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岁月留痕][岁月留痕]回忆录——记载西藏生活的两年(02-04)

楼主:忆西藏 时间:2011-09-27 12:51:26 点击:7321 回复:19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上页12下页 到页 确定
  回 忆 录
  回忆曾经在西藏待的那两年,仅仅两年,却让我从此深愛西藏 ,嚮往那片極具誘惑,神秘的土地
   引言:記不得具體是哪個年份了,好像是2002-2004,那兩年,現在想來,真的是我人生中最單純,最空白,最美好的兩年 ,唯一的遺憾,就是沒有留下太多痕跡,連照片都沒有幾張。只有我全部的記憶。
  
  
  
  
楼主忆西藏 时间:2011-09-27 12:55:00
  或许我文字太拙劣,没法用优美的词句去形容,去描绘。但是我只是想写下我的这份怀念......
楼主忆西藏 时间:2011-09-27 12:58:00
  已經不記得爸媽是如何決定讓我去西藏的了。總之,某一天,我同小姨收拾好了行李就踏上了去西藏的路程。那时,我小学六年级还有半年才毕业。從岳陽艱難的上了火車,那是我第一次坐火車,情形現在想起來都後怕。在西安下了火車,行李很多,車站人多雜亂。小姨不停叮囑我要跟緊她。然後又坐上了去格爾木的臥鋪車。本來我就暈車,特別是在臥鋪車上,一到晚上,整個人就痛苦的要死。也不知道是怎麼撐過來的。好不容易到了拉薩,結果我徹底崩潰了,因為這一次的交通工具還是臥鋪車,而這一次,那絕對稱的上是在生死線上掙扎。格尔木到拉萨,途中汽车要翻越一座海拔巨高的山——唐古拉山。翻山时正值夜晚。在车上,我一直什么都吃不下,小姨看着很心疼,让我多少吃点,我勉强吃了个橘子。结果晚上翻山时,晕车,再加上强烈的高原反应。不得已吐了。所幸当时车里黑灯瞎火,而且其他人都睡了。我在上铺,记得睡在我下面的好像是一位50多的大叔。秽物全吐在了被子上,他那儿应该也被波及到了。也不知那位大叔是睡着了不知道,还是人太善良充分理解。总之,最后,我像个没事儿人似的走了。
楼主忆西藏 时间:2011-09-27 13:00:00
  两年时间毕竟蛮长的,不可能什么都能记得那么清楚,况且又隔了七八年,所以,很多事情都只是依稀记得,有点模糊了。
楼主忆西藏 时间:2011-09-27 13:02:00
  终于到了拉萨,脚真正踏在了名叫西藏的土地上。来不及,也没那份心情去到处逛逛了。立马又坐上了拉萨到日喀则的大巴。日喀则属西藏自治区的一个地区,也就好像一个市。而我那亲爱的一家人就处在日喀则地区下面的一个小镇。大巴车也是一路颠簸。车里乘客不多 ,除我跟小姨外,其他全是藏族,女性居多。车子很旧,颠簸中尽是“咯吱咯吱”的声音,我脑子昏昏沉沉的,仿佛快要虚脱般全身无力,迷迷糊糊中被一声吼叫惊醒。睁开眼,车子正翻过一个小山头,只见车里那些藏民都拿掉头上的帽子,站起身,朝着车窗外叫喊着什么 ,因为是藏语,我听不懂。我再转向窗外,有一个貌似小土堆的东西,上面或缠绕或拉着很多用线连着的三角形的旗子,红的,白的,绿的......当时,我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但脑海里仍然闪过庄严神圣这个词。(后来才知道,那是经幡,因为西藏人很信奉佛教,以此来表达人们的愿望。)很可惜,那时自己单纯,什么都不懂,想法也没那么感性,所以都没有去拍下照片留作纪念,也算是留下曾经到过的痕迹。遗憾至今。所幸,我还年轻,我还能再去,只是,恐怕,西藏还是那个西藏,而我已经不是曾经的那个我了。
楼主忆西藏 时间:2011-09-27 13:04:00
  
  五彩经幡(图片来自网络)
楼主忆西藏 时间:2011-09-27 13:32:00
  到了日喀则,同样是没歇会儿,小姨是再次过来,知道日喀则到拉孜,全是绕山跑的弯道儿,路程至少得四个小时,拉孜县又是个小地方,所以没有班车,只有一个类似于面包车的那种小车在跑,早上十点多从拉孜出发到日喀则,隔天早上再从日喀则返回拉孜,如此循环。我们到的时候已是十一点多了,没那趟车了。就在路边等,看能不能遇到刚好去拉孜的车,结果不尽人意。正在我以为小姨要放弃等车,决定在日喀则过一晚时,她却不知从哪儿找来了两个人,两个年轻男女,他们好像是过来旅游的,去珠穆朗玛峰。可以跟我们拼车。那时我才意识到,之前只在书本上见到的珠穆朗玛峰几个字,现在我却是在一步步靠近它,尽管我的目的地不是它。
楼主忆西藏 时间:2011-09-27 13:33:00
  坐在车上意识已是有点模糊不清了,恍惚间小姨叫我下车,说车子就到这儿了,我们得再往前走一点儿。下了车。站在马路上,我的第一感觉就是阳光充足,明亮,还有一股陌生的气息。我跟小姨在马路上走着,两边的商品房跟内地的没多大差别 ,这让我有些意外。走着走着,迎面过来一个男人。再近了一点儿我才看清,原来是爸爸。爸爸向来不是情感丰富,善于言语行为表现内心想法的人。所以,当他看到他久违了的女儿时,并无过多言语行为,但是脸上一直有着笑容,很真很高兴的笑容。我也不善表达,也只是一味的笑着,其实,天知道,我有多激动。从四年级开始,爸爸妈妈,哥哥就都来了西藏,余我一人在姑妈家寄养。虽然期间,爸爸回去看过我好几次,可那毕竟短暂。而妈妈和哥哥我就真的是三四年没有见到了。那刻,我真的想大哭一场。可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没有眼泪。之前听姑妈说,妈妈跟哥哥来西藏,我跟他们在家门口送他们上车,妈妈不断叮嘱着我,眼中含泪,而我只是站在那儿听着,直到车门关上,车里发动离我远去,我都没有哭。是我太坚强还是感情被埋的太深。
楼主忆西藏 时间:2011-09-27 13:37:00
  跟着爸爸走了一小段,我抬头,气象宾馆四个字映入眼帘,左右扫视了下,呼啦一排大概有二十来间全是商品房,我有些诧异,这就是爸妈在这里的生意,这里的家吗?爸爸站在我前面,我看到他头上的白发,不禁有些心疼,爸爸一个人单枪匹马,来到这个遥远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最后还盘下了这么个规模还算可以的宾馆,他该多不容易,多辛苦啊!走进里面,大厅里有个小伙子站在桌子上不知道在墙上弄着什么,我看了一眼,没大在意。胆怯的跟着小姨, 大厅进去,旁边有个门,那边是个大餐厅。我走到餐厅门口时,有个戴帽子的女人笑嘻嘻地走了出来,走到我面前,“哎呀,长这么高了啊......”我怯怯的看着她没做声。这时,小姨已经进了斜对面的一个小门,站在我前面的女人可能正在做饭,也转身进去餐厅里面的厨房了,我赶紧进了小姨进的那个门,小姨正在整理行李。我在小姨身边小声的问:“小姨,我妈妈呢?”小姨明显愣了一下。继而笑道:“啊?你还没看见你妈妈啊。”我点了点头。她开始笑起来,拉着我出去了,进去餐厅,到了厨房门口,指着正在忙碌的也就是刚刚站在我面前的那个女人说:“你看这是谁。”这时,我仔细看了下她,她无奈地笑道:“啊?还不晓得我是哪个啊。”这时我已经认出来了,也尴尬地笑着。小姨又说到“你看见你哥哥没有啊。”我摇了摇头。小姨惊了。“这丫头,连自己妈妈,哥哥都不认得了。“我讪讪的笑着。原来,大厅里那个小伙子就是哥哥。跟妈妈哥哥阔别几年后的见面,就以我的不认识开场,以我的认识落幕了。毕竟都还沉浸在重逢团圆的喜悦中。
作者 :三月安生 时间:2011-09-27 17:03:00
  
