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岁月留痕]那些开始泛黄的回忆

楼主:紫竹依臣 时间:2012-04-09 09:18:09 点击:2699 回复:14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我们每个人都会慢慢老去,身边的每个人都会慢慢离开。我们会慢慢的开始体会,什么叫做孤独。
  总跟朋友说,想写一些关于回忆录之类的东西。然后用这种方式。把某些仅存的记忆永远的保存下来。因为怕自己哪天突然就忘了。或者,怕自己哪天突然就去了。一直没有开始写,或者是没有一种能够触动自己的情绪,也或者,不想把某些记忆,又翻出来,细数一遍。昨天晚上打电话回家,妈一个人在家,然后聊了差不多一小时。挂完电话,突然觉得很压抑。我不知道她一个人,在晚上,守望着一栋房子。一个人看电视会是什么感受。她会不会觉得孤独。但是我却开始觉得有些莫名的凄凉。其实说来。我们家的人数也不少。她一共仨孩子 。在人到中年的时候,在这样某个夜晚。却没有一个陪在身边。我突然开始害怕变老。开始害怕独处。恍惚转念之间。昏黄的灯光交错。我也走到了人生的那个阶段。
  有时候,偶尔跟朋友聊天,说起以前,甚至小时候的往事。那时候总会很开心的。觉得小的时候的感觉特别好。不管当时的自己,心情是好的。或者是不好的。想起来总会忍不住的发笑。想起小时候想跟小朋友去玩游戏。然后背着自己的弟弟。因为那时候小,个子矮。然后弟弟小时候又长的比较胖,老妈常常会转述这个情形。说,我在前面背着他走,他上半身在我背上。腿其实是在地上一路拖过去的。也一直弄不明白为什么,小时候和妹妹经常会吵架 。甚至会打架。然后弟弟总会帮着我。妹妹就常常会抱怨,说我们俩是一伙的。她就只有一个人。每次吵完闹完之后。俩姐妹晚上还是会躺在一个被窝里。不知道怎么就好了。然后窃窃私语。然后还会偷笑。慢慢的我们开始长大。开始有自己的好朋友玩。妹妹小时候的性格还是挺外向的。反正不会被同伴欺负。偶尔还会跟院子里的同龄朋友打打架。不管男的女的。统统不惧。当然,也常常会挂彩回来。想起这些,突然开始觉得温暖。在这样一个时光里。泛黄的记忆,一一涌现。
楼主紫竹依臣 时间:2012-04-09 09:20:00
  我不知道,我的记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具体是多大。老妈说,我小的时候特别爱哭。那会没有摇篮。小孩子生下来的时候,都是放在箩筐里。里面放一床被子。围起来,中间留个小口,就把小孩子放在中间。软软的。然后箩筐的外面会有个小木架。两边都微翘的那种。然后宽度刚好把箩筐放进去。用脚轻轻踩一下木架,箩筐就会轻轻的摇动。那会,可能我们那所有的小孩子都是用这种方式度过冬天的婴儿时期吧。记得小时候有次一家人聊天。我说我妈妈对我很好的。然后老爸就笑着说,你小时候,你妈都把你从箩筐里滚出来了。然后我就缠里老妈讲。老妈说,那次我哭的很历害。怎么摇也摇不好,其实她心里烦了。用了一踩,想让箩筐自己摇久一点。谁知道力气太大了。就直接翻了,我就从箩筐里面滚出来了。所以这段记忆,是后来爸妈给我补充的。我记得的好像不多。一些小事情,类似于吃饭时候,我喜欢含在嘴里。半天都不嚼,也记得。我总是会拿条小板凳。然后爬到奶奶家里碗柜上。去找上层贮物柜里的东西吃。小时候,爷爷总笑我说我偷吃他们的生鸡蛋。可是我记忆里完全没有这一段。我说这是不可能的。因为我不吃生鸡蛋。
