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年年岁岁花相似

楼主:苏瑛 时间:2002-02-19 21:52:47 点击:2287 回复:255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上页123下页 到页 确定
  这个地方从未来过。
  好得很。
  乱飞,就在这儿了。
作者 :乱飞无数 时间:2002-02-19 22:01:00
  偏又找了个这么煽情的地方
楼主苏瑛 时间:2002-02-19 22:04:00
  把从小到大想得起来的芝麻绿豆的事儿,都絮叨给你听
  人生,就藏在这些芝麻绿豆儿里头呐:)
  
  嘿嘿,边听着“流年”边写,感觉不错。
  
  
楼主苏瑛 时间:2002-02-19 22:05:00
  啊,这地儿煸情?我哪知道?我从没来过。没你经验丰富。呵呵
楼主苏瑛 时间:2002-02-19 22:06:00
  从哪儿开始说起?:)
  
作者 :乱飞无数 时间:2002-02-19 22:07:00
  笑着流泪不知道是谁唱的
  还挺好听
  
作者 :乱飞无数 时间:2002-02-19 22:19:00
  白驹过隙
  刚学会的成语
  
楼主苏瑛 时间:2002-02-19 22:25:00
  我出生在桂花飘香的时候。
  我的名字是妈妈给取的。她的“文化”决定了她不能拿“赵桂花”这样的名字来敷衍塞责,在她眼里我是美玉一大块儿啊,所以就有了现在你知道的这个名字了。妈曾颇自满于此名之好,我说,瞧着字面还好些,说起来却觉得不够朗朗上口了。妈长“嘁”一声,说,你懂甚了!“仄平平”,怎么不上口了!我说,那倒要感谢这姓了,随你姓倒不成啦。妈又是长“嘁”一声,说道,若随我姓,自然就不这样取了。然后随口说出一名,我一听,是“平仄平”。只得叹服。
楼主苏瑛 时间:2002-02-19 22:55:00
  我没有兄弟姐妹。所以打小自己一个人待着习惯了,到现在还是经常喜欢自己一个人待着。假期可以整天整天地不出门不说话不看电视还很高兴,这在很多同学看来是不可理解的,因为他们都觉得我平时还是挺闹的一人。当然我自己不这样觉得。每个姑娘都觉得自己沉静得很。
  
  或许是因为没有兄弟姐妹的缘故罢,朋友对我而言很重要。尤其是从小到大的那伙儿朋友,从幼儿园开始便开始是同学的那伙儿朋友。
楼主苏瑛 时间:2002-02-19 23:11:00
  困了。明儿再说罢
作者 :初夏9296 时间:2002-02-20 15:35:00
  啊!!我的天,这是我的妹妹的话?
楼主苏瑛 时间:2002-02-20 16:46:00
  初夏,你莫到处乱认妹妹。炎筠哥要打你的。
作者 :乱飞无数 时间:2002-02-20 16:47:00
  请续。。
  
作者 :乱飞无数 时间:2002-02-20 16:52:00
  我看见流光中的我,无力留住些什么,奈何辗转在风中不再有往日的颜色。
楼主苏瑛 时间:2002-02-20 17:32:00
  我家所在的单位,原本是军工厂。我们的父辈,都是军人。不过我从小到大对军人也没什么好感。
  那个时候,单位很好,各方面待遇也好,爹妈也是干部。小时候在物质上没受过什么委曲,又是那种让狮子逼到了树上还会乐得看风景的人,以致到了现在穷惨的时候,还是乐呵呵地大方得要命的过生活。这是后话了。
  幼儿园和小学都是在单位的子弟学校读的,那时候单位条件好,那时候的大人做事好象也格外认真,所以接受的启蒙教育是很好的。后来想想,还会有种奢侈感。 爸爸妈妈爱读书的习气也传给了我,使我终身受益。我到现在还是没钱买衣服有钱买书,这一点让我觉得我这人还是有踏实的地儿的。
作者 :乱飞无数 时间:2002-02-20 17:37:00
  没钱买别的倒有钱买书?这倒和我有点象了。第一次到北京混时我就拿出身上所有的钱买了一套鲁迅杂文集,虽说看不懂但还是照样瞎看!就躺在元大都遗址那儿白天黑夜的看,后来饿的受不了,才起身去找工作,那会我身上除了一套书没有一分钱。还好也没饿死。
  
楼主苏瑛 时间:2002-02-20 17:46:00
  呵呵,好巧,我也在很穷的时候买的那套书:)还是你们浙江文艺出版社出的,钱理群跟王得后编的,是不是这部?:)
  呵呵,两个人不计后果的瞎活劲儿,也是一样的。
楼主苏瑛 时间:2002-02-20 17:47:00
  这种人想饿死,还挺难。
作者 :乱飞无数 时间:2002-02-20 17:49:00
  我靠!
  靠
  不会有这么巧的事吧????
  那书我现在还留着,没事就瞎看,看这么多年也没看懂。里边还有很多字不认识。鲁迅真厉害。
  