  
作者 :三月安生 时间:2011-09-27 17:10:00
  距离很伤人,让我们天各一方,只能思念。时间很可怕,它竟让我忘了跟我血溶于水的亲人的模样 ......
  我仍然没有哭
  也没有表现得有多高兴
  可是,天知道我内心是多么的激动
  我们一家团圆了,尽管是在异地他乡,可是我同我的家人在一起
  East and West ,Home is best
作者 :三月安生 时间:2011-09-27 17:15:00
  一个不小心,两个ID都曝光了 ......
作者 :一抹幽兰一 时间:2011-09-27 19:55:00
  呵呵,文笔不错哦,人在旅途,有些值得的回忆,真是幸福。
作者 :三月安生 时间:2011-09-28 10:10:00
  过了没一会儿就开始吃饭了,所有人都很高兴,欢声笑语。妈妈不停地给我夹菜,招呼着我多吃点。我路途疲劳,肚里早就空空如也了,于是就兴高采烈外加狼吞虎咽。“LP(哥哥的名字)外面没人,你出去看着点儿。”哥哥就夹了菜出去了,我好奇,也跟着出去了,哥哥坐在门口玻璃橱窗那儿,我过去在他身边坐下,跟他有一搭没一搭儿的聊着。朝外看才发现,橱窗外的门口地上坐了好些个藏民。其中有一个在袋子里翻找着什么,接着就见他拿出了一个棕色的木碗。然后又弄出了一点看着像是面粉一样的东西,没有面粉那么白,(后来才知道那是用青稞做出来的)热水瓶,往碗里倒了一点液体,我隐约看到那是一种呈淡咖啡色的液体。(后来才知道那是酥油茶,等于是藏族人的日常饮用水。)紧接着,他就并拢食指跟中指在碗里搅拌着,最后,抓起一点,用手捏呀捏,捏成一坨就把他放进了口里。我僵在那儿,干咽了咽口水。抑制心里的一股冲动,马上起身进去了里面。后来,我跟妈妈他们讲起这个,他们告诉我,那是藏族人的一种食物,叫藏粑就好比是我们用面粉做东西,也是要放水,然后揉成面团,只是,他们的是经酥油茶搅合后可以直接吃的。而面粉需再进行高温加工。再后来,我若是再亲眼目睹那个全过程,就见惯不怪了,毕竟各地习俗不同嘛!
作者 :三月安生 时间:2011-09-28 10:19:00
  我一开始在犹豫要不要在网上发帖,因为我是个很内向的人,不太擅长与人倾诉,很多很多事,很多很多想法我都只是闷在心里或者日记本里。可是这篇回忆录是我一直想了很久的,我希望我能完成它,然后送给我在西藏的老师,同学们。可是把它放在电脑里我会很长一段时间都不去看,不去更新,我怕时间越长我能记得的东西就越少,所以我还是决定把它发表在网上,或许没有人关注,没有人理解,但是我至少是为了自己,为了完成这个小梦想在很认真,很用心的做这件事。
作者 :三月安生 时间:2011-09-28 10:22:00
  关于ID:忆西藏,是我为了发表这篇帖子特意去注册的账户,没想,昨天同时登陆两个,然后又在更新帖子,完了才发现,用错帐号了。悲催!也好,那就还是用回我的三月安生好了。
作者 :三月安生 时间:2011-09-28 10:32:00
  吃过饭。妈妈建议我跟小姨去休息会儿。小姨就回房间了,可我那时的心情是既激动又兴奋还好奇着,怎么可能乖乖上床休息呢。于是我东看看西瞅瞅。跑上了二楼,楼梯上全铺了红地毯,二楼走廊也是。有二十多间客房,我一间一间看过去,单人间,双人间,四人间,六人间,每个房间都很朴素,清一色的摆设,电视机,洗脸架,柜子,沙发,但是都很干净整齐。走廊两端的各一个房间是唯一不同的。当时我不知道怎么形容,之后才知道那两个房间是专门以藏族的风格布置的,因为有些藏族人住不惯汉族这种规规矩矩的床。
作者 :三月安生 时间:2011-09-28 10:36:00
  站在大门口,抬头望着天,那时唯一的感觉就是阳光特别明亮。那么大的太阳,晒在身上却是暖暖的,舒服到让人昏昏欲睡。
作者 :三月安生 时间:2011-09-28 10:50:00
  左边邻居是一家叫“浙江音像“的碟店,右边没有招牌,我正看着,就见里面跑出个女孩子,打量着我,继而转头看向我妈“阿姨,这是你女儿啊!”女孩儿声音甜甜的,很好听。“是啊,你要喊姐姐喔!”“恩,我知道啦!”然后就屁颠屁颠地跑去玩儿了。小女孩儿是回族的,一家人都在这边,开了家油店,还卖些五金杂货类。她妈妈头上常年裹着一快暗绿色的头巾,我知道那个是她们的习俗,可是我却好几次淘气尝试要把那个头巾给拉下来。真是很不懂事。
作者 :三月安生 时间:2011-09-28 11:31:00
  最后,身体还是敌不过倦意,只得去睡觉了,这一睡,就睡到了晚上。走出房间,就觉得好冷。妈妈正好走过来“赶紧去加衣服,这里跟家里不一样,白天晚上温差很大,感冒了可不得了了。好了就来吃饭。”我又乖乖回房间加了衣服出来。他们都已经吃完了,哥哥蜷在吧台里面那张小床上,估计在打瞌睡吧,爸爸站在门口抽着烟,进了餐厅,妈妈跟小姨在聊天,我坐了下来,开始吃饭,一边回答着妈妈问我的话。过了一会、哥哥走进餐厅,径直朝厨房走去了,然后餐厅的灯就亮了,接着哥哥又从厨房那边过来了,这时我已经吃完了,妈妈还跟我聊着。小姨起身开始收拾碗筷。等小姨收拾完,我正跟妈妈愤慨地说着我在叔叔家生活的种种。基本上是在大诉苦。最后作为总结,还大放厥词“我以后再也不去他家了。”,妈妈不以为然地笑了,“那要是以后过年,我们都去他家了呢,还有,你爷爷也在那边呢。”我想也没想就说“那我就只去爷爷家。”妈妈脸上笑着,可是我想,她应该心里很不舒服吧,我在叔叔家遭到那样的待遇。
作者 :三月安生 时间:2011-09-28 13:33:00
  第二天中午吃过饭,妈妈说烧水了让我去洗澡。妈妈就提着桶去了后面的那个大停车场,停车场院子中间有个水龙头,那就是我们,还有租了下面商品房那些商户们唯一的水源,偶尔那些水还是土黄色的。烧水的灶很特别,我都描述不出来。总之在内地是绝对看不到的,而且,烧的是牛粪,圆形的一块,但是没有任何味道。
作者 :三月安生 时间:2011-09-28 13:36:00
  虽然有太阳,但是气温还是很低的。妈妈就把盆子,水瓶,毛巾,衣服搬上了二楼的一间客房,因为那里太阳从窗户射进来,暖暖的。自然而然地妈妈就开始帮我洗了,我站在盆子里任由妈妈摆布。感觉像是回到了小时候,可能妈妈也是因为太久没照顾我,所以想好好疼疼我吧。
作者 :三月安生 时间:2011-09-28 13:37:00
  我在兴奋、喜悦、幸福中度过了几天。也基本了解了这个小镇。
   镇名——拉孜县曲下镇。整个镇由一条318国道贯穿,据说,是去珠穆朗玛峰必经之路,而且雅鲁藏布江也在小镇的某个地方流淌,附近有个达昌木钦寺。宾馆门口随处可见藏民们席地而坐,或聊天或睡觉,身边必定会放青稞酒,酥油茶,藏粑,有些还会有可能是好几天甚至更久前煮熟的羊肉。肚子饿了,就拿出来直接用小刀割着吃。知道了这里菜都超级贵,豆角五块钱一斤,根本没有新鲜猪肉吃,都是冷冻的,甚至有冷冻了好几年的。知道了这里七八点钟了才天黑,上午九点十点才真正叫早上呢。总之,这里的一切我很快就习惯了,也接受了。
  
