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昏昏灯火

楼主:青色雨滴 时间:2015-01-30 10:06:10 点击:176 回复:2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1、
  吃一碗暖暖的乌冬面。
  外面的寒风不算凛冽,街头闪烁着霓虹灯,仍然可以看到星星。夜风里呆着微微的甜意,温柔地沁人肺腑。第一次发现完全不属于任何地方的自己,喜欢那种自由,自我且有着小小幸福感的自己。即使那样的自己需要被唤醒。熙熙攘攘地大街上,耳边一直回响着某段钢琴声,虽不知道乐名,但每个音符都好似在体内情绪饱满地跳跃着,优美之极。
  房间里很安静,窗外广袤的夜景。
  寒冷的夜晚,透着白色的气息,暖冬少有雪落,也就习惯了柔和的柔和的灯光勾勒出建筑物的轮廓,看上去就像自身发着光,笔直而静默地耸立于夜幕中。房间里的味道无论怎么努力辨别也枉然,花瓶中个百合香气早就掩盖住了一切。
  看不懂一些情绪的出现,特别是在假节日的当口。又像是关于梦呓的情景,每个字每句话都显得干燥不堪,文字的对持与冷淡,就成了人和人之间最大的缝隙。尽管现在有着更多的联络方式,但最终都在让各种方式淡漠了人间情分。相比可以凝视的是无比深情,而深情的背后又是另一种哀伤,属于各种哀伤,旁人无法体会。
  欣然穿越在城市里,跟与自己并非频繁相见的人去见上一面,掌握自己的变化,间接了解其他人的生活轨迹。每每听说的,却是她们各自的游弋,能够带来的惊喜不多,除了陷入一种人生鼎沸的假象之外,几乎让人摇摇欲坠,站在窗前望出去,此番红尘万丈的感觉,只是车水马龙。一路相望,沉默许久后更加愿意耿直地去专注那些自己感兴趣的人和事,稍感欣慰。
  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渐渐心静如水,如石,不知道会不会过早了。
  白天的街巷走来仿佛还淳朴而温柔,但总算不上坚实而安心。一到了夜晚,所有妖媚都释放了出来,特别是冬天,需要跟别人保持距离,却让自己备感太孤立。大寒已过,甚至都不知道还会不会有寒冷的日子到来。很难想象出更多不现实的东西,叹口气也好,时间让人无能为力,而时间面前,一切都只能束手无策。
  不是所有不公平的事情面前都可以做到心平气和,难以接受的是让心底生出深深的寂寞来。想象着满天飞雪的景象,就算冷的刺骨的日子,能够用一整个小时哄自己开心,就算内心深处仍丢满了忿怒和失望而曾经扭曲过的脸。喜欢下雪,雪似乎能让整个街道呈现出和平日不同的风情,轻轻地踏出声响来,鞋底沾满雪粒的感觉很温暖。
  身边的人依旧行色匆匆,四处奔波。能够悠闲地坐下来享受小酌一杯的快乐的人,恐怕并不太多。只是如今,感觉有些事情还极其遥远,像是听到琴声响起一般,沉默在天外。据说美丽的声音可以填满心灵的空洞,仿佛一盏青灯,伴随着寒风和雪花共舞,纷纷扬扬的扑面而来。