  其实我印象最深的。那是群现今被称为公雾员的某部分人。应该是我5岁之前,最害怕的记忆。应该我们那个年代出生的人都或多或少的有体会。那时期计生弄的很大动作的。两岁之前我一直是一个人。直到两岁多了。老妈快生妹妹的时候,家里就会时常来一些陌生的人。那时候觉得那些人很威严。也很恐怖。那段时间,妈妈经常到处躲。晚上会到不同的邻居家里睡觉。因为那些人经常用晚上袭击的方式。带走一个又一个孕FU。印象最深的是,有一天晚上。爸爸带我睡在自己家里。然后跟我讲,让我乖乖睡觉。说妈妈出去了。晚上不在。也不知道是不是有某种感应。我总觉得很不安。觉得妈妈就在隔壁房间里。然后觉得很害怕。一直睡不好。到晚上三点多的时候。那群人真的来了。我正好拉肚子。爸爸陪我在上厕所。他们很凶的问我爸。说我妈去哪了,赶紧说出来。要不就把你们家的XX搬了。或者把你们的瓦揭了之类的。然后我就一直哭。他们劝我不要哭了。老爸也是。以为我是被吓的。其实不然,或者当时我是很无助的哭,因为害怕。因为我觉得妈妈就在隔壁房里。他们一定不可以进去房间里。要不就会找到我妈。我又无能为力。所以只有这种方式去发泄我的恐惧。然后那群人见我哭的特别凶。其中有一个说,算了,下次再来吧。小孩哭太历害了。然后他们走了。我就停了没哭了那。那时候,我觉得他们都是坏人。但是却记住了那个说改天来的人。觉得他不坏。然后才开始沉沉的睡去。第二天早上起床的时候。妈果然从隔壁房间走出来了。然后跟爸爸说,昨晚真是吓死了。但是他们好像都忽略了我。我也就从那天晚上开始。对他们有了特别的一种敏锐的感觉。以至于后来。又成功的让妈妈逃过一次。那次是快开始生弟弟的时候了。我4岁多了。我和妹妹轮流跟妈妈在外婆家寄居。有天下午,舅妈说要带我去放牛。然后我也很高兴的去了。走到半路的时候。远远的看到一群人。我跟舅妈说。他们好像计?生的。会不会把妈妈抓走。然后舅妈说。不是的。你看到不认识的人就瞎猜。然后我跟舅妈说我不去了。我要回去。正好离外婆家不是很远。她就让我回去了。我一路跑回家。见到妈妈就哭。我说妈,你快躲起来吧。他们来抓你了。然后外婆就笑我。问我以前在家的时候见过他们吗?我说没见过。然后她就说不会的。让我别怕。我没办法。又没有说服他们相信我的理由。所以只有使劲哭。使劲让妈躲起来。她也拗不过我。就真躲了。然后那天,就见他们带走好几个人。到我外婆家的时候,因为找不到我妈。就又走了。从那次之后。外婆经常说我被他们吓坏了的。不认识人,但是能闻得出味了。还好。老妈虽然躲的比较辛苦。但弟弟妹妹都还顺利的生下来了。但是房子的瓦到处是戳的是洞。家里的东西被搬的差不多了,然后没东西搬了,把奶奶家的牛也赶到车上了。楼板也被撬成一块一块的。等我稍微大一点。每次带着妹妹上楼睡觉的时候。都小心翼翼的。怕踩空了。
楼主紫竹依臣 时间:2012-04-09 09:21:00
  1991年9月的时候, 我就开始上学了。那会我还没满5岁。邻居有个女孩。比我大一岁。我们俩一起去报名。老师说必须要6岁才可以上幼儿园的。那会也没有户口纸证明年龄。基本都是目测。看看这孩子有没6岁了。然后当是我心里挺失落的。我觉得自己年龄没到。肯定没机会了。谁知道到最后。老师收了我。没收邻居。说我年龄够了,她的不够。所以她得晚一年才能上。所以在我的学生生涯里,我基本上都是班上年龄最小的。上幼儿园的时候。我都缠着小姑送我。而且要求她陪着我上课。小姑比我大8岁。那两年爸妈带着弟弟不在家,我就跟着爷爷奶奶,妹妹就在外婆家。每次小姑把我送到学堂里。陪我坐着。她一走,我也要跟着走。这样一直持续了一星期。然后汤老师告诉我。这样是错误的。爷爷也告诉我,这样是不对的。然后,我开始学着自己上下学。就记得每天早上吃完饭。拿着爷爷给的那个黑色的皮包当书包。就慢悠悠的往学堂里走。然后那时候幼儿园都是小学附近别人家里的堂屋里上课。课桌是学校里的,凳子要自己带过去。那年印象最深的两件事。一件是我每天到学校里都得到处找凳子。也不知道为什么。总会被欺负。然后常常凳子被他们藏到厕所里。还有一件是,冬天很冷的时候。我在路上慢慢走。来了一辆车。我怕被撞到,所以挨着路边走。就滑到路边的水渠里。然后又慢慢爬上来。提着书包走回家。小姑远远看到我。跑来问我,为什么上学又回来。然后见我一身都是湿淋淋的。奶奶正准备骂我。小姑说,别骂了,赶紧倒水给她洗澡换衣服。等折腾完我再到学校的时候。已经快中午十二点了。就这样懵懵懂懂的走到一年级。邻居也开始上学了。就有了个伴。离我们家不远的地方,有个煤矿。然后路上总会倒很多硬硬的小煤块。还有些细煤沙。我们家里把那些小煤块称做“嘎(谐音)子“。那会还小,翻不过去,我就手脚并用的用爬的方式过,那天邻居走在前面。我在后面跟着。爬山的时候,突然有人骑了辆自行车冲过来。正好压到我手掌上。那人下去之后,好像又反应过来。停了下来问我有没压到手。当时我特别害怕。又不认识他。我说没有。你赶紧走吧。然后也一直不敢跟爷爷奶奶讲。还好,手没事。再过两年,妹妹也接回来了。我才开始觉得不孤单了。(待续)
