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北非突尼斯、摩洛哥掠影 (转载)

楼主:夏完淳1644 时间:2018-01-10 12:12:35 点击:12 回复:2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北非突尼斯、摩洛哥掠影 (2014-01-07 19:18:51)转载▼

  刘文忠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liuwenzhong [订阅][手机订阅

  标签: 文化
  沐浴在古兰经中的民主茉莉
  ——北非突尼斯、摩洛哥掠影
  2013年11月24日,我第五次踏上非洲大地,走访了北非阿拉伯国家摩洛哥和突尼斯,它们与欧洲大陆只隔着窄窄的地中海,堪称欧洲后花园。但我此行的目的主要不是观光,而是考察伊斯兰教对这片土地的实际影响,另外,更想深入了解的是首个爆发“茉莉花革命”的国家——突尼斯的现状。
  突尼斯:民主“茉莉”飘香的国度
  突尼斯地处非洲北端,地中海以南,与欧洲隔海相望,是中东石油运往欧美的必经之路。东西海岸线长达1300公里,60%国土面积被沙漠覆盖。风景秀丽、古迹众多,是世界上少有的集海滩、沙漠、山林和悠久古文明于一身的国家。资源方面是世界“橄榄之邦”,磷酸盐、石油、天然气、铁、铝、锌等资源丰富。许多国际会议选择在此召开,阿拉伯联盟总部1979年迁来。因文化的多元特色,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评为1997年“世界文化之都”。
  突尼斯的国花是茉莉,2011年爆发的“茉莉花革命”,成功地把腐败独裁者赶下台,从此成为阿拉伯国家迈向民主自由道路的一面旗帜。我们旅行团聘请的有着20多年经验的台湾籍资深女导游详细告诉了我“茉莉花革命”这段历史。2011年1月,一位26岁叫布阿吉吉、穆罕默德的大学生,毕业后因找不到工作而摆水果摊养家,被警察粗暴欺侮后自焚抗议身亡。他的死激起了突尼斯人长期以来潜藏着的对失业、高物价及腐败政府的怒火。持续多日的全国范围社会骚乱,逼迫总统本·阿里在革命爆发后的第29天深夜,飞往沙特,放弃了自己掌权了23年的国家。
  通货膨胀、政治腐败、缺乏言论自由及生活条件差是爆发革命诱因,但为什么革命首先会在突尼斯成功呢?欧导认为,第一,该国教育普及程度高,民智已开;第二,伊斯兰教已世俗化,年轻人学西方思想,观念进步,而知识分子与青年又是其中的主要力量。最重要的是,红遍全球的“维基网站”的推动,当本·阿里家族露出腐败真面目,民众才知道,现金、土地、房屋甚至游艇全都被独裁者中饱私囊。惊人的腐败现象,点燃了导火索,被欺骗愚弄的突尼斯人民齐心协力完成了革命创举!所以这场革命也被称为世界第一场“维基革命”。此后引发了“多米诺骨牌”效应,埃及、利比亚如法炮制,而阿尔及利亚和约旦紧跟,然后又扩散到叙利亚。互联网的普及,让一个看似微不足道的小角色的不幸遭遇,成为压垮独裁政权的“最后一根稻草”。
  然而,革命后自由主义泛滥,派系林立,暴力冲突和骚乱时有发生。“茉莉花”能芬芳几时?还得看朝野各方能否迅速达成共识和妥协。修宪委员会压力巨大,但已经得到“自由、民主与开放”的突尼斯人,不可能回到封闭落后过去。阿拉伯人个性火爆,来得快去得快,突尼斯人不希望好不容易得到革命成果流产,他们已认识到,良好的规则胜过英明领袖。所以在国徽的白色饰带上,写下阿拉伯文的突尼斯格言:“秩序、自由、正义”。
