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清弦小说】那一出惊梦,谁点了谁的唇(连载)

楼主:幽兰清弦 时间:2014-02-21 20:17:09 点击:203 回复:39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楼主幽兰清弦 时间:2014-02-21 20:18:00

  
  

【清弦小说】那一出惊梦,谁点了谁的唇(连载)


  

文/幽兰清弦


  


  



  1

  偌大一个广场,因为一场雨的突如其来,留下若暄用紫伞勾勒散落心陌的语绪,她扬起嘴角,似笑,非笑,酒窝醉红了雨季的苍白,连隐隐花丛的若干幻觉,此刻也收拾起遍体鳞伤,静静听,来自潮汐的声音。

  夕照无法从背面揣度若暄的神情,杜撰意识不如大大方方走过去,语言的力量胜过思想的举足徘徊。他这么在想,脚却像了枚铁钉,横竖不动。

  我正在茶楼喝茶。水墨湿过的天空,飘坠着一层又一层薄雾,迅速浏览的视线随着弧线滑落地面,面对熟悉的场景,我没有继续接壤,任由画笔涂沫两个人的世界。茶喝到无味,一股莫名的苦况,把思绪带进灰白节点。也是无须深陷的情节,我会帐后匆匆离开。

  夕照还在原地。若暄的小紫伞仿若断桥欢会的序幕。我一眼望穿。如此局面,像是记忆里邂逅了雪,唯一的反差是季节穿越青石板,把镜头伸向前尘。没有过多停留,妄顾两处的思绪,经历短暂的失神之后,返回雨天已是仓促得不能再动用思想去考虑的苍白。于是,一场两两相向的记忆拉锯,顷刻走散。

  蓝色笔记本已经摊开,案头的光线柔之又柔,只是我的笔,如同夕照迟疑的双脚,柞在当中,落不下一帜语句。壁钟滴漏的声音,我仿佛置身无涯的荒野。六月的初夏夜,如履寒冬。

  “摹然穿过左心房的那段寂寞,在歌咏的地方,指给我岁月已经蹉跎的迹象。还有什么能够剪辑,过去与未来中间的画面。时光躲不开思绪的缠绕,我抵挡不得铁锈涴上襟怀。于是,有那么一瞬,指甲折断的痛,只是微笑的看着相片,任窗外的雨滂沱,心垫在回望之上。

  时间不允,我无法置半盏灯火,在江湖通明的夜,以此来告诉自己,早已不复存在的故事。岁月已苍,回记翻黄。还有什么能够如此刻骨铭心,丝毫不解今日风和日暄的旁白。弥望利刃穿透心室的对峙,白霜依带,千里萦凝,我不知道,还有没有一个叫做遗忘的词,在骞足三千也抵达不了彼岸的长涉当中,执心叩水。门环固执的心期,经年流落他方,而娓娓季节的那一场雨,我能盛放的容器,只是一支笔的屏气凝神。

  于是,虚念一直留存。没有惶恐的日子,在称之为伏法的沙场被劫杀的浮白,动静只是细微的行走。其实,已无须面面相呈的情绪了,我把过去连接到章节,你能看到的,只是一段没有风波的花事,而那些盘恒心榻的剧痛,被许多个美好的细节湮透,我还要如何负恨,去执着耿耿,把途径的一些相关,淋漓尽致的画面出来。所以,选择了安之若素,在雨季的阳光里,用明媚为自己下一个定义,日子静若处子。

  仕女的幽和素形容朝暮心境,捻笔如同踏花赏春,一处一处宣泄潜藏了整夜的月光的清澈。我能够的墨色饱润,无数个日夜消磨时间,唯思绪一处,文海韬光。有关男男女女的故事,笼统的收编文字之外。偶尔探望,面目全非,不觉痛,只是满担的惆怅,仿若雨丝委婉,粘稠得化不开,也只是一息,之后的快意行走,我依然还是窗前执笔问经的寂寞女子。

  一山藏千绿,覆水难收的载重,不是人生混沌的颜色。我把意识清明奉若神灵,以朝圣的虔诚,神清骨秀。知道期许不经,沧海不能桑田,路过的许许多多,唯时间能证明,其实让我平安成长的经历,最能磨砺孤傲的心性。低眉弹唱的以后,篆烟轻染草隶,无时无刻的微醺,在笔墨畅行无阻的几瞬,心涛若琉璃。