楼主紫竹依臣 时间:2012-04-09 09:21:00
  小的时候,特别盼望六一儿童节。应该是从幼儿园开始的。我记得,我穿的第一条裙子,就是那年六一节,学校安排跳舞,然后家里给交钱买的。记得当时我们班跳的是“种太阳”,发了一条白色的裙子。侧面有两个小口袋。口袋上面绣了朵花。较于其他两个班的裙子来说,算比较素的。但还是特别喜欢。可能每个人都会特别珍惜自己第一次拥有的东西。记得那年六一那天。学校请的车。载我们去镇里比赛。然后很多同学都在车上拿着一毛、两毛、五毛的钱。说爸爸或者妈妈给的。一会比赛完了可以去买东西吃。然后同学问我有没有钱。我没有。因为我不知道原来去比赛可以要钱买东西吃的。但是我小时候胆子特别小。估计也不敢向家里要钱。很意外的是。去比赛的途中,居然碰上我妈从镇里坐车回来。我们去。她返。车都停了一下。我妈在对面车上跟我说几句话。我最后鼓起勇气嘟囔了句,能不能给我两毛钱。也不知道是妈没听到还是怎么回事。双方的车都开始走了。然后我也一脸不高兴。最后记得汤老师在街上给我买了两个包子吃。那会应该是五毛钱两个吧。然后特别特别感激她。经至于后面很多年。她的样子一直印在我的脑海里。
  其实女孩都爱漂亮。也都会觉得在班里跳舞是一件很关荣的事情。反正我就是这样想的。但是除了幼儿园,小学一到五年级老板都没安排过我跳过。也可能我那会胆子太小,太内向。太不起眼吧。所以每次我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她们跳。记得有一次去利用下课十分钟跟着男同学一起去偷看不远的另外一个班的女同学跳舞,然后忘了时间,结果回到的时候已经上课十分钟了。那会学校重修了在建。那年在巧珍家的堂屋里上学。记得再回到课堂的时候,老师已经在上课了。然后罚我们几个罚在讲台旁边。因为地不平。跪的挺疼的。整整一节课。那是我第一次受罚。然后再也不敢跟着男同学去偷看了。
楼主紫竹依臣 时间:2012-04-09 09:21:00
  那时候的上学的课堂,几乎一年一换。在巧珍家上了之后,又搬到离她家不远的另外一个人家里。那个人的家境应该算比较好的。地板是水泥的。然后在那间课堂里。留给我最深的记忆就是,每次下课,我们几个女孩一起玩鸡毛信。写几个纸条,鸡毛信和空白的纸张一样一半。然后抽到鸡毛信的就把纸条藏在身上。但是只能藏到上半身。抽到空白的,就得找。那时候我们会找很多自己以为很安全的地方藏鸡毛信,类似于头发里,衣服的角落里。或者秋天的衣服外套有里子的,正好口袋有个小洞。就从洞里塞进去。然后开始让同伴找。有的很快找到。有的找了整个课间十分钟还找不到。之所以特别记得这个小游戏是因为。有次李Y平把鸡毛信藏在耳朵里。然后她同伴一直找不到。最后她自己拿不出来了。后来还是去的医院。医生拿镊子夹出来的。然后说到学校里。老师开始教我们,以后再也不可以藏到耳朵里。其实也她就做了这事。但是我们那会还是特别怕的,之后这游戏就消停了一段时间。改做另一个类似于猜小偷的游戏。一共六个角色,一个皇上,一个翻译官。一个打手,两个押手,一个小偷,然后叠起来,摇摇就洒到地上一起抽。抽到翻译官的得猜小偷是谁,猜对了就继续当翻译官。错了就得自己当小偷被押手押起来。然后皇上坐到翻译官和打手的中间。不准讲话。只准做手势。学电视里的,类似于“上堂、跪下、打手板X下。揪耳朵X下之类的。”然后翻译官按照皇上的手势说。打手就去找小偷。反正谁做错了。就得自己当小偷。那会我们都特别羡慕能抽到打手的人。那时候觉得打手很过瘾。其中的乐趣,回忆起来。那滋味真的美的。。。另外还有件。那是快接近夏天了。然后课堂外面的个高高的葡萄树架子。上面开始有一些青色的,肥肥的虫在爬动。女孩子特别怕那东西。以至于我现在回忆起来,都有点秫。然后班上当时有俩男同学,特别可恶。一个岳B官,一个李Z举,每到下课了。就爬树上去捉两条虫子下来。然后笑哈哈的拿着虫子追着我们跑。我们总吓的四处乱窜。然后上课就跟老师告状。把他俩批评一通。到下课。我们还是一样被吓的到处转。
