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离死亡更近一尺

楼主:庾文娟 时间:2012-05-04 12:53:16 点击:1467 回复:27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离死亡更近一尺

文/浅默


 
  睁开酸涩的双眼,看见阳光依旧如昨日,丝缕点缀着这个世界,扯动嘴角微笑。呵,真好。至少,我还能看得见。至少,生活还是在继续,至少......
  扭动脖颈,扯起头部阵阵痛楚。指腹轻触,局部的隆肿,再一次提醒我,那不是梦。眼泪轻落,划过脸颊,没入发丝之间。记忆便像涨潮的江水,漫过重重围墙,轰然击退最后的怯弱和畏缩。强迫自己去想起,那不愿再被触碰的回忆。路灯,来人,那张脸......一一涌现,天旋地转的梦魇......
  
  平常的日子,平常的夜晚。出门前还跟丫头聊过一通电话,感受着电话那头她不错的心情,一并感染了我连日来掀不起半点波澜的沉寂。
  晚风清凉,送走了一整天的闷热酷暑。闭上眼深深呼吸,连发丝也欢快的随风舞蹈。
  乌云在头顶慢慢汇聚,伴随着无声的闪电,似乎不时便将有一场暴雨。但又有什么关系,丝毫没有影响到我们的出行。公车已经在我们到达的前一分钟开走,不愿再等下一趟,索性就选择了徒步。征询她们的意见,笑言,又不是没干过这种事。呵......
  
  三个人,慢慢地朝着目的地前行,有的没的扯上两句。天边的闪电时不时地露个脸,心内有惧,面上却强自镇定。不禁想起去年的时候,同样是三个人,同样也是穿着这双鞋。不同的是当时在下雨,每个人都打了伞,路上满是积水,脚踩在里面深深浅浅。后来,鞋子脱了胶,不得已只能打着赤脚继续前行,直到找到一家小卖部进去随便踩了双来代替。那时候的我们,笑的好像不知疼痛为何物,那张脸,如今看来却不是自己的......心思百转,却不过短短一年,什么都在改变。
  
  雨滴坠落在额际,仿佛老天爷的泪,透着冰凉。闪电来的更加殷勤,伴着雷呜。不由得加快了步伐,但又在想,其实,很久没有痛痛快快的淋过一场雨了吧。诸多思虑,到头来又成全了什么?下大点吧,也好。
  
  头痛时时来袭,依着靠枕,把书桌拉的更近些。昨晚睡的极浅,因为怕碰到伤处,脖子总是歪着的,所以现下不单是脑袋,连并脖子也跟断了根筋似的抽搐。
  房间里只剩下我一个人,原本狭小的空间,忽而有些空荡荡。早上给妈妈打了通电话,只说是手机掉了,再无后话。妈妈责备我总是出门不当心,丢三落四。她那边公交上的嘈杂,正好盖过我略带沙哑的声音。再细说几句,便收了线。
  原本早上起来,准备去上班。只是镜子里那双胀肿的杏仁一样的眼睛,让我无可奈何。想用些什么来遮掩,结果却仍旧于事无补。死要面子的人,是不肯在那么些人面前丢脸的。想想人家盯着自己的眼睛询问怎么怎么的样子,还是算了吧。总不能让所有人知道,昨天我是如何的失控。
  
  其实并不知道去那能干些什么,三个人到了目的地,反倒有些不知所措。由于不是周末,人并不那么多,场地显的空旷许多。瞎转了转,买了点东西,也便打道回府。
  雨仍旧在下,不够大,却也足够让人从头湿到底。偏偏,下车的时候,风停雨住。
  文君跟我们分开,只剩下我跟妞两个人。重新戴上耳麦,音乐声开的刚好还能够听见汽车声。脚因为被鞋子打伤,又沾了泥水,有些泛疼,故而走的比往常慢许多。两人一前一后的走着,像两个不关己的人。这种状态已经持续了相当长一段时间,便也懒得再去管这许多。
  