  蛰伏一冬,只为一个桑田尘飞的季节,挚砚轻狂。我也有后花园的环佩叮当,衣香鬓影,一池清莲,化外搁置灵魂。于是,就有了你看不到的孤芳自赏,在接下来的光阴,颦眉浅笑,拈花一咏……”

  一些酸楚侵入骨髓,一些情呛遮蔽灯光,我徘徊在老地方的思绪,如水,掀起万丈洪涛,在所谓不合时宜的时间里,写下其实深埋许久的句子,只是这些苍黄翻复的语序:不寄,尘埃落定;一锁,含恨离群。

  窗外的雨,如愿而停。风里都是梅子的想象。我不负担望梅止渴的意象,只为一己灵魂静好,固执文学。


楼主幽兰清弦 时间:2014-02-21 20:20:00

  




  2

  两肩盈担了旧梦,一掬新光透过灵魂的缺口漫射进来。我的笔还停留在无知无觉的苍茫中间,一壶月光的薄凉。沿芰荷的幽香,把池塘绕了又绕,红蕖没有顷掷。它的妩媚之极,而是用淡淡的落拓提醒我,出淤泥而不染,需要多少的毅力与清明,而留恋枯荣,不啻饮鸩止渴。

  若暄出现在池畔,我正好收拾寒冷。她以不可抵挡的温柔,衔接我远远传递的隐忧。走到身边时,一股幽香似有若无,柔若无骨的瞬间蔓延,我真的醉了。此刻,载恨负箧的情绪,溃败得不知所以,我深陷她的温存无法自拔。就是这样一位女子,对着苍凉从来眉清目秀,绝堤了也只是微笑。纵横捭阖的寂寞,温成袖里藏刃的娴静,一杯女儿红,落花舞美的凄凉。面对她,我痛得不知疲惫,面对夕照,是两处隐忍的不想沦陷。

  “雨季总有些凉,莫若伤痕的隐隐作痛。回去,好吗?”我还来不及收回仓促的思绪,若暄以无比婉约的矜持告诉我,自然界与人类情感的某种类似,而完全抹去阴影,昭然四季的温度怕也会一成不变。

  “若暄,红蕖若也能离离散散,人间是多一抹苍红,还是简朴的一枝,在远离世味的地方,回望池央。”其实并不想知道答案,只是对过于艳丽的东西,推断凋伤之后何处容纳空心。若暄知我心意,不说,只用手势对饱满的天空,弥望。这个刹那,是刚刚过去的须臾承担记忆的延展,我没有继续追问时光倒流之后的颓败,离池不远的地方,一只翠鸟悠闲自在,若暄的从容,此刻正潜润我的残缺。

  摊在案头的灰白纸笺,用了过多的墨色形容昨夜的零落不堪。若暄看了一眼,我仿佛利刃穿心的惊慌。无意掩饰内心苍白的那些部分,如同她并不刻意阻止夕照两处徘徊的彷徨。

  “一场游戏到终结,江湖不会平静,它还是继续结宿缘,把风生水起看作浪迹历史的沓烟。这一处,那一处,消磨人间哀怨。你的执意,我多少无名。”若暄句句要害,而我的安静勿语,显得那样苍白。是时间不够,还是相遇太美,柔软的秉性并不适合糅合了沙粒的婉约,我的踉跄,我自己肩负。

  “过度一份美好,留下日子跳跃回忆的门楣。然后,以横亘芳陌的姿态,把无常捻碎。你知道的,这样的迟疑,我的温和一再拒绝。”“你的时间容量,宽泛在感情里,其实并不适宜,一种契阔需要内心极度隐忍,才能够把两岸衰柳飞去病叶。”若暄在我的句子里,惦量友情的宽度,而我终于的回应,打破了内心多年的固执。灯,决定委身冰冷的墙壁,还以仅有的微光照应人间,若暄并不知情的许多语辞,在规则的尺度,泠我素衣,而取决的最后阶段,一定会有无可阻挡的因素,把颤动的声音左右传递。


