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母亲的散文诗

楼主:蔡万破 时间:2019-09-23 09:16:54 点击:13 回复:3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文/蔡万破

  活到这个岁数的母亲,什么文体也不合适。
  唯独今晚,月光叩动旧时的门环,伸过一甲子的岁月,轻轻触摸——
  母亲的银杏树,一片片阳光落下来,梳理着嫩枝和新绿。
  都说人怕中秋月怕半,我怕的是母亲走着走着,渐渐迷失在光阴深处,而不记得回家的路。
  月亮有多远,回家的路就有多漫长。
  月华有多亮,母亲的白发就有多刺眼。
  微微摇曳的桂花树上有多少白霜,成长的路上就有多少母亲的叮咛和守护无声。
  这次我带着妻儿回到家乡,拟与母亲团聚。
  拿出备用钥匙,打开门,八十平米静悄悄的,似无人居住。
  放下手中的菜,卧室虚掩,母亲侧身背对着我,脸朝里躺在床上。
  阳光正好!透过拉开了一半的窗帘后的明玻,射进来,惊起慌乱的尘埃。
  我走近,大声喊了一声:妈。想必窗外的花草和小鸟都听见了,响起一串扑簌簌的远去声。
  母亲一年和一年不同,越发老态龙钟。孙子走上前,摇了摇奶奶的肩膀。
  这一刻的母亲,仿佛蝉蛹,从泥土深处缓缓苏醒。
  这一刻的母亲,仿佛是我的孩子,亟需人照料,细心呵护,才能蹒跚向前。
  母亲有一刹那的惊奇,仿佛在问:你们怎么来了?
  独处一人守着故土的母亲,莫非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
  这一天,自从父亲走后,我是必定要回去的,哪怕千里迢迢,山高路远。
  母亲显然忘了,不是她要忘记,而是日益衰退的身体机能不得不让她如此。
  时间馈赠她一连串的果实:听力丧失,健忘,老寒腿,高血糖,嗜睡——
  我知道,随着流水,还有一些东西不断加入进来,蚕食她的肌体,掏空她的身板,模糊她的记忆,暗淡她的夕阳红。
  如果没有带来的几道菜,母亲的这顿中餐,几可用寒酸形容:电饭煲里煮的一小团米饭,饭头上炖的咸菜鸡蛋,炒了一棵空心菜。我敢肯定,就是一棵瘦弱的空心菜,连枝带叶,剁碎了炒,只能浅浅盖住盘底。连汤都省了。
  而这一天是中秋!
  母亲牙没了,硬的吃不动,即使煮得烂烂的蔬菜,也只能整个吞进肚里。大量无用的时间里,磨合,反刍,消化。
  风烛残年的母亲,在饮食上已无所求,唯一的爱好是肉圆,必须是下在汤里的,五花肉搅碎做成的肉圆。小青菜飘在汤上,像岫云,晃动着母亲的眼。
  这一道菜呵,母亲吃得眉开眼笑,心满意足,仿佛人间至味。
  汪豆腐,肉圆青菜汤,炝凉粉,煮基尾虾,煮螃蟹。五只,父亲的也预备了,虽然他缺席没来。母亲喝了一点饮料。
  活到这把年纪的母亲,已不需要修辞。形在外,神归位,形散而神不散。世事的累积,已让她无视时间,无视苦难。一切放开,随意,随流水,不知所踪,随清风,风消云散。
  母亲的散文诗,在人间清读,流转,回声!
  我在一天便读一天,我在一年便读一年。
作者 :薛依云 时间:2019-09-23 10:16:34
  [xyc:赞]
作者 :千颗珠 时间:2019-09-24 08:06:03
  伟大的母爱,欣赏佳作,问好!
作者 :一面湖水szm 时间:2019-09-30 22:58:41
  母亲,你好!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