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当代扁鹊管轶,见武汉蔡桓公》

楼主:民间鲁迅诗歌奖 时间:2020-02-15 13:11:08 点击:8 回复: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楼主民间鲁迅诗歌奖 时间:2020-02-15 13:12:19
  当代扁鹊管轶,见武汉蔡桓公

  2020年1月22日,
  管轶从武汉回来。

  1月23,
  管轶接受《财新网》采访。

  “我选择做了逃兵。”

  “我现在在自我隔离。”

  “有心无力,悲从心来。”

  管轶:
  我是21日到达武汉,
  下午3时到了当地的一个菜市场叫小东门市场,
  看到的场景一片祥和,
  好多人还忙着置办年货,
  我对此极其惊讶。
  因为这次武汉肺炎发源于华南海鲜市场,
  目前动物感染源还没有找到,
  而其它菜市场看起来卫生情况也不理想,
  小东门市场地上是潮湿的,
  卫生状态十分恶劣,
  通风设备也很差,
  我观察市场里的民众只有不到10%的人戴上口罩。

  此后,
  我又见了一些当地部门,
  到了晚上我判断,
  疫情在武汉已经无法控制了,
  就连我这种也算“身经百战”的人都要当逃兵,
  于是赶紧定了22日的出城机票。

  管轶:
  我吃了不少闭门羹,
  愿意合作的科研机构并不多。
  他们管理很惯性,
  也许认为自己更有能力。

  管轶:
  爆发是肯定的。
  “武汉九省通衢”,
  加之错过黄金防控期、
  以及春运大潮,
  有些人不作为。

  我也算身经百战,
  经历过禽流感、SARS、甲流H5N1、猪瘟等。
  但对于这次武汉肺炎,
  我真的感到极其无力。
  根本没法跟SARS疫情相比较。
  当年SARS最初是在珠三角几个城市发病,
  之后是北京和香港。

  保守估计,
  此次感染规模最终可能会是SARS的10倍起跳。
  我经历过这么多,
  从没有感到害怕过,
  大部分可控制,
  但这次我怕了。

  (摘自:财新网)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