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老僧

楼主:天际扁舟 时间:2012-01-11 12:38:53 点击:2598 回复:13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老僧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位老僧,住在一个幽暗的山坳间一座孤独的小寺院里。寺院其实算不上真正的寺院,只有一间大殿,里面敬的是地藏王菩萨。大殿旁边一间耳屋,是老僧的住处。
  老僧每天早上有要去山上走一遭,权作锻炼身体。其余大部分时间都在大殿里对着地藏王菩萨默坐,口观鼻,鼻观心,一坐就是一整天。他一年到头很少去那几里之外的市上,犹如红尘与世外就隔了这几里,在这里就可以忘却一切俗世的烦恼。就是每天上山的时候,他也对那北归燕子的呢喃、池塘中盛开的莲花、天边飞鸿的长鸣、深雪斜伸的梅花从无注目的时候。那条蜿蜒的小径,已经不是延伸在他的脚下,而是铺展在了他的心里。他沿着那条心路一直走到山巅,走到崖畔,在雾霭朦胧的山顶,向远处凝望。远处其实只是一片云海苍茫,犹如虚幻的仙境。老僧每天像发呆一样怔怔地对着云海,似乎在寻找,在倾听,似乎一跃下去,就可以忘却一切,获得永生。待到鲜红的太阳渐渐从云海中浮现,大地和山川变得一片光明,雾霭也一点点散去,他才如梦初醒,拖着一袭破旧的僧袍缓缓地走下山去。
  老僧刚来的时候还不是老僧,只是在这条山路上走了三十年,现在才变成了真正的老僧。
  老僧每天只吃早晚两顿,如果有可能,他甚至连这两顿都不要吃。
  他有一部雪白的须髯,现在是连那眉毛都变成雪白的了。
  三十年来,无论是光风霁月,还是雷雨交加,无论春风拂拂,还是秋风劲劲,他都是坐在那一张草团之上,心中默念默想。《楞伽经》,《法华经》,《华严经》,《金刚经》,他一部部去诵读,去思索,去参悟,早已烂熟于胸。天地是空的吗?山川树木是空的吗?红尘是空的吗?我是空的吗?人来到这个世界是为了什么?他是为了来寻找悲欢还是寂寞?家财万贯与一贫如洗的区别在什么地方?快乐与悲伤有什么分别?他想啊想啊,终于额上的皱纹像纵横的沟壑,终于他的须眉都像雪一样白了。
  他还记得小时候的事情吗?他是否已经忘记了那曾经的一切呢?当年曾有一位出生在书香世家的少年公子,风流倜傥,诗酒年华。他不光熟读百家经典,深通儒释道的高深教义,而且写得一手好文章,练得一手好书法,又绘得一手好山水。他又精通丝竹,尤其擅长抚琴和洞箫。这一切都得益于他那教子极严的父亲,那是一位以忠君报国为己任的耿耿不屈的丈夫,嫉奸如仇,为了黎民百姓而坚持己见,哪怕逆龙鳞也毫不畏惧。可是他对于自己行走于深渊薄冰的生活已感厌倦,他不想让他的儿子步自己的后尘,继续过那种战战兢兢的生活。
  于是,他为自己的儿子设定了另外一种生活模式。于是,他的儿子成了名动京师的少年公子。
  春暖花开的日子,公子会与那些追慕者一起跃马长安市,于那高杨垂柳边觅得一处酒家,琥珀杯,葡萄酒,觥筹交错之际,口占得三首绝句,赢得满堂喝彩,而那新出的绝句是不久就要传唱于长安城最红的歌女之口,进而天下皆知了。
  夏日骄阳,一般是与好友手谈一两局以消长日,然后应友之请,挥毫泼墨,一幅山水写意悠然而出。看那画上,必有林泉飞瀑,淡泊远山,一痕长堤边一袭长衫的幽人怅然远望。若是电闪雷鸣的天气,则必于酒酣耳热之际,披发游走于室内,转而于纸上现出一幅龙蛇一般神奇的一气呵成的精妙书法,给友人以愕然至极的惊喜。
  若是秋意已深,仰观宇宙,俯察品类,不由得轻轻叹息。于是面对着萧萧黄叶,于竹林茅舍边拂一曲渔樵问答,默坐良久。有时,在那善打秋风者的撺掇下,骑上膘肥体壮的青骢马,踏着清脆的山石,跃马弯弓,去那草深林密出射得几尾野兔或一头山麂,晚上围坐在篝火边大快朵颐,推杯换盏。待众人东歪西倒,公子面对皓月当空,则取出随身携带的洞箫,吹一曲无人领会的幽咽的曲子。
  万物沉寂的冬天显得索然无味了许多,公子常常于书房独坐,去先秦诸子两汉诗赋中品评咀嚼,寻找灵感。俄而,大雪如席而下,黏在窗外那如血的梅花上,公子不禁怦然心动,于是提毫在手,不多时,一篇锦绣文章《雪中梅华赋》悠然而出。而这篇精美的文章,必在晚间的红泥火炉边被那前来赴一杯之约的友人击节赞叹,颔首良久。
  这一切的富贵繁华,他都还记得吗?为什么他的眼角会有泪痕呢?