作者 :随风飞扬0207 时间:2014-02-21 21:08:00
  如一段悠远的故事,隐藏着一线契机,只待那谁走出那片被自己围困的境地。
作者 :宇庭梦忆 时间:2014-02-21 22:16:00
  这是一篇大连载噢
作者 :那年WQ 时间:2014-02-22 08:09:00
  为了心中的朦胧感,留个爪
  
作者 :王念念526 时间:2014-02-22 10:00:00
  哇偶,支持清弦姐姐。
作者 :王念念526 时间:2014-02-22 10:00:00

  
作者 :言言星月 时间:2014-02-22 16:07:00
  悠悠心事
楼主幽兰清弦 时间:2014-02-22 19:23:00
  @随风飞扬0207 3楼 2014-02-21 21:08:00
  如一段悠远的故事,隐藏着一线契机,只待那谁走出那片被自己围困的境地。
  -----------------------------
  “被自己围困的境地”,飞扬这句好。其实,许多时候,困住手脚的是自己。问好,呵呵。喝茶:)

  
楼主幽兰清弦 时间:2014-02-22 19:24:00
  @宇庭梦忆 4楼 2014-02-21 22:16:00
  这是一篇大连载噢
  -----------------------------
  呵呵,版主好,嗯,要连载几日的。喝茶:)

  
楼主幽兰清弦 时间:2014-02-22 19:24:00
  @王念念526 6楼 2014-02-22 10:00:00
  哇偶,支持清弦姐姐。
  -----------------------------
  呵呵,谢谢妹妹支持,喝茶:)

  
楼主幽兰清弦 时间:2014-02-22 19:24:00
  @王念念526 7楼 2014-02-22 10:00:00

  
  -----------------------------
  这图,好玩呵:)
楼主幽兰清弦 时间:2014-02-22 19:26:00
  @言言星月 8楼 2014-02-22 16:07:00
  悠悠心事
  -----------------------------
  呵呵,言言好,虚构的小说。喝茶:)

  
楼主幽兰清弦 时间:2014-02-22 19:26:00

  



 
  3

  紫藤架为雨季的拖沓陡然摆出灵秀的姿态,三两只芙蓉正悠闲的梳理羽毛,长凳上伏着的卷毛狗微微摆动湿漉漉的头,雨丝滴落时,主人注视下的调皮,在我眼里,仿若儿时父母眷爱的梳着羊角辫子的小女孩。当记忆爬满角落,眼角开始温润。我仰望天空,试图让感动退回时间之外。

  如此,握住掌心的命脉,一动一静都是岁月执掌的温控,只是火候偏寒些。压抑还在心角,舒缓的力量从来只能际遇,而我百觅千寻的时光,无法从头撰写一场虚实无常、盈亏有余的邂逅。那么,所有与若暄与夕照的尘缘纠缠,是宿命既定的避无可避,还是为一种思念已久的温暖,以飞蛾的姿态交付人间,并写下粉骨碎身的定义。无可推断内心深处的俟盼,唯一息生存,在苍穹漫无边际的照应之下,如尘埃浮于光影。

  对于温暖的事物,拒绝不是孤芳自赏的理由,婵娟成寒生地带的花影,已经深至骨髓的冰冷,一定会抵挡任何外界席卷而来的温存,不是不想融化,无法负担之后的水流无性,任意形状的拿捏对灵魂都是利刃。千年等候,只为一个刹那的璀璨,烟花的宿命,多年之后,仍然让我潸然泪下。

  城市的灯光不能一处一处漫无目的的写下炽热,风铃静止的时候,无论谁的翩然成舞,都是莫大的伤痕。眼里眼外的世界,能够摒弃距离,一定会有意料之中的娴静,举若深重。凌迟过的沧海,成就桑田之前,是什么劫持了灵魂,把几处潺湲的思绪掠回尺度。我的笑无可赦,本身就注定了被动。那么还能几何,宛转固定的妆台,把桃红溯流成记忆明媚的模样。其实无须这样,世界有它的残酷和无情,我只消把笔指向风花雪月。

  卷毛狗嗅嗅停停的走来,我心一动,俯身想抱抱它,它爪子一伸,忽然窜至一米之外,冲着我狂嚣。狗的主人抱歉的牵它离开。我有些木然。已是不待见的寒冷,更加雪意森然。日光掀开阴帘,淡淡的西阳微词,在我撞见灵魂的时候,携光线卷走了所有的温度。