  宗教在社会建设中到底扮演什么角色呢?我带着这问题,进一步请教俩位入籍阿拉伯国的导游后才知道,伊斯兰教与基督教的冲突一直是阿拉伯社会矛盾冲突的主要因素,突尼斯的一千万人口中90%以上为信奉逊尼派伊斯兰教的阿拉伯人,由政治观点划分的“逊尼派”和“什叶派”是伊斯兰教的两个主要教派,来自阿拉伯语音译,前者意为“道路”,后者意为“追随者”。逊尼派主张在古兰经没有指明的地方可以凭自己思维去理解认知,主张革新,比较温和。什叶派主张一切遵从古兰经,经书上有的就要服从,没有指明的就不得妄想,很少变革,易激进走极端。极端伊斯兰原教派一直在民众中宣传,说西方基督教企图颠覆穆斯林世界。他们甚至认为不皈依伊斯兰教的人都应该下火狱,包括天主教、基督教、犹太教、佛教等异教信徒和没有宗教信仰的人,当然也包括中国人。
  突尼斯曾是法国多年殖民地,城市比较欧化,年轻人衣着前卫,受过高等教育的国民喜欢岀国学法国生活方式,追求宗教世俗化;几乎所有政府机构人员和大学教授等有地位的人都曾出国留学,不少人情愿被法国殖民也不愿做阿拉伯人。文化程度低的则很封闭,喜欢混日子,男性一般都要服役一年,但可用三分之二工资“代役”。家务活主要女人承担,男人们喜欢聚在咖啡馆等公共场所聊天、看报。国家执行土地私有化及基础义务教育免费制(至16岁)。
  我们走访了突尼斯不少著名城市,放眼望去,城市建筑古老而破旧,革命胜利后仍穷。街道两边大多是三层与五层的平顶建筑,顶部都安装着卫星接收器,我暗想,是不是这些“小喇叭”的传播,才引发茉莉花革命?不少外墙粗糙,钢筋外露,甚至没有门窗。听说因为经济不好,房子常常盖到一半就因没钱停工,等到赚到钱再继续来盖,建房速度慢如蜗牛。
  突尼斯第一大外汇来源是旅游业,曾经有过从业人员达40万人的辉煌,但茉莉花革命后政权内斗激烈,经济不景气,旅游业也一路下滑。
  导游介绍说:突尼斯共有八处世界遗产,艾什凯勒遗址、迦太基遗址、麦地那(突尼斯)杜加古城遗址、老喀尔冠阿内布匿城遗、苏塞麦地那老城区和凯鲁万等,充分张显了伊斯兰宗教色彩。突尼斯很多城镇都用圣人名字命名。建筑都兼有欧洲与伊斯兰风格。公元670年兴建的凯鲁万是一座历史文化古城,同时也是伊斯兰四大圣地之一,充满神奇梦幻色彩,现为突尼斯第四大城市。城内80余座清真寺,100余处陵寝,数十座蓄水池和穹顶室内市场。突尼斯人认为,到凯鲁万朝觐七次即等于去麦加朝觐。
  突尼斯首都与国家同名,这座阿拉伯风情旧城和欧化新城合璧的都城,建筑物大多为乳白色,掩映在枣椰、棕榈和橄榄树的绿荫之中,犹如飘浮在水面上的白莲。旧城麦地纳保持着古色古香的阿拉伯东方色彩。城墙虽已不存,但有近十座城门保存尚好,其中有与新城相接的海门,与郊区相接的苏卡门等。“卡斯巴”区是总理府和执政党党部所在地。新城又称“低城”,位于通向海边的低洼地带。远处突尼斯湖和突尼斯湾水天一色。新城中心的布尔吉巴大街非常热闹,被誉为突尼斯的“香榭丽舍大道”,共和国广场中央耸立着前总统布尔吉巴的骑马铜像。广场上我们巧遇陪同国内官方“考察”参观的中国驻突尼斯女大使,因为国内民间旅游团很罕见,随和的她与我们热情合影。
  “茉莉花革命”原址就在政府机构门前的街上,仍围着铁丝网阻止人们靠近。我放弃了去下一个景点游玩的计划,约了一位懂英语的游团成员一起拿着像机专心拍摄铁丝网、警车和装甲车,结果被当地两个肩扛摄像机手拿话筒的年轻记者拦住釆访,他们先问我是日本人还是台湾人。当得知我们是中国大陆的上海人时,他们非常惊讶。用手势加英语问我,作为外国人你如何看待这场革命。我毫不犹豫告诉他们,我欣赏这场革命,因为世界上所有独裁专制国家都面临着老百姓要民主、要自由、要人权的尖锐矛盾,中国也一样。你们走在前面,中国也一定会有这一天”!