  他应该还记得,由于自己飘逸的才华,他赢得了不知道多少隐居深闺的千金小姐的青睐与暗恋。他的诗文,他的那些逸事,常常头天刚刚发生,第二天竟然不胫而走,传遍京城的大小巷陌,上至王侯,下至贩夫走卒,青楼女子,都以先得知公子的消息为骄傲。门槛是早已被提亲的媒婆踏破了,公子已经被如火的热情打乱了生活节奏,有点厌烦了。如果不是在三月三日那天的灞水岸边巧遇御史家的小姐,受之倾城一顾,他甚至打算一生独身了。只那一顾,他才深信,这世上是真的还有如世外仙姝般的女子,她让人一见钟情并且再也无法自拔。从此之后,他便魂不守舍,几乎杜绝了一切应酬,把自己关在书房,写了不知道多少艳绝千古的销魂诗句。
  终于,经历了不知道多少周折,他终于有了小姐的消息,并且获得了那位无比挑剔的御史大人的首肯。
  从此,两个人开始鸿雁传书,用诗文倾吐彼此的思念。
  而噩梦也就在这一刻开始了。
  自从两家结亲之后,公子的父亲与御史大人的关系也比以前更进了一步。御史大人与公子的父亲一样,也是一位刚正不阿、凛凛不屈的硬汉,他以揭露朝廷中的阴暗腐败为自己的职责所在,眼里揉不进半粒沙子。那些嫉恨他的小人屡次中伤,不厌其烦地在皇帝面前说着他的坏话。终于有一次,这帮小人抓住机会狠狠地奏了一本,把御史打入了十八层地狱。御史大人由于写了一封奏疏,言辞激烈地劝谏皇帝不应该在宫中佞佛误国,而应该体察民意,关心民间疾苦。皇帝龙颜大怒,小人们火上浇油,说御史大人目无君上,大逆不道,心怀不轨之念。盛怒之下的皇帝下令将御史当廷处死,且株连三族,妻女充为官奴。公子的父亲因为直言为御史大人抱不平,被小人们再进谗言,说两家是姻亲,两人早就结为朋党,想一手遮天把持朝廷,根本不把天子放在眼里。于是,公子全家被判处流放边地,永不叙用。
  那是怎样的一段岁月啊!全家人千里跋涉,餐风露宿,去那被贬谪的荒凉的边疆。可是,在途中的一处驿站里,一个月高风黑的夜晚,父亲惨死在刺客之手,母亲惊吓之余,在精神与肉体的双重折磨下,无法自拔,投井而死。可怜的公子,怀着满腔的忧愤,却仍要一个人奔向那生死未卜的地方。
  在那里,公子忍辱含垢,一待就是十年。十年间,他饱尝了人世的酸辛,天天折磨于繁重的体力劳动,吃着最粗劣的饭食,终日以泪洗面。而令他最痛苦的,不是从无比煊赫的贵族公子的天堂般的生活,一下子跌进无边无底的地狱,而是这十年来,那些曾经所谓的亲朋好友,竟无片言只字的冷暖的关怀。父亲和自己当年曾经周济帮助过多少落难的人家,给过他们最无私的慷慨相助,可是现在,整整十年,这些人好像从人间蒸发了一样,音信杳渺,让人恨意难消。
  终于,昏庸的皇帝死了,据说一位贤明的太子即了位,公子终于盼来了光明,他被列在了大赦的名单之内。这一天终于到来了,可是,这又有多大的意义呢?回想几十年来的生活,不正是一场黄粱幻梦吗?他不由得悲从中来,嚎啕大哭。然后,他带着父母的骸骨,千里迢迢,又踏上了回家的路。他要看看,那些当年对自己趋之若鹜的所谓朋友现在过得怎么样了,他们为什么不在自己最需要的时候捎来一句哪怕最廉价的关怀。还有,那当年眼看就要成为自己结发之妻的御史家的千金小姐现在还在京城吗?她过得好吗?