  “水杳……”是谁轻柔的响声。樊篱之后的时间,我没有打算与仅仅观赏的视线相遇。回头时,夕照关切的目光瞬间击溃恍惚,我夺路而逃,他和他的温存如同丝线,缠缠绕绕身后。每一处语辞的忽略,都是置若罔闻的割断,一听,即见风月。

  若暄的出现,并没有扭转局面。钟面的苍凉隐没时间里,我的咖啡犹见清苦。许多沉默能够释怀的情绪,不在中世纪显见沧桑的欧式摆设上。老唱机喋喋不休传递心情物语,仍不能清明的灵魂,若能各自尘土分归,这一场俩俩相望的忘却,或许能晴朗。

  “窗外呵,又见雨丝,何时能洒脱?”若暄的故作轻松,似乎成了我最直接的心疼。“执念三千,没有任何的释放存在人间。你们告诉我,掺合了杂色的画面,能真正意识清明,需要多少时间?”我不需要答案,一遍一遍搅拌没有放糖的咖啡,直到天色见晚。上灯时,流动的光霭带走部分不协调。我们在柔和的疲惫中,用食物填补日渐明显的空白。

  “你们回去吧,我走一走。”我知道若暄在这样的场合会提早离开,我也不想因为我的存在,让夕照左右为难。夜灯格外惨淡,夜行的路瞬间有了荒山野林的孤寂。我在灵魂里面,把世界逐一淡看,却发现,没有谁的固执能够惊动谁的内心,人与人相知一场,执着宿命的随遇随安,灯火的亮堂不仅此岸,而且彼岸。


作者 :随风飞扬0207 时间:2014-02-22 20:58:00
  纠结了心绪,却围困了自己,何苦
楼主幽兰清弦 时间:2014-02-23 19:59:00
  @随风飞扬0207 15楼 2014-02-22 20:58:00
  纠结了心绪,却围困了自己,何苦
  -----------------------------
  呵呵,有时候觉得感情像毛线球,问好飞扬,喝茶:)

  
楼主幽兰清弦 时间:2014-02-23 19:59:00

  



  
  4

  碰到夕照,我和枫泽正在九曲桥看花灯。喧阗的景致里里外外,枫泽的镜头飞快闪动,唯恐稍有闪失,世界回到荒凉。我只是默默看着他,神采飞扬的脸。我们之间,有太多的话没有说,有太多的衔接被忽略,相处的单纯都信以为真,其实不然。

  与枫泽并排走到照相器材连锁店门前,橱窗里一划而过的神情让我错愕。我没有回头,枫泽跨过店门又折出来,扯起我的衣袖往里,我走得极不情愿。

  “水杳,水杳!”“嗯。”我埋头各式各样的照相机和器材,对枫泽的疑惑装作不知。初识枫泽在七月,我正被流火灼伤得雪意苍苍,一个偶然的擦肩,尘缘开始迤逦。我不谈我的前尘,他忽略他的过去,相遇的时间正好彼此空白。于是,结伴一程路,在人间郁郁苍苍的骞足里,放下。而夜的痛,一直徘徊,我无法涉水彼岸,温暖的渔火掷向江面,啼乌落月的反差,难圆一场绝境的浮沉。我屏息的这个瞬间,不能传递的霜含千林,各自歉意的抵挡思绪。于是,案头总有些浮光,把这一程山水掩埋起来,而流落在外的苍凉,我觉得很冷。枫泽的容量太大,与他灵魂交会,错错落落的空白一直在流动。其实并不恰好,只是奢望的心绪,让我不断靠近他,用单纯提升灵魂的温度。

  枫泽站了多久,我没有觉察。他利刃般的视线穿透了我的左心室。慌不择路的出逃,或许能掩饰局促的面对,和面对之后两两相望的疲惫不堪。我跨出店门,远远看到夕照斜倚着路边的栏杆,看似漫不经心,其实一直紧张的注视,顿时让我进退两难。枫泽没有追出来。我向右拐,弄堂的阴暗正好欲盖弥彰,而结局,如同一杯流动的细沙,面对无时无刻的滴漏,谁都无能为力。