  2、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有一口气,点一盏灯。”叶问说。
  前半句自从电影上映后就耳熟能详,后半句,则仿佛喻示着做人的道理,不似前边那么柔情暧昧,所以需要更加深厚的思绪去整理,去琢磨。力所能及的事,看似也不是那么容易做到了。人说,幸福与否本来就不那么重要。祝福声此起彼伏的瞬间,幸福真的会突如其来吗?只有那么一瞬间,忘了身边嘈杂的声响,不知道何时,两人之间多了一个小小的秘密,却是无尽甘美。
  当一个人处于身心协作的状态,任何能量都可以入流水般贯穿全身,有些东西会被视为珍贵,而有些则让自己更模糊更混乱。几时才能让自己可以真正的安心下来,没有什么可以干扰和破坏掉一场梦。
  某日说起小时候常逛游的那条街巷上存在着的小作坊,它们仿佛一直就在那里,黑暗的室内堆砌着杂乱无章的什物,没有装饰没有设计,只是那么枯淡地运作着,而那些廊檐下会不时地挂出成品。那些竹制的家居用品,让角落里依傍着的竹杆变成竹筒,再变成竹篾甚至竹丝,都由那个一直坐在角落里黑漆漆的老人的双手,变化出各种人们需要的物件来。
  只知道他的姓,因为在各层竹制的蒸笼架上会写着“汤记”。农村里人上街走过这条街时,总能找到家里需要的新的厨房家居用品去替换旧损的那些。特别到了婚娶的时候,必定要为新的家庭添置整套的家什。每每这样的日子能看到那个老人会站起身来,为所有他的那些宝贝们做个全面的展示。那会儿能有这样的手艺的人应该收入稳定,可他永远穿着那身黑黑的衣服,一条专用的围裙将自己包裹得像个黑色的粽子。唯一跟他有过交流的经历,是学校里要求交一个手工作品,突发奇想地问他讨一个可以做笔筒的竹筒,然后自己在外圈上描述图案用小刀又刻又刮的一个大工程。记得他很认真地替自己翻弄着他身边的那堆竹片,递给我时仿佛在说一定要做成功哦。只可惜,做成功后的笔筒被老师收走放在学生习作栏里展览去了,再没有还我。所以也不能回去告诉他,没有浪费掉他的宝贝。
  如今家里很少再用得上那些竹制的东西了,仿佛塑料可以全部替代。但是那些刷碗刷篮甚至过去刷马桶用的竹制工具,就在不知不觉中消失得无影无踪,人们心目中过于廉价的,才不值得一提了吧。几时还能再见到那样的老人,安静地坐着周工艺的活,毕竟这个世界已经如此喧哗,再没有多少人是可以如此专注和默默地做每件那么细致入微的事情,竹编的工具都有生命,耐用的程度要看人心有多珍惜了吧。
  东方人感觉还是对那些传统有着特别的自豪和崇敬,只是日子久了,偷懒的现代,都无法再炮制出那样的旧式人群,去细细体谅,默默更生。角落里至少应该还能留着一盏竹灯,好让人忘记外面的喧嚣,陶情于自然,该有多好。



  3、
  夜来尚冷,雾霾指数高升不降,窗外也确实雾茫茫看不清远处的一切。
  拥着被子读一本<魔灯>,明知这样的用心根本无法改变那些不可自控的事。书丝毫不能打动人心,更不会对生活有任何明显的改观。就算质疑生活,但还是要去结结实实地生活下去。总有蔓生的枝节,让人感觉看起来生活并非一番风顺。早已习惯了不将所有细节放大,只是一个浅浅的榜样,或许需要“看破”红尘,只需要一双越世的眼睛。
  回暖的冬天,思睡昏昏。被拖着去一个硕大的家具城,居然只为了寻找一把靠椅。如今的家具城里堆放的都是实木红木甚至乌金木的成套家具,就算是沙发也都标着真皮牛皮甚至不是皮的材料。庆幸自己不会再给自己机会沦陷其中,根本就是不是普通人家居家过日子的阵营,任何一件成品就都是工艺品般的价格,不管标注的是进口还是国产,几乎都永远同步。除了一身汗之外,一无所获。原因只有一个,差钱!
  想来如今不差钱的人家确实不少,否则那么多家具要真的卖不出去难道他们喝西北风不成。一桌一椅上万上千,一床一几更不知道人间工资数字。再三回味,却觉得非常心酸。不过是给老人找一把舒适点的靠椅,看电视罢了,这半天的转悠,弄得人心里装着一个巨大的“不幸福”出来。只能说自己转错了地方,否则怎会一个人拼命地在扼杀掉那些对古老陈旧而柔软的旧式家具对自己美好印象,又绝非需要用几个月的工资才能搬回去一把凳子那么挣扎。
  贫民也终归会有贫民的去处,不是因为太敏感,失去了一些坐标,更方便无痕地阅历这个大千世界。
  一直以来,都没有足够的安全感支撑,以致很多时候更惊讶于自尊心受挫后代偿心里。幸而还有平衡的心态,习惯性去寻找一个支撑物,能够不至于真的像个活在云端之外的人。
  原本想要种植一些净化空气的绿叶,却不想要先花一点时间来净化自己了。新搬迁的办公室里的桌椅刺鼻熏人,无日光照耀依旧会有着无可救药的气味。那些微观情绪随之波动被放大,独自想象不出,如今近乎一种自残的方式生存下去,到底是在滋养着怎样的一个部分。没有被稀释和冲淡的机会,估计还要在如此不健康的氛围中继续神经质地过下去。
  只是最近常有眩晕的毛病出现,甚至闭上双眼也能感觉到眩目。一直以为是休息不好的缘故,直至如今连睡眠中翻身都能感觉到外面的世界在翻转。与人相告,便说要去看医生做检查。明知这一去就是会折腾到被痛苦翻耕的地步。于是,处处小心谨慎,就连转个头也都不敢轻易为之,自我猜测那是颈椎的病灶。一下子顿觉,像个病重的老人,需要揽镜自照,免得像朵疲惫的花朵一下子要开到了尽头。
  如何才能不透支过度,也不会留下任何废墟的痕迹。



  2015.1.30


作者 :何所冀 时间:2015-02-04 19:59:00
  灯火昏昏,人心清明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