  
  
楼主苏瑛 时间:2002-02-20 17:49:00
  这个冬天,妈说起我小时候的一些事情,最后下结论说:“那时候真是挺傻气儿的,你这孩子。”
  吃药的时候,妈怕我嫌苦,就先让我吃块糖。我回忆说,是啊,那时候觉得糖真甜啊~~~~,妈哈哈大笑说:“糖盒就放在桌上,你平时是绝对想不到去搬个凳子把它拿下来偷吃的。”
  “小时候你小姨看着你,她贪玩不管你,结果有一次你渴了自己去端水喝,开水烫了胳膊,留了现在胳膊上这个大疤。当时你小姨吓坏了。我下了班,你强忍着哭,跟我说:‘是我自己烫的,跟小姨没关系。’”呵呵,那时候才多大的?两岁?
  “你初中时的班主任那时到咱们家来家访,说就是喜欢你的傻气。别的女生恨不得一天换三身衣服,你呢,大夏天给你穿了板板正正的出去,你一热就把衬衣一脱,整天就跟男生一样穿着两根儿筋的背心坐教室里头,在校园里走。”
  呵呵,这个是我先前跟你提起过的,记得当时你在那边乐得打不成字:)。那时候长得小,又没发育,大家也不觉得怎么吧。记得教室后头的高个子男生,经常拿我当哑铃使唤,往胳肢窝一插手,一下就举起来了。去年在咖啡厅碰到一个初中的同学,他是大大地认不出我来了:)。记得他当年曾拍着我的肩膀说,小琪琪,两根筋背心穿得挺早啊,我还没穿呐。
  
楼主苏瑛 时间:2002-02-20 17:51:00
  哈哈,老是露出咱没文化的底儿来。有不识得的字,便是他有文化了。
  鲁迅我是极佩服的。
作者 :乱飞无数 时间:2002-02-20 17:53:00
  不知道你现在穿起来会怎样。
  可能发育过度了
  
  
楼主苏瑛 时间:2002-02-20 18:08:00
  哈哈,你少来瞎撇清,哈哈~~~~~~
  
  这个假期,家里的朋友们正告我说:琪琪,咱得减肥了。:)他们替自己的眼睛“痛苦”了。对这类劝告我一向是作耳旁风的,这次却真是不好意思了。朋友们希望我是很美的。我这次是决定减了的。希望见着你的时候,不会让你苦痛,呵呵~~~~~~
  
  家里的那些朋友,一直反映我跟GIGI很是相象。我妈听了,便认定了这个叫梁咏琪的丫头定是个丑至极的。今年过年妈在家看“我的兄弟姐妹”,指着电视说,这闺女真俊呐,我说,这个就是梁咏琪啊。妈听了仰天笑了半天,说,瞧人家那身段!
  减肥啊~~~~~~~~~
  妈又添了一句话以示安慰:嗯,这小演员倒是象你小时候的样子,皮肤也不白,眼睛亮亮的!
作者 :乱飞无数 时间:2002-02-20 18:39:00
  靠
  我还周润发呢!
  
  胖点也好,要胸部有胸部,要屁股有屁股。
  长成梁咏琪那尖屁股的样儿反倒恶心了。
  
  
楼主苏瑛 时间:2002-02-20 18:58:00
  哈哈,是说的样子象。
  呵呵,你毛病真多啊,乱飞。
楼主苏瑛 时间:2002-02-20 18:59:00
  周一点儿也不帅。
  你是白吹了。
作者 :乱飞无数 时间:2002-02-20 22:07:00
  你真忙!
  两天就打这些,很对不起你的打字速度。
  
  
作者 :乱飞无数 时间:2002-02-21 17:57:00
  一切有为法
  如梦幻泡影
  如露亦如电
  当作如是观
  
楼主苏瑛 时间:2002-02-21 18:13:00
  有些东西,是自己都不愿意去回忆的。自己身上有些东西是自己都不喜欢的。现在却不仅要回忆还要写出来。
  但我想说出来给你听。哪怕你瞧了之后会厌烦我。
  好。
  我接着写下去。/
楼主苏瑛 时间:2002-02-21 19:01:00
  我一直认为从小到大的环境尤其是家庭环境会影响乃至决定一个人的性格,然后这个人的性格又决定了他的命运。
  所以想说明白自己,好象必须要先说说自己的家庭了。
楼主苏瑛 时间:2002-02-21 19:16:00
  突然不知道怎么说了。
作者 :乱飞无数 时间:2002-02-22 14:05:00
  苏瑛这丫头片子看起来象极了那傻姑,其实她精着呐!
  
