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岁月留痕][岁月留痕]我的那场温暖灵魂的“准艳遇”

楼主:回忆永在 时间:2010-11-13 14:59:35 点击:468 回复:18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当一切都湮灭了,只有那些美好的回忆,能在余生中,温暖我们的灵魂,伴随我们下一个轮回。
  
  影翼是我前半生里唯一一个有过亲密,能有幻想的“准艳遇”美女。她美到什么程度呢?我见她最美的时候,正好流行《神话》,在我眼里,她比金喜善都美多了,在一起的时候,我都舍不得吧眼睛从她身上移开。
  
  如果那晚有一个安全套。或许我这个“甜蜜亲密紧密”的理想关系就实现了。实现以后就可能会持续一生。但是没有。
  
  第一次见她,有点惊艳的感觉。那是99年的事情,我高中入学第一天,班里乱糟糟的,我的心情也被搅得有点不耐烦,但是,见到角落里的她的那一刻,心灵突然获得了宁静,仿佛时间瞬间凝固了,整个教室只有我们两个人。真的这么神。不得不承认,她是典型的东方古典美女,完美弧线的鹅蛋脸,找不出一点瑕疵。长长的头发,弄出个类似发髻的形状。肤色不是很白,有点发黄,让人想疼惜。别人都在闲聊,只有她在座位上静悄悄的,眼神看向远方,好像在沉思什么。她缺少我们那个年纪应有的活泼,展现出一种超出我们年龄好多的沉静。心如死水,就是这种感觉。可能这种反差更加引起了我的注意——美艳的外表,却死水般沉静的内在。第一天放学时,在教室门口,她跟我打了招呼,我印象里她永远是一脸温暖的微笑。
  
  那时我一个初开的巨蟹一的懵懂少年,对爱情是那么的决绝,因为心中已有远方暗恋,便再容不下其他。即使她那么美。
  
  高中时那个严厉的班主任不让男女生同桌,除了最后一学期也没有跟她坐过前后座,所以鲜有机会跟她接触。但是有一天,课间休息时,我坐在了她身旁。她突然问我有女朋友没,如果没有给我介绍个。要知道,我小学时互有好感的那个女孩,也是用这种方式打破了僵局。当然,我说不用。她还是把人家叫来了教室门口,我吓得躲着不敢见。第一个明显比她差好多。我就直言,她没有你好。第二个是她的铁杆儿雪,个子跟她差不多,两人都身材高挑,170以上。当然美艳还是比不上她,但雪是个才女,在校报上发表过文章《白天鹅之死》。当时也是名人,所以不需引见。接下来的这段小事,由于年代久远,可能我记忆里有略微不准确的地方,如果你看见了,莫怪。因为对雪那篇文章的仰慕,我想如果能交她个笔友也蛮不错,我的作文水平之差向来是让我最头疼的。于是我写了个纸条请她转交雪,大意是,希望能跟她交个笔友。之后很不幸,当时不知道谁发动的一项运动,号召一班男生都给三班的雪写情书纸条。我印象里应该是“小强”这个张狼,也是后来影翼的男朋友。雪给1班的男生写了封集体信。这之后我跟影翼也随之没有联系许久。
  
  直到最后一个学期,她坐在了我的右后方。才又有机会接触了。想说话时就传纸条,纸条里我们以姐弟相称。那时她给我听过一个班得瑞的磁带——无限地平线。我听出了意境,结果跟曲子的名字契合。又一次,我正趴在桌上睡觉,突然一只有点凉的手放到了我的脸上,我正要发飙,感觉出是她,也就继续装睡了。
  
  原本只是享受这段温暖单纯的姐弟关系。我以为我们会永远这样下去。2002年我上大学走了,她留校复读。于是我高中最遗憾的事才出现了,我曾经帮助过几个成绩差点的学生提高了成绩,当然并不只是我的功劳。却忘了帮助我高中时代最重要的姐姐提高成绩。后来她说这不怨我,是她自己不努力。但我这个遗憾是没机会弥补了。
  
  寒假时我去学校看她了,她翘课陪我去公园。并告诉我,我让她转交的那个暗恋女孩的生日礼物的事情,“她的手上有戒指,如果你失败了,要相信不是你的错,你是优秀的。”过年时大年二十九她约我在新区超市门口见,我赶到时她在寒风中瑟瑟发抖。让我好内疚。她拉着我进超市买了好多好吃的。然后过完年假期里的一天,要我陪她去老区见她一个老朋友,又买了好多好吃的。晚上住她的老家里。她朋友住楼上自己家,那晚只有我们2个在那间温暖的老宅里。我记得窗帘是暗红色的,我们同床共枕,床头开着一盏小灯微弱的光。她给我读《荆棘鸟》里的句子。微黄的灯光下,她微笑的面容,是如此的摄人心魄。旁边有这么个睡美人,我怎么也睡不着。
  
