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岁月留痕]走吧,这清澈的流年

楼主:木可乐乐 时间:2012-06-03 17:49:32 点击:621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暮光笼罩着整个小镇,我站在夕阳古道里,看远处日影衔山,看季节在此留下的深深倒影。
  童年被我隐藏在老屋后的荒园里,质朴而亮洁。荒园中有很多突起的坟茔,外婆说,里面住着很久以前的亡灵。他们历经几代几世的变迁,看惯世间一切冷暖,依旧安然于此。很多时候,当翻滚在新发的草地上时,我都会感到一股冷峻的肃杀之气从四面八方向我涌来。但这些诡异并未阻挡我对它的无限热爱,尽管每次站在这片土地上时,内心会因春季时青草漫漫、秋时草叶草叶凋敝而氤氲一种长大后才明白那是孤独的情感。
  当姹紫嫣红开遍,外婆就在那一片寥寂的土地上向我慢慢讲述那些曾擎天撼地的故事。她说:“很久以前,一个少年拎着水桶穿过树林,一只银白色的狐狸从很远的地平线飞过来,撞倒了少年……”我从密深的草叶里钻出,很慎重地对外婆说:“外婆你看,我也从很远的地方飞过来……”外婆摸摸我的头,像是对自己说:“会的,都会走远……”
  从荒园回来后,外婆就开始煮很黏稠的南瓜粥。没过多久,香甜的米汤香味便弥漫了整间屋子,冲淡了我从荒园带回的颓废气息,也冲淡了空气中的丝丝药水味。开饭前街口医院里穿着白色衣服的护士会带着一身寒气走进来。她机械的拍拍母亲的手,然后将一根细长的针管插入已辨不出血管的手臂。母亲的血时常与高高悬起的酒精瓶中透明的液体混在一起,然后落下。我是很怀疑的,总觉得长管里的液体在鱼贯的涌入母亲的血液后,应是如林逋遁世般,偏安于某个偏僻的角落,平静的观摩一场又一场风生水起。
  在专心的喝完两碗南瓜粥后,我便开始动手抽去母亲手上的针头。常常是有两三滴血很不安分的窜出,坠落在地,绽出眩晕的血花。如果当时母亲有片句微弱的呻吟,我想我在后来的日子里应是轻柔乖巧的。而我只是偏执的认为母亲已经经历过剧烈的疼痛,不再畏惧了。直到很多年后我在世事变迁中才逐渐明白,有些痛楚说出来后会在挚爱的人心里扩大很多倍。
  后来有推土机开到了荒园,母亲便每天坐在窗前听推土机一声一声的轰隆,看我曾经奔跑过的土壤被一寸一寸的曝晒在日光下,日子也一天一天在这改换模样的荒园里殆尽。
  荒园消失后,我便常行走在那些寥落高天、洁白耀眼的建筑群里,彼时也有蝴蝶在风中优雅的飘摇,却再也找不回当年陌上花开、蝴蝶飞过的盎然。

  温一壶岁月酿的酒,回忆并不醇厚。

  流年过后,梦也惆怅。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