  送过牢饭的华人导游
  五十多岁台湾导游欧女士,是个经历过大风浪的人。她父亲是国民党将领,夫家是参与“茉莉花革命”的突尼斯复兴党人,在革命前,夫家有三人被独裁者关进监狱,她甚至还送过牢饭,革命内情非常熟悉。我私下釆访了她,并赠送了自己写的书。每次岀国旅游我都会主动向当地导游或翻译赠送自己写的书,特别是那本记录周游世界旅程的游记,这可以让对方了解我的需求和目的,也表达了一种超越金钱的,对知识与人品的尊重。
  我请欧导判断一下,突尼斯的历史会不会在中国重演?那时将会怎么样?她回答说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不管你独裁执政党有多强大,只要违背了人民意愿,最后结局就和阿拉伯世界民主革命一个样,突尼斯变局是迟早要发生的。常回台湾的她,说台湾就是这样一路走过来的,老蒋独裁所以会有“2.28起义”与“美丽岛事件”。而智慧有作为的蒋经国,审时度势顺应民意,结束独裁还政于民,在台湾人民心中留下好口碑。在互联网年代独裁专制政府倒台速度之快是想象不到的,将来中国大陆如果发生类似革命,台湾一定会声援,并伸出援手,因为台湾模式是全世界华人,包括越来越多醒悟过来的大陆同胞所认同的,孙中山的“三民主义”是当年共产党忽悠老百姓要完成而后完全离弃的新民主主义目标,是百年来革命先驱浴血奋斗的事业,更是全世界华人真正的梦想!
  我试着更深入地问欧导,怎样看待暴力与和平这两种革命?她的回答很有水平,她说近代历史已经告诉我们,凡是暴力夺取的政权,统治时都会“与时俱进”暴力程度,给民众带来更大灾难。这种例证不胜枚举,苏联、中国、朝鲜无不如此。半个多世纪来,世界范围内的“朝野对话”,“和平转型”成为主流,茉莉花虽然流了血但取得了成功。将来大陆也难免如此,民主大潮中,全国民众必须联合体制内普世派官员,急进和渐进两派团结互助,共同建设旷世伟大的中国民主工程!
  在谈到阿拉伯世界为什么特别乱时,欧导认为跟体制有关。阿拉伯大多数国家是专制与王室体制,加上政教合一,信息封闭、观念保守,所以“维基网络革命”给人的思想冲击特别大,“蝴蝶效应”特别快。如今,一党独裁专制的为所欲为已成为历史,但革命后制度还不成熟,56个党派争吵不休,过渡政府说得多做的少,这些都跟民族性有关,好在人民有了裁判权、直选权,混乱一定会过去。
  旅行过程中,我发现突尼斯街头有两个奇怪现象:第一,到处是拉圾,好像很久没人打扫。第二,很多年青人聚集在街头或咖啡店。听欧导说,垃圾多,是因为过渡政府没钱召回罢工的环保工人。年轻人失业增加,聚在街头更容易找到事做。
  我发觉当地回教徒很文明规矩,不像上海新疆人那样让人敬而远之。听了欧导解释才知道,这里伊斯兰教氛围浓厚,穆斯林从小就接受教堂文化,几乎从小就学念古兰经,就像台湾小孩从小诵读儒家三字经一样。想想我们大陆人学阶级斗争长大的就是不一样。当地人虽然比较赖散,但懂规矩,社会治安不错,偷盗诈骗行为很少,做错事的人还会用当地宗教习惯去投石头求真主原谅。突尼斯人喜欢送礼,但他们对初次见面就送礼的作法是很看不惯的,认为这样做有行贿的企图。
  听欧导说移民突尼斯的台湾人与大陆人加起来也不超过十人,做生意的福建人与华为、中信等中资企业员工加起来仅300多人。这里的大陆人都自顾自,只知道赚钱,缺乏与当地人沟通。亚洲人里日本人最团结,而大陆除了回教新疆人,其他族群都是一盘散沙。
