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天堂是不需要诗歌(怀念远去的亲人们)

楼主:秋野珺雪 时间:2005-05-23 14:39:58 点击:1377 回复:3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在我写下<哥,你为什么要远行?>的时候
  我在办公室里,泪如泉滴,边流边写,
  有些伤是说不出的.
  许多年前我的上一辈的第一位长者开始远行
  我知道,
  一代人开始了凋零,
  从此一种深沉的悲伤开始时时光顾我
  我们的祖父外祖父及堂伯叔父们一个一个前赴后继
  再也没有回来,
  我宁愿相信,
  他是们是一次远行
  我知道天堂里不需要诗歌来慰藉
  
  
  <老 树>
  那时候我们正沿着季节的河流
  抵达梦的湖口
  我们连同一夜蛙声
  还没有长成一片林子
  谁知白雪和冬天
  已君临你的额头
  当爱情已瘦如一株藤蔓
  有多少热望溢满心头
  在被你凝望被你爱抚被你守候的岁月
  我们都是种子纷纷落地且歌满天涯
  当背影被重新书写
  诗歌也淡如水渍
  
  
  
  
  <哥,你为什么要远行?>
  
  
  
  
  
  一
  
  那棵香烟还燃着
  我在拐过了许多乡村与土路的
  雾中 在那座桥头无助地张望
  然后走过那座长长的石桥
  雾濡湿了我的衣衫
  我满怀荒凉
  
  哥,你为什么要远行
  我至今犹记得
  你姗姗地在白墙白罩的床边
  来来回回地行走
  象一个困惑的人
  忘记了回家的路
  我记得那条烟花去了我半个月的工资
  和一天的时间
  哥,你真得不记得那回乡的路了
  
  我为你点着的那棵烟还燃着
  可是哥,你早已远行
  你知道我一直在努力向你靠近
  虽然我在泥泞中行走得十分困顿
  可是哥,你为什么不象当年那样拉我一把
  象当年那样硬要我卸下背架上大山一样沉重的禾杆
  你知道,这么多年我常常看见那棵燃着的烟
  在山村的夜色中明灭
  
  昨夜那场风
  象我家屋后的山吼
  地动山摇
  虽然我住在都市的十一楼上
  哥,我看见你绿色的军装
  与一片片朴实的稻浪在起伏
  摇荡 可是哥
  你为什么要远行
  
  二
  
  哥,如果你累了
  我再帮你续上一棵
  那条花了我半个月工资的烟
  是我唯一的心愿
  我与你一样朴实的心
  想不出别的什么方法
  来减轻你的伤痛
  就让我再为你续上一棵
  你不要再丢下你的亲人与兄弟
  
  今天,我在地图上找到那个腾冲的小县
  那一片绿色已经将你容纳
  或许你早已回归那里
  听军歌辽亮
  将战鼓擂鸣
  或者钢枪在手静夜长立
  望一天星斗洒落银霜满天
  那一棵烟时时在夜色中燃起
  象一双深情的眼睛
  
  哥,就让这棵燃着的烟
  带着我们去旅行
  去照亮披红挂彩的你
  走出乡村走向云南的小镇
  去点亮你脚下久远的行程
  
  三
  
  岁月其实很象我们家乡的稻子
  一望无垠波浪滔滔
  我们曾经望不到生命的边界
  并为此而享受简单的快乐
  一枚子弹一截玉米
  一棒清泉一枚山桃
  我们在纯净的乡风中清纯
  我们在简单的行走中简单
  你知道,哥
  我从来就有一个小小的秘密:
  长成象你一样的男子汉
  掀得动山一样的禾捆
  背得起脊背一样的山峰
  趟得过所有崎岖的山路
  并且能握住枪
  在南国一隅
  站成一尊雕像
  坚毅的脸膛被太阳擦亮
  象一棵烟发出短暂而明亮的光
  
  可是哥
  你为什么要远行
  为什么只留给亲人一个背影
  为什么一座山峰也会倒伏
  为什么一棵柏树也会枯萎
  为什么一棵烟的光亮不能穿透夜色
  为什么,我还是要问
  哥,你为什么要远行
  
  哥,既然你坚持要远行
  你就该让兄弟
  再为你续上一棵
  希望你能走在黑暗的山路上
  看到一丝光亮
  那是兄弟我遥遥的祝问
  
  
  2005-5-19于画报社
  
  
  
   一个比风还快的人
  
   他常常领着风
    在大地上奔走
    象一个统率领着千军万马将军
    
    他也常常被风领着
    从树梢跑到田野
    而许多人拉着他的衣角
    
    他常常从抱着孩子的妇女身边
    从犁耙锄头竹框和屋檐下
    象风一样地来来去去
    把屋里屋外拾掇得清清爽爽
    
    他常常象风一样
    跑在季节的前头
    村里的第一株稻禾是他插下的
    地里的第一把麦子是他割下的
    
    他就是那第一朵开花的油菜
    他就是那第一片金黄的麦子
    他就是那第一棵成熟的高粱
    他就是那第一个摘下的柑桔
    
    就在他最后时刻
    他也在和风比着速度
    看谁能跑过岁月
    可惜他唯一一次战败
    他就随风去了
    以致于满堂的儿女还在远方
    
    而他跑过的大地
    象他平常跑过时一样地 绿了
    
    2005/5/19 于紫茵轩
    
    
  
  
  
  
  
作者 :十指锁扣 时间:2005-05-23 15:00:00
  让人想起那些朴实的亲人,感动与那一声声呼唤中!!!
作者 :雪落如梅 时间:2005-05-23 23:21:00
  说不定...
  
  或许,那里什么都不缺
楼主秋野珺雪 时间:2005-05-25 15:30:00
  天堂最缺的也许是我们的问候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