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岁月留痕][岁月留痕]《暗恋系列》之《绒线帽之一九九九》-------小小说

楼主:巴巴阿里 时间:2007-05-09 15:06:30 点击:1596 回复:7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绒线帽之一九九九》-------小小说
  巴巴阿里
  
  “一般来说住房等不动产,要经过八年以后才认定为婚后共同财产,那你们结婚多久了?”夏由菘律师耐着性子询问。
  冬冬低头坐着,绒线帽的帽檐压的很低,看不清楚她的表情。
  “八年有了吗?”夏由菘怕她没听清,又重复了一遍。
  冬冬犹豫了很久,似乎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数学题,最后才抬起头,轻声说道:“应该没有八年吧。”
  夏由菘发现,她的眼角有了泪痕。
  
  严格来说,冬冬并不是夏由菘的当事人。
  他们正确的身份,应该是或者说好象是中学同学。
  因为夏由菘对当年这个瘦小内向的女同学并没有留下丝毫印象,只是毕业名单和照片显示冬冬确实曾经是他的同学。
  中学毕业的时候,同学们相约在世纪末的一九九九年国庆搞个大型聚会。因为那时候,国家已经实现四个现代化,他们也将是三十而立,成了社会的栋梁。
  十三年,如白驹过隙,夏由菘也由一个少年学子,成了上海某知名律师事务所的合伙律师。
  聚会如约举行。
  夏由菘因为出差办案,遗憾的错过了声势浩大的同学会。
  回上海以后,夏由菘根据一个同学的介绍,在网易的同学录里找到了聚会的照片。
  在同学录里,夏由菘留下了自己的地址、电话,并向同学们送去祝福。
  然后,夏由菘仔细辨认着那些红光满面的同学,并一一叫出他们的名字和绰号。
  “这是阿东,最喜欢摸女孩子的辫子,怎么发福成这样?这是水发糕高兵,打牌最耍赖的家伙、、、、、、这是谁呢?”夏由菘在照片的角落发现一位清瘦美丽的女子,她戴着米色的绒线帽,微笑从容而淡然。
  夏由菘绞尽脑汁,依然一无所获。
  
  然而,答案很快就揭晓。
  国庆之后没几天,冬冬就出现在夏由菘的办公室。
  “我是冬冬,在同学录里看到你的地址,就冒昧找来了。”冬冬依旧是那样恬淡的表情,只是她的帽子换成了紫色,别有一番神秘。
  “变化可真大啊,真要认不出来了,坐坐。”夏由菘有点慌乱,脑子里始终无法把眼前的形象和冬冬这个同学的名字联系起来。
  “真的很冒昧,我是想来做些法律咨询的。”冬冬声音很低。
  “哦,举手之劳嘛,咱是老同学不用那么客气。”夏由菘说。
  “我想咨询一下,关于、、、、、、”冬冬犹豫片刻,说:“关于离婚的问题。”
  “没问题,我是婚姻问题专家,你算找对人了。”夏由菘发现紫色帽檐下的冬冬,脸色其实有点苍白,就收住了口。
  
  不过,他们的谈话还是正常进行着。
  冬冬会问一些爱情是否能永恒之类的问题,夏由菘就会按照一些书本的知识高谈阔论一番。因为夏由菘要参加一个重要的谈判,他们的谈话只能告一段落。
  夏由菘送冬冬出门,说:“如果准备起诉的话,你再来找我。”
  “谢谢你,让我再想想。”冬冬微微点头,转身走了。
  紫色的绒线帽后面,有个好看的蝴蝶结。
  夏由菘心想,头部是人最脆弱的地方,冬冬喜欢戴帽子,一定是个自我保护意识非常强的人。
  
  冬冬想了没几天,又出现在夏由菘的办公室。
  夏由菘依旧热情的接待,并随时准备为她的案子出谋划策。
  但是,冬冬始终不提她婚姻的过去和现状,也不谈离婚的具体财产分割等问题,只是和夏由菘探讨一些情感与婚姻关系等话题。
  而每一次谈话结束,冬冬总是淡淡的说:“谢谢你,让我再想想。”
  唯一在变化的,是冬冬款式、颜色不一的绒线帽。
  
  今天,已经是冬冬第五次没有预约就登门咨询了。
  夏由菘不免有些恼怒,就不断提出问题,想快刀斩乱麻解决。
  “应该不到八年是什么意思,我要你明确的答案。冬冬同学,你到底准备离还是不离,我希望你自己考虑清楚再来找我。”夏由菘往椅子上一靠,不再说话。
  冬冬显然感觉到了夏由菘的不友好,她脸色一下绯红,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对不起,打扰了。” 然后迅速转身跑开。
  冬冬的绒线帽在转过玻璃门的时候,挂住东西,掉在了地上。
  夏由菘起身追出去,冬冬早已经不见身影。
  地上是一顶淡蓝和淡灰相拼的绒线帽,依稀还有冬冬的温度。
  
  一个多月过去,冬冬再也没有出现。
  夏由菘偶尔看看书橱中放着的绒线帽,不免会有些惆怅。
  夏由菘没有留下她的地址,为了还帽子如果兴师动众,又觉得不太妥当。
  有一天,一位中学的同学,来看望夏由菘。谈话中,告诉了他一个意外的消息:“你知道吗?聚会以后我们的一位女同学竟然去世了。”
  “谁啊?”夏由菘有了不详的预感。
  “冬冬啊,你不知道吗?她从上外毕业做了几年老师,后来发现得了癌症,一直在做化疗。前几天去世了,真是可惜啊。”同学哀声叹息。
  夏由菘想起那张帽檐下清秀而略带苍白的脸,心被揪了一下。
  “你还是她的偶像呢,从小她就喜欢你。”
  “不会吧?”夏由菘有点惊讶。
  “这可是全班皆知的秘密,大概就你蒙在鼓里吧。”
  “是吗?她一个月前还一直来咨询关于离婚的事情,真是没想到啊。”夏由菘叹息着。
  “不可能吧,冬冬她从来没有结过婚啊?!”同学说道。
  
  夏由菘转过头去,书橱里那蓝灰的绒线帽依然安静的躺着,眼泪就肆无忌惮的流了下来。
  (完)
  
作者 :叶小雨 时间:2007-05-09 23:06:00
  不喜欢这个.
作者 :发信息全自动的 时间:2007-05-10 02:44:00
  我还是比较相信,牛啊
作者 :彼采葛兮 时间:2007-05-10 20:09:00
  流泪仅仅是因为愧疚吧,她又看不到,反正你心里一点都没有她的位置。
  没想到你一直都在写
作者 :天池浮萍 时间:2007-05-11 17:19:00
  这个结局很意外...好!
作者 :尹水思源 时间:2007-05-12 18:23:00
  结尾点题,意外中又感觉十分自然,对前文中冬冬不思思议所作所为作了一个合情合理的解释。
作者 :伊灵儿 时间:2007-05-12 21:16:00
  一朝醒来,梦心添乱,落发纷飞,暗恋漫漫,青春短短.....
作者 :讷言独行 时间:2007-05-28 22:53:00
  这是在练什么呢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