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你不是我爸,我是你儿子。

楼主:柒夏之落泪王子 时间:2015-07-09 22:43:31 点击:596 回复:4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1灰色的童年
  当我有记忆的时候,我的生活空间只有一个笼子,我每天只能坐在或者躺在笼子里,就连我最基本的生理需求,都只能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解决。直到有一个男人回来,我才能从笼子里出来。但,他走了,我必须又要回到笼子里,我像是被他饲养的一个宠物。无论我怎么哭,怎么闹,他都会把我锁在笼子里,不会顾及我的感受。童年对于我来说是灰色的,我记得那年我四岁。
  有一天,阳光明媚,马路俩旁的花儿很美,开的很大。那个男人拉着我的手,走到了一所小学门口,把我交给了一名老师,当时,我没哭,就是傻傻的看他离开,消失在我的视野。从他走后,我记得那个胖胖的老师抓起我的手,天生的抗拒,我开始像个疯子一样在地上打滚,直到那个老师离我有一段距离,我才会安静下来,找个没人的地方掉几滴可怜的眼泪。下课的铃声很震耳,我很恐惧,更害怕那种喧闹的环境,相比之下我更喜欢呆在笼子里的生活,它比较安逸,不会让我惊慌失措,不过,缺少了自由。那天他很早来接我,看见他时,我忍不住掉了几点眼泪,但没说话。老师跟他抱怨了我的所作所为,很难接受像我这样的小孩,希望回去再让他考虑考虑是否在等一年让我上学,他向老师说了对不起,没有责备我,把我抱起。他牵着我的手,走在大街上,告诉我有一名字,叫“陈凡”。以后让我叫他“阿亮”。他告诉我,明天还会继续送我去上学,警告我在闹的话,以后永远把我关在笼子里。我摇了摇头,表示抗议。第二天,他又拉着我去上学,一路上一句话都没说,他把我交给了老师,看了我一眼,仿佛暗示什么,然后转身走掉,从此开启了我上学的道路。昨天回去的路上,他给我买了鸡腿,吃到了一半时,他从我手中夺走,为了剩下的半个鸡腿,我答应他去上学。
  2第一次难以诉说的委屈
  逐渐我有了一定意识,我知道我有个家,很简陋,一张床,一个他,一个华丽的衣柜。很多事物我接受的很快,但我,不喜欢说话,不喜欢表达,我成了一个怪物,成了同学里的笑柄,没人愿意和我玩,我也不想去跟他们交流。我的同桌是一个女生,她也许也很讨厌我,她会背着我,告诉阿亮我的很多情况。我记得小时候美术课我没有画笔,被老师责备,我很难过,我看到阿亮时候很想告诉他,但又不知道怎么表达,我选择了沉默。下次上课我又被老师责备,还被警告,如果下次在没带,就让我到班门口罚站。我特别记忆下次上课的日子,而且它来的比我想象中要快。前一天晚上,我很纠结,照了照衣柜的镜子,锻炼好几遍怎么跟阿亮说画笔的事情,看到阿亮,我还是选择了沉默,忐忑的内心让我无法入睡,体会到了人生的第一次孤枕难眠。第二天上课前老师特别的注意我,我的手心里出了很多汗,她走到我的身边,我压力感倍重,呼吸都不自觉的急促起来。“陈凡,你带画笔了吗?”很刺耳的一句话,老师看着我,我低着头没有吭声,老师的情绪更加高涨了起来,拿起了我的书包,倒掉了我书包里所有的东西,我的脸很烫,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从我的背包里啪嗒一声掉了一盒画笔,表面有一层鲜亮的膜,是有七十二种颜色的那种,众人看到显得羡慕不已,只不过包装盒的开口被老师摔开了,画笔七零八落的散落在课本上。老师看到画笔并没有制止对我的愤怒,更高涨的气息弥漫我的全身,指着我气急败坏的说“你是哑巴吗?你能说话吗?”猛然推了我一下,我的头更低了。老师转身走掉,到了讲台,让我把所有的东西捡起来收拾好,准备上课。我没有动,是我的同桌帮我捡起了所有在地上散落的东西,还帮我准备了上课所需的材料,直到下午放学,大家都走了以后,我用画笔在白纸上画了一个微笑,压在了她的桌子上。那天阿亮来的很晚,回家的路上我们谁都没有吭声,直到晚上吃完饭,听到他在床上熟睡的鼾声,我偷偷把被子蒙住头,忍不住的眼泪,像开了闸的洪水,涌出眼眶,我捂住嘴巴,内心一波波抱怨浸湿了我的枕头,同样也释放了我所有的委屈与难过。
  3我被阿亮扇了一巴掌。