楼主苏瑛 时间:2002-02-22 15:00:00
  啊?你怎么突然蹦出来这么一句?
  让我想起一个人。
楼主苏瑛 时间:2002-02-22 16:35:00
  我爸妈都是非常正直善良的人。正直与善良,是我从他们那里遗传来的最宝贵的东西(说这话有点儿自夸的味道。不过好象也有很多人不把这些东西瞧得多重要了)。当然这一点让我吃了不少苦头,但还不至于让我分不清它的好坏。如果哪天我对这些品质都感到漠然了,那我这人活着跟死了就真没什么区别了。
楼主苏瑛 时间:2002-02-22 16:41:00
  这两天心情忒惨。
  
  先搁着吧。得了空就上来写两句。别的地方,就不去了。
  
作者 :乱飞无数 时间:2002-02-23 12:06:00
  我在看聊天记录,挺好看。
  
楼主苏瑛 时间:2002-02-23 14:34:00
  傻不拉叽的。
楼主苏瑛 时间:2002-02-23 15:09:00
  翠荷残,苍梧坠,千山应瘦,万木皆稀。蜗角名,蝇头利,输与渊明陶陶醉。尽黄菊围绕东篱,良田数顷,黄牛一只,归去来兮。
  
  乱飞,咱们俩一起去垦荒种地吧。
  
楼主苏瑛 时间:2002-02-23 15:56:00
  好。我接着说下去。
  
楼主苏瑛 时间:2002-02-23 16:08:00
  我妈是个非常单纯的人。活到这样大的人了,现在还是时常让我惊诧于她的单纯。我总是说她,反衬得我这样呆的人都世故得不行:)
  
  她活得非常认真。对自己,对别人,对工作。都非常认真。而且很用功。是活到老学到老的典型代表。这方面我是一点儿也没遗传,而且是恰恰相反。我经常带给她失望。
  
作者 :初夏9296 时间:2002-02-23 16:36:00
  佛祖在云头,他不言,我于是看见他的莲花。
  
  青青菩提树,它无言,风掠过迷茫的眼。
  
  我从明镜里看见我疲惫的倦态,脚下,是滚滚红尘。我想拔下一根白发,它也有三千丈了。
  
  佛祖端坐在云头,他不言,于是我的心里是一片迷茫,有雾拢来。
  
  蒹葭又苍苍,白露又为霜。
  
  缺月挂疏桐,我听见断续寒簪。一切都已过去,一切还未发生。
楼主苏瑛 时间:2002-02-23 16:38:00
  初夏偏到这儿来发劳骚:)
  败给你了真。
楼主苏瑛 时间:2002-02-23 16:43:00
  我妈这人做事极有毅力。从她坚持晨跑二十几年不辍,就可以瞧见一斑。只除了下大雨,下雪天她都是坚持早起来跑步的。
  我又是恰恰相反。读书的时候,班主任老师下的评语好话忘了,只记得一句:该生缺乏学习的恒心和毅力。呵呵,还记得我妈夸这老师,“真明白!”
作者 :初夏9296 时间:2002-02-23 16:47:00
  偏要发!:)
作者 :初夏9296 时间:2002-02-23 16:49:00
  我要来灌水。
作者 :初夏9296 时间:2002-02-23 16:50:00
  我灌!!!!
作者 :初夏9296 时间:2002-02-23 16:52:00
  我下了。
楼主苏瑛 时间:2002-02-23 16:55:00
  我妈很端庄。
  在我眼里,她长得也是很好看的。这个,好象也没遗传。
  
  她一生温厚待人。认为人总是好的。我本性还算温良,这一点还不算太离谱。
  
  她对音乐蛮有感觉。现在随便给她个谱子,再别扭的曲儿,她也能照着谱唱出来。我就不行。虽然五音还找得到。
  
  她文字上的功夫也很可以。读书的时候,我的家书是全寝室室友都要过目的。
  
  她的字也好看。很下过功夫练过的。我爸的字也好看。但我的字就不行了。
  我都写不下去了,怎么觉得好处一点儿没遗传的?
  
  
楼主苏瑛 时间:2002-02-23 16:56:00
  啊,初夏你今儿怎么着了这儿可不是灌水区:(
楼主苏瑛 时间:2002-02-23 18:38:00
  我的父亲算是个很有能力的人。也是我目前为止见过的最棒的“当官儿的”。
  后来我无意中瞧见他写的关于企业管理的文章,才知道他的文字也是蛮好的。
  过年过节,他总是主动揽下值班的活儿,让工人回家过节。除夕夜也是一样。而且,我没见过他收礼。有时纵然收下,也是要回礼的。这一点给我很大的影响,决定了我今后跟领导的关系很难搞,因为我见到的领导,都实在的差劲透了,我的性子,又决定了我不是个会拍的。
  他会很多乐器,二胡拉得非常好。小时候要教我,我不学。待得后来,却是想,也没机会了。
  