作者 :三月安生 时间:2011-09-28 14:22:00
  头两天,妈妈老问我,有没有哪里感觉不舒服的,我说没有,她还在说,你这丫头身体还不错啊,竟然都没有一点高原反应。结果,一个礼拜后就发生了。妈妈赶紧带我去了诊所。诊所就在那排商品房靠尽头,是湖北一对夫妻开的,两人都很热情,特别是女的,胖胖的,声音特洪亮,笑声特爽朗。男的反而高高瘦瘦的。她帮我量着体温,一边跟我妈聊着“咿呀,你丫头好高呀,什么时候来的。”“刚来一个礼拜。”.......最后还给我打了PP针。痛死了........
  
作者 :三月安生 时间:2011-09-28 14:23:00
  或许小镇实在太小,而我们那儿可以说是小镇的中心,周围商店那些叔叔阿姨哥哥姐姐们也很快都认识了我,都是来自五湖四海的人,每个人都很热情很友好。基本上以藏族、汉族、回族、维吾尔族人为主。镇上唯一的娱乐场所便是牌场了。因为很多四川人都好这一口,什么炸金花,麻将啊、买马啊什么的。有时,一个晚上输赢上万那是很正常的。这个我倒不太喜欢。
作者 :三月安生 时间:2011-09-28 14:45:00
  宾馆每天都会有各式各样的人住进来,没过多久,我也能招呼了,而且还能给客人登记,收钱,带客人去房间。我们过的日子,白天都是没电的,宾馆后面有个机房,每天晚上八点哥哥就会去机房发电,十二点准时去停电。(所以还是很落后滴吧!不过后来就完全通电了)
  