  二年级老师让学生抄卷子,把抄好的卷子重新写一遍,然后让家长签字,回到家我不知道怎么表达,也就没有告诉阿亮。第二天,我被通知叫了家长,我不知道老师跟阿亮说了什么,总之,那天阿亮很生气,放学回到家,阿亮让我把卷子给他看,我没有动,他翻了我的书包,找到了那份五十多分的卷子,气愤使他在也无法忍受我,他左手拿着卷子,右手狠狠的扇了我一巴掌,然后,指着卷子对我说,“我他妈是让你去学校识字的,不是玩的”。我哭了,我好恨自己,恨自己的懦弱,恨自己没有敢说话的勇气,等到大家都冷静了,阿亮把试卷的每一道题都重新教了我一遍,第二天,起来吃饭,饭桌上有一张崭新的卷子,那是我见过,最好看的试卷,比机器打出来的字还要优美,上面写了三个大字“已检阅”。我出门前,阿亮警示我,以后考试超过90分,再让他给抄卷子。从那以后我在没让阿亮给我抄过卷子,并不是我考不到90分,是我恨自己让别人为我抄卷子那种感受。从这件事以后,我不喜欢自己是一个麻烦到别人的人,如果自己没有能力改变别人,我就使着改变自己,绝不委曲求全。
  等我上了五年级,阿亮就很少在我的身旁了,他知道生活上我能自理了,除了每天晚上我们在一起吃饭,平常我们是见不到面的,话特别的少,有时候一个星期讲一次话,或者一个月。我有浓烈的感觉,我是阿亮收养的孤儿,从他身上我感觉不到我看到的那种亲情,只不过在我需要的时候,他会把事坐在前面,学费,用的,零花钱……他能想到任何我身边即将发生的事,然后,提前做出准备。我想问很多问题,但,每次这样的念头要出现,我总能感觉到阿亮身上有种东西压制着我,我害怕侵犯到他的领土,而且我肯定得不到答案,并且会让他更加讨厌我。
  4一次事件,揭开了友情,爱情,身世的面纱。
  六年级即将到来,在炎热的暑假,学校举办了一次军训,也就是这次军训,我收获今生最真挚的俩中感情,友情与爱情。我们开始了一个星期的急训,日子掐的很巧,急训最后一天的中午,班长来的很晚,班里唯一的一把钥匙,被班长保管,同学们在班门口附近,焦急的徘徊。抱怨声随着天气的炎热更加浓烈了起来,等大家看到班长,有的人不在计较,有的人面带微笑,还有的人依然在抱怨,班长也意识到自己的失责,赶紧跑步过来给大家开门,当他来到班门口,大家也陆续的拥挤进来,而我也被捎泥带水的挤进来,在这样嘈杂的环境里有的人情绪逐渐消极起来,开始辱骂迟到的班长。
  我是第一个进到班里的,但我并不是走进来,也不是被挤进来的,是被班上连推带踹给送进来的。当我还没有站起来时候,后面的同学踩着我的身体就过去了,等我很狼狈的起来,我清晰的看清他那张充满怒火的脸,眉毛皱的很严重,怒视的双眼,白皮肤,平平的头,他叫沈腾,班长,外号警察。沈腾怒气冲冲的朝我喊到“你到底是不是哑巴,我爸说过,你是一个有爹没妈的孩子,我看你可怜,才懒得搭理你”。这句话就像一记耳光一样打在了我的心里,很疼,很难忘记。
  我很快的站了起来,跑过去,狠狠的出了一拳,打到他的身上,他使出十倍的力量给了我一个反击,我的怒气瞬间升到了头顶,狭小的空间里我们都施展不开自己的手脚,这仗打的我内心非常憋屈,我使劲跳了起来,抱住了他的头,用嘴咬住了他的耳朵;嘶吼声震耳欲聋,他使出全身的力气,将我从他头上摔下来,随便拿了一个铅笔盒,打破了我的头,新鲜的血液,缓缓的从我的头部流了下来,染红了我的眼睛,周围的人受到了惊吓,女生开始尖叫了起来,男生都往后撤了几步远,沈腾捂着耳朵,我依然能看到鲜血染红了他的手。
  “老师来了”不知道从哪冒出来了的声音,大家迅速回到自己的座位,只有我跟沈腾原地没动,血液止不住的往下流,身旁的人都在静静地坐着。我的她,就是这个时候出现的,赵昭,她穿着迷彩服,没有顾及任何人的眼光,从座位上跑过来,用她的手绢擦拭了我脸上的血迹,还帮我捂住了在冒血的伤口,她让我感觉到了一种温暖,一种说不来的感觉,一种抗拒不了的感受。她是除了阿亮,老师,我第三个说话的人,我说了一声“谢谢”,赵昭焦急的说“你还在流血,必须赶紧包扎”,我说“没事,我不是很严重”,赵昭扭过头冲着沈腾说“刚才那个说你的人,不是陈凡”。我有点灵魂出窍,忘了刚才发生的事,呆滞的看着她,直到医务室的人员用酒精碰到我的伤口,才放空回来。
  沈腾最后向我道了歉,他的父亲是一个果汁厂的生产主管,阿亮也是这个工厂的员工,阿亮为了我跟沈腾的父亲闹得很厉害,被停职回家。阿亮又去学校找班主任,老师被阿亮训得泪流满面惊动了学校的领导,学校最终把此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阿亮也同样训斥了我,告诉我以后打架被别人欺负成这个样子,就别进这个家。