  天亮时,我们牵手提着昨晚吃掉的一袋子垃圾下楼,因为彼此的衣服都是黑色的,像极了一对小夫妻。我才发现我们两个是那么的搭。我身高178,她几乎我一般高。于是我在心底说,如果将来有机会,我要让这一幕真实的重现。当时的背景是,我还没有放下那段暗恋,她已成为别人的女友。
  
  在大学里我对那段暗恋写过信,打过电话,渐渐地终于对那无望的暗恋绝望了。又一年的冬天,我跟一个哥们说,下一学期准备向一个有好感的女孩追求,开始大学的新生活。要放假了,我身上正好没钱了,主要是当时我吧自己的生活费的一半都资助给了另一个也在武汉上大学的朋友,当然不是影翼。虽然跟影翼一个学校。
  
  就在这时,影翼突然来学校找我了,很兴奋的样子,当然也很美丽。我能感觉到她眼睛里闪着的光亮。那时她已在武汉上大学。我带她在教学楼顶俯瞰校园时,她突然吻了我的脸颊。我措手不及,忙摘下眼镜,她又说咱们走吧。在回市区车站的68路公交车上,我们并肩而坐,她居然在众目睽睽之下,轻咬了我的耳朵,搞得我血脉喷张,第一次感觉到身体的汹涌澎湃。要知道,平时我连在角落里也没跟女生牵过手。
  
  然后没有回家的车了,我们在避风塘待了一夜。在她甜蜜的柔情下,我终于被俘虏了。那一夜我相拥而坐。我告诉她我爱上她了,本来我想跟她的单纯的姐弟关系到永远的,但是她太美了,我不能自制。她坏坏的笑着说“终于忍不住了吧”。早晨她给我点了牛排,我第一次吃这东西。然后送走了她。
  
  那天以后,我觉得我不用找女朋友了,因为有她了。我觉得我们的关系甚至超越了亲人和爱人,那种灵魂的伴侣,不论相隔多远,我们都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有一个灵魂在包容着我的一切,分享着一切。带给彼此的只有温暖,我们的灵魂不孤独,我们会永远这么下去。
  
  又一年的夏天暑假,她来学校找我了,说是去太原,临时改变了行程。那几天我们在市区逛街,吃小吃,照大头贴。晚上我安排她住女生宿舍。夜晚在学校的钟楼下,草丛旁,我们拥吻了。仅此而已。
  
  住了两天,她说不想住宿舍了。我在外面给她找了个小旅馆,打开电视热播的是《大宋提刑官》。我借口不放心她,想陪她一起住,她说不用。我给她提好热水就回去了。第二天,我赖着不走了。
  
  那晚我抱着她,吻她的耳朵,脖子(她教我的)……除了最后一步,她允许我做一切亲密的接触。但就是不能最后“得逞”。求到最后时她说了句,你有安全套吗?我懵了。这个情节他妈的电影里见过,但是发生到自己身上,一点都不好玩!当时已经夜里2,3点,要说下去找还是有可能买到的,但是我没有,因为那时固执的认为,我的第一次应该是完全融合,不带隔阂的。我追求的是灵魂的伴侣。
  
  如果那晚有一个安全套。或许我这个“甜蜜亲密紧密”的理想关系就实现了。实现以后就可能会持续一生。但是没有。如果我妥协了,出去买一个安全套,或许理想关系也会实现。如果我像其他男人一样,这种时候略带些力气,或许我也能得逞,但是那就不是我了。没有没有如果,只有结果。
  
楼主回忆永在 时间:2010-11-13 15:00:00
  
  那一次,我悲痛欲绝,好不容易从那段漫长的绝望的暗恋中解脱了,这其中最大的功劳就是影翼姐姐的。她一直无私的包容我,关爱我,让我觉得世界上对我最好的人就是她。让我以为就算全世界都抛弃了我,她不会。但是,我认为她还是拒绝了我。
  
  就像是,她吧我从地狱带到了天堂,又告诉我天堂没有我的位置,我又回到地狱了,心情的谷底。我偏执的认为,或许没有女生愿意接受我,能看上我了。
  
  于是我给几个有联系的中学同学发信息,暗含求爱的意思。几乎都婉拒了。可能是她们都太优秀了。过了几周后,那些拒绝过我的女生中有一个又回短信问我,当初说的还算数不?我说算,然后我们就在一起了。她就是我现在的妻子。
  
  之后她约我去过她家里,暖气房里她只穿一件保暖内衣。依然那么美,我们一起看了她喜欢的《千与千寻》,之后我盯着她看了许久,直到她不让我看她。她问我 :“我很难看吗?不喜欢被人盯着。”其实我是想好好的看清楚她,吧她刻在我的记忆里永远永远。
  