  他性格非常耿直,眼里揉不得沙子。又是个有能力的。这决定了,他也不好混。
  
楼主苏瑛 时间:2002-02-23 18:52:00
  他是个心肠很热的人。这一禀性,我是完完全全没遗传走眼儿。见了多少不好的东西,摔了多少跟头,还是觉得人都是好的。不少朋友很担心我这一点,说我总是把别人想的跟自己一样。这个没办法,我是想长点儿个心眼的。天性,不是想学就学得来的。不过这一点好象也不是全无好处。因为,我一路上,也碰上了不少跟我一样的傻子朋友。
  小时候,我们那群伙伴都很喜欢他,因为他很可亲,很风趣,而且,要命的是他的篮球打得太棒了,记得我们班男生当时是颇有些崇拜他的。只要球到他手里,罕见有不中的。他运动是很棒的。
  我就不行了,几乎完全没有运动细胞,而且很不会玩儿。我们那伙朋友都纳闷我们这堆人怎么出了个我这样的,因为他们实在都太会玩了。我却连扑克都不会打,搓麻更不会,更别说溜冰游泳玩球什么的了。我都怕人家跟我待时间长了会觉得闷。只有偶尔油起腔滑起调来还能瞧出爹爹那儿风趣的根儿来。
  
作者 :乱飞无数 时间:2002-02-23 21:28:00
  站在人群中间,那么孤单。那是你,狂热的心。
  
楼主苏瑛 时间:2002-02-23 22:06:00
  以后没话说呢,就不要说。净些摸不着头脑的话:)
作者 :初夏9296 时间:2002-02-24 11:41:00
  或许是风中飘来的暗香。
  
  说的是你的文字。还有些味道呢。
作者 :初夏9296 时间:2002-02-24 12:24:00
   你若是那含泪的射手 
       我就是那一只决心不再躲闪的白鸟 
       只等那羽箭破空而来 
       射入我早已碎裂的胸怀 
       你若是这世间唯一唯一能伤我的射手 
       我就是你所有的青春岁月 
       所有不能忘的欢乐和悲愁 
       就好象是最后的一朵云彩 
       隐没在那无限澄蓝的天空 
       那么 让我死在你的手下就好象是 
       终于能死在你的怀中 
         
      
作者 :八面埋伏 时间:2002-02-24 17:24:00
  一上来就在看,偏生在想发言的时候非法了:(
作者 :八面埋伏 时间:2002-02-24 17:25:00
  再上想说点什么又好象忘了,因为光顾了着急。
作者 :八面埋伏 时间:2002-02-24 17:32:00
  苏瑛这名字让我想起武侠小说里某个女主角,但这文字却让我脑海里浮现这样的画面:昏黄的灯光下,一个老奶奶戴着花镜在翻着相册微笑。
  可,苏瑛肯定还是个小姑娘。
作者 :八面埋伏 时间:2002-02-24 17:36:00
  不罗嗦了,等着继续看吧。
作者 :乱飞无数 时间:2002-02-24 17:50:00
  我想的是一个武侠片--《断刀客》里的那个女主角。
楼主苏瑛 时间:2002-02-24 21:36:00
  八面:
  苏樱是我最喜欢的女生啊:)
  
  乱飞说的片子没瞧过,不晓得又在骂我什么了。
楼主苏瑛 时间:2002-02-24 23:10:00
  我在想幼儿园时代发生过什么故事,想不起来了。
  我记性一向很差。
  
  记得小朋友们一起跳舞的时候,跟我拉手的那个男生非常俊秀。后来是我小学的同班同学。去年,出车祸死了。我一直认为他是我们那伙男生中最帅的。我想,我们都是这样认为的吧。
  
  还记得小时候得腮腺炎,我们那儿方言叫“榨菜”,嘿嘿,反正就是这样发音的,不晓得是哪两个字,“炸腮”?“炸了菜啦”?:)我们这伙儿一起在幼儿园里混,所以有一个得了,大家就个个不能幸免地传染上了。那时候大家脸上都呼着一块儿大膏药,现在想想很是有趣儿。当时把我们这群得了病的小孩儿隔离在卫生所的特殊病房里,记得是一个很漂亮的姐姐看着我们,还给我们出题做,给我们讲故事。当时有个各方面都挺邋遢的男生不会削铅笔,老师帮他削好了,他一按就断,然后削好了,又断,如此这般连续数次,直到一枝长铅笔短到小手握不住。这个男生后来居然非常出息,读了美术学院,画得一手好画。后来我看着他的画,看着他桌上一大把的铅笔,便想起小时候削铅笔的事儿。他现在人高马大的,已经是很利索的小伙子了。
  有时候我就想,男孩子的成长,就是一夜之间的事吧?
作者 :初夏9296 时间:2002-02-24 23:22:00
  青春一夜之间就被杀害。
楼主苏瑛 时间:2002-02-24 23:33:00
  今晚上又喝酒了。白兰地。真烈。
  前天晚上跟一根本不熟的网友去喝酒,只因我一句:心情不爽,想喝酒了。他说好,然后带了瓶尖庄,开车过来。还没我能喝。临走的时候,嘴里念叨,你真厉害。我心里想,嗯,他是不会再见我第二回了。嘿嘿~~~~~~
  