  这件事发生后的一个星期六,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沈腾把我约到公园,那天公园的人很多,天空上的挂满了风筝,沈腾把我约到公园的湖边,他的面容很惆怅,自责的对我说“陈凡,我知道那天说我的不是你,我只是想把事情说开了,也不期待你能原谅我,我那天说的话,我爸对我很失望,我向你道歉,我很讨厌他,语言的伤害不是狗屁俩句对不起就能释然的,从他说出那句话的时候,他整个人的品质都让我觉得厌恶。我不打算理会他,准备转身走掉。
  恰巧天空上滑落下来一只风筝,一头扎在了湖中泥沼里,一个孩子领着一位母亲,从远处跑来,小男孩很着急的样子,使劲拽着放线,风筝纹丝不动的扎在泥沼,小男孩哭喊着“妈妈,妈妈,我想要风筝”。小男孩的母亲“小宝,别哭妈妈回去再给你做一个”。小男孩不依不饶“新的明天才能放,我就想要这个”。母亲安抚着小宝,剪短了放线,抱着小宝痛哭的走走,我跟沈腾都看在眼里,我走了过去拽了拽那根被剪断放线的风筝,内心有一丝难过感觉自己就像是那个被剪短的风筝,被丢在了泥沼里,我跳了下去,一步一步的踏进泥沼,沈腾焦急了起来,努力的叫着我的名字,我没理会他,继续靠近风筝,还没走到一半我的下半身全部陷在泥沼里,沈腾着急了“陈凡,你别走了,再走你就死了”。我被困在了泥沼里,越挣扎越往下,不能前后。沈腾也跳了下来,拿了一根竹竿,让我赶紧拽住。我没拽,沈腾往前走了几步,也被陷在了泥沼里,我有点感动,我没想到他会为了我也跳了下来,我们逐渐成为了公园里的焦点,湖边有一个女生大喊我和沈腾的名字,我们同时扭头,是她。赵昭大喊着“沈腾,陈凡你们是不是又打架了”,沈腾焦急的没有解释,直接奔入主题“赵昭,快去叫人,我们出不去了”,赵昭看沈腾挺着急的样子,匆忙的跑起来,留下了一句话“我爸爸就在那边,我去叫他,你们坚持一下”。
  我和沈腾被赵昭的爸爸,还几个好心人,手把手的从泥沼里拽出来的,沈腾被拽出来的时候,脚上的鞋遗留在了泥沼里,我比他惨一点,多了一条裤子,刚被拉出去的时候我很羞涩,坐在草地上。旁观者看我们被救出来,心里踏实了很多,嘴上责备了几句话就散了。赵昭说“你们不会因为上次的事,又打架了吧!”沈腾准备解释的时候,赵昭的爸爸在远处叫赵昭过去,赵昭跑了一个来回,扔了一个床单在我身旁,对我说“这个床单你拿着,先对付着回家吧!等有时间在听你们解释,我得先走了”。然后,微笑着摆了一个再见的手势,慢慢的消失在我的视野里,沈腾光着脚坐到我的身旁,咧着嘴微笑着说“我救了你一命,咱俩就算扯平了,以后咱们就当哥们吧!”我扭头看了看他包扎的耳朵和没有鞋的脚,又望了望泥沼里的风筝,沉默的点了点头。
  那天晚上我发了高烧,阿亮背着我跑了好远找了一所门诊,医生给我量了量了体温。
  医生说,39度高烧必须赶紧打针。
  我说,不打
  阿亮问了一句,为什么不打?
  我说,没有为什么就是不想打
  医生说,小朋友,你生病了必须打针,我们速度很快,你不用担心会疼。
  我不耐烦的说,我说不打就不打。
  阿亮示意医生别搭理我,然后,硬拽着我出了门诊的大门,很严肃的说“我在问你最后一遍,你到底打不打”。我依然坚持的说了句“不打”。我刚说完阿亮一脚踹在我的胸膛,上来就是一顿拳打脚踢,我用力的承受着,阿亮又问我一句“打还是不打”。我使出全身的力气喊了三句“不打,不打,不打”。阿亮听到以后,恼怒的情绪使得他的表情更加狰狞,他抽出穿在脚上的拖鞋,摔打我的全身,路过的旁人和门诊里的医生,拉开了阿亮,阿亮气喘吁吁的问了我句“你是不是还不想打”。“就是你今天打死我,我也不打”我缓慢的回了一句,阿亮从他们手中挣脱出来,一把揪住我的衣领从地上拖起问我“你他妈的到底想怎么样?”,“我就是想要自己的爸爸妈妈,我不想始终都是一个人活在这个世界里,我想知道我是怎么来的,为什么他们不懂得珍惜我,把我一个人抛弃在这么大的泥沼里”我实在承受不住,心里加身体上的疼痛泣不成声得,诉说我心里最真实的话语。[$COMEFROM_TIANYA_APP$]
作者 :omen82f 时间:2015-07-10 10:03:00
  真实故事吗?还是小说?不管怎样,想抱抱陈凡小朋友,童年应该有父母陪伴的,不管生活如何!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u_106056161 时间:2015-09-29 17:20:23
  肯定是自己的故事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