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随笔散文]打桂花,一秋之碎

楼主:穆穆无名 时间:2012-09-27 15:07:50 点击:469 回复:18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打桂花,一秋之碎
    
  <没有梦,便没有意义>
  睡眠不好,梦便多了。
  梦对于我的魅力在于,可以依梦来判断心思。
  人,在有些时候,会对自己一无所知。梦尤为重要。
  倾听自己并非易事,犯错在所难免,却羞于原谅自己。
    
  梦里。一部电影开头。
  安徽某小镇。为什么是安徽?而且如此清晰。一场校友会上。
  中年儒雅的校长。各科老师。以及作为观众和未来希望的学生众多。
  演讲的却是某个装扮精致的年轻女孩。她刚工作一两年。
  场面慷慨激昂。入戏得很深。
  演讲者滔滔不绝,观众笑声不断。记得其中一段:“比如我,提着个名包——”镜头特写,那只手提包,四四方方。图案是奇怪的动物。底色为白色。不是LV,不是酷奇,对于我这个名牌盲来说,只能说品质不错。好的东西,总是一目了然。当然,这需要你有一双慧眼。
  “穿着漂亮衣服,喝着早已不知其味的咖啡,惯于过一种奢侈而华丽的生活,起码表面上如此。但内心呢,却已千疮百孔,不亚于十里坟场夜里的凄冷。但我甘心,也宁愿继续下去,我别无选择。对,所谓选择便是别无选择。根本没有公平可言。而你们——选择还未开始,所以我希望你们可以拥有一颗明媚的心……”
  被打断。举手。一男生发问:“有得有失,你不能只欢喜你的得,而抱怨你的失吧。若是这般,叫其他更多的穷人怎么活呢?”
  年轻女孩窘迫。提起包转身就走,走出大门,隔着门缝,看到一张儒雅的脸正目送她。她朝他嫣然一笑。任何时候,一张成熟儒雅的中年男人的笑脸都使她无法抗拒。何况这颗脑袋里满腹经纶,她甚至假想他拥有一颗宁静致远的心。
  一切都是假象。还未开始,已然结束。
  梦在教师宿舍楼里,一个成熟女人踩着的高跟鞋里断开。她那淑女而美丽的脸上写满幸福。然而很快,或者转瞬冰冷也未必。
    
  梦中似乎第一次没有本人我的出现。
  或许,安徽在我眼里,是一个淳朴的地方。奇怪的是,我没有一个安徽朋友。
  七月回家的火车上,遇到的是一群安徽人。他们老老小小一大家子。宝宝和我争论时不小心把牛奶洒在邻座小女孩的裙子上。她没有任何反应,即不尖叫着引起大人注意,也不责怪我,只是仍然自顾自地吃她的零食。瞬间,我对她好感游生。但那时,我对宝宝非常生气,逼迫他向她道歉。整个车厢的人都在看着我们。只有一个年纪大点的妇女责怪我。而小女孩的家人,或许是她奶奶或外婆一直在为宝宝开脱。这使我发红的脸和担忧的心得到一丝安慰。
    
  正在看的书《编辑犯》。讲一个杀人狂精心筹划设计杀人的书。我像一个反侦探的杀人狂精心而小心谨慎地对待自己的记忆和心思。力求做到滴水不漏。任何细小的琐碎都将被保留,以备不时之需。这也是我读书时的拿手好戏。不过所要面临的麻烦却一大堆,而且所呈现的意义也幼稚可笑。甚至不具备谈论意义的资格。
  我像一个自闭症孤独患者。玩着自己设定的游戏,规则、输赢,自己凭心情而定。游戏之外,我偶尔望上一眼,以解乏倦,继而低头执着。
  我想沉默成一片海,在世界的尽头,荒芜。潮来潮去,只有当头明月、不会泄密的风以及沉默千年的石头。这是我想要的,而且也必将如此。只是,我等不到,死后。
  