  让人给请了假,又觉得该亲自说一声。打开QQ,轻描淡写的跟上司说明了一下原因,请假在家。上司先问有无大碍,我推说没什么事,休息一下就好。接着又问有没有报警,想了想,昨晚前前后后我没说过几句话,大概是没有了。那种状况下,我并不想跟任何陌生人再作交谈。
  因为害怕别人拿我的号码去胡作非为,因此第一时间改了签名,告知各位手机丢失,有事留言。好友里些许人的头像闪闪烁烁,一一点开。欧因为跟妞通过电话,大概原原本本也知晓了,倒是没有多问,只是关心一下,并帮我挂失了号码。很是感激。其他人,面对他们的关心和询问,我有些乏力。
  昨晚照过脑部CT,并没有伤到脑内,只是疼痛却依旧加剧。斜靠着背枕手指敲击着键盘,用尽全力记起此中点点滴滴。
  仍旧是想不起,那是怎样的一张脸,那个人是什么时候开始靠近 。只是在那前一瞬,手机里突然播出一首老的掉牙的歌,偏偏,一抬头便看见昏黄的路灯眨巴着眼。想起些什么,无力地微笑,眼眶泛起酸涩,眼泪挣扎着欲往外涌,只好把头抬的更高,再高一点......
  
  他们说,人没事吧,还好吧。很想说,我还好,嗯,没什么事。但是这一刻,我忽然感到害怕。眼睛死死地盯住屏幕,牙齿深陷进紧握的拳里。泪水再次不受控制的线般滑落,呜咽声转而变成号淘大哭。把音乐声调到最大,不想再回答任何问题,那些好意一一收下。只是,好想回家,好想有个人陪在身边,好想像小时候一样,总有个怀抱可以温暖我。
  是有多久没有这样哭过了。很久以前,青春期叛逆的自己跟爸爸吵架,因为他的一句责备而难过的哭起来。当时他说,多大的人了,一点都学不会坚强。听完之后,只觉得万般委屈。懂事以后,其实,在他们面前哭过的次数五个手指头都嫌多。小的时候因为无法忍受那些疼痛而常常哭,经常都是需要依靠止痛针才可以。后来,当我渐渐明白无数的针眼只能减轻一时的疼痛时,便再也不哭了。再痛,也只是自己一个人躲起来,偷偷地难过。总告诉自己,会过去的,没什么大不了的......那一次,应该是懂事之后第一次在爸爸面前哭吧,可是他说,这么大的人,一点都学不会坚强。坚强。
  
  我盯着路灯怔然,全然不知道有人向自己靠近。下一秒,条件反射地推拒靠近的那人。再然后,怎么被推倒的,脑袋一声闷响,沿着坚硬的磁砖路面一路滑动,一个下滑,脑袋里只剩下嗡嗡的响。我忽然问自己,是要死了吗?
  有谁在惊呼,有谁在叫我。想回答一声,想挥挥手说我在这里,然而却动弹不得。苍白的世界里,是谁在哭泣,妈妈?一张张笑脸浮现在眼前,温暖如从前。
  谁拉扯着我的手,谁摇晃着我的手。
  我看见妞在我的上方,她不停地叫我,不停地问我。我又看得见夜还是一样的黑。
  终于哭出了声。
  明白过来,那个人,连脸都没看清的人,抢了手机。因为我的抗拒,故而推了我一把。却因为惯性让我直接从马路上一直滑到了下水沟。脑袋是撞击在马路面上的,造成了短暂的休克状态。
  什么也说不出口,只想哭。用尽全力的哭。脑袋的疼痛感也在清醒过来后来的锐不可挡。
  现在回想,妞当时恐怕是吓的不轻吧。首先见我没有反应,接着又只是痛哭,只当是脑袋撞出了毛病。幸而水沟里全是泥沙,并无石头等尖锐物,加之先前下过的一场雨,湿滤滤的泥沙反倒减轻了撞击力。
  妞费力想把我拉出来,我却是动都不想动,无暇去管身上哪些地方伤了。只想哭,一直哭,狠狠地哭。也不知道究竟哭了多久,只想一股脑的哭出来,哭出来就好。妞只当我是痛的忍受不了,把她吓的不知所措,急的也只会跟着哭。
  听着她打电话求助,我很想说我没事,还好。但是却一个字也说不出口。脑子里又是想过了诸多事情,件件桩桩,于是越发哭的不可扼制。
  后来辗转到了医院,才更意识到脑袋疼的那么厉害。浑身湿漉漉的,沾满了泥沙。右小腿上留下长长的擦伤,泥沙沾在上面生疼。收了哭声,一径茫然。看着她们为我忙前忙后,又是找诊室,又是打听该怎么走,表情只是木然,心内却是翻江倒海。眼泪簌簌流下,却咬紧了嘴唇再不发出声。
  医院是个恼人的地方,我从心理上抗拒。医生护士见惯了生生死死,一个一个都好似麻木不仁。那些刺眼的红色,撕心裂肺的哭声,被病痛折磨的失去了常色的脸,混杂着浓烈的药水味,总像是死亡的气息。闭上眼不想看,也不想听。只觉得好累,靠着谁的肩,得片刻的歇息。
  
