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哀城之伤

楼主:青色雨滴 时间:2015-01-14 10:16:26 点击:57 回复: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元旦夜之殇。沪上没人再说“新年快乐”这词。
  太多人开始侥幸自己没有在那晚去外滩嘎闹猛,终于有人相信“轧死人”原来真的会死人。原本是个美好而被祝福的夜晚,没曾想会发生意外状况。对于更多的市民来说,那夜只是盯着电视机里轮番换台选择上演的直播跨年演唱会,也可以在零点钟声响起时,随着电视机里现场的观众共同倒计数的时刻。对我而言,只是在床上迷糊地握着手机接收或发送那句“元旦快乐”。
  三十六条鲜活的性命在新年一步之遥的那一刻离开了,短短的台阶成了他们最后的归宿。
  已有了好几年经验的黄浦江畔的灯光秀,聚集人流最多最密集的娱乐活动。陈毅雕像的脚下,如今陆续还有市民去鲜花祭拜亡灵。事局之外的人或许可以在日后的时光里逐渐淡忘这一夜的悲剧,而那三十六个家庭将永远记住年年来临的元旦之夜,刻骨铭心地痛下去。有种悲哀靠得太近会让人窒息,那就是生离死别。
  七日祭,重又看到白发人哀悼黑发人的画面,想想世事再繁华,一旦转身离去,什么都不能带走,唯独给孤苦的人留下剩余人生里最哀凉的伤怀。年轻的学子们正在埋头复习应付期末考试,也曾听说同校学生在这次踩踏事件中丧生,只是对她们而言,人世间的隐喻无涉,阳光隐没了一片天,黑云到来,生命和家庭都被彻底被改写,要面对的是无边无尽无日无夜的痛苦。
  之后几日里醒来第一件事便是看新闻,看微博,怕再有在深夜熟睡的之后又发生过什么,错失过什么似的。面对一种难以言喻的未来,一种渐渐松手而又不忍的情境,不得不学着去适应去面对,毕竟那些离得太近的逝去,生生感觉对旺盛的灵魂不舍。无法安然地接受离开,日后的日子是否还能过得再家常起来。
  如果说每个生命都是一棵树,一旦那棵树过早地倒下来,需要用多少眼泪和心血去填满那个空缺了的坑?
  宛若一个坚定的信仰者,内心怯懦得如同无助的溺者,午夜梦回时,还会去责备远方的人为何不关心自己。仿佛在所有未来的时日里,都会有无常的命运迎面而来一般,对方懵懵地说:知道你不会有事,知道你没去那地方。漆黑的窗外一片厚重的灰暗,看不到光,只是阴沉的暗巷,怨怒爱嗔都会做一阵烟,几时能在慢慢长夜里,要与逝者的记忆不断对峙或拉扯完毕。
  承认一切都是妄自伤神,那些对于人生无常的磨难自我都是白费和浪掷。活着的人本该放心地活着,觉得快乐的时候本该快乐着,专注的时刻随着年龄的增长逐渐缩短。告别,需要岁月留下其他的痕迹,在静静的氛围里有段幽远而怀恋的回音,叩着时钟的针摆,停靠在浓厚的不舍中。
  焦虑失去,那种疼才会存在,偏执于爱,受困于心的人,如何心平气和地不惧不恐不悲观于最坏的情景?
  今年,不说“新年快乐”。

  2015.1.14

作者 :何所冀 时间:2015-01-14 21:06:00
  人世繁华殇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