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江海书社”专题诗赛征稿启事

楼主:民间鲁迅诗歌奖 时间:2019-02-07 22:06:45 点击:127 回复:66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江海书社”专题诗赛征稿启事

  1.江海书社,人文中国。

  2.在“江海书社”被徐师大关闭10周年之际(2009——2019),根据狂飙社东昏海鳞社长提议,决定举办“江海书社”专题诗赛。

  3.@东昏海鳞kb:江海书社被关闭。但作为新诗史上的一个文化符号和标志,会永远保存下来,矗立在诗卷里。这个符号和网络先锋诗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必须举行以“江海书社”为题目的诗赛,流传下去,扩展内涵底蕴。这是一笔宝贵的诗歌精神遗产。

  4.在条件成熟,收稿达到一定的数量时。将选取大部分参赛作品,结集出版。部分作品,将在全国各大网站推荐。

  5.优秀作品,优先推荐“民间鲁迅诗歌奖”。颁发图书或书画作品作为纪念。欢迎新老朋友踊跃参赛,斩获双料大奖。

  6.参赛方式:在此跟帖。
  
楼主民间鲁迅诗歌奖 时间:2019-02-07 22:09:24
  天涯诗会 > 征稿 >“江海书社”专题诗赛征稿启事  
  http://bbs.tianya.cn/post-poem-615237-1.shtml
楼主民间鲁迅诗歌奖 时间:2019-02-07 22:14:41
  
楼主民间鲁迅诗歌奖 时间:2019-02-07 22:15:09
  江海书社赞
  作者:@东昏海鳞kb 时间:2018-10-21 00:31:57

  自轩辕立国,炎黄合流,燧氏取火,仓颉造字,伏羲创易,大禹得图,及至迄今,中华文明七千年,瓜瓞绵衍,长发其祥。坟典索丘,可惜失传。周有公旦,怀德制礼,又命乐官采集谣谚,兼治天下。仲尼删编,《诗经》遂成,掘源流觞,煌矣宏矣。

  自周至民国,及至新中国。无产级阶革命家毛润之,雄姿勃伟,命世之英。其曰:文明精神,野蛮体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为社会主义,及亿兆烝民,指明方向。政经文艺,各项事业,煌矣宏矣。

  唯我江海雕龙前辈,以一介书社主人,开宗立派,自成巅崖。振臂于校内,长呼于天涯,奔走于社会。著书立说,奉《屁经》以警世,鼓“运动”以集群,创“鲁奖”与腐朽争锋,联砖妹揭黑暗内幕。悲天悯人,针砭时弊。其文如醍醐灌顶,能使清凉头不热。其诗似惊天霹雳,唤醒糊涂麻木人。今五湖四海之内,三山五岳之中,听者无不共鸣追随,闻者无不接踵景从。煌矣宏矣!如此,真诗家之幸,屁民之幸。虽道路曲折,然前途光明。凝心聚力,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振兴诗歌,岂因人微位卑而畏缩退却。诗歌大业,利在千秋。光大诗事,足慰万众心怀,而引以为平生傲事。笔拙纸穷,不能尽述。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

  农历戊戌年九月十三日夜
  狂飙诗社,东昏海鳞社长
楼主民间鲁迅诗歌奖 时间:2019-02-07 22:19:02
  
楼主民间鲁迅诗歌奖 时间:2019-02-07 22:19:04
  狂士论——再为“江海书社事件”发声
  作者:@东昏海鳞kb

  江海雕龙亦狂士耳!世人嗔其肆恣怪诞,予独爱其不羁桀骜。况乃区区书社之主人,沤沥于文艺,甘冒不韪,而屡受煎迫。宁徐师之大,难容一书社乎?其著《屁经》八十一章,宏旨深远,震聋发聩;自成巅崖,超绝今人,俨有古人遗风。盖如巢由、接舆、屈平之属,有披发行吟之骸行。遗世高蹈,悲天悯人。其书见解犀利,管窥一豹。昔文王拘而演《周易》;仲尼厄而作《春秋》;屈原放逐,乃赋《离骚》;左丘失明,厥有《国语》;孙子膑脚,《兵法》修列;不韦迁蜀,世传《吕览》;韩非囚秦,《说难》、《孤愤》;大抵发愤嫉恶,痛彻心扉,其志可嘉,其情可悯。惜哉!当今权贵据要津,高士出寒门。青苗以径寸之茎,而掩千尺幽松。白驹鸣于幽谷,士人抱守寒庐。当今之世,非洪钟大吕不可振聋发聩,非醍醐灌顶不可解昏除浊。唯我江龙雕龙前辈,超脱独醒,疾呼呐喊。大伪斯兴,陶潜遂隐。司马篡魏,嵇阮归山。商世昏衰,箕子佯狂。秦绝周祀,鲁连蹈海。客星馋毁,隐钓春江。持竿让相,曳尾泥涂。故曰:用舍由时,行藏在我。况怀志笃行,没世徒勤;抱朴守贞,潜玉不闻。古人尚且悲之。阮藉失路而怮哭,夷齐采薇而叹归欤。今我将何以自处,谁与我同归?

