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温柔一砖:评朴素《保持内心的自由——谢有顺访谈》(节选)

楼主:搬砖妹 时间:2018-01-03 14:48:26 点击:52 回复:15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楼主搬砖妹 时间:2018-01-03 14:49:52
  温柔一砖:评朴素《保持内心的自由——谢有顺访谈》(节选)
  作者:朴素、谢有顺
  评论:搬砖妹

  搬砖妹写在前面:朴素老师和谢大评论家的这个访谈,谈到了我比较感兴趣的两个话题——“诗歌”与“体制”。我有不同的意见,必须说道说道。

  朴 素:你曾经在《南方周末》上发表过一篇影响很大的诗歌评论《诗歌内部的真相》,后来又写了一系列的诗歌评论,锋芒指向“谁在伤害真正的诗歌”。你觉得到底谁在伤害真正的诗歌?
  谢有顺:真正伤害诗歌的并不是某一个人或某一团体,事实上某一个人或某一团体根本无法伤害到诗歌。真正伤害诗歌的是关于对诗歌的某种固定的认识以及关于诗歌的观念。什么是真正的诗歌,诗歌应该与此时此地的生存有关,诗歌与生活有一种隐秘的联系,诗歌不是技术的积木而是精神的容器,诗歌与人的内心发生火花。诗歌就是诗歌,像河水一样从容流淌,像河水一样洁净简朴。
  搬砖妹:伤害诗歌的外因是诗歌的表达受政府的审查、限制,以及教育界、文化界陈旧腐朽的认识对诗歌的束缚。伤害诗歌的内因是大多数诗人的因袭守旧,和对现实的妥协。诗歌来源于生活,诗歌与生活不是一种隐秘的联系。润之先生说的好:“现在的东西中,有许多有一种毛病,不反映民众生活” ;“现在需要战斗的作品,现在的生活,也全部是战斗”。

  朴 素:你非常推崇诗人于坚,我在《天涯》杂志做编辑时也发过他的散文,确实非常精彩。你能否评价一下于坚?于坚在中国诗歌的地位如何?
  谢有顺:于坚是一位非常重要的诗人,当下的文坛对于坚的认识还非常不够。真正的写作其实是对既定的美学秩序的反动,于坚从一开始就站在当代诗歌的反面,以期获得诗学意义上的原创性。他的散文成就也很高,有着对生活的独特感受,文字不但有趣,而且充满力量。于坚的写作,更像是一种还原,把事物还原到它本然的空间里来观察和言说。于坚在诗歌界的革命价值是不容忽视与漠视的,他通过对传统诗歌的反动,进入诗歌的内核,扩展了诗歌的边界,重建诗歌的真正品质,对当代文学有着极其重要的意义。
  搬砖妹:这话要是放在30年前说,或许是对的。现在的于坚,已经是过去时。新世纪以来,于坚在体制内频繁获奖,足以证明,于坚从未真正的先锋过。

  朴 素:互联网的兴起,让诗歌找到了一个发表的园地。你觉得网络诗歌的前景如何?你如何看待网络诗歌?
  谢有顺:网络的崛起,诗歌其实受益最大。是网络解放了诗歌,目前的诗歌热潮与网络有着极其密切的关联。网络是一种载体,这种载体让诗歌飞翔起来,方便了诗歌的创作与交流。当然载体的改变不可避免地对文学本身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不过文学始终是表现人的内心,给人带来感动,带来当下生活的新鲜气息。网络诗歌并没有产生区别于传统诗歌的真正改变。就我而言。我关注的核心问题依然还是语言和存在。我看重一个作家是否具有创造新的语言经验的内在禀赋,也关注一个作家是否对我们当下的存在境遇有深刻而准确的理解。这两点是成为优秀作家不可或缺的写作品质,我总喜欢沿着这两条线索来观察作家的变化,以及当代文学的变化。
  搬砖妹:一看就知道这位谢大评论家对网络诗歌不甚了解。网络让民间诗人站向前台,网络解放了先锋诗歌的地下状态。网络诗歌虽然泥沙俱下,但真正的先锋诗歌,只能是网络诗歌。网络诗歌把体制内的各种诗歌期刊、报纸副刊上的各种诗歌通通打翻在地。呵呵,现在还能在报亭看到诗歌报刊吗?
  注:先锋诗是指最新的、具有革命性的诗歌。(见《百度百科》江海雕龙关于《先锋诗》的定义)