  我爸很能喝。而且喝多了就发酒疯。这样可以叫做酗酒。不过还不至于象张楚歌里头唱的那样。
  我从小身受其害,所以一直厌恶男人能喝酒。
  我没想到,长大后,我自己也是能喝的。而且,有时候,觉得酒真是个好东西。
  
作者 :乱飞无数 时间:2002-02-25 10:18:00
  别喝
  
楼主苏瑛 时间:2002-02-25 13:55:00
   这个冬天雪还不下
    站在路上眼睛不眨
    我的心跳还很温柔
    你该表扬我说
    今天很听话
    我的衣服有些大了
    你说我看起来挺嘎
    我知道
    我站在人群里挺傻
    我的爹他
    总在喝酒是个混球
    在死之前
    他不会再伤心
    不再动拳头
    他坐在楼梯上面
    已经苍老
    已不是对手
    感到要被欺骗之前
    自己总是做不伟大
    听不到他们说什么
    只是想
    人要孤单容易尴尬
    面对我前面的人群
    我得穿过而且潇洒
    我知道
    你在旁边看着挺假
    姐姐我看见
    你眼里的泪水
    你想忘掉那污辱
    你的男人到底是谁
    他们告诉我女人
    很温柔很爱流泪
    说这很美
    哦姐姐我想回家
    牵着我的手
    我有些困了
    哦姐姐带我回家
    牵着我的手
    你不用害怕
    我的爹他
    总在喝酒是个混球
    在死之前
    他不会再伤心
    不再动拳头
    他坐在楼梯上面
    已经苍老
    已不是对手
    哦姐姐我想回家
    牵着我的手
    我有些困了
    哦姐姐我想回家
    牵着我的手哇你不用害怕
    哦姐姐带我回家
    牵着我的手哇
    你不用害怕
    哦姐姐我想回家
    牵着我的手
    我有些困了
楼主苏瑛 时间:2002-02-25 13:57:00
  这是我最喜欢的歌。只因这首歌,在我心里,别的歌手都不能跟张楚相提并论。
楼主苏瑛 时间:2002-02-25 21:25:00
  你坐在我对面 看起来那么端庄
  我想我应该也很善良
  我打了个哈欠
  也就没能压抑住我的欲望
  这时候我看见街上的阳光很明亮
  
  刚好这时候你没有什么主张
  刚好这时候你还正喜欢幻想
  刚好这时候我还有一点主张
  我想找个人一起幻想
  
  我说我爱你 你就满足了
  你搂着我 我就很安详
  你说这城市很脏 我觉得你挺有思想
  你说我们的爱情不朽
  我看着你 就信了
  
  我躺在我们的床上
  床单很白 我看见我们的城市
  城市很脏 我想着我们的爱情
  它不朽 它上面的灰尘一定会很厚
  
   我明天早晨打算离开
   即使你已经扒光了我的衣裳
   你早晨起来死在这床上
   即使街上的人还很坚强
楼主苏瑛 时间:2002-02-25 21:26:00
  你坐在我对面 看起来那么端庄
  我想我应该也很善良
  我打了个哈欠
  也就没能压抑住我的欲望
  这时候我看见街上的阳光很明亮
  
  刚好这时候你没有什么主张
  刚好这时候你还正喜欢幻想
  刚好这时候我还有一点主张
  我想找个人一起幻想
  
  我说我爱你 你就满足了
  你搂着我 我就很安详
  你说这城市很脏 我觉得你挺有思想
  你说我们的爱情不朽
  我看着你 就信了
  
  我躺在我们的床上
  床单很白 我看见我们的城市
  城市很脏 我想着我们的爱情
  它不朽 它上面的灰尘一定会很厚
  
   我明天早晨打算离开
   即使你已经扒光了我的衣裳
   你早晨起来死在这床上
   即使街上的人还很坚强
楼主苏瑛 时间:2002-02-25 21:27:00
  
  
  阳光下我的脸突然被什么亲吻
  这温暖的感受差点儿送了我的命
  这种行为我总也没想去多加小心
  妈妈又在叫我快回家吃饭了
  我不饿可再也吃不饱
  腐朽的很容易消化掉
  新鲜的又没什么味道
  
  和很多人飞舞在街上心里空旷
  他们不问我来路我们想法一样
  就是飞来停下飞走再飞一趟
  我女朋友说你快回来我在爱你
  
   这爱象糖桨粘住了翅膀
   让我没了力量等着受伤
   让恨堵在心里堵得慌
  
  最俗气的那件衣服是我最漂亮的翅膀
  温度和地方越来越适合我们头脑发胖
  我最讨厌的玩意儿是我最高级的营养
  它让我长出愤怒也不会长出伤心失望
  一声声巴掌在我眼前耳边不断呼响
  这给生活带来节奏却不能使我想要躲藏
  别亲吻我 这让我羞心里惊慌
  我在飞在被拍死在飞往纱窗的路上
  