  身体的不适,让我不得不时时停下来休息片刻才能继续写下去。有人说,诅咒那些人会有报应。我想,最大的报应,莫过于某天他们忽然良心发现,为自己所做过的所有事情而感到羞耻,而忏悔。那将会比任何责罚更具意义 。
  桌上的发絮仍在,那是昨晚我从自己身上发现的,一大把,她们问我是不是被那人伤了头发,我不置可否,居然记不得。伸手往头上一抓 ,又是些许断发零落在掌间。小心的笼好,结成团。有些心疼。
  
  那一瞬间,觉得自己离死亡是那么近。那一刻,心内有几分宁静,有几分不舍,有几分幸福,有几分疼痛,还有。。。诸多情绪,独独没有怨恨与那些时时在意的纠缠。
  恍然醒悟,生活大抵不过如此。不管你如何的在意,如何的挣扎,真要到了生命的最后关头,唯有那些好的东西是值得留恋的。人也好,情也好,事也好,物也好,通通不过是一个理罢了。那么辛苦的为了得不到,或者已经走远的东西伤害自己,折磨自己,往往并不能挽回些什么,反而更给那些真真正正疼惜自己的人带来痛苦和灾害。计较的越多,失去的越多,人就越发不容易快乐,越发得不到幸福。
  没有人知道我为什么那么哭,不是因为有多痛,只是因为害怕,深入骨髓的害怕。如果她没有回头,我会不会就这样无声地消失?如果她们不在身边,我又该如何是好?太害怕孤单,于是拼尽全力地想要去抓住些什么,却也因此而失去了很多很多。
  一辈子并不如想象的那么长,一眨眼的工夫,可能就是剧终。如此,又何须再计较那么多。宽容一点,对自己,也对别人。珍惜一点,对别人,也对自己。
  
  朋友说,该学会如何保护自己,如此,才能更好地保护好自己所爱的那些人。我想是的,不管你如何的幸运,总难以防备不测之风云。不管你如何的不愿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总归得承认还存在暗箭伤人。连自己都照顾不好,怎么谈得上保他人周全。
  活得认真一点吧,善待自己,善待他人。
  
  
  文\浅默
  2012.5.4

【责任编辑 竹子】  

楼主庾文娟 时间:2012-05-04 12:54:34
  第一次碰上这样的事,真真切切地被吓到,也真真切切地想了许多许多。。。。
作者 :舒晴0910 时间:2012-05-04 14:04:54
  拥抱
作者 :林尤超 时间:2012-05-04 15:45:16
  问候贤妹:)当消了一次灾,之后便好了,不要担心:)有必要就报警,注意安全才是!以后切勿大意:)现在飞车抢劫的很嚣张。
作者 :林尤超 时间:2012-05-04 15:46:55
  @庾文娟:但愿没啥大碍,早日康复哦:)
作者 :林尤超 时间:2012-05-04 15:49:36
  @舒晴0910:小妹好:)欢迎光临:)
作者 :bamboo_ly 时间:2012-05-04 16:01:03


