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岁月留痕][岁月留痕]十三

楼主:inirvana 时间:2007-02-03 15:17:03 点击:561 回复:4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让那些在欢乐中腐烂的人们迅速死去,而让应该成长的孩子得到成长.
   这一天将会到来,他们将用我的诗作为孩子的名字.
                       ----马雅可夫斯基
  
     一个小飞虫,被我压在了玻璃板下,不知是我故意压它在那里的,还是它不小心飞到那儿,却被我不经意间压在那里永远飞不出去了.至今还始终保持着张开翅膀正要飞翔的姿势.
    它很小,要仔细看才能看见.淡褐色的,和灰尘一样.
    我却常常想起它,看着它.想象它正要飞起时却被一个透明东西压扁时的绝望,巨大的悲凉.
    那时开始明白希望总是让人眷恋的东西.同时也意味着丧失,愿望或者抵抗.
   
    我知道有很多事情并不能把握.有时心情会长时间变的郁闷,就像西安那年冬天始终阴霾,却从不下雪的天气.满天挂着白色.
   
    直到有一天在论坛上看到一篇文章.结尾处写着一句话:`泪是水,血才是美。’ 突然觉得心里被结实的踩了一下.很清晰、沉重的痛。我关了电脑,坐在桌前开始发愣。
    她叫十三。十三是我的生日。这是我对她说的第一句话。她说她也是。然后彼此微笑。我们就这样相识了
    
    于是那年阴郁无雪的冬季,开始有她陪我渡过。她在为一家杂志社写文章,工作一般都在家里进行。我常常去她那,她做吃的东西给我。比我大四岁的单身女子。
    那年冬天我们在寒风中,抱着一捧刚炒出锅的毛栗子在马路上疯跑。在冻结的大地上数着树上仅存的枯黄的叶子,只有它还记得深秋的伤感。我们在城市天桥上仰身看着黑夜里灯光绚烂的无止尽的车流,开始感觉到生命的脆弱与渺小。
   
    她叫我宝贝,我说我像你的孩子。她高兴的笑着笑着说是的是的。你是我的孩子。我们是相通的。我说为什么呢?她说:因为我的思考都通过那微弱的脉搏传递给你,然后你就感觉到了。---你是我前世手腕上的一块玉。
    我被这话迷住了。
    
    十三让我记得最清楚的恐怕就是那双眼睛了吧,她的眼睛不大,黑眼球多,白眼仁少。很有神。看别人肆无忌惮的。心理学上说,拥有肆意目光,当对方察觉时也不躲避,这样的人心中藏着秘密。
    十三告诉我,她有间歇性的精神分裂,需要住疗养院治疗。而她对那坐白色监狱充满了恐惧。这已经是她第三次从那儿逃出来了。远离了家人,来到西安。
    我想,她是有些不通常的。比如那些纠缠着她的可怕的梦境,和那些可以感觉到的生命里暗无底洞的缺憾。
  
    其实她没那么爱笑的,有时我们走在街上,对着陌生人。我会不经意看见她的眼睛。那时她的眼睛是木然的,像个盲女。很少有反映,笑容牵强。眼里盛满忧伤和提防。让人一眼就能看出她的异样。 但只要一回到家,她就开始变的安详。我们坐在地上,她会看着我笑,说着各种不着边际的话。
    
    我问她,你怎么逃出来的。她开始笑。她说她告诉医生她去称体重,然后就从那旁边的男厕所翻墙出去。走在街上,穿着蓝条衣服,路上的行人都看她,她还在想着刚称的43公斤。
  
    我说:亲爱的,生命原本虚无。丧失是生命的底色。她微笑说:我知道我终将一无所有。
     我坐在地上,盖着厚厚的毯子,半歪着身子听她讲切•格瓦拉的故事。 她对我说那个满脸长着大胡子的男人是个真正的英雄。有着坚强的信念和不屈的理想,却也拥有着孩子般天真调皮的目光。
  
    她说她的男友也是有着一脸串脸胡的年轻男人。这是我第一次听她提起这个人。
    
    她帮我把毯子裹的更紧了。
    
    不久后我知道她七岁那年父母离异,父亲去了国外,听说赚了些钱。母亲是个漂亮的女人。继父对她很凶。十七岁时,孤身一人去澳大利亚找父亲,可他不认她。后来知道他在那边贩毒,一年后在一次交易中被警方当场击毙 。
    
    大学毕业时,她的男友得了脑瘤。她们谈了六年。手术使他成了植物人。她在家中给他施行了安乐死。
    她开始彻底绝望。
    医生诊断出她有间歇性的精神分裂,有时会控制不住自己的行为。她被关进了精神病院。
  
    我们还像以前那样,我像她的孩子。她会很怜惜的看着我,问我以后想去哪上学。我说想去北京,那是我喜欢的城市。她说为什么不在西安呢?我一时想不出来,挤出一句:西安空气污浊。她微笑,说:我喜欢西安。因为它漫天的灰尘,无所归依。我没有说话。
  
    我知道对这个生活的十八年的城市充满爱恋,却从未留恋。可为什么呢?我是个悲观的人,知道许多事情并不能把握。有种告别的倾向。如果不能把握,那就在心中完整的东西破碎前离开。---因为无力承担。
  