  到了京城,他掩埋了父母的尸骨。就开始去打听和寻找当年自己或者家里曾经资助过的那些人。真是世态炎凉,那些人原来都活得好好的,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而当自己去质问他们,向他们表达自己的愤怒的时候,得到的却是阵阵冷笑,然后被凶恶的家丁用棍棒打出家门。
  他又四处打听当年的御史小姐的下落,他到了管理官妓的部门,得到的消息是自己当年的未婚妻由于不堪忍受生活的巨变和教坊里非人的折磨,三年后就上吊自杀了。而那位御史夫人由于受到接二连三的刺激,变成了一个疯子,天天在长安市上以乞讨为生。
  公子来到长安市上最繁华的地方,这里勾栏瓦肆,一片喧嚣,仍是一派歌舞升平的景象。这里曾是自己多么风光和快乐的地方啊,可是现在,举目无亲,孑然一身,茫茫天地,哪里才是自己的栖身之地呢?
  “一切诸法,皆悉空寂。无生无灭,无大无小。”
  “凡所有相,皆是虚妄。”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
  地藏王菩萨,你能度尽地狱饿鬼吗?既然一切皆空,又何来你地藏王菩萨,又何来极乐世界,何来地狱?既然一切皆虚幻,我又在哪里?世间万物皆虚幻,又哪来的我,哪来的你?我本来就是虚幻,又有什么度人度己之说?
  夜里,老僧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在梦里,他遇见了佛,他与佛展开了激烈的论辩。佛一直微笑着与他辩析,他却慷慨激昂,声若洪钟。最后,他告诉佛说,在梦里,你我都是虚的,醒来之后仍然是虚的;在梦中是梦,醒来后仍然是梦。因为一切都是虚幻,这世上就根本没有地狱天堂,根本就没有什么佛与菩萨,佛与菩萨本来就是虚妄的,是永远都不会实有的。
  第二天,寺里空荡荡的,老僧已不知去向。只有高高供奉的地藏王菩萨,似乎在凝神沉思。
  第三天,仍然不见老僧的影子。
  其实,从那天起,老僧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半年之后,这座孤独而幽深的寺院终于在一个风雨之夜坍塌了,到了第二天,原址上只剩下一片颓圮的废墟。

作者 :何所冀 时间:2012-01-11 13:02:00
  生活之于残酷,才需要一块灵魂的栖息地,真也好,假也罢,毕竟在俗世,一切的美好,皆存在于灵魂深处,一种态度,一种生活
  
  问好扁舟兄
作者 :水边港 时间:2012-01-11 13:04:00
  平淡的生活里总隐藏着一段让人唏嘘的故事
作者 :秋苇闲渡 时间:2012-01-11 22:56:00
  法华经
作者 :四月裂帛april 时间:2012-01-12 11:40:00
  凡所有相,皆是虚妄。
作者 :混沌影斜 时间:2012-01-15 14:45:00
  我似乎看懂了 又好象没太懂
作者 :何所冀 时间:2012-01-17 08:43:00
  懂与不懂,不必执着,哈哈
作者 :冷月灵光6 时间:2012-02-06 12:46:00
  一种态度,一种生活
作者 :何所冀 时间:2012-02-06 13:39:00
  @冷月灵光6 元宵节快乐

作者 :何所冀 时间:2012-02-06 13:40:00
  @天际扁舟  元宵节快乐
作者 :雪枯江南 时间:2012-02-06 18:39:00
  懂不懂都有收获
作者 :一汪碧蓝2011 时间:2012-02-25 17:09:00
  被故事吸引了,,,
作者 :君蜃离 时间:2012-02-25 17:20:00
  唉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