作者 :bamboo_ly 时间:2012-05-04 16:24:46
  抱抱小鱼儿!平安就好!上帝会保佑你!
作者 :人间惆怅客SD 时间:2012-05-04 18:01:41
  问候。愿早日康复。早日走出心理阴影。是的,我们都应善待自己。
楼主庾文娟 时间:2012-05-04 19:55:06
  抱抱。。@舒晴0910   @林尤超   @bamboo_ly
  早上情绪有些乱,现在已经没事了。平和。。。:)
楼主庾文娟 时间:2012-05-04 20:00:18
  嗯,相比疼痛,其实是惊吓过度。一睡着就做各种恶梦,汗水淋淋。但是会过去的吧。@人间惆怅客SD
作者 :horsemanL 时间:2012-05-04 20:13:34
  注意安全,珍爱生命!
楼主庾文娟 时间:2012-05-04 20:25:51
  嗯,好好地爱惜自己。昨天去医院,朋友说有个医生冷嘲热讽的说女孩子不自爱,这么晚的在外面晃。听了好委屈,就出去买点东西回来,而且也刚到九点。 @horsemanL
作者 :碧蓝若雪 时间:2012-05-04 22:00:59
  祝福。愿早日康复
作者 :四道圩 时间:2012-05-04 23:05:08
  老天保佑!
  问候!早日康复。
作者 :OPPOLV 时间:2012-05-04 23:33:36
  平安即是福!祝早日康复!
作者 :嗨沙漠 时间:2012-05-04 23:53:09
  只有经历过生死的人才会更珍爱生命,才会更珍惜身边的人~
  
  祝早日康复~
作者 :水壶鱼 时间:2012-05-05 13:28:39
  世上行走,安全第一,对一些危险要有预感,当然,真遇到也要看得开,至少有了经历也是财富。。。
楼主庾文娟 时间:2012-05-05 19:26:13
  谢谢诸位挂念。
  嗯,经历过一次,更明白很多东西是那么珍贵。因此而备加珍惜。
  平安是福,问候 。。。。@碧蓝若雪    @四道圩    @OPPOLV    @嗨沙漠    @水壶鱼
楼主庾文娟 时间:2012-05-05 19:29:54
  谢谢诸位挂念。
  嗯,经历过一次,更明白很多东西是那么珍贵。因此而备加珍惜。
  平安是福,问候 。。。。@碧蓝若雪    @四道圩    @OPPOLV    @嗨沙漠    @水壶鱼
作者 :夜泊2009 时间:2012-05-05 22:05:40
  社会太乱,出行一定要小心
  问好文娟
作者 :执着沉默 时间:2012-05-05 22:16:42
  乱象丛生,注意安全!
作者 :嗨沙漠 时间:2012-05-06 23:07:56
   平安是福,对极了。
  谢谢问候,祝好~
楼主庾文娟 时间:2012-05-07 07:32:27
  上班之前爬进来看看。早上好。 ^_^  @夜泊2009  @执着沉默  @嗨沙漠
作者 :zero9307 时间:2012-05-10 16:29:41
  难怪那天你回我,总觉得口气不大对,想着也不是什么好事,估计你也不喜欢多问,就也没问你什么。噢,幸好没大事,吓我···
作者 :zero9307 时间:2012-05-10 16:30:34
  难怪那天你回我,总觉得口气不大对,想着也不是什么好事,估计你也不喜欢多问,就也没问你什么。噢,幸好没大事,吓我···
楼主庾文娟 时间:2012-06-26 07:49:49
  我这不活着嘛。 @zero9307
作者 :执着沉默 时间:2012-06-26 09:29:53
  好好的活着,对自己、对家人、对朋友、对爱人都很重要!当然对我们灵魂贵族来说更重要撒!祝娟幸福!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