  2018-10-23 23:09:49
楼主民间鲁迅诗歌奖 时间:2019-02-07 22:20:36
  
楼主民间鲁迅诗歌奖 时间:2019-02-07 22:20:59
  江海书社·印象记
  作者:@东昏海鳞kb 时间:2018-11-09

  我的好友江海雕龙先生,
  关于他的印象早已淡薄而模糊。
  手头仅有一张照片,
  也已是几年前的旧照。
  他有着传统知识分子的清瘦外表:
  不修边幅,
  而更注重精神涵养;
  表面一副柔弱,
  骨子里却是倔强;
  透过厚厚的眼镜,
  我们看到一种犀利和坚毅。

  他很爱书,
  位于徐师大的小小江海书社,
  藏书可谓丰富。
  在他提倡感召之下,
  这个小小书社很快聚集起一批
  真识灼见、热血赤诚的追随者。
  他们活跃于贴吧、知乎、天涯、豆瓣,
  并自己开论坛、日报,出书、写论文、作宣传,
  可谓忙得不亦乐乎。
  这可不得了,
  这是当代文学史一件大事。

  由于他们拥有属于自己的文化理念和共识,
  拥有相当纯粹的精神内核,
  和广泛的文化内涵。
  这意味着这个文学团体,
  或者说这个文学流派是相当成熟的,
  极具潜力和爆发力、冲击力的。
  他们一旦由地下转入台上,
  必将为中国当代文化史,
  添上浓抹重彩的一笔。

  至今,
  这个由徐州师大的江海书社发源而来的流派,
  取得越来越多人共识和共鸣,
  取得越来越广泛的社会阶层响应,
  并不断加深和拓宽这一流派的内涵。
  就像一条小溪逐渐汇成江河,
  不拒细流,
  包纳百川,
  让我们期待其明日辉煌。

  今夜忽而想起我的老友,
  已多年不见。
  无论身在天涯何处,
  都请珍重康乐!

  狂飙诗社东昏海鳞社长,
  十一月九日夜,
  于东莞石排,
  搁笔。
楼主民间鲁迅诗歌奖 时间:2019-02-07 22:28:17
  
楼主民间鲁迅诗歌奖 时间:2019-02-07 22:28:32
  比江海书社更永恒的圣地——网吧!
  楼主:@东昏海鳞kb

  三年后又见,三年了!
  又是冷冬,又是黄昏,又是窒息像黑棺一样的天空!
  发工业污臭的罪恶的河流,
  漂满人类原罪的袜子、内衣、牙膏液和肥皂水、磷或镉、铅,还有呕吐物……
  一株歪脖子老树在岸边,像女鬼梳头!
  破街黑巷,萧索的风,有猫和垃圾堆,
  另一株盘根错节的老树——扭曲着生存的触目惊心的荒诞和痛苦!
  哦,我终于又踏入了网吧的石阶,
  彩塘镇华侨村的三四家网吧,
  比江海书社的更神圣的圣地——网吧。
  我曾以为天堂该是图书馆的模样,
  哦不,天堂该是网吧的模样,
  上帝是一个网管,里面并排昏睡或睲松着眼
  一排萎靡的天使或哲学家、像第欧根尼或印度冥想家、三和大神——
  他们不能像天使一样飞翔,是由于肉体太沉重。
  但他们,聚精会神盯着屏幕的哲学境界,
  燃烧大脑挑战知觉的极限,不断超越肉体渴望灵魂飞升!
  空气混杂着烟味、汗臭和泡面,还有砖妹的渔网袜和涂彩,
  一股熟悉、朝思暮想的气味,
  瞬间淹灭我的感官、灵魂、思想和大脑,
  三和大神们通过很少的物质,就可以过上愉快的生活。
  我想,东昏海鳞不能像天使般飞翔,是由于网体太沉重!

  2018-12-12 23:09:05
楼主民间鲁迅诗歌奖 时间:2019-02-07 22:28:21
  
楼主民间鲁迅诗歌奖 时间:2019-02-07 22:28:42
  题江海书社——一入江海深似水,不问莼鲜鳜鱼肥
  作者:@东昏海鳞kb

  江海书社已成为一个文化符号。一个新思潮先锋诗歌交流聚合地。
  不必问江海书社在哪——尽管我们都知道在徐师大。
  也不必问江海书社走出过多少大师,当然我们知道——江海雕龙、砖妹、一砖禅、@鲁特吉西、校长和@王老434 和@校长小秘书……
  也不必细数江海书社都有些什么图书……
  更不必计较江海雕龙是不是抠脚大汉…………
  好想在这物欲化的世界,安身于这样一间江海书屋,
  那是一个不问权力地位和阶级的场所,
  那里不必苦恼于柴米油盐和适者生存,
  那是被时光遗忘了的一个精神庙宇,所有诗人艺术家在那里朝拜,
  里面诗人画家音乐家哲学家欢聚一堂——
  屈原、李白、歌德、苏格拉底和柏拉图,写诗犯江海雕龙和东昏海鳞、搬砖妹和@砖妹小卫士、@发丝飞雪、@心若重水、
  @美月2016、@人大代表之战神P、@砖粉、叮当、@铁布三、牵虎大师、普通大师、@诗会大佬、神仙姐姐和@宝贝小菩萨、
  @南山山人1961、@月亮之花2018、@风卷尘去、@六世传承、车车、丁子、小刀、和尚、老七、九妹、老许和好孩子……

  2019-01-05 23:07:45
作者 :月亮之花2018 时间:2019-02-07 23:35:46
  @民间鲁迅诗歌奖 11楼 2019-02-07 22:28:00
  题江海书社——一入江海深似水,不问莼鲜鳜鱼肥
  作者:@东昏海鳞kb
  江海书社已成为一个文化符号。一个新思潮先锋诗歌交流聚合地。
  