楼主紫竹依臣 时间:2012-04-09 09:22:00
  值得一提的是,小学的时候,被一个同学用铅笔捅到脸上。就眼睛下面一点点。记得那会还是在老的学校,还没开始拆。班上有个叫李T的男同学。特别特别灵活,手掌也特别翘,像跳皮筋之类的游戏,比很多女同学还玩的好。然后也很受欢迎。经常会跟特批跟我们一块玩游戏。正巧,我跟他是同桌。想起这会。。。我不得不感慨。我那时候真是那个胆小,且容易被欺负的小女孩。记得那天是考试,我们那会是两人坐一桌,他坐里边。我坐外边。正好靠墙。然后很清楚的记得,我当时有道题不会做。然后我用右手撑着额头,往左边的墙上看,在思考这道题怎么做。他却突然拿笔往我眼睛上戳,然后笔芯就断在我脸上,戳到肉里。我就痛的开始哭,老师听到了,过来看看,就想帮我拨出来。没想到拉不出。然后老师就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他回答说我偷看他答案。所以要戳我眼睛。我说我真没偷看,他家就住在学校旁边不远。老师让他把家长叫来。然后他就把他妈妈叫过。然后带着我去附近的医生家里,去拨铅笔芯。然后在路上一直跟我讲。一会给我买糖吃。让我一定不要告诉我妈妈。然后到了医生那里。帮我拨出来。还是留了点芯在里面弄不出。以至于现在我有左脸角底下一点点。还留着一个青色的点。还幸好他偏了一点点。要不我估计就半瞎了。记得那次,我真没跟家里说。因为我怕我妈骂我。呵呵,想想。现在一照镜子。偶然关注到那个青色的印。就会想起当年的他。
  其实小时候特别喜欢读书,每次放学、放假什么的,他们从来不问我有没做作业。只看最后的通知书,然后每到开学的时候,就说不让我上学了,然后见我哭,再说,那你得写保证书,保证考到5名之前,要不就被赶出家门。所以每次开学,我都会按要求写一份。然后老爸用毛笔抄起来,贴在门上。然后每个来我们家的人,基本上都会从头到尾念一遍,然后我就觉得特别特别丑。但是因为害怕真的不让我上学。所以基本每次成绩都会在第三名左右拨动。然后爷爷说,如果我考了第一名,给我奖50块钱,那会50块钱挺多的,记得三年级的时候,那学期中考试,考了第一名。但是没有奖状,得期末考试才会有。然后回家爷爷跟我说,得有奖状,是期末才算,然后那年期末,我记得和班上的杨Y元。并列了第一名。拿奖状回家的时候特别高兴。爷爷真给了我50块。然后奶奶给了我5块。然后一起全部交给了我妈妈,说收着当学费。后来到四年级了,换了个班主任。成绩就突然下滑了。但开学的时候还是会照例写保证书,那次记的特别清晰。因为期末我考的是第8名。最差的一次,我拿着通知书不敢给家里看。到处藏。那会是夏天,最后我把通知书藏在衣柜底下,有一双冬天穿的水鞋里。然后妈每次让我拿通知书,我都搪塞。有次她就认真了。让我拿,我不敢,就说掉了。她说我不可能弄掉的,然后说肯定是成绩很差。然后打了我一顿,再让我念一遍保证书。念完了之后,说,看最后一句,“如果没有考到5名之前,就赶出家门。”然后就真的开始给我收衣服。拿了一个蛇皮袋。把我一堆衣服塞到袋子里。给了我一个爬子(家里晒稻谷用的,竹的,有几个弯弯的,类似于现在抓痒的那种组合起来)说给我的,讲我背着衣服出去讨米,遇到狗咬就拿这个赶。我也不敢反抗,只知道哭,然后提着衣服站着不动。老妈就推我,推一下我停一下。一直从后面快推到前面奶奶家。记得那段时间正好大姑姑相亲,然后那天刚好大姑父来奶奶家里玩。记得特别清楚,然后把我拉住了。然后劝我妈。那会就觉得我妈真要赶出我门的。是我姑父救了我。慢慢就淡了。直到冬天,,妈把冬天的水鞋找出来洗,准备给我们下雨的时候穿,无意间发现了我藏的通知书,然后拉着我说,你这傻丫头,考了8名就不敢说。还让我打了你一顿 ,我以为你考的有多差。你就好好跟我讲说,考了8名。以后努力不就好了吗?