作者 :三月安生 时间:2011-09-28 15:28:00
  因为拉孜县是去珠峰的必经路,所以游客、旅游团还是蛮多的。听妈妈他们说以前宾馆生意很好的,几乎每天都是爆满,有时甚至客人在房间内挤着打地铺。爸爸刚到拉孜时,盘下的是另一家,教育宾馆,那里面还有个舞厅,对面有一家拉孜宾馆,是藏族人开的,可能有些汉族人觉得藏族人在卫生,环境方面做得不到位,所以我们这边生意一直很好。后来爸爸不知道怎么转掉了,继而盘下了现在这个气象宾馆,相距不远。生意也一直呈好的状态,只是后来拉孜宾馆或许想博一博,来了个大装修。而老爸根本就没有长期在西藏做的打算,所以觉得没必要。我去的时候生意已经没有像以前那么好了,但是也还过的去,偶尔还会有些旅游团过来住。在那之前,外国人我的印象仅止于电视里见到的,那时候年纪小英语不好,顶多就能上口几句问候语,可那几句问候也通通被胆小,内向的个性给挡了回去。所以最多久是冲他们友好的笑笑。
作者 :三月安生 时间:2011-09-28 16:08:00
  到现在,我还记得有一次,有个女导游带了一个团,二三十多个人,全是国外的,有韩国的,日本的,等等。女导游姓杨,人很漂亮,也很大方热情随和,他们住了一晚,第二天中午在餐厅吃午饭,我们人手很少,所以每个人都很忙,我也是忙前忙后,有几个游客在大厅聊着,就有几个藏族小孩子跑进来伸手向他们讨钱,我赶紧上前拦着他们,把他们推出了门外,可没过一会儿,又有那些藏民闯进来了,这次手里还拿着些东西,显然那些游客也看到了,似乎很感兴趣,我走进一看,原来是水晶,未经任何人工加工,纯天然的水晶,好似根雕的形状,很大一个,上面甚至还有些泥土。原来未经雕琢的水晶同市面上那些加工好熠熠发光的水晶味道完全不一样。市面上的水晶经加工被做成了很多不同的东西,的确,很漂亮华丽,可眼前这个,那么一大块,完全以它最原始的姿态在你面前,自然,透着一股沧桑历练,给人无限遐想,有一种吸引人的魔力。老外正在跟那几个藏民比划着手势砍价。可能还是觉得东西太重了,不适合旅途上带在身边,所以最后,还是没有成交。那几个藏民愤愤的走了。
作者 :三月安生 时间:2011-09-28 16:17:00
  
  天然无人为加工水晶(图片来自网络)(我那时看到的要比这个大,形状奇特复杂)
作者 :三月安生 时间:2011-09-28 17:44:00
  他们吃完了饭,都没有离开座位,就坐在那儿说说笑笑,我走过的时候,有个女的叫住了我,就是那个团的导游,我走过去,当时她是跟我说了几句话的,现在我已经不记得了,然后她笑着拿出了两个东西,一个吊饰品,一个挂饰品,很诚恳友好的问我“喜欢哪一个?我很认真的考虑了几秒,拿了那个挂饰品,因为那个大一点,纯粹小屁孩的心态。然后她大家都笑了,她摸了摸我的头发,然后告诉我她姓杨,还有全名,我当时煞有介事地点了点头,可如今已经忘了,只余记得她姓杨,还有她那友好的笑容。不知她现在可好?那个挂饰品起初我还好好收着,依稀记得离开西藏前都还有见到过,可最后还是给弄丢了。很遗憾,如此想来,我在西藏实在是留了太多遗憾。即使再去,我想有些遗憾终究是弥补不回来的了,时过境迁,物是人非。
作者 :y5318910 时间:2011-09-28 19:37:00
  妹妹,西藏我去几次
  