3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宝贝小菩萨 时间:2019-02-08 17:18:41
  @民间鲁迅诗歌奖 顶赞!
楼主民间鲁迅诗歌奖 时间:2019-03-08 16:17:44
  江海书社(一)
  作者:@东昏海鳞kb

  我心中暗暗地设想,天堂该是图书馆的模样,上帝或许是图书管理员,他的天使们就是排字工。
  瞧,晨光中,徐州师大一间小木屋,江海雕龙像个泰戈尔圣贤般,开门迎接我,
  以及众多徐州写诗集团的追随者。只有在这儿,不起眼的角落,
  被主流媒体漠视的角落,新诗潮蓬勃迸发,像太阳岩浆似地飞溅,
  这儿,才是未来新诗的中心和桥头堡。那么,咱们就扔几颗核弹,
  让一滩死水的诗坛激起千层波澜!
  他们就聚集在贫寒清瘦又漆黑的小木屋里,实则是光芒万丈的精神庙宇,
  投射出未来一百年的新诗潮流和哲学之光,
  他们在小木屋里集结,坐在凳子上讨论,还准备把成果集结成册、
  编写大部头的经典,后世将奉为圣经圭臬。
  我高高地飞翔于十万个砖妹坦露的乳房和诗稿纸堆里,
  我的半个脑袋浸泡在酒瓶的福尔马林,另半个脑袋窒息在砖妹的蕾丝和胭脂波涛。
  被砖妹的乳芳和马奶子哺育的低诗歌和祖国五千年文学、世界先锋诗潮将更加繁荣茁壮。
  江海书社是世界先锋诗潮的革命阵地。江海书社已成为新诗史上的文化标志,
  江海书社是后世瞻仰的杜甫草堂和陆游故居。
  砖妹是柔媚抒情又批判的比基尼武女神,徐州写诗集团与江海雕龙是鲁迅式的投枪匕首,
  狂飙社是一面大旗帜,誓要掀起网络先锋诗界的大革命,
  它带来尸山血海和天雷滚滚,它带来咬牙切齿的冰霜般杀机,
  和嘲弄一切批判一切解构一切的决不妥协的革命精神,
  砖妹和徐州写作集团和狂飙社自成一派,自成权威,高高在上,
  对所有伪诗品头论足、想褒就褒、想指桑骂槐就指桑骂槐。
  穿过所有腐朽和谄笑,穿过污浊和腐臭喧嚣,穿过学院派、耆老、腐儒、卫道士和软刀子,
  我们在历史的裹脚布和砖妹的蕾丝上写下诗行,
  并不奢望历史的垃圾堆里有两三点零星的反光!
  每一个人的心中,都有一座寂静岭。
  每一个物欲横流纸醉金迷的都市中,都有一个江海书社!
  当你累了被生存压得喘不过气来,你该来江海书社,
  当你苦恼于柴米酒盐,当你在红绿灯和酒局应酬中不能自拔,
  当金银不能填补你内心的空虚……你该来江海书社。
  别再奢想什么都市和遥远的乌托邦帝京,别在
  别去想金陵城墙砖瓦和繁华妓女,
  别去想五千年历史什么狗屁底蕴,别去昩心地讴歌颂扬,
  只管坐下来,来江海书社,不是去学习害人的知识和色勾心斗角的心机,
  所有那些都是害人的东西。我只要求你在这里获得平静心和安心,
  当你被生存压得喘不过气,就来这里好好休息。
  这是一间书社,这是新诗史的文化标志,这是新诗实验室和革命根据地,
  今天它不起眼,但追随者众多,大部头的成果理论琳琅满目。
  你该加入新诗革命,前仆后继。今日还是红小兵,明日就是
  老革命。现在是无名野诗人,今后就是诗歌巨擘。

  2019-1-30
楼主民间鲁迅诗歌奖 时间:2019-03-08 16:18:31
  江海书社(二)
  楼主:@东昏海鳞kb

  宿醉,半醒。桌上凌乱的稿纸和酒杯,字迹缭草,
  《恶之花》《苏鲁支语录》歪斜,一本《李白》,于坚自画像没人看,
  这里不是尚义街从江海雕龙到鲍勃迪伦,从翟永明砖妹伊蕾到北岛,一只飞鸟
  要飞过多少山脉和沙滩?要承受多少世纪的风雨?需要在坟墓旁边走多少万公里?
  戈壁麦地雪山,五千年土地绽放雪莲,一个海子用冷若兽骨的语言构筑诗歌未来。
  草堂、辋川和小斜川,石门和匡山匡庐,李杜苏辛和高适,
  竹林七贤,或金谷游园,流觞或袚褉,王羲之和刘琨……
  集会,喝酒,游山,放浪,讴吟或苦吟……秦淮河、金陵、滕王阁或北京、铜雀台……
  《普希金诗选》掉在地上,《尼采》《金斯堡》被翻开,
  我要在砖妹蕾丝肉色丝袜写诗,和雪臀。江海书社,一个文化标志建筑,
  一个信徒朝圣所,研究核爆裂和《弗洛伊德》,《疯癫与文明与东昏海鳞》,
  21世纪汉诗,网络先锋诗人三巨头,屁诗歌2019狂飙飞砖,如火如荼干柴烈火达到高潮,
  睥睨寰宇,傲视国际,轰轰烈烈,自成体系,超越世俗。
  五千年古民族,她的沧桑城墙和江河珠峰五岳,诗书和坟典,
  一群耆旧腐儒呕呕呀呀,摇头晃脑。裹脚布上正写雕龙的诗,
  然而历史的垃圾堆不回声,没反光。新的诗运动席卷这些垃圾堆,耆老躲在书斋,
  苍老的胸肺像木乃伊,拒斥新鲜气息。历史就如沉闷的黑棺,苦闷的天空预示闪电
  像金刚石似的宝剑劈开混沌。像一阵狂飙,摧枯拉朽,激浊扬清。
  庞培老矣,现在是凯撒的天下。崇拜日出的人比日落的人多。
  一帮腐儒耆旧占据津要,占据资源和话语权。预言的闪电就要来临,徐州诗派代表闪电。