楼主紫竹依臣 时间:2012-04-09 09:22:00
  辗转了好几个学堂,在5年级的时候,新学校终于建好了。然后我们才搬到新学校。我我们班是在4楼,因为成绩比较好,然后数学老师对我挺好的,有次期中考试,他还会叫我和李J花去帮他看考试卷子。第二天的时候,他不在,然后我不小心把他的桌上的红色墨水弄倒子。顺着桌上的缝滴到抽屉里,我不知道抽屉里放着什么。但是很害怕。我想,如果是卷子。那就染的看不清楚了。跟我们数学考试题目一样,比如“小明领了通知书,总分是XXX分,语文XX分,数学XX分,思想政治的分数被间被墨水弄脏了,请算出来是多少分?”,那会我越想越害怕,没等老师回来不,就拉着同学跑,我说快回去吧。然后溜了。第二天上学。看到他还是挺怕的。然后他后来也没找我俩问这事,慢慢就过了。
  记得6年级上学期,全镇要举行一次各学校的小学广播体操比赛。好像每个学校都是四十来个人,我记不太清楚了。然后我们班选了几个人,我也被老师选上了,正好我们教练就是班主任,和我们的数学老师。班主任教我们站队形,正步齐步走,他应该以前在部队里呆过,然后数学老师教我们标准的体操动作。每天晚上都训练到天黑的时候才回家。很累,也很快乐。然后中间发生了段小插曲,那会小叔刚结婚。然后家里有一台比较大的彩色电视机。晚上爸妈不在家,我们仨就在小婶家里看电视,记得那天应该晚上8点多,小婶说让我们回家睡觉,说她要洗头洗澡了了,然后就把电视关了,那时我正好看的挺入迷的,带着弟妹不情愿的回了家,想想,非想看,就去开自己家的黑白电视机。因为电视在爸爸的书桌上,没插电源,那会我又没多高。我就踮着脚想去插电源。谁知道手碰到台灯的线,就被电子。站在房间里,全身不受控制的抖。线也扔不掉,直接粘在我手上。开始我吓的哭,弟弟和妹妹也吓呆了,在一旁边不敢动。我妹急的开始骂我,说让你去开电视,现在看你怎么办。慢慢的,我开始哭不出来了,然后抖的站不住了。直接就摔倒在地上。然后线才被摔掉。二婶闻迅过来。看到我躺地上,和桌子上乱七八糟的线才明白过来。先把电源总开关关才,然后把我扶起来到她们家。然后安慰我。说没事不怕了。然后我缓过来了。抬起手一看。右手食指上有个黑黑的洞。被电焦了。二婶一年,也吓了一跳。嘱咐我弟妹在她家不要跑,就拉着我去我妈上班的地方。对着我爸妈劈头盖脸的说了一顿。类似于你们就只管撑钱,不管小孩子之类的话,然后拉起我的手给他们看。老爸问了我原因。我说想去放电视。然后爸拉着我,一边往医生那里走,一边骂我。最后把医生叫起来。医生看了看。说已经焦成这样了,他也没办法,然后拿了点酒精清了下毒就回家了。记得后面又开始有点发炎,然后就快要体操比赛了,那会我们发的是绿色的运动服。还有一双白手套。我说我可能没办法参赛了。因为不能戴手套。怕手套粘住手指导。老师劝我说现在换人来不及了。让我想想办法。最后我记得比赛那天,我用一层薄膜把手指包起来。然后戴上手套参加了比赛。那次成绩挺好。我们学校的得了全镇第一。完了之后,开全校大会的时候。记得校长点名表扬了YYH同学。那会心里挺自豪的。呵呵。