作者 :y5318910 时间:2011-09-28 19:52:00
  你的细心与观察,给我些许记忆。继续啊
作者 :一抹幽兰一 时间:2011-09-28 20:02:00
  西藏的空气很纯净,一直想去,不过没太大可能了
作者 :三月安生 时间:2011-09-29 08:10:00
  @y5318910 2011-9-28 19:37:00
    妹妹,西藏我去几次
  -----------------------------
  西藏,未去时向往 ,去了满足,离开了怀念...
作者 :三月安生 时间:2011-09-29 08:11:00
  @一抹幽兰一 2011-9-28 20:02:00
    西藏的空气很纯净,一直想去,不过没太大可能了
  -----------------------------
  没关系的
  我们身体和心,有一个在路上也好啊......
作者 :三月安生 时间:2011-09-29 08:58:00
  在西藏的日子绝对可以用四个字来形容:无忧无虑。
作者 :三月安生 时间:2011-09-29 09:03:00
  玩了一段时间,就到了开学的日子。那时我在家里是还剩半年小学才毕业,因为要来西藏所以没读了,拉孜县有一个小学,可小学不收汉族学生,没办法,只能直接进初中了,那时初中已经到了下学期,也就是我直接跳了一年,从六年级上学期完直接去读了初一下学期。可能从爸妈决定让我来就已经开始为我上学找关系做准备了。爸爸在社交这方面很厉害,基本上每个他待过的地方,他在那儿的人脉都很广很扎实,本来爸爸这个人就很愿意帮助人,很真很敢。所以,我也只是见爸爸跑了几趟单位,带我去了一趟学校,然后,上学的事情就完全敲定了。开学那天,妈妈带我去学校,学校很荒凉,无非就是在一大块土地上盖了几栋简单的楼,来作为教学楼,宿舍。用土块做成的围墙,地面甚至凹凸不平,像是郊区的荒地。应该也有很长时间了,唯一的一栋教学楼都是显得烂烂的,宿舍楼相对来说比较好一点,还有那个正对校门的大房子,后来我才知道那是食堂。教学楼前面有很大一块空地,对面有一排宿舍,是单身老师们的。后面还有三排,旁边隔了一条路的宽度,那边也有三排,也是老师的宿舍,朝那条路走进去,也就是走过三排老师的宿舍房,可以见到一块大大的空地,上面几乎布满了大大小小的石子。经过有一次上课后,我才知道,原来那是操场。
作者 :三月安生 时间:2011-09-29 10:32:00
  妈妈带我进了教学楼,还没走进教室,我已经听到学校教室独有的熙熙攘攘的声音。我们出现在教室门口时,呼啦一下子安静了下来,那些藏族学生都齐齐看向我们,或许妈妈觉得等下会有老师来介绍我,所以什么也没有说,只是笑了笑,然后带我走了进去,我跟在妈妈身后手足无措,最后妈妈停在一个安安静静坐在位子上表面柔柔的女生面前,问她“这里有人坐吗?”她轻轻地摇了摇头。然后,妈妈转头告诉我,那你就坐这里了。我走过去,对她笑了笑,坐了下来,刚好,老师来了,妈妈就过去跟老师打了下招呼就去外面等我了,老师姓贾,他在学生面前是不苟言笑,实则很爱玩,很爱打牌。他是班主任,也是汉族的,或许因为这样,他还蛮喜欢我的到来。那时,我是全校唯一一名汉族学生。班主任介绍了我,后来说了一些话之后,他就让我先走,因为妈妈还在外面等着。我就出了学校跟妈妈回家了。回到家,哥哥问我,感觉怎么样,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说,干脆什么也不说。我的心情是既期待又担心害怕,期待是因为完全有了一个新环境新人群让我去适应,担心害怕是我能否跟他们相处的来,语言,信仰,习俗完全不一样,他们会不会排斥我。
作者 :三月安生 时间:2011-09-29 11:44:00
  第二天,妈妈怕我第一天应付不来,所以也是早早起床帮我冲牛奶(那时妈妈特意买了牛奶给我,让我每天冲一杯带去学校喝,可能是怕我水土不服,毕竟在高原地区得十分注意身体。)打开门的时候天还是蒙蒙亮,那时已经七点多了,像是内地的清晨五六点的样子,外面静悄悄的,去学校要走大概五百多米的一条政府大道,因为那条道两边有一些政府单位,所以叫政府大道,那么早,早餐只能在一家做馒头的店里买馒头吃,我就去买了两个,然后一个人在那条大道上走着,路上只有我走路的声音,说实在的,心里还是蛮怕的,等到快接近学校,我就听见了校园里面传出来的吵闹声,心就安了下来,我背着内地小学生用的那种双肩书包,而我现在是初中生,这要是搁内地,我应该会被同学嘲笑,因为那个书包与初中生的身份显得那么格格不入,很庆幸在这儿没有。
作者 :三月安生 时间:2011-09-29 13:36:00
  第二次踏进这个学校,我已经没那么害怕了,毕竟这里会装满我初中三年的回忆啊。(其实最后没有度过三年)我走进教学楼上了楼梯,来到了那个门框上木牌子标着“初一(2)班”的教室口,虽然已是第二次见面,可他们还是充满好奇的注视着我,甚至眼睛一直跟着我走进教室,我走到昨天那个女生身边,冲她笑了笑,她也笑了下没做声。我坐下来,把书包放进抽屉里。那时内向的我还不敢在一个陌生的地方放开自己。所以,任凭他们好奇着,我也不作任何解说。我拿出书包里的两个馒头,问身旁的女生“要不要?”她笑着摇了摇头。我也不勉强,自己吃了起来,然后打开牛奶瓶,牛奶瓶很可爱,瓶身透明的,盖子是浅浅的青绿色,还有绳子可以挂在脖子上的那种,在盖子上一按就可以弹开一个小盖子,然后可以直接吸的。不知道他们是因为没见过这种东西还是没见过有人这样的,总之我能感受的到周围那一道道疑惑的目光。我旁若无人的吸着我的牛奶,不巧,老师来了,我只得关上瓶盖听老师讲课,瓶子有点大,抽屉里放不下,我只好靠着桌角放在地上。
作者 :三月安生 时间:2011-09-29 15:23:00
  第一节就是班主任的数学课,本来从小就对数字极其不敏感,数学这门学科也一直呈低下的状态,所以,听的仍是很迷糊。其实,西藏跟内地,同年级的教学内容是完全不在一个级的。因为西藏本来就属于落后地区,又不同语言,所以藏族人接受汉语方面知识的能力就不如汉族了,尤其是汉语跟英文。我一直都是偏文科的,当我拿到汉语课本时,有点不可置信,这是初一生的书本吗,里面竟然有童话之类的课文,总之对本来就偏好文科的我,简直就是小儿科,事实也证明如此,场场汉语考试我必是接近满分,只有作文会被扣一两分,毕竟作文很难完美的。但满分也有过很多次。英语书本内容倒是没相差太远,所以我虽做不到接近满分,但分数也很可观,现在都不记得那时有几门学科了,好像是只有三四门科目,英语,数学,汉语,还有一门我不用学不用考的藏语。挺单调的。学校班级很少,初一六个班,初二六个班,初三四个班。初一六个班分(1)(2)(3)三个快班,(4)(5)(6)三个慢班。类似于内地的重点班和普通班,每个班大概三十多人,我的同桌,也就是那个看起来柔柔的女生叫次仁玉珍。那时我就觉得这个名字很好听,很衬她。下课了,也没有人过来跟我搭讪,我也没那个勇气主动去活络气氛,第二节课是汉语,我有了兴趣,便打起精神听课,伴随着上课铃声,走进来一位个子相对来说有点矮的,长的还不赖(那时的观点)身上文艺青年气息严重的男老师.
作者 :一抹幽兰一 时间:2011-09-29 19:08:00
  更新了好多呵
作者 :三月安生 时间:2011-09-30 09:07:00
  @一抹幽兰一 2011-9-29 19:08:00
    更新了好多呵
  -----------------------------
  嗯 ,希望我能坚持下去.(^__^) ……
作者 :三月安生 时间:2011-09-30 09:12:00
  我的到来让他很高兴,因为我的成绩。可能之前给那些藏族学生上汉语课,时而会让他觉得很无力,而现在,我是汉族生,可以经他一点就通,所以他也特别关照我,对我很好。他姓贺,上课都会带着一根教棍,那是他自己做的,只留了手拿的那部分没有被刷成玫红色,那里刻了四个字:碧血燕子。对这四个字我很无语。他会偶尔跟学生开开玩笑,但是凶起来也蛮吓人的。
  
