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随笔散文]我归来,她笑脸相迎

楼主:穆穆无名 时间:2012-08-07 14:50:05 点击:293 回复:15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我归来,她笑脸相迎
  没想到,打动我的如此简单:睡到自然醒,下楼吃完早餐,提着桶里的衣服前往小溪边的途中,看到移种不久的山栀花开出一张美丽的笑脸来。四片洁白的花瓣伸展着,黄色的花蕊紧挨着彼此。我立马在脸上、心中张开一张灿烂的、如菊花般的笑脸:丝丝扣扣,温纯而素雅。
  水池边的长叶草竟也开出长长的淡紫色的小花,五六年里,竟第一次发现。相比较与人的交往,我更倾向于偶遇或发现一株小草一朵小花的心思或明媚。明月与李白对饮成知己,清风与陈继儒相伴,而我愿把灵的眼投注于野外普通而自由的姿态。那也是我向往。何况,一花一草一灵魂。
  
  每每从南京路过,反复感慨“人多车多楼多”。万事万物皆有联系:若不是我自以为有病,若不是怕死,若不是为了逃避,若不是……冥冥之中,恰巧成全了心底深处最秘不可宣的秘密。尽管代价有点大,用了一生来做赌注。私下却仍然觉得值得。心的自由、心的安宁,是我所求,而我完全明白怎样、从哪里去寻求。
  每每看着来来往往匆匆忙忙的人群,人生百态,社会万象尽显,站在玄武湖边上,迎着吹在脸上、身上、脚上的晚风,眼里的泪强忍着……少女时爱用泪水和躲避来面对挫折与困境,而今,习惯了沉默看风景,把千头万绪丢给时间,丢给心中拼命挣扎的那头不肯放弃的小鹿。
  
  写到这,思绪停顿,耳边的音乐趁机偷溜进来。忍俊不住,似笑非笑。隐隐约约还传来窗外的小鸟叫声和知了不厌其烦的高吼。想起一路上,路两边高大的杨树上满是知了的狂吼。老妹关上车窗,说:“住在这里的人怎么能睡得觉哦。”弟媳笑道:“习惯了就好。初嫁时也不习惯路道的吵闹。清晨五六点就听到吆喝声:‘油条、烧饼、豆浆、八宝粥、雪花饼……’”一面学着人家吆喝。而我想起深更半夜的倒车声:“倒车请注意!倒车请注意!”如同半夜鬼哀鸣。坐在旁边的人学起地方方言:“西瓜一块一斤,包熟包甜!一块啦!”充满了生活市井气息。
  不由得感叹:在她最美好的时候,我离开了;我们曾经苦难与欢笑共度。
  我的故乡,我的亲人,二十几年的根深蒂固,无论时间如何轮回,场景如何变化,我们的血液里流淌着同样的信仰和幸福。彼此相连,绝不轻言放弃。因而,即使我不能去看你,分享你成长的点点滴滴,关注你改变的方方面面,但我们是彼此的亲情支柱。是我们存在在人间唯一的、最真实的意义。我们因彼此的存在而存在。
  
  事到如今,一切了结。曾经一直念念不忘的心愿也画上句号。比如全家福,当我提出要拍全家福时,大家伙没有一个抗拒,只是碰巧相机坏了,另外相机不是没电就是没带。走时,虽还有些遗憾,但当我发现大家的心情和我一样时,便不太在意形式上的全家福了。在我初中时,剪切了五个人的照片,搭配了些花花草草,还请家人签名做好去照相馆用塑封机塑封起来。现仍珍藏在我的文件夹里。曾经我以为家人的关系像七堇年笔下的《尘曲》,虽为一家人,却生活分散在各个城市,各自颠覆流离,互不干涉影响。但我错了,我关闭了感应亲情的那扇门,因而会迷失在时光的无情里。事实却是,没有他们的幸福,我的幸福何从谈起;没有我的安稳平静,他们的心终究如鲠在喉。
  又比如那段一直埋藏在心底的念念不舍。十五年后,我绝想不到,会和他单独见面,在书店,从一本本书前走过,他谈起他的读书时代,我说起我读过的书,他喜爱文哲史,而我单爱文学。走到村上春树专柜前,我问他的看法。他说不太喜爱,看得不多,也不愿不懂装懂。我笑笑,私下里庆幸:还好没有送他书。我们彼此之间存有对方的唯一物件便是信。大约五封。是在我读大一时,他偶遇我的弟弟,获知我的地址给我写信。至少他是我在现实生活中唯一一位和我谈论文学摄影梦想的人。我们像老朋友那样走路,谈论天气,随意吃着饭菜。连再见都说得从容有度,仿若我们说了无数次似的。实际上,距离上一次群聚已是六年后。回来后,朋友问我见面怎样,是不是相见不如怀念。我竟无从表达:不是的,都不是。事实上,正像我预见的那般:最好的见面便是,平平淡淡,平常之极,却暖暖的。这再次印证了私人观点:追随自己的心灵,总不至于迷失得过于离谱。
  再比如文字。在过去的三年里,我一直把文字与某人紧紧相连。某人身上所具有的魅力是我所无法抗拒的。尽管我一直都在抗拒他,远离他,事实却是,把自己的心牢牢锁住。也因而我一直在做困兽状。正像棉花所言:于情感来讲,某个领域的,一旦遇见过一座高山,再后来者,少有能超越的了。某人便是高山。而我翻越不了,为此做了很多徒劳的努力。却不知怎么的,某一日,忽然觉得那山忽隐忽现,只要再假以时日,便可把他和文字区分开来,从而写我的字,不再念他的情,困他的心;走向更广阔的蓝天。而且,我必须如此,只要不断暗示,不断坚持,不论文字成功还是失败,我终会走出心的牢笼。
  
