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红笺小字]回家是客

楼主:忧然一笑 时间:2003-10-12 13:01:40 点击:371 回复:6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作者:忧然一笑 提交日期:2003-10-06 00:35:31
  
    这两年在家的时间越来越少,对家的渴念也是越来越强烈。回家,是盼了很久的。和母亲在一起总是很幸福的。可现在回家,心里却总是挥不去这句话:回家是客。因为远离,所以陌生了。因为久别,所以客气了。
    
    三十号晚上,在饱受福州的塞车之苦后,我,父亲,弟弟,弟弟的女朋友以及叔叔一家三口上了往惠安方向的高速路。到达惠安时已是夜里一点多了。
    因为是午夜时分,惠安的街上特别静,商店大多关门了。于是我注意到惠安街头的路灯更漂亮了,路也更宽了。
    把叔叔一家“卸”在一个姑姑家,我们继续往家里赶。路上经过一个村庄的时候,弟弟竟然摁了喇叭。正要提醒他别扰民,注意到前方不远处有好几个骑着自行车的人一字排开。及至近了,才看清楚是十来个停工归家的女子,这会儿正披星戴月往家赶呢。心里有一丝不忍,觉着这些女子实在是太辛苦。但旋即又自嘲地苦笑了,从小认识的邻居们不也是这样的生活着的吗?为什么这会儿竟有陌生的感觉了?
    
    把车停在村口干妈家的院子里(因为那车开不进村),我们一行四人步行穿过村子。这儿和夜生活丰富多彩的福州有着强烈的对比,整个村子都在熟睡,看不到一个亮着灯的窗户。路边的蛙声蝉鸣不绝于耳。熟悉的味道熟悉的声音。天上看不见月亮,但晴澈的夜空星光烁烁,我们就借助着这星辉凭着记忆走在曲折坑洼的小路上。高跟鞋深一脚浅一脚地摸索着,有点滑稽我觉着。走着走着觉着不大对劲,周遭似乎热闹起来了。原来一村子的狗狗都被我们扰醒了在狂吠不止。
    到家,饿,找了两快陷饼骗骗肚子,洗刷,换睡衣。原想挤母亲的被窝的,无奈被指派和弟弟的女朋友合睡一铺,郁闷了先。
  
   一早睁开眼,天已堂堂亮。外头家人已忙开了。难得不催我起床呢。吃过早饭,就出门去县城好朋友的家里。父母都没反对意见,更是难得呢。
    白天可以更清楚地看到家乡的变化了。借着旅游节的契机,惠安是狠狠地修了一把路的。我们的车经过的那条路我不知道是什么路名,新的,很宽,路边还有许多石雕,路灯也是很气派的。新的住宅区又多了许多,当然农田是越来越少了。
    车子经过母校门口,看得出来母校变化是蛮大的,新校门和教学楼甚是气派,但却这么多年来第一次没有了想要走进去看看的欲望。或者因为新而陌生了?莫名地,有种剪断脐带的感觉。(想起来这是自高中毕业以来我第一次回家没有打电话给高中班主任!)
    不想让太多朋友知道我回来了(否则就没几顿饭在家吃了),只是约了两个好朋友,高中死党。聊了一会儿天,拉了她们陪我去理发,狠狠心把快及腰的长发剪了个不长不短。理完发后已是下午一点多,被她们说服吃完午饭再回家。想起惠安的特色小吃,海砺饼,忍不住央着朋友和我一块吃。可我只坚持要一块。好东西不能吃太多,不然就不会想念了。
    原本想敲诈“清汤面”为我们认识十年下厨的,无奈她坚决不肯。于是在另一位朋友的建议下,选了路边的一家小店吃牛肉面。我是属于很好养的那种人,只要不是我自己做的饭菜,只要不是我们以前大学食堂里的饭菜,都是很好吃的。又兴许是和好朋友在一起吧,那牛肉面我就觉着特香,一大碗吃了个底朝天。很是过瘾!
    另外,和另一个朋友有个很大的发现:惠安真的好小,穿过中新花园就到了县政府的那条路。小时候不是这样感觉的。那时认为县城很大很有看头的。可现在,我已很少在这里买东西了,甚至送给妹妹的衣服也都在福州买了带回去。
楼主忧然一笑 时间:2003-10-12 13:03:00
  回到家,心里还盘算着怎么和老爸解释没回家吃午饭,竟然没人把这当回事。要是以前,他会唠叨好一会儿呢。
    母亲似乎也更和气(客气?)了。没再逼着我学做菜,我也乐得在家的两天没下过厨房。晚饭桌上劝我们吃菜时也不会象以前那样摊派了。知道我们喜欢吃她包的粽子,又张罗着包粽子让我们带回福州。
    
    现如今晚饭桌上总少不了这样模式的对话了:
    母亲:某某家出了什么事了。
    我:某某是谁啊?
    母亲:就是那个谁谁的丈夫啊。
    我:那个谁谁又是谁啊?
    母亲:就是XX的娘啊。
    我:XX?
    母亲:就是小名YY的。
    我:全村的孩子都叫那小名的!
    母亲:他们家在ZZ的隔壁。
    我:ZZ?不认识!
    母亲还想接着引导我,可我选择放弃!
    
