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随笔散文]柴门散章【四月之天涯 I D 22】

楼主:梧桐夜茗 时间:2011-04-22 21:47:43 点击:1297 回复:19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柴门散章
 

文:梧桐夜茗

  

 
  记得小时候,老屋的门上,有两个铜环。我经常挂在铜环上,荡秋千,从高高的青石门阶上,悠悠荡过去,真是开心。可是却不敢着地,生怕掉下,摔伤自己,小小年纪特惜命,经常喊来姐姐帮我解救下来。
  
  上了中学后,对一些物事有了感性认识,比如门。从教材的一首诗里,觉出它的美来。那是宋人叶绍翁《游园不值》里的一句: “应怜屐齿印苍苔,小扣柴扉久不开。柴门,在乡间,来来往往,有多少这样的门啊!
  
  在我敲打这篇文字的时候,所有关于门的印记一一浮现。
  
  小扣柴门久不开,不也是曾经遇到吗?母亲嘱我提了半蓝韭菜去舅舅家,敲了半天,也不见人声,我只好坐在他家的门槛上,傻等。顺便摘了他家门前的洗澡花、指甲花把玩,最喜是秋凉后的月月红,撇下花茎,吸掉茎杆后面的甜汁,淡淡的清甜,怕是再也难以品尝那种美味了。
  
  舅舅从村部里回家了,一把将我举起来,推开门,门发出吱呀的叫唤。下雨天的时候,舅舅会在门的转轴里加些桐油,再开门时,房间里就弥漫着桐油的味道。回来的时候,荷包里会多几粒糖,那年代这东东可是奢侈品。
  
  那年月,柴门大都处在江南的山地村庄里,有的人家起了房子,可是大门经年不修缮,用一根粗榉木棍抵在门背后,在屋后小门上挂了把锁,就去田间地头劳作,晌午过后回来吃饭,才开大门。坐在门边,山里的风不请自入,凉悠悠,伴着炎热喝下自家的凉茶,这是去乏的好时候。
  
  等到秋收以后,捡了闲淡日子,请了瓦匠木匠上门来,瓦匠把台阶抹平,木匠把大门上栓。而且请了乡间若干力士,一起来把门安顿顺位,这时要放鞭炮的,门前置了肥肉、豆腐之类,点三根长香,请来门神,算是来义务站岗了。到了春节,再贴上一对门神,隔着远远也能觉出农户家也是有庄严之象。
  
  不过,也有失算的时候,有一次我去河里捉鱼,本来是被母亲留在家里看门的,我用稻草把两个铜环捆紧,外面盖上一片荷叶遮盖,结果等我回来,家里的衣服被偷了若干件。母亲很生气,拎了竹枝拷打我,我沿着青葱的田埂一气跑到小河里,游了过去,还对母亲说,有本事你过来。母亲站在对岸,大骂我是蠢猪。我怯怯地笑着,那年月丢几件衣服可不是小事。饿了一中午,以后再也没有用过稻草捆门了,后来人家说那是叫化子干的好事。现在,看见街头那些四肢健全的叫化子,我可不愿意发善心,宁愿让那些钢镚在口袋里乱窜。
  
  而今,居于城里,哪里能见到这样的柴门呢?各自上了楼,铁门紧闭,居家的日子便在这笼子般的居所里随时光流走。偶尔,想起要借一把钉锤,去对门敲门,门铃缭绕,也不见人来。都是些忙碌人士,此刻哪里知道他在何方?
  
  去岁年关,回老家,恰遇大雪,兄长家的大门也开始包了铁皮,只是通往菜园的小门,那可是典型的柴门。半掩着,轻轻推开,薄薄的雪下是青绿的大蒜,还有白菜,靠门的拐角旁是一小块清碧的香菜,立在门边,寒风里那浓郁的清香让你提神而不忍离开。
  
  写了一些有关柴门的散记,在这个秋日的下午,仿佛看到一扇被牵牛花缠绕的柴扉,而我立在门前,轻轻敲打,像诗人一样叩问寂寞的庭院,当我的目光与记忆的柴门相对,视线跃过之处,内心清明。
  
  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古人早就把柴门入了诗篇,而我只是通过一些铺陈,勾起了记忆中的美好。
  
  

作者 :清水流1 时间:2011-04-22 21:53:51
  抢沙发!
楼主梧桐夜茗 时间:2011-04-22 21:55:42
  :))))
作者 :小豆沫 时间:2011-04-22 21:58:58
  来读
作者 :默瞻 时间:2011-04-22 22:12:10
  ...
作者 :清水流1 时间:2011-04-22 22:13:53
  为毛是省略号?此处省略300字?
作者 :无声居士 时间:2011-04-22 23:20:32
  来迟了  ~````````````柴门不安全  现在小偷多  还是别想它了   想想铁门  呵呵  防火 防盗
作者 :浅听风声2010 时间:2011-04-23 15:40:49
  一扇柴门满是回忆,给我们勾勒了一幅幅童年的温情,那一扇柴门与记忆的柴门相对,视线跃过之处,内心清明。记忆里深藏的温情慢慢回味。柴门虽已经老旧,但是那些过往还在心中。
  
作者 :清水流1 时间:2011-04-23 16:09:57
  一扇柴门勾出了童年多少趣事?梧桐内心清明一跃而入眼帘!
作者 :小妮卡卡 时间:2011-04-23 16:38:28
  坐在柴门门口,面朝古巷,泡一壶清酒,笑且吟,对着月光之下的夏日悠悠,会不会很惬意?
作者 :小妮卡卡 时间:2011-04-23 16:43:13
  柴门,默默承受着风吹雨打,在一个深深的雨巷,孤独的屹立在风中,对着就要退出历史舞台的命运长叹。
  
作者 :一介女流 时间:2011-04-24 11:11:05
  读来,呵呵,这是21世纪吗?想起小时候读小桔灯的感觉
作者 :虹愿兴徽 时间:2011-04-24 12:10:51
  呵呵,闲来回忆回忆往事,童趣与甜蜜并存。
  
作者 :虹愿兴徽 时间:2011-04-24 12:11:47
  最喜是秋凉后的月月红,撇下花茎,吸掉茎杆后面的甜汁,淡淡的清甜,怕是再也难以品尝那种美味了。
  ————————————————————————————
  我也干过,现在回家还教我外甥吸呢,呵呵
作者 :虹愿兴徽 时间:2011-04-24 12:13:25
  我沿着青葱的田埂一气跑到小河里,游了过去,还对母亲说,有本事你过来。母亲站在对岸,大骂我是蠢猪。我怯怯地笑着
  ——————————————————————
  乐死我啦!哈哈
作者 :拾不起幸福 时间:2011-04-24 13:46:32
  呵呵,楼上幸灾乐祸啊!
楼主梧桐夜茗 时间:2011-04-25 23:00:13
  谢谢楼上的牙友们,梧桐一一问好了
作者 :淡然远去 时间:2013-04-04 10:03:47
  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我也喜欢这诗。
作者 :清水流1 时间:2013-04-04 22:01:50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作者 :清水流1 时间:2013-11-28 21:18:07
  勾起了记忆中的美好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