  别亲吻我 这让我羞心里惊慌
  我在飞在被拍死在飞往纱窗的路上
  
   
   
  
楼主苏瑛 时间:2002-02-25 21:32:00
  这世界是个摇篮它一直都在动摇
  这动荡让我们平静就可以睡觉
  在里面我们成长发育得很好
  这时候不知道它怎么突然停了
  我的身体也只好变得麻木萧条
  我的心却开始活蹦乱跳
  那里面有点儿东西在慢慢长大
  它想这身体还可以改造
  
   我的身体只好对心灵撒谎
   这谎言象爱情来得迅猛匆忙
   它让心灵感到火热而紧张
   就象这世界装作发展动荡
  
   其实这世界不过是我家
   墙里面只是些生活和勾当
   我已经找到了厕所和床
   哪里危险哪里可以放荡
  
  身体已经舒畅 心还要幻想
  幻想让眼里满是欲望
  身体只在舒畅 心却无法反抗
  反抗这谎言就是背叛那梦想
  
  我目光慈祥 心不再想
  让里面的东西慢慢死亡
  我闭紧嘴唇 开始歌唱
  这歌声无聊 可是辉煌
  
   
   
  
楼主苏瑛 时间:2002-02-25 21:34:00
  
  
  这个夏天我被天上的太阳晒成漆黑
  城市在用旧的眼里褪掉了颜色
  就在街上
  碰到一个富人朋友阴沉着脸
  让我很惭愧
  还是在这条街上
  碰到一个穷人朋友他也阴沉着脸
  喔 让我抬不起头来
  喔 让我抬不起头来喔 让我抬不起头来
  
  我一双干净的手和着可以搓出泥来
  我就知道那是我已经在街上呆得太久
  我可以回去用肥皂把手再洗干净
  可我不能去找个姑娘来洗净头脑
  姑娘 不该是肥皂
  姑娘 不该是肥皂
  姑娘 不该是肥皂姑娘 不该是肥皂 姑娘 不该是肥皂
  
  这个夏天我被天上的太阳晒成漆黑
  睁不开眼只能回到内心左右看看已经干枯
  街上依然是那么明亮那么富丽堂皇
  最后我决定穿上我最干净的衣服回到街上
  和大伙儿去乘凉 和大伙儿去乘凉
  和大伙儿去乘凉 和大伙儿去乘凉
  和大伙儿去乘凉 和大伙儿去乘凉
楼主苏瑛 时间:2002-02-25 21:36:00
  
  
  这是一个恋爱的季节
  空气里都是情侣的味道
  孤独的人是可耻的
  这是一个恋爱的季节
  大家应该互相微笑
  搂搂抱抱 这样最好
  
  我喜欢鲜花 城市里应该有鲜花
  即使被人摘掉 鲜花也应该长出来
  
  这是一个恋爱的季节
  大家应该相互交好
  孤独的人是可耻的
  生命象鲜花一样绽开
  我们不能让自己枯萎
  没有选择 我们必须相爱
  
  鲜花的爱情是随风飘散
  随风飘散随风飘散
  他们并不寻找并不依靠
  非常地骄傲
  
  孤独的人 他们想象鲜花一样美丽
  一朵骄傲的心风中飞舞跌落人们脚下
  可耻的心 他们反对生命反对无聊
  为了美丽在风中在人们眼中变得枯萎
楼主苏瑛 时间:2002-02-25 21:38:00
  
  
   没人知道我们去哪儿
   你要寂寞就来参加
   你还年轻 他们老了
   你想表现自己吧
  
  太阳照到你的肩上
  露出你腼腆的脸庞
  你还新鲜 他们熟了
  你担扰你的童贞吧
  
  青春含在你的眼睛
  幸福写在我背上
  尽管不能心花怒放
  嘿 嘿 嘿 别沮丧
  就当我们只是去送葬
  
   我们穿着新棉袄
   天空树林和沙洲
   挺起了胸膛向前走
  
  挺起了胸膛向前走
  嘿 嘿 嘿 别害臊
  前面是光明的大道
   
   
  
楼主苏瑛 时间:2002-02-25 21:39:00
  车上没有什么可以让人能认识的人
  不能往下混现在连自己看自己都看不清
  车上没有什么可以让人能认识的人
  以为 以为
  五毛车票揉皱了心都会累 走了有多远
  汽车在天空 商店和人群中走得很平衡
  五毛车票揉皱了心都会累 走了有多远
  以为
  和一个女孩过五年时间的生活能有多好
  和一个女孩过五年时间的生活能有多好
  依喂
  