  朴 素:谈到网络,你以前曾经在著名的人文社区——天涯社区泡过一段时间,你觉得天涯社区与其它网络论坛有何区别?
  谢有顺:那是一段美好的时光,在天涯社区结识了很多有趣、有才华的朋友。那种交流现在回想起来依然美好。我觉得天涯社区是一个特别具有人性化的社区,非常人性化,让人觉得确实是一个可以交流的地方。它给许多人提供了说话的机会,让许多人认识到网络的力量。那个时候的舞文弄墨、关天茶舍可以说是中国最好的论坛。现在我依然认为天涯社区在中国是一个标志性的存在。
  搬砖妹:大家看到没,这就是体制内文人的官腔——拿腔拿调的空话、套话,冠冕堂皇的话,模棱两可的话。明明是自媒体时代,天涯社区已经没落了,谢大评论家已经退出天涯社区五、六年了,却说的如此悦耳动听。天涯式微,亟待改革,天涯社区已经失去谢大评论家这样的来自体制内的精英了,希望不要再失去最后的用户——草根民众。

  朴 素:我注意到你提过一个“内心自由”的词,你觉得内心自由对你的写作有何影响?
  谢有顺:在我看来,批评家最重要的品质是自由和创造,这两点都只和批评家的内心和禀赋相关,却与他的身份和单位无涉。好批评源自人心。因此,对我来说,换单位只是一种职业的变化,它可能会带来时间、待遇方面的不同,却丝毫不会影响我的批评风格和批评立场。我有这方面的自信。一个内心自由的人,把他放在哪里他都是自由的;一个内心不自由的人,即便一人隐居在家中或山里,他也将是背着枷锁写作———这样的人我们见得还少吗?为此,我认为,在中国现有的语境中,谈论体制内和体制外是一个伪问题,因为体制是无所不在的,即便是一个辞职专事写作的人,他的结婚、离婚、生育、出国、发表、出版、言论,等等,又有哪一点是不受体制的审核和牵制?体制不仅仅是有无单位、在什么单位的问题,体制其实是一种生存制度;人与人之间的区别,不在于体制的内和外,而在于自己内心所坚守的信念。没有内心自由的人是无法写出好的作品的。写作者的自由在于创造,创造是一个作家、诗人最灵魂的部分,只有创造才是永恒的。
  搬砖妹:自由是一种权利,与自由相对的是奴役。吃人家的饭,看人家的脸;端人家的碗,受人家的管。体制内的文人说“内心自由”基本就是扯淡。只有体制内的文人才会认为:体制内和体制外是一个伪问题。体制内的文人永远跟不上趟。体制外的真正的民间作家、民间诗人是不会考虑在体制内发表、出版的。写作者的自由在于创造,更在于批判。如果批判不自由,则自由无意义。

  访谈时间:2017-12-19
  评论时间:2018-01-03
楼主搬砖妹 时间:2018-01-03 15:25:01
  
楼主搬砖妹 时间:2018-01-03 15:26:23
  
楼主搬砖妹 时间:2018-01-03 15:27:50
  
楼主搬砖妹 时间:2018-01-04 16:54:27
  图文无关
作者 :大爱砖妹部落酋长 时间:2018-01-10 17:58:36
  想念江海书社
  来源: 吴晓莉的日志