  在中餐馆吃饭时,恰好店里的电视在报道中国新疆的骚乱事件。导游说当地人包括政府都明显站在新疆人这一边,他们认为新疆维吾尔族人对汉族的仇视,除了经济上被掠夺外还有宗教因素。回教穆斯林人认为不用激进行为就不会引起注意,甚至认为恐怖活动是被逼岀来的。这些与大陆舆论完全不同的论断,令我们十分惊讶。
  欧导看了我写的书知道我喜欢听真话,她说自己当了20多年导游,接待过无数华人团,过去一直是台港澳、新加坡人,大陆游客多是商务考察团。自己掏钱的民间团这几年才多起来,而且都是跑遍了欧美亚主要国家才会想到这个突尼斯。她笑着说,接待大陆团最大感触就是一个字“牛”——素质不高但钱包鼓,要么是官场上的既得利益者,要么是先富起来的商人,他们对历史文化古迹不屑一顾,在他们眼里,落后、破旧的建筑和马路,跟高楼大厦林立、出门就有轻轨地铁的北京上海不能比,一个字“穷”,连酒吧、夜总会都没有,两个字“无趣”。
  欧导说,遇到我这样旅行中,关注社会民生,调查国家软实力,并且真实详细地记录历史文化和文明古迹的人少之又少,她把我定位为“一个带着独立思考头脑写书的残疾老人”,令我内心感慨万分。
  摩洛哥:开明君主,得道者多助
  摩洛哥政局稳定,经济实力非洲排第五位。这一切要归功于国王穆罕默德六世,这位阿拉维王朝第23位君主为人开明、宽容,完全不像父亲那般强势。他娶了平民出身的计算机工程师,打破传统,带头实行一夫一妻制。2011年邻国突尼斯爆发革命后,他主动进行全面宪法改革,公投新宪法确立了君主立宪制。国王是国家元首、宗教领袖和武装部队最高统帅,票选获胜的政党所任命的首相是“政府首脑”,拥有提名和罢免大臣、解散议会等重要权力,议会拥有唯一立法权。国王平时不参政,除非遇到突发事件时才发表意见。
  摩洛哥曾被法国统治44年,官方语言也是法语,文化、教育、建筑,以及更重要的政治体制、法治、价值观等都被烙上深深的法国印记。摩洛哥人亲西方,特别与美国关系密切,是第一个承认美国独立的国家,两国高层互访频繁。美在摩建有战略油库为第六舰队提供补给。美本土外最大的“美国之音”转播站也在摩洛哥。摩还获得了美国设立的千年挑战基金,及欧盟给予的优先地位。每年从欧盟、美国、海湾产油国得到约10亿美元的固定援助。是法国的第二大受援国,西班牙的第一大受援国。摩居民人均支出11222迪拉姆(约合人民币8180元)。93%的农村人口能用上电。全国有公立医院。每年的文化教育经费支出可观,约占国家预算总支出的1/4。摩洛哥与突尼斯人都很好客,讲文明礼貌,懂规矩。性格简单直爽,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他们和土耳其一样走伊斯兰世俗化道路,女性待遇公正,思想开放,甚至可以提出离婚。
  摩洛哥许多城市特别是首都,大街两旁挂满了国旗,开始以为是遇到什么节日,导游说他们常年都是用这样的方式表达爱国之心,不用说,国庆节或国王岀行就更热闹了。我似乎若有所思,爱国有自发表达,也有煽动洗脑后的无奈表达,国人经历的恐怕多是后者吧。当车经过城西南时,一幢很漂亮的哥特式建筑映入眼帘,导游介绍说是美国大使馆,在景区最好的地理位置,面朝浩浩荡荡大西洋,景区山坡上有大批犹太人免费墓地,且不能动迁,据说该国最多时曾有4万多犹太人居住,目前还有二千多。
  摩洛哥缺水,三分之一国土是沙漠,最热天气里几乎不能岀门。和别的伊斯兰人一样,摩洛哥也特别喜欢四色:黄代表沙漠、绿代表土地、蓝代表大海、白代表纯洁。四大皇城就是四种颜色。伊斯兰教提倡绿色,所以这里药店标示都不是红十字,而是绿十字!