  “杳,陪我说说话。”若暄传递过来的QQ表情,我无所适从。对于白天,我一边隐埋,一边遗忘,尽量让生活的节奏,每走一步都从容得体。只是若暄的患得患失,如同千石万石投奔一条宽阔静深的河流,我无法抵挡,连敲打键盘的手指也变得唯唯诺诺。“暄,这不像你的风格。”“当时间织进文字,它本身的价值还能不能以海的包容去接纳人间情事。我一直深信阳光的力量,只是短促的光线嫁接,带给视线的却是沧海桑田的变化。我在虚境里,但不能完全表白,你说,这是不是另一种风潇潇兮易水寒的悲壮。”我靠在椅背上,思绪的苍白无力竟怯弱到了手指的力量。“杳,你在看么?”我除了“嗯”,还能说什么。这场两个人的对白,终因落花流水的分沓,停滞不前。若暄的对话框还在屏幕,不甘心就此隐入荒凉,我没有关,想为自己的歉意,留下举足轻重的痕迹。这一次我没有错,只是前因后果的连接,始终是三个人,一场梦。

  “翻来覆去的纠缠,连时间都无法收藏遗落几处的失望。再大的心遇到了感情,也会细如针孔。我能阻止自己的意识,谁来消减投射给若暄的阴影。暧昧如同一张巨网,能冲破拈黏的灵魂,就能释怀其实无须深陷的泥沼。那些昭然若揭的情节,一再上演三个人的难受。我的约定,谁都不愿意接受,这天地间的颜色,本来就反差,何况同处红尘的烟火城市,一个环节的流离失所,注定另一个环节的雾失迷津。我的闪躲某种意义上,多此一举。”

  留给蓝色笔记本这些文字,我有一种倒退的迷惑。是什么湮透了初时清风明月的朗阔,陡然走进壁仞千顷的境地。还有那些暗自揣度,情愿和不情愿之间说出的对白,而深处的负恨,在怎样的用视线表达情感过程中的委曲。

  “水杳,我和她的开始,是一场安静的对话。不涉感情,表达内心深处的直白。没有过多的形容,也没有时间遗留下来的烟火气。一直没有告诉你,其实在我早年经历过的那场短暂的爱情,是世界为之明亮,最露骨的灵魂际遇。只是相遇太早,锋芒毕露,彼此的距离站在黑白两个节点上,没有任何的之后衍生,分手的过程,拍遍心路。水杳,你的前尘只与你相关,我的宿缘开始倾斜,唯你可承载我碎屑似的疲惫。当倾诉成为一种渴望,时间轰然倒塌。我无处可逃的回忆,总是与你间隙的相处。”

  枫泽留下这段话,无声无息隐入夜的温凉。我还在若暄的情绪里,担负自己的莫名,对于枫泽的回避,始终没有联想到夕照。空间的纠结蔓延得无始无终,而我,只想听一曲《乱红》。


楼主幽兰清弦 时间:2014-02-23 19:59:00

  



   
  5

  枫泽为我的默不做声收回混乱的感情,我为我不愿负担他的悲喜抱歉着重回孤独。再见面,已是中秋之后的一个下午,秋阳酽酽,风正柔和。我在沧浪园散心,他用镜头捕捉微呈凋态的荷花。我们相视,没有笑,心经的温和轻轻推走堆积数月的凉意,还如同初见,又一如既往的彼此栖居。我们都知道,这程相遇不早不晚,水骨清秀,山脉温存,只是不会再涉及感情了。

  水轩茶楼的桂香醇浓得如同这午后的秋阳,弹古筝的女子,逐一推敲弦音的高低,葱白的手指有很好的想象余地,思绪浪迹到了古典。我们临窗而息,心境很温和。那晚,与梅雨一样凌乱的心情,轻轻说着如今俩俩相顾的墨缘,我为宿命的纵横交错,一笑,莞尔。枫泽其实不如我轻松,端起茶杯,神色微滞苦意。我不得不重新打量眼前的男子,有些刚毅的血脉,和骨子里自始至终的温存。还是眉清目秀,只是那点霜,覆没眼睛背后,若不是相知,很难发现,枫泽流落在外的局部沧桑。