  2019-01-31
楼主民间鲁迅诗歌奖 时间:2019-03-08 16:18:52
  
楼主民间鲁迅诗歌奖 时间:2019-03-08 16:19:18
  江海书社——华夏文化坐标
  楼主:@东昏海鳞kb

  一

  清晨,一个先民穿裹鹿皮,带石器弓箭长矛,也许骑马,也许骑熊猫,
  登卑耳山。一个小部落,征伐结盟,黄土地黄皮肤黄河流域。
  据说是黄土捏出的泥我,这子民。有的树上造屋,有的居住洞穴沼泽。
  有的画八卦和图形。有的尝百草。有的造九鼎。很远古的事。
  零星小部落,活跃在临汾和河南。还要治水灾,砍树开荒,疏通塞堵。

  二

  那是久远的事,茫茫大地,不可考。鹿袄豹裙,石器陶器瓿皿青铜,都腐烂破烂生锈。
  大江大河时清时浊,有时改道。秦俑古长城都不可考。
  先民种水稻,种粟,容颜变迁,沧桑风霜。有人钓鱼,
  有人辩论,有人乘车游说,有人制军令,变法,征伐。
  一群军阀乱如麻。文字兴废,衡器度量改制,称号改制,还有金甲玉衣金棺高碑大墓,
  一切不可考,像在梦中。依稀黄河照见影子,土地脚印随风沙明灭。
  有人河里洗耳,有人推辞位置,有人归隐有人丢官回家,有人洞彻千古有人饮酒聚宴。
  年代越来越近,面貌和轨迹印痕逐渐清晰,啊,华夏!

  三

  人遍布大地,部落兴废,国家高楼宫殿兴废,时而华丽时而朴素,时而绮靡时而苍凉。
  我走在唐砖宋瓦,有时在乌蓬船。有时经过竹林和松林,
  有时渡河有时攀崖,有时狂饮有时沉哀,有时睡有时醒有时糊涂。
  有人穴居,有人修道,有人力争上游,有人甘居平地,有人履冰临渊,有人村居恬淡。
  有人种菊有人种牡丹,有人爱荷有人爱鹤,爱梅花爱雪。
  有时繁荣升平,有时冰河铁马。既有风平浪静,也有山雨欲来。
  有人坐在云峰,有人临溪建宅。有人流涕有人欢喜狂呼。

  四

  时代越来越近,有人画兰有人画竹,有人饮酒有人喝茶。
  都市繁华,我带着宿醉,缅怀李杜苏辛,遥想先秦蜀汉。
  思考甲骨篆隶和狂草,想起平地丘陵,想起风俗和土地,
  想起平民王侯。时代变迁,如火车疾驶。灰白画面,行色匆匆不暂留。
  人山人海,摩肩接踵。引浆者流,贫富王侯。金谷废了,睢园没落,兰亭荒芜,
  铜台成灰。纨绔子弟,风流佳丽,疯子赌徒,剑客无赖,
  舞台欢悦,一一登场,曲终人散,筵席冷落。高铁大巴,都市迁徒,灰白年代,
  一个徐师大,像草堂,像辋川,像村舍,像东坡像荒村,
  一个江海书社,华夏文华坐标地。成都武侯锦里,翠竹青青,拂霄冉冉,
  有亭子鱼池和锦鲤,有浮藻游人……江海书社,给你洗涤倦尘和心灵,
  在徐师大,在徐州,在江苏。或许,在心中。每一个争腥逐臭的都市,
  都有一个江海书社,容你小憩。