  然后就下学期了,快毕业的时候,我们要开欢送会,要拍照,然后欢送会上要很多文艺节目。那次是我上小学唯一一次跳舞。跟李Y兰她们,一起编的《追梦人》,然后很开心的准备拍毕业照什么的。去对面山上摘了很多映山红。很高兴的拍了照片。所有同学都很兴奋的。等待毕业,即将面临而来的中学时代。但是毕业前几天却得知了一新闻。本学期从我们班转到镇上上学的一女同学。某天在那条河边玩。被洪水冲走了。捞了很长时间才捞到。然后那天开欢送会的时候。所以文艺节目都取消了。班主任跟我们讲起这件事。然后全班同学一起哭。最后说完结束之后。我们很多同学一起到那同学家里。说去看看她妈妈。安慰一下她。到她家的时候。她们很多亲人都在哭。她妈妈哭的有些神智不清了。就这一个女儿。最后我们也呆了一会就各自伤心的回家了。那时候第一次觉得。死亡离我们原来这么近……
楼主紫竹依臣 时间:2012-04-09 09:26:00
  那时候的上学的课堂,几乎一年一换。在巧珍家上了之后,又搬到离她家不远的另外一个人家里。那个人的家境应该算比较好的。地板是水泥的。然后在那间课堂里。留给我最深的记忆就是,每次下课,我们几个女孩一起玩鸡毛信。写几个纸条,鸡毛信和空白的纸张一样一半。然后抽到鸡毛信的就把纸条藏在身上。但是只能藏到上半身。抽到空白的,就得找。那时候我们会找很多自己以为很安全的地方藏鸡毛信,类似于头发里,衣服的角落里。或者秋天的衣服外套有里子的,正好口袋有个小洞。就从洞里塞进去。然后开始让同伴找。有的很快找到。有的找了整个课间十分钟还找不到。之所以特别记得这个小游戏是因为。有次李Y平把鸡毛信藏在耳朵里。然后她同伴一直找不到。最后她自己拿不出来了。后来还是去的医院。医生拿镊子夹出来的。然后说到学校里。老师开始教我们,以后再也不可以藏到耳朵里。其实也她就做了这事。但是我们那会还是特别怕的,之后这游戏就消停了一段时间。改做另一个类似于猜小偷的游戏。一共六个角色,一个皇上,一个翻译官。一个打手,两个押手,一个小偷,然后叠起来,摇摇就洒到地上一起抽。抽到翻译官的得猜小偷是谁,猜对了就继续当翻译官。错了就得自己当小偷被押手押起来。然后皇上坐到翻译官和打手的中间。不准讲话。只准做手势。学电视里的,类似于“上堂、跪下、打手板X下。揪耳朵X下之类的。”然后翻译官按照皇上的手势说。打手就去找小偷。反正谁做错了。就得自己当小偷。那会我们都特别羡慕能抽到打手的人。那时候觉得打手很过瘾。其中的乐趣,回忆起来。那滋味真的美的。。。另外还有件。那是快接近夏天了。然后课堂外面的个高高的葡萄树架子。上面开始有一些青色的,肥肥的虫在爬动。女孩子特别怕那东西。以至于我现在回忆起来,都有点秫。然后班上当时有俩男同学,特别可恶。一个岳B官,一个李Z举,每到下课了。就爬树上去捉两条虫子下来。然后笑哈哈的拿着虫子追着我们跑。我们总吓的四处乱窜。然后上课就跟老师告状。把他俩批评一通。到下课。我们还是一样被吓的到处转。
楼主紫竹依臣 时间:2012-04-09 09:26:00