作者 :三月安生 时间:2011-09-30 10:34:00
  然后我就开始正式进入我的高原读书生涯了。不知道是那时候太单纯还是太内向,那时,对于那儿,我除了陌生还是陌生,甚至于没有好奇。我安安静静且无比快乐的过着。
作者 :三月安生 时间:2011-09-30 10:35:00
  早上我会在天蒙蒙亮的时候起床洗漱,尽量不吵醒爸妈。不过刚开始那段时间,妈妈都会跟在我后面起来,帮我冲牛奶,然后送我到门口。西藏早上来的比较晚,基本上八点多了才完全亮,夜晚却来临的很早。那么早走在路上还是很冷清的,我抱着妈妈冲的热热的牛奶,心里是暖暖的,路上一个人也没有,心里还是有点毛毛的,我会很小声的哼歌。
作者 :三月安生 时间:2011-09-30 10:40:00
  到教室后才喝一两口牛奶,就打铃上课了,只好把牛奶放在桌角。记得有一次,我顺手就把牛奶放在了桌子上,上课后,汉语老师贺老师(也就是那个拿着“碧血燕子”棍子的老师)很刻意地(我想的)走到我桌子边敲了敲,指了指我的牛奶瓶。我低着头不敢看他,伸手把牛奶拿到了桌子下。
作者 :三月安生 时间:2011-09-30 13:56:00
  蛮长一段时间我都没有跟他们混熟。下了课,会有别班的学生跑到我们教师门口来看我,像是观看稀有物种那样。后来我才知道,我是学校唯一的一个汉族生,之前也有个女孩儿,不过我去的时候她已经毕业了。
作者 :三月安生 时间:2011-09-30 14:01:00
  科目不多,且内容浅,所以无任何学习上的压力,我也落的轻松。我同班上同学的关系开始变得熟络是源于第一次上体育课。体育老师是藏族。操场很破烂,就是一块地,光秃秃的操场,边上有几颗不茂盛的小树,一圈下来,大概200-300米的样子吧,上面全是小石头,跑起来灰尘漫天飞。那天,一上课,照他们的惯例是跑五圈。而我,我还没来得及跟老师反映一下我的情况,大伙已经开跑了,没办法,我也只能跟着队伍开始跑了。我从小就是个运动白痴,虽说个子高,可运动神经是真不发达,什么运动项目都做不来,跑步我也永远是被甩在最后面的,这次也不例外。他们还是小跑,我却跑的气喘吁吁的,跑到第二圈还是第三圈的时候,经过体育老师身边,他问我还能不能坚持的住,这是高原,不像内地,你不要硬撑。天知道我当时脑子是不是进水了,我竟然还在继续跑,等我跑到第四圈的时候,他们都已经跑完了,可怜我就一个人孤零零的在坚持跑着,他们就那样看着我。好不容易终于跑完了,我人也几近虚脱。老师满面笑容在称赞我,说我很不错,很有毅力诸如此类的话。虽然很累,可是当我站回队伍的时候,明显感觉气氛有些不一样了,大家看我的眼神少了距离。然后就是自由活动了。像在内地,一般学校操场都会有些体育器材,可那儿没有。所以自由活动就只能是瞎晃晃,或者在边上找几个大点的石头坐着聊天,男生还好,有球可以踢。我因为刚刚做了大强度的运动,所以就靠着一棵树休息,过了一会儿,有个女孩儿在其他几个女生的推搡下向我走过来,她很不好意思的笑着,然后跟我说话(内容我忘了,总之是我们关系变好的开始)虽然不同民族,但是毕竟都是女生,年龄又相仿,所以很快就融合到一起了。然后我跟她们一起聊天,看男生踢球。她们汉语不是很好,而我完全不懂藏语,但是这丝毫没有影响到我们愉快的相处。她们教我玩抛石子游戏,就是一只手随地捡两颗小石头,轮换着向上抛,不间断。可我手太不灵活了,怎么都学不会,玩不来。
作者 :三月安生 时间:2011-09-30 14:53:00
  因为汉语毕竟不是她们的母语,况且从初中才开始学,所以那时她们的汉语真的不太好,常常是颠倒语序。最经典的例子就是,比如,我们说:他打我了,可是她们会说成:他我打了。让人啼笑皆非。
作者 :三月安生 时间:2011-10-03 09:57:00
  我跟班上几个开朗活泼的女孩很快就打成一片了,有些很内向,不太能玩的那么熟。跟我玩的好的中有一个是走读生,跟我还同一段路,我们每天就放学一起回家。后来她还告诉我抄近路,翻一面烂了的围墙,翻过去就是女生宿舍楼了。跟她们混熟了之后,我经常跑到她们宿舍去,我记得宿舍一个房间好像是放四张上下铺的铁架床,走进房间会有一股藏族人特有的味道,不难闻,反而会让我觉得很舒服。跟她们在一起很开心,她们会很照顾我,像几个大姐姐一样。
作者 :一抹幽兰一 时间:2011-10-03 15:05:00
  学生时代,最难忘
作者 :三月安生 时间:2011-10-03 16:05:00
  跟我玩的最好的两个女生,一个叫巴卓,一个叫旦增普尺(就是那个走读生),班上有两个女孩叫旦增普尺,为了区分,就以两人的年龄大小,一个叫大旦增普尺,一个叫小旦增普尺,跟我玩的好的叫小旦增普尺。
作者 :y5318910 时间:2011-10-04 09:56:00
  我喜欢西藏,但是无法忍受西藏城市的脏,也无法忍受高原反应强烈,第8天才适应高原气候,就因为这样我放弃了在日喀则筹建的汽车检测线,你多多讲述西藏的生活体验吧。
作者 :乾隆的手机 时间:2011-10-04 10:22:00
  全国都解放(去过)了,我就差西藏了!
作者 :ygg199 时间:2011-10-04 10:52:00
  坐等更新
作者 :生活元素家居馆 时间:2011-10-04 11:32:00
  好看 mark
作者 :无羁之浮世 时间:2011-10-04 12:24:00
  ygjuuy
作者 :zwwsghnh 时间:2011-10-04 14:28:00
  写的很好,继续呀!我还想再看看来着
作者 :清澈 时间:2011-10-04 14:46:00
  记号
作者 :志志ABC 时间:2011-10-04 15:03:00
  挺好,离开一个地方毕竟很怀念!
  