  有着2000多年历史的摩洛哥有十个著名:一、世界上第一个伊斯兰国家;二、两大经济:海上沙丁渔和陆地磷酸矿;三、三宝“仙人掌、阿干油、耶枣”:四、四大皇城;五、非洲经济排名第五位;六、现任国王是穆罕默德六世;七、国庆七月30日;八、公元八世纪建国、现进入第8个朝代;9、九座著名红酒房,红酒全球排名前列。;十、石珊闻名于世。这里所有伊斯兰清真寺都带有精致漂亮的马赛克装饰,最大的清真寺内包括外面广场能容纳十万人。教堂里是男尊女卑,女性祈祷时与男性隔离,且要从头到脚遮掩起来。
  北非最大特点是原始古朴,摩洛哥的八处世界遗产是得土安老城、沃吕比利斯考古遗址、梅克内斯,历史名菲斯老城、索维拉老城、葡萄牙城、马拉喀什老城!临大西洋的首都拉巴特是四大皇城之一,这里终年气候宜人,沙滩细软。旧城具有中世纪阿拉伯风貌,城墙、市场和清真寺比比皆是。梅克内斯是建于10世纪的伊斯兰教圣地,11世纪为穆拉比王朝的要塞。1673年曾定都,1911年为法国占领。市内很多古罗马时代痕迹和中世纪清真寺、伊斯兰教学院等。全城有43座建于中世纪的古兰经学院,路上一直能听到清真寺扩音器发出的阿訇声音。四大皇城之三马拉喀什是摩洛哥开国王城、众城之母,素有“南方明珠”之称,是穿越撒哈拉沙漠的商队贸易线路的起点,,旧城建于1062年,古迹有库图比亚清真寺、古陵墓、古王宫和阿拉伯广场等等。阿克达尔橄榄园有700多年历史,至今保留着16世纪萨阿迪王朝时代的圆顶陵墓,19世纪的巴西亚王宫及达西赛义德博物馆。东郊阿特拉斯山的雪景和瀑布壮丽动人!建于790年的菲斯是四大古皇城之四,也是最早建立的阿拉伯城市之一。菲斯旧城称麦地那,保留了很多古城堡和宫殿,有北非最古老的卡拉维因清真寺和伊德利斯二世陵寝。市区建筑伊斯兰风格明显,花木繁盛,“圣水”清泉闻名遐迩。这个世界上最大保持最好的中世纪古城人口很少、很安静,市内没有高楼、看似破旧的世界文化遗迹,有人欣赏,有人无动于衷,这些古董应该庆幸,没有生在中国大陆,否则早就破四旧毁掉了。菲斯人因自己是纯种阿拉伯人而骄傲,他们受教育程度较高,连乞丐都与众不同——不要钱,甘愿要一支笔、一块糖!
  摩洛哥还有座迷幻蓝色精灵山城——舍夫沙万,位于东北部的美丽山城。所有建筑都蓝白两色,墙壁是白色,门窗是蓝色。当我沿着细碎鹅卵石慢悠悠踱步时,犹如置身童话世界。使人联想起“一千零一夜”中的神话故事。
  摩洛哥高速公路百之七十是中国建造,另外百分之三十是韩国建造。公路原本不收费,是中国人教会他们建收费站。这里华人数量不到一千,其中一半是做生意的福建人、一半是国企员工,包括援助医疗队。华为、中信占了不少,真正移民的只有几十人,大陆人比较封闭,不合群很少和当地人交流。
  在拉巴特的哈桑广场,我们看到了毁于1755年里斯本大地震(另一说法是毁于15世纪一次大地震)的清真寺,哈桑塔是唯一地震中未倒的建筑,1956年当时的国王穆罕默德五世曾在塔上宣布独立。遗址上的360根大理石雕刻的柱子,每根柱子有二人合抱粗,高约5米、如同挎弯刀的阿拉伯武士在此守护。
  在哈桑广场,我们还遇到了几个中铁集团参与当地援建项目的河南工人,其中有位年轻的工程负责人说当地关于中国的负面新闻很多,当地人对华人态度不太友好,中国商品就是假货的代名词,连自由市场的小商贩也会做“广告”,招揽生意时都要嚷嚷“这不是中国货,是印度、越南生产的。”而中资企业在当地投标的工程几乎全部亏损,最近还发生了五个东北人盗窃集团被通缉,海关限止华人三天不准岀境的事,作为中国同胞,听到这些丑事真觉得羞愧。

  导游小许:融入伊斯兰家庭的红色留学生
  能说会道已入籍摩洛哥的女导游许阿,是中国东北黑龙江人。她父母都是知识分子,父亲曾做过阿尔巴尼亚外交官。她本人曾留学法国并在那里工作了十七年,后来嫁给摩洛哥同事,生了个混血儿子。
  我私下里问过她定居摩洛哥的理由,她开玩笑说是为了继承财富。我们也半开玩笑问她伊斯兰国家可以娶四个老婆,是不是同意丈夫这样做。她大方地笑了,说:“我同意,但他也要有这个胆量和经济实力啊!”