  <打桂花,一地金黄>
  有时,我会为自己的想法而吃惊。比如,对于在桂花节里如蜂涌来的车流、人流,他们无一例外地拿着品质不错的相机,穿得人模狗样,到处拍照、摆V手势的各种造型。几乎每个人都会顺手折上几枝桂花,又随手丢弃。
  曾几何时,厌恶出门,厌恶看到太多的人、太多的车、做着同样的事;我甚至希望他们全都死去、地球大爆炸,希望天下乱,而群起,真正出上几个可以追随的英雄豪杰。
  我一边打桂花,一边胡思乱想。之后,用摇头和一笑了之来让这些可笑的想法烟消云散。
  我列出条条框框,教导自己要在圈内行走,千万别越圈而做出什么叫别人笑话的举动。任我行的年纪已经过去。我告诉自己,这样会比较舒服,也不必过于辛苦。要知道,就算你经历万难,成为别人眼中了不起的家伙,又有什么用?比不上自己一生的逍遥快活。
  我把庄子引为知己。
  我抱着自己坐在竹林,和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席地而谈。我的生活里,总是游走着一些灵魂。他们孱弱而坚定,我常常为自己无意打扰他们而惭愧。因从本质上来说,我只是借用他们来宽慰自己,而在现实中,我比谁都循规蹈矩。我想,或者以为找到一条捷径。但他们都在看着我,他们对我摇头,叹息。他们如此高贵。让我甘愿、甚至卑躬屈膝地活着。我期待,期待另一种相遇。在我的世界里,灵魂不变,肉身不断轮回。或许,今生,他为桂花,我为打花人。
  披着星光,在半圆的月光下,我淋一场桂花雨,灵魂倾入心扉,整个我香喷喷的。花香亲吻我全身的肌肤,令我沉醉不知归去。湿漉漉的刘海,遮住我双眼。四片花瓣的小黄花落在发梢,藏在发丝里,它们点缀我的梦,而我装饰它们的心。
  梦之外的世界,桂花纷纷落下,沙沙作响,偶遇同伴,彼此嫣然一笑。疲倦的身子在收获时瞬间散架。而心灵得到一丝安慰。三块五一斤的桂花被送往更远的地方,献媚于更多的人群。对不起,我无力保护好最初的你。
  你笑了笑,言之:都说逢秋必悲。只不过,这以后,换了我们花的世界、植物世界、自然界来悲你们人类了。
  回来后,打开电脑,我又开始不断……不断地听《葬花词》,读林妹妹的《葬花吟》。
  而此刻打下的文字,恰似那一地金黄的碎片,花的碎碎念。我等,等某一轮回里,你来打我这颗文字树,落下一地文字碎片,去刺伤人的眼,温灵的魂。
  我等……千年的风吼中有我的一声;万年沉默的石头中有一颗属于我的等待;漂浮的云层中,有一朵是我注视的双眼;有一季秋里,有我的飘零、纷飞……我等。天荒地老。我依然歌我的歌,等我的等。沧海桑田。
作者 :佩剑秀才 时间:2012-09-27 16:17:03
  沙发,品茗,细读····
作者 :晓风残月00000 时间:2012-09-28 19:22:13
  问好。。。
作者 :沸腾的流沙 时间:2012-09-28 20:30:07
  没有怪异,
  平静如茶,
  写得很好!
作者 :沸腾的流沙 时间:2012-09-28 20:35:49
  兄台,
  你打桂花,
  还喜滋滋的,
  你说老庄会和你成为知己吗?
  在老庄心里,
  一切掠夺都是反自然的,
  不合理不合法的!
  
楼主穆穆无名 时间:2012-09-28 21:28:37
  我的生活里,总是游走着一些灵魂。他们孱弱而坚定,我常常为自己无意打扰他们而惭愧。因从本质上来说,我只是借用他们来宽慰自己,而在现实中,我比谁都循规蹈矩。我想,或者以为找到一条捷径。但他们都在看着我,他们对我摇头,叹息。
  ————————————————————
  这段话解答了流沙的疑问。
  何况,老庄会原谅我的。
楼主穆穆无名 时间:2012-09-28 21:30:59
   我把庄子引为知己。
  ————————————————————
  至于老庄会和我成为知己吗
  我没必要知道。
  你爱一个人,不可能要求对方同样爱你,并且还爱得一样多。不可能。
  不可能的事何必奢求妄想。
  何况,你又怎知老庄不会和我成为知己。你不是鱼,亦不是老庄。
楼主穆穆无名 时间:2012-09-28 21:36:40
  天下之事,之人,我真心努力待之,至于结果,不是我能左右,亦非我所关心。
  我只求心安。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打桂花和吃菜一样,你能说吃青菜是违反自然吗?
  甚至动物之间必不可缺的杀戮也是自然。
  哎,我实不想与你争论。
作者 :佩剑秀才 时间:2012-09-29 11:24:56
  有一年我走在桂林市区的街道上,那种浓郁的桂花香能将人醉的迷迷糊糊的。太香了。
  走在树下,不时会有几颗小小的黄花落在头上,浪漫、惬意······
  
作者 :一介女流 时间:2012-09-29 13:50:39
  再没有比李清照写得更好的了:
  暗淡轻黄体性柔,情疏迹远只香留。何须浅碧深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
  梅定妒,菊应羞,画栏开处冠中秋。骚人可煞无情思,何事当年不见收。
作者 :一介女流 时间:2012-09-29 14:00:03
  桂花未开,心思已醉。
  
  何人有心,二探香林?
  
作者 :清水流1 时间:2012-09-29 18:23:18
   中秋节快乐!~
  
作者 :佩剑秀才 时间:2012-09-29 18:44:28
  李清照的词,我也非常欣赏,但记住的不多。
  
作者 :佩剑秀才 时间:2012-09-29 18:52:02
  @清水流1 祝清水首席中秋节快乐!
  祝地铁所有的朋友节日快乐!
作者 :秋苇闲渡 时间:2012-09-29 22:06:56
  闻到花香了。
作者 :小河流过我们前 时间:2012-10-01 20:26:08
  “中庭地白树栖鸦,冷露无声湿桂花。今夜月明人尽望,不知秋思落谁家?"
作者 :蓝狐妖姬 时间:2012-10-21 10:02:12
  今夜月明人尽望,不知秋思落谁家
作者 :小妮卡卡 时间:2012-11-18 11:01:17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
作者 :雁菲儿 时间:2012-12-15 11:04:29
  那一季的花开花落!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