    第二年的春天,十三带着我去踏青。我们走在山野里,看着漫山的野花。雀跃的像两个孩子,手拉着手在原野里奔跑。停下来时喘不过气,红着脸看着彼此微笑。我拉着她苍白,瘦弱的手。突然觉得心里有些许疼痛。
    
    她告诉我她爱的是月夜下山花漫野的烂漫,和暗黑下流水脉脉的温柔。
    当黑色的天扣下来,满心悲凉。却知道有些东西依然在生长、流淌。这是巨大的安慰。
  
    三个月之后,她终于被家人找到。带回了上海。上车之前她亲着我的额头说,我爱你,宝贝。所以我会离开你。我们是相通的,我怕你会和我一样。我经历过,我知道痛苦。我抬头看见她眼里的泪水。天是空的。
    
    想起那个十几年前在山海关卧轨的诗人说过的话:“天空一无所有,为何给我安慰”我知道他隐忍的痛苦很内心深入不可告人的酸楚,没有勇气拿来示人。只能随他长埋于黄土。
   
  
    后来的日子常常收到十三的信。不长不短的一些文字。没有地址,她不让我回信给她。直到我去了北京,在那里开始我的大学。
    我没有办法告诉她我的地址。因为想省钱,也因为不愿和父母呆在一起,虽然我爱他们,舍弃不掉的情感。我很少回家,就这样一个人过完了大学四年。
    毕业时回到家,看见桌子上十三写来的未拆封的信。发现自己竟如此想她。想着想着就掉下泪来。一封封的拆开看:
  
  99年二月十四
    宝贝。想你了。今天是新年,我在这里看焰火。很美,像幻觉一样。看着看着就想起了你,哭了。
    每次发作,都会让我想到死亡。无可摆脱的悲凉。
    记得我爱你。
  
  99年六月二十三
    宝贝,那天我梦见他了。他捂着我的眼睛让我猜他是谁。天知道我多熟悉那双手啊。每一条纹路我都在心里默数过。他竟让我猜他是谁。那个坏蛋。我抓住他的手,反身抱住他。嘿嘿----
     我沉浸在里面了,多希望永远和他一起啊。可当我睁开眼睛看到空荡荡的病房和铁架子床,我真难受的想去死啊。我想告诉别人,可他们没人听我说。我只能写信给你了。宝贝。你明白么?我知道你一定能理解的。我们是相通的。
    我爱你。亲爱的。
  
  99年十二月四日
    宝贝。我们这儿下雪了。我很高兴。可当我快快乐乐的去花坛那玩雪时,三四个护士却让我回去吃药。我多想玩一会啊。我已经好久没有见过它了。我哭着喊着,不肯回去。可是最后还是被他们抬回了病房。我很难过。我发现厕所的下水管道
作者 :天涯路江上客 时间:2007-02-05 15:27:00
  看样子我可以待续?
楼主inirvana 时间:2007-02-06 13:25:00
  我发现厕所的下水管道很结实。
  
  2000年九月二十一日
  宝贝,我想去看他了,很想。我一梦到他,就会把这梦当作我的宝藏。拼命的想起每一个细节,把整个气氛都吸进胸膛。作为入梦的营养,这样我就可以无休止的梦到他了。无论醒着,还是睡着。
  
  
  2000年十二月十三日
  今天是我的生日,我想让他们送我一双丝袜。我说我应该漂漂亮亮的过我的二十六岁。求了他们一天,他们答应了。厕所的下水管道很结实。丝袜也很结实。今天是我的生日。我想去看他了和他在一起,一分一秒都不想再等。我多迫不及待的要见到他啊。
  记得我爱你。
  
    
  
    这是十三给我的最后一封信。是前年了。我把信放在胸膛上,没有温度的冰凉。不知她现在怎么样。
   
    后来父亲告诉我,有一个男孩常常打电话来。而我从未回家。
  我拨通了他的电话,他让父亲转交给我的。他告诉我他是十三的弟弟,那一刻我感受到了死亡。
    他说,他的姐姐两年前生日那天去世了。遗书上有我的名字。她让他告诉我。
    他说,她是自缢死的,在疗养院的厕所里。死的时候很美,丝袜把她的脸勒的很白。嘴角泛着笑意。
    
    我知道早晚有这么一天,只是来的有些突然。
  
    我想去那个她曾在西安住过的房子看看。房东说,因为地处偏僻,自从十三租住过以后就没有人再住过。我进去,扑来满脸灰尘。它们也如此寂寞。家具还在,因为走时的匆忙,除了衣物,几乎什么都没有带走。房东也以为那个沉默的姑娘还会回来,就从未动过。我摸着桌上厚厚的灰尘,细腻的像十三苍白的手。终于哭出了声。
  
    我相信灰尘也有生活的,它们在风中恋爱,在空气中抚摩。它们在很多地方找我。
  
     我躺在那张床上,闭着眼睛想十三曾带给我的那些日子。记忆已变成片段,却还依然温暖。握不住的手心里,有我太多太多的怀念。
    
     临走时房东问我,以前住在这里的那个女孩怎么样了?
    
     我告诉他:那个女子死于心碎。溶进着漫天灰尘中。里面包含着死亡也不能将之化解的悲伤。
  
楼主inirvana 时间:2020-07-27 09:07:48
  1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