  前些日子梦见过她,梦里我得逞了,今天又想起她。于是写下那些记忆,害怕被时间斑驳了。
楼主回忆永在 时间:2018-01-11 22:58:04
  ?
楼主回忆永在 时间:2018-01-11 22:59:37
  前传——那只玉手 2005.1.2邮箱草稿

  又要过年了,不知不觉我已经在人间度过了近20个春秋了.我是一个喜欢回味过去的人,每当高兴或者不高兴时,我都喜欢一个人找个安静的角落,把记忆里那些美好的瞬间一点一点地咀嚼,以获得极大的满足。
  常想起第一次见你的情景,你的眼眸里尽是温柔,我们一见如故的感觉。那时的我正值青春期的躁动,但一见到你就获得了某种程度的平静。对你的亲切感仿佛是与生具来的,所以我很珍惜与你在一起的时刻。
  还记得第一次敞开心扉与你交流的事吗?我觉得是那次传纸条,不记得是因什么而起的了,你的那句“想让你做我的小保姆”一下子闯入了我的心扉,让我找到了归宿感。
  有一天,我正伏在桌子上装睡,突然脸颊凉凉的,有只手在抚摩着我,我以为谁在逗我玩呢,正要“发飚”,突然觉出是只玉手,是你,于是我继续装睡了.被你爱抚,是种幸福.那是我第一次给人抚摩,我觉得是我的第一次亲密接触.无限地平线,是看不见的爱恋吗?
  后来我尤其珍惜和你单独相处的每一刻.只可惜不久我们就分开了.过年时我回学校看你,你翘课陪我,我们在公园里散步。你给我吃,留给我的糖,好甜.在后山的一个石头旁,在我们沐浴着温暖的阳光,和我对你诉说着未来的迷茫时,你用玉手爱抚我的脸庞,抚平我心底的忧伤.
  那年的最后一天(正月29 ,那年没有30),你约我在超市门口.我早到了一会儿,就四处走走,等我回来时,看到你在寒风中瑟瑟发抖,那一刻,我好心疼,好自责,都怪我.而你不仅没有责怪我,还拉着我的手在超市里到处给我找好吃的,我的幸福根本无法用语言来表达.那一次,我知道你永远都会是我最好的姐姐,最疼我的.那是我第一次给女生牵手,我知道人生的旅途上你也会这样牵着我的手的,对吗?
  再次见到你时,你就要去远方求学了,我们坐在路边的长椅上,相顾无言,沉默良久.我说我要走了,你要我多陪你会儿,因为不知再见是何夕,你说你可能不会再回来了,我劝慰你说“怎么会呢?这里没有让你留恋的东西吗?”我真怕你不回来了.我知道那些日子你要承担多少哀伤,才可以面对破碎的梦想,我相信那么多的关怀总会带来希望,别忘了我们这里还有鱼.我没有唱出声来,因为你悲伤,我也悲伤,没有力气,只好默默地陪着你.
  那年寒假你回来了,我的心终于平稳了点.你要我陪你“疯”,见你儿时的伙伴,你给我们买了好多吃的,还有你最喜欢的红酒.那晚,你怕我一个人害怕,陪我在楼上,送我小东西(你小时侯的东西),给我讲荆棘鸟的故事,哄我入睡.可我一夜未眠,因为我想多看看你,看清楚你,你睡着时迷人的样子.那所房子里的气氛好温馨,窗帘是红色的。第二天早上,我在你身后幸福地看你整理床铺,然后我们一人提一个垃圾袋子下楼.在楼梯中,我突然发现你我的衣服颜色竟是如此的和谐,我黑色的上衣,棕色的裤子,你灰黑色的外套,那一刻,我觉得我们好像刚度完“蜜月”的小情侣.我默默地对自己说,如果有可能,将来我一定要让这种感觉真实地再现.
  再次见到你是暑假了,我骑车去见你,我们四处兜风.你在我身后轻轻的抱着我,依偎着我,那一刻,好久违的幸福感觉.
  上次见你时,我们在餐桌上都没怎么开口,因为我们眼睛的交流多过语言,尤其是在人多的时候.后来上街时,你突然想到,来牵我的手,在别人面前我有点不好意思,大家都装做没看见.可能是我手大,你握不住的缘故,我们突然默契地让彼此的手指互相穿过,紧紧地握着.那一刻握的我好有感觉,仿佛你怕失去什么似的,又好象是我害怕失去什么,更多地是我们都害怕失去彼此.那一刻,我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天长地久.
  你在给我的那张洁白的樱花上说,“好纯”,是说的我们之间吗?
  那天突然好想你,就看你的照片,然后就被你的电话打断了,那天是12.28晚9点多。难道你感应到了我的思念吗?我们是可以心犀相通的吗?
  有时我好想知道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或者我们只是彼此相濡以沫,不离不弃的心灵城堡,用来躲避现实的窒息和喧嚣?我该怎么想才好?
作者 :季文风 时间:2019-07-29 10:06:24
  遗憾也是一种美,尽管我们不需要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