8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乡村聊斋(组诗)
  

文:蔡万破
  


  想念那些花

  从油菜花地钻出来
  头顶着黄金
  衣服也裹一层金粉
  那只蜜蜂从花丛里
  跟踪而来,扇动着羽翼
  凌空审视着我

  这一幕令我感动
  我只是一个过客
  从春天的边缘擦身而去
  不值得你用心对待

  我怀念家乡的花海
  女孩子采集着各种花粉
  眨眼之间,论到母亲们
  哭红着眼睛
  把一朵一朵俏花蕾
  打发上路
  在他乡盛开

  整个春天
  我像一阵秋风
  从乡村到高楼林立的孤岛
  刮下每一张悲伤的叶片
  为了打发时间
  我不停地行走
  榨干痛楚的想念

  如今,春光灿烂
  镀亮每一寸空间
  我看着身后走过的大地
  花瓣铺满了寂寞的长夜
  我一下子有幸
  成为埋葬她们的英雄


  通往打谷场的路

  谷子的受刑场
  村人挑灯夜战
  轻伤不下火线的国防线

  我摸黑赶往那儿
  手拎着夜餐
  我不能回头
  从小家人就警告我
  男人肩头,各有一盏灯
  一旦回头,吹熄了灯火
  就会有莫名其妙的事发生

  这一段路
  走得胆战心惊
  据说也不能低头或旁顾
  低头油灯会泼翻
  两侧的田野和小河
  埋伏着黑白无常

  去往打谷场的路
  充满了一个孩子对未知的想象
  昆虫们在暗处壮胆
  他还没有学会
  把起伏的草木当做特务

  他平视,一直走
  即便转弯,单薄的身子
  也力求平衡,星月偶尔穿过年龄
  也权作救济和安慰
  摔倒,爬起,吹着风
  旗帜飘扬,继续挺进


  神秘之所

  二大爷家
  房子窄小,低矮
  泥糊的墙面,草席的尖顶
  窗户少而小
  一些破旧废纸
  像蛛网,粘住玻璃
  封死了通往
  向外的唯一出口

  昆虫们兴高采烈
  似乎觅到了最佳场所
  白昼黑夜,只要
  从他们家门前过
  便能听到此起
  彼伏的欢歌

  我想变成一只昆虫
  蟋蟀,蚂蚱,蚂蚁
  哪怕蚊子都成
  我想飞进去,看一看
  幽暗的空间里
  到底藏着多少秘密

  他家的门是木头的
  关闭是常态
  香雾弥漫,处处神位
  连屋后的柴堆里都有
  一不小心钻出一只大仙
  它诡异的眸子盯着我
  吓得我夺路而逃
  跑到有阳光的地方
  闭眼还一个劲祷告

  后来二大爷被判刑
  二奶奶佝偻着身体
  成天坐在门槛上,目光呆滞
  昆虫的声调比从前更甚
  房子愈见破败
  我开始念书了
  随着岁月的流失
  似乎明白了什么
  可回过头
  又似乎什么也没有明白


  大器晚成的预言

  母亲看我饥瘦
  怕我长不大
  也许在一位母亲的心里
  儿子再小的事
  也比天大

  我坐在教室的当儿
  一位算命先生
  敲着盲杖
  “笃笃”经过家门

  报上乳名,生辰
  瞎先生沉思半晌
  喝了半杯水
  塞给母亲四字真言

  为了这虚无缥缈的预言
  母亲满心欢喜
  我没往深处想
  其实这一个成语
  戴在谁头上都合适

  仿若禅鸣
  仿若火车从旷野
  载着天使
  路过我家乡
  我顶着这个光环
  穿梭于村庄与墓地之间
  我告诉父亲
  有个目标还没有实现


  村西窑洞

  一孔窑洞
  站在村庄的边缘
  不说话
  老是火光冲天
  它封炉之际
  整个村子
  被装进一个罐子
  无人能避开
  它高涨的情绪
  夜幕降临
  月色从它的身上流过
  一只乌鸦,呱呱地
  把战线拉得很长
  我一个人冲上窑顶
  俯瞰这灯火
  明灭的人间
  我知道,脚底下的
  这弹丸之地
  与我有血缘关系
  无论我以后走到哪里
  身上都流着它的鲜血
  

作者 :小小孩12012 时间:2017-04-15 11:37:58
  还以为楼主讲鬼故事呢,呵呵!
作者 :小小孩12012 时间:2017-04-15 11:45:09
  随着岁月的流失
  似乎明白了什么
  可回过头
  又似乎什么也没有明白

  好像懂了,好像有不懂。
作者 :一面湖水szm 时间:2017-04-15 12:16:53
  四字真言,算命先生的法宝,都是为了孩子,宁愿相信了。
作者 :一面湖水szm 时间:2017-04-15 12:27:18
  烧砖的窑墩,小时候钻进去玩过,一垒一垒的叠满了大半个洞府。
作者 :一面湖水szm 时间:2017-04-15 12:29:31
  就是这个玩意
  
作者 :薛依云 时间:2017-04-15 13:22:04
  诗人一次路过家乡时,似乎明白了什么,可再回过头,又似乎什么也没有明白.....耳际隐约传来蝉鸣声,又仿若通往打谷场的路,有火车从旷野驶过,神秘之所的村西窑洞,说一个大器晚成的聊斋预言...
作者 :黄香玉的诗歌 时间:2017-04-15 17:59:21
  乡情乡韵,晕开在字里行间。
作者 :黄香玉的诗歌 时间:2017-04-15 18:00:36
  来欣赏大诗人家乡的风土人情,赞。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