  “我很好看么?这么专注,会让人产生错觉的,呵呵。”枫泽调侃得并不正经,故作洒脱的姿势,是一泡苦茶的况味。他的行止,不如从前;我的觉察,胜过细微。在相互揣度时间对个性磨砺的过程当中,我发现自己错了。“你变了,或许刚刚好的温度,其实心情的冷,谁都不能为之做出任何解释,只有你能。”这次没有直截了当的面对枫泽,窗外,有落叶路过,我的寂寞一页一页翻写光阴的推杯助盏。见苍老了么,还是矜持的骨架,不能直白某些隐晦的情感。伤痕依旧,只是拒绝了再度裂帛而唱。于是,单纯开始掩面哭泣。我所谓的心意和重逢刹那的欢喜,统统纳入曾经的轨道。枫泽开始沉默,我选择明媚的阳光,因为需要一些温暖,阻止不断下沉的灵魂。

  “如果,我是说如果,时间倒退回去,在遇见他之前,你会不会多些生动,多些和你年轮相向的背景。而我恰好经过,这一场素美华丽的交会,会有怎样的掷地有声。”枫泽终于向我坦白了深处的一些东西。我骤然停止的下滑,眼角竟微微温润。或许已经深深在意,只是刻意回避到心绪之外,只把一些模糊的影像推至镜头,向外延伸。这一刻,枫泽的眼神非常清澈;这一刻,他只等一场千年雪落,把过去和现在的负恨,一一消减到零。而我,一再地让他失望。

  没有一句抱歉,也没有适当的词语去接壤两处跌落的视线。我的茶慢慢喝出况味,如同不能倒退的时间,还有那些轻易出口的章节。刚刚有点起色的相处,瞬间离得很远。刻意忽略的章节划过心际时,片刻的弥望,苍苍枯黄。我们还在原地,谁都没有勇气先离开,时间滞留在一杯茶里,面对无法打破的沉默,落花提供了最可信的舞姿。

  “落花舞美,秋绪简约。一定要捅破这层,你不知,其实已经面目全非。”“如果回不去,就别妄顾,找一个恰当的灵魂担负悲欢。不是我。”和枫泽的距离扯向天涯,我还依旧柔和。“你始终是那个不愿为我承担的无情女子!”枫泽离开时,脚步有些踉跄。我在西阳里,坐了很久,忽然为沧桑的停顿处,写下一处柔软的心疼:你,浪迹天涯的放荡不羁,此刻,都成了我眼里心底,挂满月色的西湖夜凉。过心陌的丝缳,缠绵悱恻,谁放在了里面,一些不能矜持的温存。

  路过婚纱店,看到若暄和夕照甜蜜的手牵手。西落的光线开始暗哑,我尽量把头抬起来,剌落的泪在眼角,如弧线,一点一滴下滑。斜阳里那些微不足道的深绿,最初是以怎样的一种嫩黄在招摇。

  我还是深信,折子戏咿咿哑哑的扮唱。看呵,一出惊梦,谁的牡丹亭,空空落落。唯小娘子挥摆水袖,道一句:公子呀,你在为谁点绛唇,这般的阆苑眼媚……


  (2013/12/27 墨缘堂)


作者 :随风飞扬0207 时间:2014-02-23 20:15:00
  固执的两人,某些的不同,终将背离
楼主幽兰清弦 时间:2014-02-24 19:40:00
  @随风飞扬0207 19楼 2014-02-23 20:15:00
  固执的两人,某些的不同,终将背离
  -----------------------------
  感情世界里,互补的性格比较容易相处。
  飞扬好,章节五我发重了,帮我删除,好么?谢谢,喝茶:)

  
作者 :随风飞扬0207 时间:2014-02-24 20:28:00
  @幽兰清弦,重复已删除
楼主幽兰清弦 时间:2014-02-24 20:33:00
  @随风飞扬0207 21楼 2014-02-24 20:28:00
  @幽兰清弦 ,重复已删除
  -----------------------------
  谢谢飞扬:)
作者 :随风飞扬0207 时间:2014-02-24 20:58:00
  @随风飞扬0207 21楼 2014-02-24 20:28:00
  @幽兰清弦 ,重复已删除
  -----------------------------
  @幽兰清弦 22楼 2014-02-24 20:33:00
  谢谢飞扬:)
  -----------------------------
  没事,最近有些忙,有事就说哈
楼主幽兰清弦 时间:2014-02-24 21:01:00
  @随风飞扬0207 23楼 2014-02-24 20:58:00
  没事,最近有些忙,有事就说哈
  -----------------------------
  嗯,好的,呵呵。身体保重,飞扬:)
作者 :巫婆草上飞 时间:2014-02-24 22:30:00
  若暄,是姓徐吗?嘿嘿~
  