  2019-02-01
楼主民间鲁迅诗歌奖 时间:2019-03-08 16:19:41
  
楼主民间鲁迅诗歌奖 时间:2019-03-08 16:20:10
  狂飙突进和江海书社
  楼主:@东昏海鳞kb

  迪厅狂舞的男女,午夜嗨到高潮。透过白兰地杯子,
  舞池来来往往光鲜男女,和妖娆婀娜的雪臀肉球。我在砖妹的长裙和蕾丝上写歌。
  带着宿醉和呕吐,穿越僵尸黎明,穿过工业之花和污河黑巷。
  黎明我披起红西装,加入另一种青春狂欢。一间神圣小茅屋,
  江海雕龙和徐州诗派的众人都来迎接我。手捧着最新诗稿,比《恶之花》更阴冷,
  比《日心说》更深邃,比《达芬奇手稿》和奥本海默的室验记录更具威力。
  江海书社略显安静,拉比和圣贤正构建未来诗歌版图。
  世界不太平静,钓鱼岛和台湾、东北亚笼罩着阴谋论,
  有人准备去伊朗抢石油,打算扔几颗原子弹。叶芝的丑陋的怪兽拖着慵懒的步子,
  要去恒河投胎——摇篮萦绕数十世纪的恶梦和毁灭。
  一种正螺旋和负螺旋又在交织?威廉王和纳粹式的军力要崛起?
  过于傲慢的各国君主各有理由,去攫夺去撕扯去道貌岸然。
  一种变质的气息弥漫本世纪。但是别担心,人类几千年的权力游戏一直未变。
  这种臭苹果气息刚刚萌发,不是太坏,但坏掉就是灭顶之灾。
  一些力量急于复兴,一些力量竭力保持,一些力量朝不保夕。
  叶芝的预言和诗笔也无能为力。虚假的祈祷像肥皂泡一样破灭。
  我们这儿安静繁荣的一角,还能探讨诗歌和乌托邦。
  江海书社是新教义发源地,一些诗潮和新风从这里策源。
  竹林七贤和一群李白就在这里集会,民间鲁迅诗歌奖得到发扬光大,
  砖妹、江海雕龙和狂飙社继承了《诗经》、萨福、波德莱尔、屈夫子和鲁迅。
  显然狂飙社是鲜明旗帜,主张强烈,不服任何势力。
  在砖妹蕾丝上写诗。另一些伪诗像一堆死物,却在学院派得奖。
  他们肉麻吹捧,我们要弯道超车。更完善的理论和美学和规则,引领新时尚。

  2019-01-31
作者 :砖粉 时间:2019-03-10 15:22:41
  6
作者 :砖粉 时间:2019-03-10 15:22:48
  6
作者 :砖粉 时间:2019-03-10 15:23:29
  致徐州最大的官僚主义者——徐放鸣教授们的一封信[已扎口]
  楼主:地外非鲜 时间:2008-07-22 22:19:00 点击:5315 回复:3

  吾,下邳国人,本耕于僻壤,行于穷乡。
  然一日脑袋突开窍,求知识于课堂,埋头颅于书海,鲤鱼龙门,跳入名郡——彭城,混迹于灵魂缔造之发源——徐师大。

  出师几年尔,然背叛师门,沦落南国,沉迷网络。忽一日当朝胡氏登人民网,会天下网友,答天下之小问。网海无边,此日皆欢腾,众生高呼乃旷古以来最明君也。吾更喜及掩面,夜不能睡。
  彭郡太守乃江南无锡徐氏,拜太守时日久也,躬身政务,求实惠众,与吾有臭而味不同,皆好西祠,其答问,吾骂人,迥异也。然胡君登网,太守胡氏大悦,颇感动,一日燃油灯,答疑问,深至午夜,扔不知疲倦,回问二十余。乡皆曰:胡太守可与史上苏太守并提,皆奔走相告,万民举伞,预立丰碑以谢之。

  以我中华之大,民众之巨,又逢多难之世,贵为一国之君尚与民同网答问!!

  以彭城千万之众,政事纷繁,太守秉烛达旦,知民所盼,解民所关。况一小小鸟校长乎。
  江海书社之事,争论多时,是非吾不知。然吾知网海关者众,传者众,骂者众,知真相者寡。奈何有帷幕之丑,无颜告之于众;或有涉国安危之密,不可告之于众;抑或兹事体大,缤纷复杂,需假以时日。皆不然,吾以为,官僚主义做怪也。以其二十余年未夺博士之速,此等大事需假以二十年也,待彼时,廖书生已成无用之老者。而放鸣教授之流,皆背世人骂名,哗众取宠之徒,登《百家讲坛》之人,有何颜面拜校长之位,行先生之名,干无用之事。实乃吾等门生之耻也,彭城一郡之耻。
  官者,民也;先生,释惑也。
  不释惑者,与鸟人何异,与禽兽一类也。
作者 :砖粉 时间:2019-03-10 15:23:41
  