  想念徐师大的江海书社。
  本来对江海书社是抱着反感的,看见那个躲在大镜框后面的人在学生食堂啃馒头时那副落魄的样子,再想想他在自己那小小的地盘上一副好为人师的样子,觉得可悲,可笑,心想,他老婆跟着他怎么混。
  每次去江海买书,老板总要额外奉送他的字画,夹在书里翻到了,像被一枚炸弹轰到的感觉。
  一次我去江海找穆旦的诗集,他偏向我推荐于坚的,以后去一次推荐一次,因为对他的不信任我坚决没有看,很久以后看了于坚的诗,特别喜欢,可是当我想要去江海找老板畅聊一番,江海的大门已经在冬天的寒夜里深锁了,锁上积着厚厚的灰,门框倾斜,一副萧条冷落的样子。
  每次晚自习回来我都会不自觉地向江海瞟一眼,觉得以前远远地看到树丛里江海露出的一星灯光现在想来竟是那么的温暖,那么感奋人心。以前是一群怀揣着梦想的孩子在这里围着他们的师傅唇枪舌战吧,据说说到不和处还会打起来。尽管这些孩子显得有些极端,有些冷漠,他们的骄傲也太容易刺破他们那薄薄的青春,他们的梦想之路也许被刻意地蜿蜒和挥洒,但是因为年轻,因为真诚,因为我知道在他们不合作的冷酷样子下其实都在寻找着对自我的认同。
  所以现在,对于那个江海老板翻版的科文学弟,那个看都不看我一眼却把他自己的诗集交到我手里的男孩,对于他写的那些诗,我还觉得可笑吗?再也不会了,时间真是个慈祥的老人,他能磨平记忆的棱角,给我们的目光里带来宽容和悲悯,为我们提炼出简单和美丽,现在,我会对那个孩子微笑,并且对他说,祝福你!
  曾经江海难为水啦,想对你们说,就算一个江海关了,还有千千万万个江海会站起来,希望你们都能找到那一小片精神的家园,我曾经的朋友们。
  ......
  还有一个遗憾是在我认识我老公后我没能带他去江海看看,因为江海那时已经关了,我就不能让我最亲爱的一睹传说中的江海书社了,对不起,亲爱的。。。。。

  发表时间:2011年11月10日
作者 :校长小秘书 时间:2018-01-13 10:58:53
  《推荐》(作者:江海雕龙)2012-8-10

  你喜欢唐诗
  我就推荐宋词
  你喜欢宋词
  我就推荐西厢记
  你喜欢汪国真
  我就推荐徐志摩席慕容
  你喜欢朦胧诗
  我就推荐第三代
  你喜欢第三代
  我就推荐垃圾派
  你喜欢低诗歌
  我就推荐屁诗歌
  你喜欢江海雕龙
  我就收你为徒
  或者我们
  交个朋友

  作者:lloveyoukiki
  我来续写一下吧
  你喜欢江海雕龙
  我就推荐龙俊花枪
  你喜欢龙俊花枪
  我就推荐沈浩波徐乡愁
  你喜欢沈浩波徐乡愁
  我就推荐韩东伊沙
  你喜欢韩东伊沙
  我就推荐顾城海子
  你喜欢顾城海子
  我就推荐你去死
  2012-08-15 21:46
作者 :校长小秘书 时间:2018-01-13 10:59:25
  评砖妹er《蒲团上的妩媚娘》
  @天马长嘶

  此诗堪为砖妹儿代表作!意义不亚于于坚《尚义街六号》,且艺术性更高~~~~

  艺术的独创性是艺术的最高准则,伊蕾之后最具独创性的天才女诗人~~~~~
  将诗歌的陈规陋习搅得天颠地覆,灵气卓绝的世纪诗人~~~~~

  《大神秘》写人性之诗,不带任何虚伪,以大无畏写心中所向,逼近真善美,高赞~~~~
  诗美晶莹灵动独创,难得好诗!!!中国诗歌,世界诗歌的奇葩,诗神的天之骄女~~~~
作者 :校长小秘书 时间:2018-01-13 11:17:52
  战士的诗人,是可贵的——回复@此意平生飛动
  作者:校长小秘书