  许阿还介绍了她的穆斯林婚礼,一般持续三天,第一天,男方应向女方赠送彩礼,第二天是女方答谢男方,只有到了第三天,女方沐浴七次之后才能正式入洞房。许阿和一般的阿拉伯妇女不同,生育后体型还是保持着苗条。据她说除了人种因素外,跟妇女饮食生活习惯有关。阿拉伯妇女都深居简出,出门戴面纱,婚后做家庭主妇,像她这样还在拼命工作的中年妇女不多,当然,摩洛哥女性比起伊朗还是要开放得多。
  我们问她这几年如何适应穆斯林家庭严格规矩的,她坦言自己个性强,刚来摩洛哥时非常反感伊斯兰教对女性过分严厉的管教,抵触情绪很大。但时间一长,特别是有了孩子后,发觉伊斯兰教规对妇女是种很大的保护,至少他们国家的婚姻忠诚度很高,越轨行为极少。在夫妻相处过程中,她开始感觉到自己信仰理念、道德修养、文明礼貌等方面都与丈夫有差距。例如她习惯了中国人的虚伪、讲假话、虚荣好胜心强等,而丈夫则诚实、守信、实事求是。
  中国大陆教育有强烈的意识形态色彩,许阿从小在党文化中泡大,岀国前还在大学里入了党,行为观念方面与传统的穆斯林家庭格格不入。曾想用“钱权观念”改造家庭,后来自己却被彻底改造了。给她触动最大的是丈夫与儿子,这两个男人与她东北老家那些喜欢酒后胡闹的男性亲属完全不同,他们从不酗酒,懂规矩,有礼有节。斯兰教为什么禁酒?就是因为酒容易乱性。妇女为什么不能抛头露面?就是为了了断男人邪念。许阿的父母是共产党员,也来过摩洛哥,从毛时代一路走过来的老人,越来越看不惯当下大陆诚信丧失,腐败成风的现状,支持她接外甥来摩洛哥定居。
  我问许阿,为什么阿拉伯与西方如此对立?穆斯林与基督教会水火不容?她说其实不不全是这样,至少突尼斯和摩洛哥与西方特别是美国关系很好,伊斯兰教不同派别对古兰经的解读有很大差异。尽管伊斯兰与基督在历史上有着恩怨,但所谓的“对牙还牙”只是极端派作为。世俗伊斯兰提倡“善与仁”,比如,与犹太教就相处得非常好,从未有过厮杀与仇恨!
  伊斯兰有句“你信祝真主、真主祝你”。现在,许阿完全抛弃了党文化,认同了伊斯兰的“信仰与理念”,她还接受了穆斯林风俗,常跟丈夫上清真寺读古兰经做礼拜,融入伊斯兰真主国度。
  “清真寺”文化孵出的北非
  我走访过77个国家,最深刻的感受就是,各个国家地区文化各异,但文化的“脊梁”都是宗教。欧美国家的教堂,阿拉伯国家的清真寺,上帝与真主、圣经与古兰经、神甫牧师和阿訇……各个宗教名称不同,内涵有别,但核心的向善教诲是一样的。
  这次走访北非,惊讶地发现,摩洛哥与突尼斯每个路边加油站都设有临时祷告室,以免路过的人耽误每日五次向真主交心的机会。阿拉伯国家的穆斯林虔诚程度令人吃惊。听说源自旧约犹太教的140章77万字《古兰经》,是每个穆斯林一生最重要的教科书,几乎每个成年人都能背诵,哪怕是文盲也不例外!