作者 :言言星月 时间:2014-02-25 15:57:00
  呵呵,还是觉得虚构的也会有自己的影子
楼主幽兰清弦 时间:2014-02-25 19:52:00
  @巫婆草上飞 25楼 2014-02-24 22:30:00
  若暄,是姓徐吗?嘿嘿~

  -----------------------------
  呵呵,没有想过,暄有温暖的含义,随手引来用了。谢谢草,喝茶:)

  
楼主幽兰清弦 时间:2014-02-25 19:53:00
  @言言星月 26楼 2014-02-25 15:57:00
  呵呵,还是觉得虚构的也会有自己的影子
  -----------------------------
  是的,言言,有我的影子在里面,尤其心理描写。问好,喝茶:)

  
作者 :随风飞扬0207 时间:2014-02-25 21:29:00
  一文总有lz的心情融入其中,与心境有关。
楼主幽兰清弦 时间:2014-02-26 19:47:00
  @随风飞扬0207 29楼 2014-02-25 21:29:00
  一文总有lz的心情融入其中,与心境有关。
  -----------------------------
  嗯,是的。问好飞扬,喝茶:)

  
作者 :随风飞扬0207 时间:2014-02-26 23:29:00
  小说就这般落幕了吗?
作者 :古月宝鉴 时间:2014-02-27 18:38:00
  出差几天,没来清幽了,今天来又见清弦大用,先留个足印,再继续欣赏!~
楼主幽兰清弦 时间:2014-02-27 20:04:00
  @随风飞扬0207 31楼 2014-02-26 23:29:00
  小说就这般落幕了吗?
  -----------------------------
  是的,呵呵。现在写的另一篇小说,人物取名相同,内容不同,心境更是差远,所以连载这里不合适,呵呵。谢谢飞扬编辑,辛苦了,喝茶:)

  
楼主幽兰清弦 时间:2014-02-27 20:04:00
  @古月宝鉴 32楼 2014-02-27 18:38:00
  出差几天,没来清幽了,今天来又见清弦大用,先留个足印,再继续欣赏!~
  -----------------------------
  呵呵,谢谢古月,问好朋友。喝茶:)

  
作者 :随风飞扬0207 时间:2014-02-27 23:36:00
  @随风飞扬0207 31楼 2014-02-26 23:29:00
  小说就这般落幕了吗?
  -----------------------------
  @幽兰清弦 33楼 2014-02-27 20:04:00
  是的,呵呵。现在写的另一篇小说,人物取名相同,内容不同,心境更是差远,所以连载这里不合适,呵呵。谢谢飞扬编辑,辛苦了,喝茶:)
  
  -----------------------------
  有些可惜了,还以为有后续呢,有些意犹未尽
楼主幽兰清弦 时间:2014-02-28 19:53:00
  @随风飞扬0207 35楼 2014-02-27 23:36:00
  有些可惜了,还以为有后续呢,有些意犹未尽
  -----------------------------
  呵呵,飞扬,过段时间,我还会连载另外一篇,是年初写的。想想写好藏着也没什么意思,索性发了,支持天涯微论。喝茶:)
  
作者 :随风飞扬0207 时间:2014-03-01 11:16:00
  @随风飞扬0207 35楼 2014-02-27 23:36:00
  有些可惜了,还以为有后续呢,有些意犹未尽
  -----------------------------
  @幽兰清弦 36楼 2014-02-28 19:53:00
  呵呵,飞扬,过段时间,我还会连载另外一篇,是年初写的。想想写好藏着也没什么意思,索性发了,支持天涯微论。喝茶:)
  
  -----------------------------
  谢谢支持!问好清弦
楼主幽兰清弦 时间:2014-03-01 19:05:00
  @随风飞扬0207 37楼 2014-03-01 11:16:00
  谢谢支持!问好清弦
  -----------------------------
  不用客气的,呵呵。问好飞扬:)
楼主幽兰清弦 时间:2014-03-01 19:05:00
  上茶:)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