  作者:此意平生飛动 时间:2018-01-13 10:28:05
  写诗是要讲表达自由,言论自由,但没必要把诗人打扮成战士,把道德勇气作为评价标准,照这样朱湘、潘漠华、应修人、戴望舒都应该学闻一多去挨枪子儿,否则不配叫诗人。

  校长小秘书: 2018-01-13 10:38:19 回复
  是这样,也不是这样!
  诗人不是卫道士,但可以是战士!
  战士的诗人,是可贵的!
  闻一多先生之所以伟大,正在于此!
  戴望舒先生《我用残损的手掌》也是战斗的诗歌!
  至于中国的湖畔诗派,在上世纪20年代讴歌纯真的爱情,主张恋爱自由、婚姻自主、妇女解放,也代表了反封建的进步思想!
  至于朱湘,很多人不了解,应该详细的介绍一下——
  1927年朱湘在美留学,只因教授读一篇有把中国人比作猴子的文章而愤然离开劳伦斯大学。后朱湘转入芝加哥大学。然而又不长,1929年春,朱湘却又因教授怀疑他借书未还,加之一美女不愿与其同桌而再次愤然离去。他丝毫不能容忍任何人对他的大不敬。他喻外国为“死牢”,强烈的维护自尊,维护祖国的尊严。
  1929年,朱湘提前三年回国,被荐到安徽大学任英文系主任,月薪三百元。算是荣华富贵了,也被重用了,然而朱湘却又因校方把英文文学系改为英文学系而又一次愤然离去。并且大骂,教师出卖智力,小工子出卖力气,妓女出卖肉体,其实都是一回事:出卖自己!这说法可能专横些,但对于当时的现实,并不过分。
楼主搬砖妹 时间:2018-01-13 12:10:43
  6
楼主搬砖妹 时间:2018-01-13 12:11:53

  
楼主搬砖妹 时间:2018-01-13 12:17:48

  
作者 :校长小秘书 时间:2018-01-14 14:16:48
  《诗歌网络化与非诗化的背后》作者:@幽暗歌者

  网络文学的兴起与传统文学在青少年受众在不断衰落,已成为不争的事实。在网络文学中,小说体裁无疑受到了比传统时代更为广泛的关注,受众范围不断扩大。相对而言,诗歌无论是从受众方面,还是从评论方面而言,都显得很势单力薄了许多。尤其是在网络文化缺乏专业性评论的现状之下,相对于本就研究实力不是太强的对网络小说的研究,对网络诗歌的研究评论更为单薄。本文就现下网络诗歌的部分现象,进行简略的评述,一般情况下,不涉及具体的作者或作品。

  文学由传统纸介质向网络载体的转移,已经成为一个正在进行中的事实。诗歌写作的网络化,也是一个必然的过程。相对于传统媒介时代,网络诗歌的写作具有以下几个优势:

  1、受众的开放性。在传统时代,包括诗歌在内的文学作品,只有其消费者及周围的人才有可能读得到,尤其是诗歌等受众团体本就比较小的作品,一般人更是难以接触到(已成名作家、作品除外)。而现在,只要是有兴趣、能上网、识字的人都可以在网上搜索到自己想要读到的作品。

  2、传播的开放性。网络时代,通过各种自媒体发表自己的作品,已成为一个很多人每天都在做的事,各种信息的传播往往是在不经意间完成的。其传播范围,由各种小圈子扩大为整个互联网的亿万用户。

  3、作者范围的无形扩大。传统时代,作者尤其是诗歌作者,往往是某些特定人群。普通人即便是有写作的兴趣、激情、欲望和能力,也往往不能付诸于笔端,即便是能有只言片语落于纸上,也常常是“养在深闺人未识”。现在,由于各种自媒体的存在,许多作者,或者说是爱好者,纷纷涌现出来。也许他们的作品并不成熟,甚至是颇为幼稚,但对于整个大环境来说,还是好的。当然数量的上去,伴随着质量的下降,也是存在的问题。