作者 :jamborchina 时间:2011-10-04 15:07:00
  记号。
作者 :jamborchina 时间:2011-10-04 15:08:00
  西藏也是我很向往的地方。
作者 :三月安生 时间:2011-10-04 15:46:00
  巴卓不是拉孜县上的,是下面一个什么村的,本来西藏就属于比较落后的地区了,再下面的乡镇,村落就更加了。所以巴卓显得很成熟,很懂事。她头发很长,脸圆圆的,因为高原的气候,日照等原因,所以她们的皮肤都是有点呈红。她学习很勤奋,很用功,一直都是班里的佼佼者,特别是女生中就属她成绩最好了。她常常会在早上五六点中就起床看书,晨读。性格开朗大方,勇敢自信。
作者 :艾嘉007 时间:2011-10-04 15:51:00
  你真好玩。宪哥小学生在写作文。
   你知道你多大了,应该还不大
作者 :三月安生 时间:2011-10-04 16:03:00
  写到这儿我有些想哭了。那时我们大家都多么简单美好,在说说笑笑中度过每一天。可是现在的我已经掺杂了太多现实赋予我的东西,不是我变得不好了,只是我的个性,我的思想都与那时是天壤之别了。我的心里积压了太多太多事,有了太多太多包袱,这让我觉得很累,我已经体会不到那时那种快乐了。所以,这样的我再去回忆曾经那时的日子,让我更觉伤感。
作者 :三月安生 时间:2011-10-04 16:06:00
  @艾嘉007 2011-10-4 15:51:00
    你真好玩。宪哥小学生在写作文。
  你知道你多大了,应该还不大
  -----------------------------
  呵呵。我知道我文笔不好,但是我真的很想把我的这份回忆写出来,不想让它们就这样一直压在心里。而我在这里发表是因为我想让自己坚持下去,坚持写完。
作者 :三月安生 时间:2011-10-04 16:08:00
  小旦增普尺呢。很可爱活泼的一个女孩子。我记得我那时总是觉得她说话的时候嘴巴一动一动的很好玩,呵呵,不过我从未跟她说过。她总是背着一个暗黄色的双肩书包,(而我背的书包是那种方的,有个像盖子一样的东西,硬硬的,那个书包我好像背了有一年多,后面坏了,换了一个,也是类似那样子的,我从未觉得有任何不妥,其他人也是。后来回内地了,我发现,那种书包在内地是小学生三年级以下才会背的,而我作为一个初中生竟然背了长达两年,囧!幸而是在西藏)她教我唱藏语歌,教我说藏语,她还带我去过她家,很普遍的那种藏式土楼,露台上,阳台上放着种的花儿,门口晒着牛粪。她家养了一只很大的狗,很凶,不过是她带我上去的,不然我可不敢。室内整洁,安静,弥漫着酥油茶的清香。她爸爸在政府单位工作,会汉语,人和蔼,倒酥油茶给我喝,我出于客气抿了一口,但是实在喝不惯,好在她知道,跟她爸爸解释了下。她妈妈是很传统的藏族女性,话不多,只是安静的做事,捣酥油茶。
作者 :三月安生 时间:2011-10-04 16:33:00
  女生是跟我打成一片了,可是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班上的男生都排斥我,欺压我。并且还警告巴卓跟小旦普还有其她女生都不准跟我玩。迫于男生人多势众,她们有段时间真的很少跟我来往。那时我是真觉得他们很可恶,很可恶,我一远道而来的汉族女生,他们非但不表示友好欢迎,反而还排斥我,不过也就是班上几个最调皮捣蛋不好好学习的坏学生,其他一部分比较安静内向。有几个令我印象挺深的。
作者 :一抹幽兰一 时间:2011-10-04 16:50:00
  慢慢的就习惯了吧?
作者 :风变了向 时间:2011-10-04 17:04:00
  看着楼主写的,触动我心底的感觉,我也很想去西藏啊~~~~~~~可惜生活太无奈。。。。。。。。
作者 :三月安生 时间:2011-10-04 17:32:00
  有一个是校长的儿子,成绩很好,一直是全班第一,年级第一,可是我一去,就把他的年纪第一给抢了,貌似对我有点怀恨在心的意思。有次在路上,他骑单车还跟他闹了一次。具体情形,原因不记得了。他可能因为条件优越,有点过于自信,导致有点心高气傲,所以我的出现,对他来说,是个打击吧。
作者 :三月安生 时间:2011-10-04 17:43:00
  插播~~~~~````·~``·``~```~~``·`~~~~``~~`·```~~{不解释心语录}
  去旅行吧,那些心心念念的地方,总要有一个开始
  
  藏区风光(图片来自网络)
作者 :三月安生 时间:2011-10-04 17:46:00
  还有一个好像是巴卓的老乡,跟巴卓的个性很像,学习勤奋用功,做事认真,是班长,叫扎西次仁,他人很好,很正直,不与那帮坏学生“同流合污”。他就是那种很典型的好学生型,求知欲很强,但也不是书呆子,也会跟大家一起玩,开玩笑什么的。
作者 :三月安生 时间:2011-10-04 17:58:00
  另外一个就是为首的“头目”叫扎西平措,班上还有一个跟他同名的,个子小小的,有点胖胖的,就叫小扎西平措,而他叫大扎西平措,简称大扎平。他俩关系很好,我曾经一度以为他俩是亲兄弟,想想两人其实外形,个性也是很不像。大扎平是高高瘦瘦的,长得也不错。属于那种言情小说里面描述的那种有点坏坏的,不爱学习,老爱捉弄女生,有点小狂妄,爱打球的男生。他经常会嘲笑我,我因为遗传老妈脸上有雀斑,他每次都用藏语说,欺我听不懂,后来巴卓跟小旦普向我解释后,我那时真的很讨厌他。有几次,晚自习下了之后,他会趁老师一走,就赶快去把教室门关上不让我走,不过没一会儿他还是得乖乖打开。我跟小旦普走在回家的路上,他也跟我们同到一截路,经常会走在我们边上叽里呱啦的说,也用藏语,还骂小旦普,小旦普就同他吵,不过他很赖皮。其他几个男生也是在他的带领,怂恿下对我进行打压,捉弄,完全没有体现藏族人民热情好客的优良品质。
作者 :qiangzi8858098 时间:2011-10-04 20:05:00
  文章写得很好,贴近生活的那种
作者 :andmiya 时间:2011-10-04 20:05:00
  爪
作者 :wwhaotl 时间:2011-10-04 21:50:00
  好文章
作者 :古月小柒 时间:2011-10-04 22:24:00
  细细看下去,感觉一股淡淡的优伤.
作者 :谁与争天下 时间:2011-10-04 22:55:00
  哇哇哇哇哇,第一次赶上直播。楼主写得很朴实,很简单,语言很适合这个叙述,我看了以后感觉很安静很祥和
作者 :张七三 时间:2011-10-04 23:30:00
  哇,赶上直播贴。
  首页留名。
  lz加油,写的很好呢。
  
  
  
  
  话说,我也挺想去西藏的。
作者 :飞流云霄 时间:2011-10-04 23:49:00
  西藏是梦 一直藏在灵魂深处,虽然楼主文笔不华丽 但是依然可以感觉那份心情,支持 继续,如果有机会请楼主做导游 跟着楼主环游西藏
作者 :快意本然 时间:2011-10-05 00:14:00
  很温暖的文字,期待。。
作者 :风变了向 时间:2011-10-05 08:08:00
  一早来看看,看楼主更新了没
作者 :三月安生 时间:2011-10-05 08:25:00
  插播~~~~~````·~``·``~```~~``·`~~~~``~~`·```~~{不解释心语录}
  旅行的意义不在于战利品有多少,照片拍了几张,景点占据了几个,而是,你做了多疯狂的事,经历了哪个心跳的时刻,和有否看到更不一样的自己。
  