  
  家,我最喜欢的就是院子了。很宽敞,东边有一口水井,井边母亲种了几株丝瓜和南瓜。丝瓜这季节正当多产,往年这时候该是瓜藤满架了。我最喜欢傍晚或晚上在瓜藤下做事,洗衣服,洗碗,凉爽惬意。可今年它们似乎不太给面子。瓜藤不好好往架子上爬,竟然都趴沙堆上了,很是杀风景。更伤心的是,去年因为多产让母亲妹妹吃怕了的丝瓜这会儿竟然只能看见可怜兮兮的几个严重营养不良瘦不拉叽的小瓜。自家种的瓜是要比市场上买的要甜些的, 更好吃,这回是没口服了:(
    
    我家屋前屋后各有一个水塘。小时候是有许多抓鱼捞田螺放鸭子的经历的,可好几年前我就知道屋后的那个水塘已经没鱼了,但总还能看见邻居放养的鸭子。而这会儿,似乎连这景象也很奢侈了。站在塘边,可以看见水很浅很浅。不是水位低,而是水塘底已经被废弃垃圾垫高了。鸭子在那水里游,怕是肚子要擦着底儿了。那水自然也是脏的很,只是还好没有发臭。
    屋前的水塘是有很多鱼的,有人放养的,虽然只是把鱼苗投进去用不着喂饲料操不了多少心,但也是向全村人宣告这塘里的所有鱼已经归私人所有。
  
   那天午饭后,觉着有点困,就合衣躺床上。迷迷糊糊中听见父亲在厨房里对母亲说:“孩子在睡觉,被子没盖。你去拿条毯子给她盖上吧。天凉了呢。”一会儿母亲就拿了条毯子进来,轻轻地盖我身上,还小心地往我肩头拉了拉。我仍然闭着眼睛,却是睡意全无。真的很想就这么一辈子盖着父母送来的温暖。在福州只有我和弟弟住的房子里,这样的幸福是奢望。晚上我若迟睡,会进弟弟的房间看看他被子盖了没。可我自己若是睡不安分,只能是在天明时分冻醒过来。(写到这,发觉脚有些冰,穿着睡裙的缘故吧。鼻子又开始吸拉了。天是凉了。)
    
    正发呆呢,突然被一阵突如其来的声音吵醒。愣了有几秒钟才反应过来是母鸡下蛋后兴奋的打咯。那是曾经多熟悉的啼叫,可如今,会让我有瞬间的不知所措。想起鸡蛋刚下时候放在手心里是很温热的。而我,却终究没有象以前那样抢着往鸡圈冲。年岁渐长,而能让我们兴奋冲动的事情怕是越来越少了。
  
楼主忧然一笑 时间:2003-10-12 13:04:00
  走在村里,常有乡亲热情地打招呼(大多已是叫不出名了):回来了啊!
    我笑着回应:是啊。
    乡亲还是那么亲切:现在几年级了?
    我有些尴尬:已经毕业了。
    乡亲很是惊讶:哟,是吗?有头路(闽南话,工作的意思)了呵,在哪里啊?
    我回应着,但脚步没停:福州。
    乡亲一副惊喜状:那很好啊。城里人了。
    我已经走得有些远了:还行吧。
    乡亲很是羡慕:你妈妈以后享清福了呵!
    我没有再回应了。远了,答了也怕是听不见了。或者,我不知道该答什么了。
    我对家乡的人和事越来越陌生的同时,他们又何尝不是也对我越来越陌生了呵!
  
  但终究这是家呢!
    这儿的夜空是完整的仰望,不似福州的星空被高楼大厦分割剩窗前的一角。
  
    这儿有出门满眼的绿,那是自然的色彩,生活的希望,不是城市里为点缀而高价铺设的草坪。
  
    这儿,是有母亲的所在。
  
    离家再久,变化再多,这儿都始终是倦极累极时候想念的停靠。
  
    跨出了农家的门,走不出的农家魂呵!
  
作者 :雪落如梅 时间:2003-10-13 00:11:00
  清新可人:)
  
楼主忧然一笑 时间:2003-10-13 16:42:00
  谢谢,真实的感受。
  离家久了,尤其是工作后,回家时就有了在家是客的感觉了
  温馨甜蜜中似乎还有些许的陌生和无奈
  
作者 :老6 时间:2003-10-14 16:40:00
  在哪儿工作?
  
  每次到环岛路看见那象征着惠安女的路灯,就想起那些辛勤聪慧的奇异打扮的神秘的女孩子们
楼主忧然一笑 时间:2003-10-18 23:10:00
  在福州啊,文章里写着呢
  楼上的是惠安人吗?至少是对惠安很熟悉的吧?
  “辛勤聪慧的奇异打扮的神秘的女孩子们”--呵呵,是很神秘哦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