  网络时代对于作者还有一个大好处,就是由于信息交流的迅速和空间距离的缩短,有共同爱好的人可以不限距离的聚到一起进行沟通与交流。天南海北的人,通过各种通讯工具与平台,可以随时进行思想火花的碰撞,由此在各大平台也产生一批诗歌作者群。

  诗歌网络化的同时,还有一个显著的现象,就是诗歌的非诗化。非诗化并不是在网络时代拆产生的新事物。传统时代,某些先锋诗人已经在进行诗歌“非诗化”的写作尝试,也产生一批相当不错的作品。“网络诗人”在创作的过程中,有意或无意地进行了更多大胆的尝试,虽然大部分作品的成就不敢恭维,但也偶有佳作诞生。

  什么是诗歌非诗化?通过中国先锋诗歌第一人江海雕龙先生的只言片语,我们可以稍微了解:

  “打破诗的界限,颠覆诗的定义。”

  “诗可以诗,可以非诗。”

  “诗可以屁。”

  “强奸文字,蹂躏诗歌。”

  ……………………

  诗歌非诗化,本质上是对诗歌范围的扩大,是诗的形式的改变,就是用非诗的语言、非诗的意境、非诗的形式进行的新的诗歌创作,其的内涵是不变的。

  在网络化的前提下,诗歌非诗化的产生和发展其实是不难理解的。在网络信息膨胀的多元化时代,个性的张扬和反传统已经成为主旋律之外一个不可忽视的强音,让诗不像诗,或者说是回归到一个接近原始的类似歌谣的状态,已经成为一些诗人或者说是作者的有意或无意的做法;有些诗人不断地去尝试用一些日常的,或者是其他非诗化的语言、非诗化的形式去进行创作。

  在诗歌非诗化的过程中,大致产生了一下几种类型的创作:

  1、对传统白话诗歌美的颠覆。用非诗的语言,或者是以往在诗歌总极少看到的字眼进行的颠覆诗的美的创作。比如经常出现比较直白的肉体和性的暗示或描述,对各种假、恶、丑的直接披露。

  2、“白话”诗或者口语诗。在现代诗的发展过程中,诗化的语言其实相对固定,相对于传统的白话诗,网络诗歌中的用词等方面更加通俗,甚至是低俗。许多人读不惯网络诗歌的一个很大的原因也在于此。我认为,就像现代诗的出现和发展是从古体诗到现代的一个进步一样,网络白话诗在语言上对传统白话诗的突破也是一个很大的进步,是发展的必由之路。当一种文学形式在语言上僵化,已经不能提起人们的阅读兴趣的时候,也就是它即将灭亡的时候。虽然现在的网络白话诗在语言上突破并不代表着其艺术性的突破,但是有突破总是好的。

  3、与“白话”诗相对的是“朦胧”诗。一些网络诗歌的用语更加朦胧,有时会给人完全摸不到头脑的感觉,或者是仿佛在指向这个,又好像是在指向那个,其指向性不明确,但确实能给人以审美或者“审丑”的感受。

  4、分行的文字。美女诗人砖妹er就直白地说,“旧诗用韵,新诗分行。新诗是分行的艺术。”“不分行,则无新诗;不会分行,则不必谈诗。”其实,就是把过去所谓散文、散文诗进行新的断句,以一种更加充满节奏感、旋律感的形式,表达出新的、更为丰富和丰满的韵味。同样的文字,根据其不同的分行、断句,所能表达出的意境是完全不同的。窃以为,这无疑是一种新的诗化的形式,是“分行的艺术”。

  (2013-06-25 19:28:15)
楼主搬砖妹 时间:2018-01-15 12:46:16
  非诗理论
  @搬砖妹

  鲁迅先生说史记是
  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
  不是诗歌,胜是诗歌
  江海雕龙曰:诗可以诗,可以非诗
  非诗之诗,是诗也
  套用王小波一句话
  诗人只是写诗是不够的,他还需要一个诗意的世界

  2018-01-15  
楼主搬砖妹 时间:2018-01-15 13:59:02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