  值得一提的是,小学的时候,被一个同学用铅笔捅到脸上。就眼睛下面一点点。记得那会还是在老的学校,还没开始拆。班上有个叫李T的男同学。特别特别灵活,手掌也特别翘,像跳皮筋之类的游戏,比很多女同学还玩的好。然后也很受欢迎。经常会跟特批跟我们一块玩游戏。正巧,我跟他是同桌。想起这会。。。我不得不感慨。我那时候真是那个胆小,且容易被欺负的小女孩。记得那天是考试,我们那会是两人坐一桌,他坐里边。我坐外边。正好靠墙。然后很清楚的记得,我当时有道题不会做。然后我用右手撑着额头,往左边的墙上看,在思考这道题怎么做。他却突然拿笔往我眼睛上戳,然后笔芯就断在我脸上,戳到肉里。我就痛的开始哭,老师听到了,过来看看,就想帮我拨出来。没想到拉不出。然后老师就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他回答说我偷看他答案。所以要戳我眼睛。我说我真没偷看,他家就住在学校旁边不远。老师让他把家长叫来。然后他就把他妈妈叫过。然后带着我去附近的医生家里,去拨铅笔芯。然后在路上一直跟我讲。一会给我买糖吃。让我一定不要告诉我妈妈。然后到了医生那里。帮我拨出来。还是留了点芯在里面弄不出。以至于现在我有左脸角底下一点点。还留着一个青色的点。还幸好他偏了一点点。要不我估计就半瞎了。记得那次,我真没跟家里说。因为我怕我妈骂我。呵呵,想想。现在一照镜子。偶然关注到那个青色的印。就会想起当年的他。
  其实小时候特别喜欢读书,每次放学、放假什么的,他们从来不问我有没做作业。只看最后的通知书,然后每到开学的时候,就说不让我上学了,然后见我哭,再说,那你得写保证书,保证考到5名之前,要不就被赶出家门。所以每次开学,我都会按要求写一份。然后老爸用毛笔抄起来,贴在门上。然后每个来我们家的人,基本上都会从头到尾念一遍,然后我就觉得特别特别丑。但是因为害怕真的不让我上学。所以基本每次成绩都会在第三名左右拨动。然后爷爷说,如果我考了第一名,给我奖50块钱,那会50块钱挺多的,记得三年级的时候,那学期中考试,考了第一名。但是没有奖状,得期末考试才会有。然后回家爷爷跟我说,得有奖状,是期末才算,然后那年期末,我记得和班上的杨Y元。并列了第一名。拿奖状回家的时候特别高兴。爷爷真给了我50块。然后奶奶给了我5块。然后一起全部交给了我妈妈,说收着当学费。后来到四年级了,换了个班主任。成绩就突然下滑了。但开学的时候还是会照例写保证书,那次记的特别清晰。因为期末我考的是第8名。最差的一次,我拿着通知书不敢给家里看。到处藏。那会是夏天,最后我把通知书藏在衣柜底下,有一双冬天穿的水鞋里。然后妈每次让我拿通知书,我都搪塞。有次她就认真了。让我拿,我不敢,就说掉了。她说我不可能弄掉的,然后说肯定是成绩很差。然后打了我一顿,再让我念一遍保证书。念完了之后,说,看最后一句,“如果没有考到5名之前,就赶出家门。”然后就真的开始给我收衣服。拿了一个蛇皮袋。把我一堆衣服塞到袋子里。给了我一个爬子(家里晒稻谷用的,竹的,有几个弯弯的,类似于现在抓痒的那种组合起来)说给我的,讲我背着衣服出去讨米,遇到狗咬就拿这个赶。我也不敢反抗,只知道哭,然后提着衣服站着不动。老妈就推我,推一下我停一下。一直从后面快推到前面奶奶家。记得那段时间正好大姑姑相亲,然后那天刚好大姑父来奶奶家里玩。记得特别清楚,然后把我拉住了。然后劝我妈。那会就觉得我妈真要赶出我门的。是我姑父救了我。慢慢就淡了。直到冬天,,妈把冬天的水鞋找出来洗,准备给我们下雨的时候穿,无意间发现了我藏的通知书,然后拉着我说,你这傻丫头,考了8名就不敢说。还让我打了你一顿 ,我以为你考的有多差。你就好好跟我讲说,考了8名。以后努力不就好了吗?