  
作者 :三月安生 时间:2011-10-05 08:26:00
  高原地区最多的就是草地(不是像内地那样一眼望去一片绿色的草地,星星点点的有些草而已)依山傍水,学校经常会组织学生去郊外(姑且就叫郊外吧)有河流的地方去洗衣服。(因为有些学生很懒,特别是男生,会很久不洗澡,更别说洗衣服了)。浩浩荡荡的大队伍,每个人都拿着一堆衣服,走在街上的时候也没人觉得诧异,可能他们已经见惯不怪了吧。第一次组织的时候我还在纠结我要不要也带点衣服去,后来还是没有带,一是没的脏衣服带了,二也是我懒,嫌麻烦。没经历过这种事儿,我就想去凑热闹,去玩。事实证明,真的很好玩。大家都卷起裤腿,光着脚丫,踩在清凉清澈的河水里,一边嬉笑打闹,一边洗着衣服,然后将洗好的衣服直接就晒在周围的大石头上,太阳很大,衣服很快就干了。然后大家都抱着一堆充满太阳香味的衣服收队回校。回去的路上有时会走那条318国道,也就是经过我家门口,我一般都直接回家了。
作者 :三月安生 时间:2011-10-05 08:41:00
  让我最记得,也是让我最丢脸的一件事是,有次贺老师带我们去河边玩,大家都玩的很起劲。男生都在伺机把女生推下水,有几个性格比较大大咧咧的女生也在反击,我们几个不想把身上弄湿就没有参与,就坐在岸上聊天,在浅的地方走走。到现在我都能清楚的想起那个画面,那时的快乐就是那样简单易得,世间的万物都是那么美好。我慢慢下了河,跟巴卓说,我要走到对面去,她笑着说:“好啊,你小心点。”我小心翼翼地走着,河水很凉很舒服,走到了对面没有上岸,就站在那儿然后回头冲巴卓招手,笑着。就在这时,巴卓突然大叫:“小心!!!”等不及我反应,扑通一声,我就非常华丽丽的栽到河里去了,巴卓慌了,连忙下河准备过来扶我,而“凶手”却在岸边狂妄地笑着,还有其他人的哄笑。我当时就觉得好委屈,然后眼泪就出来了,上岸后,头也不回的走了。浑身湿透的我一边走一边哭,那模样别提有多狼狈了,到了家后,(我记得我妈妈在打牌)我一边哭,一边说:“我被他们推到河里了。”本想着寻求点安慰的,谁知道,我老爸听到火了,凶我:“他们推你你就哭啊还跑回来,一点用都没有。”我就更委屈了,也没反驳,默默去洗了澡,换了衣服。晚上还得上晚自习,我吃过了饭就去学校了。我到教室的时候刚搞完卫生,椅子还放在桌子上,“凶手”跟大扎平,还有小旦普都在教室,我直接走到位置上放下椅子就坐下来趴着。“凶手”走过来我边上不知道在用藏语说着什么,好像是在问他们我是不是在哭。小旦普走过来问我:“ZL,你没事吧,张莉。”我抬起头对她笑了笑。然后“凶手”双手绞动着很不好意思地说,那个,ZL,对不起啊。大扎平也在一旁帮腔,很诚恳的语气。其实我也没有真的是很生气,所以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
作者 :三月安生 时间:2011-10-05 09:01:00
  我之所以会记住这件事,一是因为我回去后,老爸对我的那一吼是真的有伤到我。二是我现在回想起来,真的很后悔当时就那样走掉,应该留下来反击,最好把他们通通推下水,衣服湿掉又怎样呢,身上被弄脏又怎样呢,回去换一就好了嘛。可是能够这样尽情玩乐的机会不多,起码现在我是不会再拥有了。
作者 :暧昧之枫 时间:2011-10-05 09:25:00
  很舒服的感觉,不错,加油哦
作者 :三月安生 时间:2011-10-05 09:39:00
  贺老师很喜欢玩花样,有一次他带我们去看雅江(雅鲁藏布江),路还有那么点儿远,贺老师是骑的自行车,我们走路,不过我们一路有说有笑也不觉得累。临近雅江的地方有一个小水沟,不是很深,男生都卷起裤腿走了过去,有几个女生也走过去了,我跟巴卓小旦普还有几个女生杵在那儿,不知如何是好,贺老师慢慢骑着车过来问“怎么了?”看到了情形又似笑非笑地看着我说:“怎么?不敢过啊?好了,好了,我载你过去吧。”我怪不好意思的,可是没办法,我还是坐上了后座,我过去之后,然后他又载了几个女生过来。到了雅江边,其实给我感觉跟我们去洗衣服的那些河边没多大差别。我们刚爬上一个高架就发现天空开始飘着点点雪花了,也觉得很凉,贺老师就让我们打道回校。
作者 :三月安生 时间:2011-10-05 10:29:00
  再次路过那个水沟的时候,他仍然是将我们载过去。走上公路以后,他骑到我身边,说:“上来,我载你回去吧。”我说不用了,他说路还有这么远哦,巴卓小旦普她们也是让我就坐老师的车回去。我也就坐上去了。经过走在前面的男生时,以大扎平为首,用怪腔怪调地在嚷嚷。老师把我送到家门口,妈妈看到,跟老师打了招呼道了谢,他就走了。
作者 :baozipu 时间:2011-10-05 10:35:00
  很喜欢你写的文字。。请一定要坚持下去哦。。。。。
作者 :三月安生 时间:2011-10-05 10:53:00
  贺老师爱折腾,经常把考试地点设在外面,就学校的空地上,每个人都席地而坐,其实那样蛮好的,心里压力不会那么大。还有一次他是设在楼梯间。考试时我写起考卷都是得心应手,呼啦一下很快就能写完了,大扎平,小扎平,还有之前推我下水那个男生他们几个老是会让我扔纸团给他们,我一般都是会扔,不然的话,完了之后他们又会拿这个说事儿,然后对我进行更大的欺压,排斥。被贺老师发现过几次,然后他会教训我,说我这不是在帮他们是在害他们,诸如此类的话。
作者 :鞠柯 时间:2011-10-05 10:57:00
  原来赶上直播啊,我也要去西藏了,呵呵
作者 :三月安生 时间:2011-10-05 11:19:00
  插播~~~~~````·~``·``~```~~``·`~~~~``~~`·```~~{不解释心语录}
  我想放下一切去旅行
  在那风景壮美的地方留下我的足迹
  
  
作者 :三月安生 时间:2011-10-05 11:21:00
  其实那是年少懵懂的我对贺老师是有一种很微妙的感觉的,我也说不上来,可能是因为他给了我自信吧,因为我之前在内地是从来没有被老师如此重视,信任过的。
举报 | 收藏 | 100楼 | 打赏 | 评论
上页12下页 到页 确定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