  一场盛大而隆重的亲情宴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散场。临走时,不愿流露出丝毫的依依不舍。但仅两岁的旺哥突然哭起来,他小小的年纪也知道他的姑姑将远走,要相见得等到很久以后,有多久呢,他脑海里的很久会不会是永远,因而哭泣起来?我扭扭他的小脸蛋夸张地说:“还是我们旺哥最重感情,舍不得姑姑走呢。”话完,只能快速转身,我怕再待一秒,泪水便会倾盆而出。
  我喜欢回忆,在一年中绝大多数不能相见的时间里,靠回忆来填补内心对亲情的渴望;而在相聚的日子里,肆无忌惮甚至疯狂地享受慵懒的亲情,那种感觉好似一个花痴徜徉在花的海洋一般,可以放纵地、拼命地、非横跋扈地尽情挥洒心中的所有情绪。之后,又把回忆填在悲伤的沉默里,如此,往复,轮回。
  快写完时,呷了一口温水,眼前浮现出刚下车走到楼下,迎面撞见八十岁奶奶灿烂的笑容,而她脸上的沟沟坎坎,更像一朵开着岁月平静与祥和之花中的菊花。她步履蹒跚地向我走来,轻轻地道一句:“回来啦!”仿若小时我踏着夕阳的余晖,刚走到家门口,她对我开口说的那般平静而温和,即使有惊喜,也被岁月隐藏在沧桑背后,而我竟可以读懂那份掩饰背后暖暖的亲情。
楼主穆穆无名 时间:2012-08-07 14:53:52
  沙了。
作者 :清水流1 时间:2012-08-07 20:13:51
  板了!O(∩_∩)O~
作者 :清水流1 时间:2012-08-07 20:15:56
  穿过岁月,熬成智者。
作者 :沸腾的流沙 时间:2012-08-08 04:09:39
  一
  成熟是美好的。
  自然,
  温婉,
  丰满,
  亲切。
  
作者 :沸腾的流沙 时间:2012-08-08 04:11:17
  二
  
  了结,
  就是还债,
  两清了,
  你就自由了。
  
作者 :沸腾的流沙 时间:2012-08-08 04:17:36
  三
  
  写作的人,
  有如行者,
  不要默念终点,
  不能止步于高山大川,
  所有的神仙都是自己造岀来的!
  所有的困轭都是自己怕岀来的!
  正如他,
  忘掉,
  你被牢牢锁住的心自然就打开了。
作者 :沸腾的流沙 时间:2012-08-08 04:20:00
  四
  
  山栀花开了,
  你人生的高潮也到来了!
  这就是人生,
  这就是世界。
作者 :佩剑秀才 时间:2012-08-08 07:39:03
  欣赏美文。
作者 :一介女流 时间:2012-08-08 09:07:38
  火车上花一块钱买过期的杂志《东方》,上面有毕淑敏的采访:
  问:如何才能让自己的内心达到相对平和的状态?
  答曰:需要所求甚少。我不羡慕名流豪富,不追求得奖和别人的夸赞,不佩戴高贵的珠宝首饰,不用名牌化妆品,不贪念产量稀少的食材,不喜欢诡异复杂的烹调术,不肝脑涂地死乞白赖地崇拜他人。所需较少,心就易于宁和。
  
  以前清水和我提到她,我挺不以为然的。现在看来,我该多关注她一下。
  能够发现某人和自己在某方面极其一致是件很幸福的事。
  
作者 :一介女流 时间:2012-08-08 09:10:08
  问好一如既往的三位朋友。谢谢临帖。
楼主穆穆无名 时间:2012-08-09 00:54:34
  山栀花开了,
  你人生的高潮也到来了!
  ————————————————
  好勉强的牵连。
  不过山栀花确实是在五六月开放的。
  估计台风光临,天气降温,而她就因祸得福了。
作者 :佩剑秀才 时间:2012-08-09 07:57:02
  当年,北京女孩毕淑敏,十五岁到西藏当兵,护士。因受不了环境和精神双重压力,差点自杀。后从事写作,早期文字基本上都是心灵感悟什么的,近些年频频出镜。与她相提并论的还有王海鸰,《新结婚时代》《中国式离婚》等都出自她手。王也是十五岁在齐鲁半岛当通讯兵。
作者 :一介女流 时间:2012-08-10 10:15:55
  都有耳闻。早在高中我就读过《血玲珑》。《新结婚时代》《中国式离婚》看过电视剧,其中有一个是刘若英演的,很喜欢她。
  现在的我比较喜欢一些我看不下去的书,比如:《玻璃球游戏》,《孤独百年》,《过于喧嚣的孤独》,《追忆似水年华》,……
  这几本书就够我读上一年半载的。
  间或遇上几本现在人写的书,也有不错的,但能带给我巨大冲击的却很少。或许我不投入的缘故吧。
作者 :nainin7426 时间:2012-09-06 23:57:06
  相信大家都听过这名字吧?让我们一起分享!!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