楼主苏瑛 时间:2002-02-25 21:42:00
  *走出城市 空空荡荡
   大路朝天 各走一边
   眼里没谁 一片光亮
   双腿夹着灵魂 赶路匆忙忙
  
  烟消云散 和平景象
  灰飞烟灭 全是思想
  叫时不叫 都太荒唐
  疼痛苦促如死 道路漫长
  
  天不怨老 地长出欲望
  麦子还在对着太阳生长
  天空的飞鸟总让我张望
  它只感到冷暖没有重量
  
  耿耿于怀 开始膨胀
  长出尾巴 一样飞翔
  眼泪温暖 天气在凉
  归宿是否是你的目光
  
  我没法再像个农民那样善良
  只是麦子还在对着太阳愤怒生长
  在没有方向的风中开始跳舞吧
  或者紧紧鞋带听远处歌唱
  在没有方向的风中开始跳舞吧
  或者紧紧鞋带听远处歌唱
  
  在没有方向的风中开始跳舞吧
  或者紧紧鞋带听远处歌唱
  
  
  
楼主苏瑛 时间:2002-02-25 21:43:00
  在空旷的星河下想你
  那个在风里游移的光影是你
  在晚风吹起发稍的时候
  只留下一个消瘦的是你
  在地平线上飘过的太阳车
  满车是我的怅惘
  你要奔去何方
  再载我的一片痴心妄想
  燃不尽的西边残云
  焚化了最后一张笑颜
  那个不再回首背景
  拖过一道玻璃大墙
  在你走来的那一天
  一只梦里的流萤
  在捕捉你的眼光
楼主苏瑛 时间:2002-02-25 21:44:00
  真想结婚了。
  真想。
作者 :乱飞无数 时间:2002-02-25 21:55:00
  结吧
  款爷很多
  别忘了借钱给我就成
  
楼主苏瑛 时间:2002-02-25 22:10:00
  年年岁岁花相似
  岁岁年年人不同
  
  人不同。
楼主苏瑛 时间:2002-02-27 19:56:00
  本来不想继续写下去了的,今儿等你你不来,那我就再接着灌。
楼主苏瑛 时间:2002-02-27 20:32:00
  嗯。前面说到幼儿园的时候。
  真不记得有什么值得一说的事了:)
  
  十八岁那年的暑假,打水的时候碰到一个老太太,我瞧着她极眼生。她紧盯着我,问,是琪琪吧?我呆了呆,说,是啊。原来是我幼儿园时的老师。她说,小孩子都长这么大了!琪琪那时候可聪明啦,老师教你们唱歌,别的小朋友学好几遍才会,你只听一遍就唱得很好了。我傻乎乎地听着,心想,那时候我不象现在这样傻的?她接着说,嗯,你今年应该是……十八岁了吧?我听了真是满心的感动。老师,居然还能算出我的年纪来!可我连老师的样子,都陌生得很。
楼主苏瑛 时间:2002-02-27 21:06:00
  记忆中,读小学的时候是最最开心的。
  前面也说到了,我的记性一向极差,几乎记不住什么事情。但我小学时的同桌却是个记忆力超群的,极琐细的事她也记得四清八楚。现在大家坐在一起回忆小时候的顽皮往事,她是津津乐道的主力军,我经常在一旁听得哈哈大笑,然后问,这是谁闹出来的故事儿啊,他们便一起冲我翻白眼,异口同声地说,自己做的事都不记得!
  可我分明记得我小时候是很呆的。:)
  
  不过那时候成绩很好。小时候靠点儿个小聪明就能混个好成绩吧。
  
  我们班公认的最聪明的同学,现在在工资都开不出的厂子里头当工人。就因为他太聪明了。聪明的孩子在小时候如果引导不好,他的聪明没处发泄,就很容易走歪路。
  他确实非常聪明。漫画油画都画得漂亮,电脑玩得也很溜,吉它也弹得非常棒。关键是,这些东西都是他自己摸索着自学的。我颇荣幸,作为他每次作曲后的第一个听众。
  
  我想小时候我妈是盼着我长大后做数学家的,因为她好象只在乎我的数学成绩,而且我的数学成绩一向也很好。记得奥林匹克竞赛还拿过奖的。我小学时的数学老师,直到我大学毕业,还以为我读的是数学系:)
作者 :初夏9296 时间:2002-03-01 12:50:00
  晕!~~~~~
  
  我运行在轨道上
  学着颠簸的步
  我顺便把心掏出了看看
  它还在砰砰叫
  
  用往事遮闭了开放的闲言
  用泥巴糊住欲望的眼
  我杀死了一片思想
  思想就去泼黑了天空
  
  年后的季节是暧昧的春
  田野里疯长的野草也曾燃烧
  一岁一枯荣
  暗淡了心的涌潮
作者 :初夏9296 时间:2002-03-01 12:52:00
  学会回忆是年老的表现。
作者 :八面埋伏 时间:2002-03-01 13:35:00
  再进来看看有什么新东西了。
楼主苏瑛 时间:2002-03-01 14:11:00
   http://ftp.pdsinfo.ha.cn/music/laolang/11.mp3
  