楼主民间鲁迅诗歌奖 时间:2019-03-10 15:33:44

  
楼主民间鲁迅诗歌奖 时间:2019-03-10 15:34:00

  
作者 :砖粉 时间:2019-03-12 18:17:17
  狂飙突进和江海书社
  楼主:@东昏海鳞kb

  迪厅狂舞的男女,午夜嗨到高潮。透过白兰地杯子,
  舞池来来往往光鲜男女,和美丽婀娜的雪臀肉球。我在砖妹的长裙和蕾丝上写歌。
  带着宿醉和呕吐,穿越僵尸黎明,穿过工业之花和污河黑巷。
  黎明我披起红西装,加入另一种青春狂欢。一间神圣小茅屋,
  江海雕龙和徐州诗派的众人都来迎接我。手捧着最新诗稿,比《恶之花》更阴冷,
  比《日心说》更深邃,比《达芬奇手稿》和奥本海默的室验记录更具威力。
  江海书社略显安静,拉比和圣贤正构建未来诗歌版图。
  世界不太平静,钓鱼岛和台湾、东北亚笼罩着阴谋论,
  有人准备去伊朗抢石油,打算扔几颗原子弹。叶芝的丑陋的怪兽拖着慵懒的步子,
  要去恒河投胎——摇篮萦绕数十世纪的恶梦和毁灭。
  一种正螺旋和负螺旋又在交织?威廉王和纳粹式的军力要崛起?
  过于傲慢的各国君主各有理由,去攫夺去撕扯去道貌岸然。
  一种变质的气息弥漫本世纪。但是别担心,人类几千年的权力游戏一直未变。
  这种臭苹果气息刚刚萌发,不是太坏,但坏掉就是灭顶之灾。
  一些力量急于复兴,一些力量竭力保持,一些力量朝不保夕。
  叶芝的预言和诗笔也无能为力。虚假的祈祷像肥皂泡一样破灭。
  我们这儿安静繁荣的一角,还能探讨诗歌和乌托邦。
  江海书社是新教义发源地,一些诗潮和新风从这里策源。
  竹林七贤和一群李白就在这里集会,民间鲁迅诗歌奖得到发扬光大,
  砖妹、江海雕龙和狂飙社继承了《诗经》、萨福、波德莱尔、屈夫子和鲁迅。
  显然狂飙社是鲜明旗帜,主张强烈,不服任何势力。
  在砖妹蕾丝上写诗。另一些伪诗像一堆死物,却在学院派得奖。
  他们肉麻吹捧,我们要弯道超车。更完善的理论和美学和规则,引领新时尚。

  2019-01-31
作者 :一砖禅 时间:2019-03-14 11:04:18
  
楼主民间鲁迅诗歌奖 时间:2019-03-28 22:13:48
  让中国重新开始阅读。——江海书社
作者 :砖妹小卫士 时间:2019-03-29 09:11:17
  让中国重新开始阅读。——江海书社
作者 :砖粉 时间:2019-04-05 18:03:22
  楼主:东昏海鳞kb 时间:2019-02-11 23:54:40
  点击:1110 回复:119


  ☆《狂飙社、江海书社、先锋诗潮》

  古旧、昏暗、低湿的江海书社,破旧的木牌在暴风中摇摇欲坠,
  我像濒死疲惫的老骆驼,拖着疲躯,渴望在一间江海书社休憩。
  我知道这里的信徒会欢迎我,我知道这里有徐州写诗集团和砖妹信徒。
  多年来,我们的声音被淹没,主张被漠视,权利被攫夺,
  多年来,我们持着标枪匕首,对战永无穷尽的嘲弄、阴谋、算计和虚空,
  终于我们疲了,乏了,倦了,颓倒了……这是鬼魂的胜利,良善的灭顶。
  然而,我知道雕龙和砖妹会来迎接我。这间昏暗潮湿的小阁子,
  掉下来《但丁神曲》《物种起源》《时间简史》《海顿创世纪》,
  无愧于他们超凡脱俗了“疯子”称号!——超凡俗脱的天才绝不与庸材奴隶为伍!
  先锋诗潮是未来主义,她的超新星光耀,从遥远的宇宙深度爆发,
  在还未到达抵达人间,却早已堙灭于虚空。有些人,死后才出生,
  还有的人,还未出生就被宣判死亡。另一些人,他的文字速朽,
  想把名字隽刻在石碑上,尸首却比名字烂得更早。
  这些未来主义者为未来的孩子写诗。他们正如流星,默默殒亡消亡。
  我的血液曾经是岩浆,现在是冰棱。我早已疲了倦了,冷却了血液,
  举步维艰,艰难跋涉。像孤星,注定殒灭,却不甘消亡,
  长途跋涉,却寻找同伴,共同在寂灭的夜空,相互取暖。
  他们的头脑藏着十部《神曲》和《海伯里安》,这些夜莺明知泣血,
  仍然倾泻满腔热情。那些优美的音符犹如华丽的瀑布倾泻而下,
  直到枯涸最后一滴。这就是新诗潮的信徒。



  ☆《世纪病》

  黑夜坐在我枕边,我却孤寂无眠。世界的悲伤太深,不是谁都能理解。
  世界生锈了,难道要用眼泪擦亮?看吧,胃溃疡的天空,
  臭氧层穿孔崩裂,黄雾漂浊。人性是条污河,漂浮浊液、袜子、内衣
  和宿醉的呕吐,以及凶杀的刀具。一个善于谄笑的小丑,
  映照不到面孔,也洗不掉面具。垃圾洋流和污油的海豹企鹅……
  一朵工业之花在地狱崛起,像怪兽撕碎人性和皮肉,
  它乐于倾听物欲横流下呻吟、哀嚎和醉生梦死的狂笑、歇嘶底里……
  在人性的破碎宫殿的废墟,和玻璃幕墙红绿灯、蒸汽涡轮、空压机、冲床、
  打印机以及混凝土、银行珐琅柜台、屠宰场、人贩交易地点的
  废墟上,工业之花撕碎人性和血汗皮肉,日益茁壮。
  看吧,海洋流淌石油,大地喷吐黑烟,工厂煤炉熊熊,
  还有争吵的政客要投下导弹,消灭地域势力,争夺资源。
  嘴脸接近兽性,民族转化为蛾达拉,一种可怖的势力和狂热若崛起,
  便是文明毁灭之时。世纪,真的生病了。我想穷尽文字在这篇尽述,
  无奈笔力太弱,过于笨拙。我并不高明,过于愚笨。
  黄雾中,工业之花茁壮的图景,还有硝烟和烽火,
  模糊中的人形像鬼魂,又有军队像魔群……我又感到贪婪和欲念
  越来越占据人性,每个人都在抢夺,而我的声音被淹没……
  十个雨果和莎士比亚的才华,对这些丑态也无能为力。
  一朵纤弱的白菊自然不能在混凝土水泥地存活。
  为了得不到的美元,我们抹灭了童年的单纯。
  凄风苦雨的时代,暴风雨肆虐人类这艘破船,文明岌岌可危。
  这时,我们需要指引灯塔,需要温暖的一间人文书社,江海书社——精神庙宇。