  清真寺是伊斯兰的道德孵化器。每逢三大节日(开斋节、古尔邦节和圣纪节)节日凌晨,人们聚集,参加盛大礼拜,展现团结。伊斯兰教徒每天要在早上、中午、下午、黄昏和夜晚各礼拜一次。每星期五的午后还要到清真寺举行一次集体“三麻拜”。礼拜包含:站立、鞠躬、叩头、默坐。每次立主命拜时,需要伊玛目领拜,任何人都要跟随伊玛目的节奏礼拜,哪怕国王也不例外。他们内心有个排行榜:真主第一、国家第二、国王第三。
  穆斯林的礼拜仪式令人叹为观止:全世界的穆斯林圣徒在同一时间,用同一语言,同一形式庄严礼拜,没有男女老少的差别,更没有种族国籍的差别,日日如此,空前绝后!对伊斯兰教徒来说,礼拜的目的是止恶为善,必不可少。打扰正在做礼拜的穆斯林,被视作对他人民族习惯极大的不尊重,甚至上升到对人格的不尊重。
  穆斯林视“斋月”为最大节日,9岁以上的女性和12岁以上的男性,每年九月都要封斋一个月,封斋期间,每日仅在日出前1小时和日落后1小时进餐,白天禁止吃喝和性行为。磨练对食欲和色欲的控制能力。古兰经要穆斯林人“不说脏话,不背谈他人,不干坏事,大家和睦相处,团结友爱”。“故斋之日,不起妄念,举止唯敬,语默为恭。”据说,真主就是在九月将《古兰经》降于邻近天上的,因此,斋月是最尊贵的月份。很多人斋月时每天仅一杯牛奶、四颗椰枣充饥,通过饥渴痛苦,体会人生艰难,忆苦思甜,磨炼意志,坚定用勤劳和智慧创造财富的信心,教育子女勤劳善良、正直守法。
  穆斯林提倡在生活富裕的情况下,把财富的百分之十救济给穷人以照顾鳏寡孤独、老弱病残,特别是照顾“耶梯目”(孤儿),所以开斋节又叫“济贫节”。斋戒的意义有三:即“省过、节欲、清心”,其意为“省察己躬,罚赎过错,节欲检行,止恶扬善”,开斋节这天,穆斯林男女都要沐浴净身,作大、小净,点香,穿新衣戴新帽,打扫房屋,整理宅院,到清真寺参加会礼,听阿訇讲“卧尔滋”,作完礼拜后,为亡故的亲友走坟。家家炸油香、搓馓子、喝盖碗茶等,有的还要宰鸡羊。但穆斯林人也有禁忌,比如,认为左手肮脏下贱,右手洁净高贵,传递东西、待客接物都必须用右手等。忌讳别人打听工资,认为这样做是不礼貌的。还有,在阿拉伯国家旅行时,别说自己下一站要去以色列,穆斯林人听了会很不高兴。
  就像基督教徒离不开教堂一样,伊斯兰教徒的生命离不开清真寺,教堂文化打造岀来的信徒,有教养、有素质,尊重人类文明的普世价值观,跟澡堂文化打造岀来的大陆人有天壤之别。

  我一直在思考,中国人岀境看世界,究竟看些什么?其实答案也是很简单——睁开被洗脑蒙蔽多年的双眼,看我们没看到过的东西!
  我所在的这个民间旅行团,32名团员大多是中老年商人或知识分子,经济条件、年龄、体力相仿。而且大多是旅行发烧友,有位商人陆先生去过八十五国,好几位六十多岁的女士也去过五、六十个国家。国人在闭关锁国的“毛泽东年代”受够了坐井观天的痛苦,不要说岀国,就连走出户籍所在地都困难。国门打开后,我们最大的愿望就是亲眼看看外面的世界。大家都有一个共同目标——与生命赛跑,有生之年朝着一百个国家冲刺,让人生旅程更有价值!最值得骄傲的是,我们周游世界的费用全来自退休金、一生积蓄或商战打拼,不是像那些养尊处优的官员,打着考察的幌子浪费纳税人的钱!其实中国看世界,世界也在看中国,每个中国游客都是一个民族文化的缩影!
作者 :大爱砖妹部落酋长 时间:2018-01-10 17:04:13
  无图
楼主夏完淳1644 时间:2018-01-12 00:04:27
  天行之问: 2018-01-11 22:49:20 评论
  现在只有僵尸冥主派在高喊着美国万岁,打着人权旗号在全世界‘颜色革命’,可惜,没有国家愿意上当了
  ————————————————————————————————
  斯大林已经是在全世界臭名昭著了。斯大林义子臭名昭著的日子也来日不多了。他们鼓吹的蒙元和满清一样的“屠刀里面出政权”的走向在世界上已经是穷途末路了。只有“颜色革命”才是世界潮流了。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