  听听。
  
作者 :初夏9296 时间:2002-03-01 14:26:00
  象你的心情?
楼主苏瑛 时间:2002-03-01 14:26:00
  说了世上一无牵挂为何有悲喜,
  说了朋友相交如水为何重别离,
  说了少年笑看将来为何常回忆,
  说了青春一去无悔为何还哭泣。
楼主苏瑛 时间:2002-03-01 14:39:00
  艾敬的,那天。
  弹吉它的时候常弹起。
  我唱得很好。这首歌。
楼主苏瑛 时间:2002-03-01 14:57:00
  我只能一再
  让你相信我
  那曾经爱过你的人
  那就是我
  
  在远远的离开你
  离开喧嚣的人群
  我请你做一个
  流浪歌手的情人
  
  我只能一再
  让你相信我
  总是有人牵着我的手
  让我跟你走
  
  在你身后
  人们传说中
  那苍凉的远方
  你和你的爱情
  在四季传唱.
  
  我恨我不能交给爱人的生命
  我恨我不能带来幸福的旋律
  我只能给你一间小小的阁楼
  一扇朝北的窗
  让你望见星斗
楼主苏瑛 时间:2002-03-01 14:57:00
  我只能一再
  让你相信我
  那曾经爱过你的人
  那就是我
  
  在远远的离开你
  离开喧嚣的人群
  我请你做一个
  流浪歌手的情人
  
  我只能一再
  让你相信我
  总是有人牵着我的手
  让我跟你走
  
  在你身后
  人们传说中
  那苍凉的远方
  你和你的爱情
  在四季传唱.
  
  我恨我不能交给爱人的生命
  我恨我不能带来幸福的旋律
  我只能给你一间小小的阁楼
  一扇朝北的窗
  让你望见星斗
楼主苏瑛 时间:2002-03-01 15:00:00
  现在,我的床边,就是扇朝北的窗。
  只是到了晚上,只瞧得见霓虹。
楼主苏瑛 时间:2002-03-01 15:37:00
  初夏,你的诗真酷~~~~~~
  俺看不懂~~~~~~~
楼主苏瑛 时间:2002-03-01 15:47:00
  过年在家收拾东西,翻出中学时的口琴。试了试音,发了会儿呆,顺手塞到书包里了。
  
  昨晚翻出来。试着吹那首“七月”,很多音都找不准了。
  口琴这东西,好象只是属于少年时代的。
  现在听着这单纯又悠扬的声音,只觉得奢侈。
  觉得自己好象突然变小了,又回到那懵懂时代了。:)
  
  我一直觉得,口琴的声音,是非常非常悠扬的。
楼主苏瑛 时间:2002-03-01 15:52:00
  同住的朋友瞧见我的口琴,说,哟,你还会这玩意儿啊~~
  我只觉得憋得慌,没好气地说,我会的玩意儿多着呐!
  
  我现在给人感觉也很颓废无志么?
  
  那会儿,我可是有思想有志向的青年。
楼主苏瑛 时间:2002-03-01 17:08:00
  为你,我用了半年的积蓄飘洋过海的来看你
  为了这次相聚,我连见面时的呼吸都曾反复练习
  言语从来没能将我的情意表达千万分之一
  为了这个遗憾,我在夜里想了又想不肯睡去
  记忆它总是慢慢的累积,在我心中无法抹去
  为了你的承诺,我在最绝望的时候都忍着不哭泣
  陌生的城市啊!熟悉的角落里
  也曾彼此安慰,也曾相拥叹息
  不管将会面对什么样的结局
  在漫天风沙里望着你远去,我竟悲伤得不能自己
  多盼能送君千里直到山穷水尽,一生和你相依
  
  
楼主苏瑛 时间:2002-03-01 17:16:00
  以前从没有人说过我的声音象娃娃。
  不晓得你是怎么听的。
  你是第一个,乱飞。
  
  
楼主苏瑛 时间:2002-03-01 17:36:00
  是过客的我,和过客的你,在编织回忆
  如只愿分离,不愿意忘记,总算不容易
  曾经过沧海,不需要山盟,还是相聚一起
  不要说过去,不要问将来,此刻终将回忆
  
楼主苏瑛 时间:2002-03-01 17:47:00
  刚才回宿舍。正在开门的时候屋里的电话响。
  心里慌慌的。耳朵里响的象极他的声音。说不出话来。
  不是他。
  放下电话。心一直悬着。放不下来。
  真想哭。还哭不出来。
楼主苏瑛 时间:2002-03-01 18:01:00
  也许一切都不曾发生
  不过是旧路引起我的错觉
  即使一切都已发生过
  我也习惯了不再流泪
举报 | 收藏 | 100楼 | 打赏 | 评论
上页123下页 到页 确定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