  ☆《忧郁症》

  十本《恶之花》,还有《苏鲁支语录》,以及《神曲》,
  缭乱的诗稿和灼热于脑颅的灵感,疯血奔涌,手不停地写……
  眼窝深陷地仰望苍天,我的忧郁是病态的,犹如地狱边缘的曼陀罗花……
  恶魔和狼群正在微笑。我是花本身——汲取陈死人的血肉和一切腐朽病态
  以及死亡气息的事物。所有人都知道我们这类人是疯子,
  但超凡脱俗的天才绝不与庸众为伍。奔突的野狼喜欢荒野和独居。
  哥特式的特质和杀马特的异类品性,颓废而妖艳,这美的恶之花……
  有多少次醮着鲜血写诗句,有多少次窒息于砖妹的蕾丝,
  有多少次随同信徒,在江海书社聚会新诗潮,发表胡绉猥亵的颂诗……
  有多少次赢得群狼般的欢呼,和伪君子卫道士的不屑压抑。
  手颤颤抖抖,灵魂已被饮干,青春是失血的木乃依。
  我只是坐在废墟上失声痛哭的孩子,一个弃儿、稻草人、空心人……
  这个世界悲伤太深了,余生的虚无在我眼前展开,一览无遗……
楼主民间鲁迅诗歌奖 时间:2019-04-07 15:09:03

  
楼主民间鲁迅诗歌奖 时间:2019-04-07 15:09:14

  
楼主民间鲁迅诗歌奖 时间:2019-04-07 15:09:33
  !
楼主民间鲁迅诗歌奖 时间:2019-04-07 15:11:05

  
作者 :校长小秘书 时间:2019-04-07 20:44:25
  海子、太阳王、东昏未来主义、江海书社
  作者:东昏海鳞kb

  做诗人的代价,就是写诗句像符咒,像裹尸布,把自己缠死、
  窒息。像寂灭冰冷的太空陨石,默默消亡。太空像冷棺材,
  人间是不懂诗歌的僵尸世界。作诗人的代价,就是缠上诗句的裹尸布,
  或像驼鸟埋进诗句的天堂沙滩;像蚕,用诗句的吐诗,
  裹入自己痛苦的网罟。

  一个歌颂太阳的海子,紧随着尼采和巴尔蒙特,
  紧随自我未来主义的谢维里亚宁,还直接追溯到墓园诗派的杨格,
  以及雪莱、拜伦、济慈。海子还有许多先贤做同伴——
  叶芝、艾略特、波德莱尔、萨塞、塞缪、弗洛伊德……
  哦,雕龙和砖妹,还有东昏海鳞,你们并不孤独,
  这里不是有许多先贤前仆后继,将来又有无数信徒在徐州写诗集团和江海书社
  承前启后、开创未来吗?

  海子渴望太阳,却无法像雨果那样形成广阔的灵魂,
  也无法像莎士比亚那样天生具备无尽的氦、钛和核能,
  又无法像李白那样倾泻完银河般无穷的才华之后,喝醉忘掉
  生存的艰难。他无法统一精神和现实,他害怕物质和社会,
  他像尼采一边鄙视妇女,另一边却不敢做/爱。他还被拒绝,所以不敢泡妞。
  所以他极其内向,选择自杀。他逃避到诗歌里,我们崇敬这位先贤。
  海子死于自己宿命的网罟、驼鸟的沙丘天堂和裹诗布。
  但有时,死亡比存活更明智,更正确,更不会受辱。

  哦,雕龙啊,砖妹,和东昏。当代不会承认我们。我们别企求名利。
  巨星的光芒还未抵达人间,就已在光年之外消亡。
  江海书社但愿别成为后世瞻仰的圣所。这民族,也的确热心于追捧死人,
  还喜欢吹捧一些瘸子和瞎子智障,但不会轮到东昏,
  这个国度真的不懂风情,不善解人意,热爱死亡气息和裹脚布。

  这团祭火和诗殿仍然矗立,永不颓倒。三大主力会师,
  新诗潮运动起始于天涯。天涯是我们的阵地。我以此诗作为
  对雕龙和砖妹《会师》的回应。期待续篇!