楼主紫竹依臣 时间:2012-04-09 09:27:00
  辗转了好几个学堂,在5年级的时候,新学校终于建好了。然后我们才搬到新学校。我我们班是在4楼,因为成绩比较好,然后数学老师对我挺好的,有次期中考试,他还会叫我和李J花去帮他看考试卷子。第二天的时候,他不在,然后我不小心把他的桌上的红色墨水弄倒子。顺着桌上的缝滴到抽屉里,我不知道抽屉里放着什么。但是很害怕。我想,如果是卷子。那就染的看不清楚了。跟我们数学考试题目一样,比如“小明领了通知书,总分是XXX分,语文XX分,数学XX分,思想政治的分数被间被墨水弄脏了,请算出来是多少分?”,那会我越想越害怕,没等老师回来不,就拉着同学跑,我说快回去吧。然后溜了。第二天上学。看到他还是挺怕的。然后他后来也没找我俩问这事,慢慢就过了。
  记得6年级上学期,全镇要举行一次各学校的小学广播体操比赛。好像每个学校都是四十来个人,我记不太清楚了。然后我们班选了几个人,我也被老师选上了,正好我们教练就是班主任,和我们的数学老师。班主任教我们站队形,正步齐步走,他应该以前在部队里呆过,然后数学老师教我们标准的体操动作。每天晚上都训练到天黑的时候才回家。很累,也很快乐。然后中间发生了段小插曲,那会小叔刚结婚。然后家里有一台比较大的彩色电视机。晚上爸妈不在家,我们仨就在小婶家里看电视,记得那天应该晚上8点多,小婶说让我们回家睡觉,说她要洗头洗澡了了,然后就把电视关了,那时我正好看的挺入迷的,带着弟妹不情愿的回了家,想想,非想看,就去开自己家的黑白电视机。因为电视在爸爸的书桌上,没插电源,那会我又没多高。我就踮着脚想去插电源。谁知道手碰到台灯的线,就被电子。站在房间里,全身不受控制的抖。线也扔不掉,直接粘在我手上。开始我吓的哭,弟弟和妹妹也吓呆了,在一旁边不敢动。我妹急的开始骂我,说让你去开电视,现在看你怎么办。慢慢的,我开始哭不出来了,然后抖的站不住了。直接就摔倒在地上。然后线才被摔掉。二婶闻迅过来。看到我躺地上,和桌子上乱七八糟的线才明白过来。先把电源总开关关才,然后把我扶起来到她们家。然后安慰我。说没事不怕了。然后我缓过来了。抬起手一看。右手食指上有个黑黑的洞。被电焦了。二婶一年,也吓了一跳。嘱咐我弟妹在她家不要跑,就拉着我去我妈上班的地方。对着我爸妈劈头盖脸的说了一顿。类似于你们就只管撑钱,不管小孩子之类的话,然后拉起我的手给他们看。老爸问了我原因。我说想去放电视。然后爸拉着我,一边往医生那里走,一边骂我。最后把医生叫起来。医生看了看。说已经焦成这样了,他也没办法,然后拿了点酒精清了下毒就回家了。记得后面又开始有点发炎,然后就快要体操比赛了,那会我们发的是绿色的运动服。还有一双白手套。我说我可能没办法参赛了。因为不能戴手套。怕手套粘住手指导。老师劝我说现在换人来不及了。让我想想办法。最后我记得比赛那天,我用一层薄膜把手指包起来。然后戴上手套参加了比赛。那次成绩挺好。我们学校的得了全镇第一。完了之后,开全校大会的时候。记得校长点名表扬了YYH同学。那会心里挺自豪的。呵呵。
楼主紫竹依臣 时间:2012-04-09 09:27:00
  然后就下学期了,快毕业的时候,我们要开欢送会,要拍照,然后欢送会上要很多文艺节目。那次是我上小学唯一一次跳舞。跟李Y兰她们,一起编的《追梦人》,然后很开心的准备拍毕业照什么的。去对面山上摘了很多映山红。很高兴的拍了照片。所有同学都很兴奋的。等待毕业,即将面临而来的中学时代。但是毕业前几天却得知了一新闻。本学期从我们班转到镇上上学的一女同学。某天在那条河边玩。被洪水冲走了。捞了很长时间才捞到。然后那天开欢送会的时候。所以文艺节目都取消了。班主任跟我们讲起这件事。然后全班同学一起哭。最后说完结束之后。我们很多同学一起到那同学家里。说去看看她妈妈。安慰一下她。到她家的时候。她们很多亲人都在哭。她妈妈哭的有些神智不清了。就这一个女儿。最后我们也呆了一会就各自伤心的回家了。那时候第一次觉得。死亡离我们原来这么近……
作者 :欲爱不能赴 时间:2012-04-10 13:21:00
  发现楼主太给力了!我带www.726dy.cc来给你支持了!哈哈~
作者 :江叔七哥蛮哥 时间:2017-11-13 07:46:16
  时隔五年,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来看看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