  2019-02-12 23:56:58
作者 :校长小秘书 时间:2019-04-07 21:20:12
  
作者 :校长小秘书 时间:2019-04-07 21:20:29

  
作者 :校长小秘书 时间:2019-04-07 21:20:42

  
楼主民间鲁迅诗歌奖 时间:2019-04-07 21:38:40

  
楼主民间鲁迅诗歌奖 时间:2019-04-07 23:17:08
  !
楼主民间鲁迅诗歌奖 时间:2019-04-09 10:42:15

  
楼主民间鲁迅诗歌奖 时间:2019-04-09 10:42:36

  
作者 :校长小秘书 时间:2019-04-09 15:35:11

  “诗歌年”第58天:江海书社,安静读书
  楼主:东昏海鳞kb 时间:2019-04-08 23:52:13 点击:4321 回复:56

  这不是纸和笔的陈旧年代。也不是一首诗就能泡一个妹纸的时代。
  这依然是沉默年代,失语一群,幸存的少数,边缘群体。
  这是精神粮食匮乏、伪诗和伪诗横行的年代,这是诗潮崩溃的年代。
  江海书社,古旧、低湿、黑暗、独处一隅、默默等候有缘之人
  走进来、翻开书页,安静写诗。在灯下、桌下、树下、溪流或松下……
  忘却时间空间和感知,忘却一切烦恼,唯有一阵暗芳清香袭上心头,
  如余音袅袅、如梦缕缕、凝结萦绕、魂牵梦挠。
  江海书社,像暴风雨中的航船灯塔,像电闪雷鸣的风向标,
  那风标像钢铁盔甲引燃天上闪电、呜呜作响、闪耀光亮指引信徒。
  信徒集会,诗潮奔涌,诗之翼马、翔翼之龙、嘶吼的贝蒙希尼和利维坦、泰坦种族……天马行空
  天才的诗想奔涌驰突燹逐……在这一刻适合饮酒作乐或狂笑!
  笑尽俗世大千,笑尽功名利禄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坑蒙拐骗吃喝嫖赌那醉生梦死那一套!
楼主民间鲁迅诗歌奖 时间:2019-04-09 16:58:50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民间鲁迅诗歌奖 时间:2019-04-09 16:59:06
  !
楼主民间鲁迅诗歌奖 时间:2019-04-09 17:01:24

  
作者 :砖版CEO 时间:2019-07-25 21:41:42
  书社
作者 :砖版CEO 时间:2019-07-25 21:42:13
  《史记·孔子世家》载,孔子曾在楚国受到楚昭王的极高待遇,楚昭王“将以书社地七百里封孔子。”《集解》引服虔曰:“书,籍也。”当时楚地的社庙中有专书里社成员的社籍册。齐、鲁、卫、赵、越等地都有“书社”的记载,《左传·昭公二十五年》有“齐侯唁公曰‘自莒疆以西,请致千社。’”《哀公十五年》有“齐与卫地自济以西、禚媚以南书社五百。”《晏子春秋》记载齐景公以山阴数百社禄晏婴,《荀子·仲尼》记载齐侯封管仲书社三百,《吕氏春秋·高义》记载越王欲以故吴之地、阴江之浦书社三百封墨子,《吕氏春秋·慎大览》云:“武王胜殷⋯⋯与谋之士封为诸侯、诸大夫,赏以书社”,等等,都是春秋战国时期民间基层之社的写照。其时基层里社的特点是里、社合一,聚族而居。
作者 :砖版CEO 时间:2019-07-25 21:44:47
  书社 [ shū shè ]
  1.旧时文人组织的读书会。
  2.旧时印书的机构,后多用于出版社的名称,如齐鲁书社、岳麓书社等。
作者 :砖版CEO 时间:2019-07-25 22:51:34
  书院是中国古代教育机构,最早出现在唐玄宗时期东都洛阳紫微城的丽正书院。 [1] 正式的教育制度则是由朱熹创立,发展于宋代。当时,由富商、学者自行筹款,于山林僻静之处建学舍,或置学田收租,以充经费。宋代,著名的书院有河南商丘的应天书院、湖南长沙的岳麓书院、江西庐山的白鹿洞书院、河南登封太室山的嵩阳书院。湖南衡阳石鼓山的石鼓书院、江西上饶的鹅湖书院。粤秀书院是康熙四十九年清廷御批的官办学院,为清代四大书院之首。
作者 :一砖禅 时间:2019-07-27 14:55:24
  写给诗人的三行诗
  作者:江海雕龙

  一个诗人,
  只拥有一个诗意的世界是不够的,
  我们还要改造这世界。

  2019-3-2
作者 :一砖禅 时间:2019-08-05 19:38:19
  作者:砖体诗Lv 5 时间:2018-11-11 17:45:59
  江海不拒细流故能就其大
  江海书社被誉之为
  ——徐州的西泠印社、中国的死亡诗社
作者 :一砖禅 时间:2019-08-05 19:47:30

  
作者 :一砖禅 时间:2019-08-07 17:46:05
  
作者 :一起来拍砖9012 时间:2019-09-03 20:01:01

  
楼主民间鲁迅诗歌奖 时间:2019-09-11 20:25:11
  作者:@云引长空 8Lv 7 时间:2019-04-21 20:13:12
  江海书社,如雷贯耳
楼主民间鲁迅诗歌奖 时间:2019-09-11 20:25:53
  作者:@藏月楼主 9Lv 8 时间:2019-04-21 21:54:54
  顶顶!徐师范虽大,摆不下一个书摊子,容不下一个书呆子!真是摊高浪飞急,戒急用忍!切记切记!
作者 :砖妹小秘书 时间:2019-09-17 12:25:01
  @民间鲁迅诗歌奖
楼主民间鲁迅诗歌奖 时间:2019-09-27 12:53:35

  
楼主民间鲁迅诗歌奖 时间:2019-09-27 13:03:23

  
作者 :宝贝小菩萨 时间:2019-10-03 21:18:56
  @民间鲁迅诗歌奖
  
作者 :一砖禅 时间:2019-10-03 21:48:09
  
作者 :一砖禅 时间:2019-10-13 22:14:06
  6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