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来吧首页】劳动街上的女人之——姨母的儿子(原创首发)

楼主:四道圩 时间:2012-06-28 22:12:47 点击:1595 回复:5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灵魂贵族来吧欢迎您 《《《《点击进入>

劳动街上的女人之——姨母的儿子(原创首发)

文/四道圩

 

    引子
  
  我住在这镇上已经三年了,知道这个镇上有条劳动街。也知道劳动街上除了有狭小的洗头房,有门面粗鄙而暧昧的洗浴中心和KTV外,还有一家卖烧酒的。但这条小巷我今天才发现,这么长,这么幽折,上午的雨水将灰白的墙洗刷的更显陈旧,如我腿上越洗越白的破了几个洞的牛仔裤,有残破而不规则的边缘。更像极了我今天的心情。
  梦尘已经离开我快两个月了,离开后她的头像就没有再亮过,手机也从没开过。这两个月里我已经喝了两整坛的烧酒了,但是我找不到她,她像蒸发了一样,我疯狂的每天给她写信,写在她和我共用的邮箱里,但是,她从没有打开过。她遗弃了我的同时也遗弃了这个邮箱。
  我不恨她,她一定有她的苦衷。
  今天中午,在我将那二十斤装的酒坛子掉过底来再也倒不下一滴时,我上劳动街买酒。
  午后的劳动街上没几个人,路边的洗头房里,穿着黑丝吊带的小姐们昏昏欲睡。虽然隔着玻璃,她们身上白花花的肉仍让我眼花。
  经过一扇半掩的门时,一个浓妆的中年女人向我招手,嘴里轻轻呢喃,我听不清楚,但我知道她在呼唤我,希望我能让她那已经臃肿的肉体在这个恶心的午后能创造出点价值。
  我扭头走开,但是,那一刻我还是有了反应。我想起了我的梦尘,我的眼前总是无法拂去她的面容,还有她那嫩白无暇的躯体。
  哦,我的梦尘。我野兽般的低吟一声,握着买酒钱的手在头上痛苦的敲了敲。
  在将近烧酒店的时候,我掠过洗头房的眼光落在了那条通向东边小巷的拱桥上,那桥只三米宽罢,两边的水泥栏杆已经裸露出里面碎白的石子和锈蚀的钢筋。桥那端有一座老旧的建筑,黑瓦白墙,墙壁上木头的框架像正方的黑白镜框,镜框里镶嵌着两个已经缺损且污浊的玻璃窗。
  我脚下没停直接往那桥上走去。我站在桥中间,桥下的河水浑浊不堪,沿河低矮的房子和小院将它们的丑陋和寒酸彻底呈现在我的眼前。一间棚户的顶上竟有两棵盆口粗的水杉从瓦片中长出来,青葱而细碎的叶子直被笔直的树干送出无限的高。沿河的窗子里不时有零星的污水倒出。
  我喉咙有点发干,伸手往裤袋掏烟,口袋空空的,妈的,我嘴里骂了句,向桥东的巷子深处走去。
  巷子很窄,青石板路面。两边低矮的屋檐伸手可及,老旧的建筑里间或有新造不久的楼房立在那里,锃亮的铝合金窗和不锈钢大门在那些门窗早已斑驳的低矮老房子中间,很是突兀。
  转了两个Z型弯道后,我在一个小店门前停了下来,那是个烟酒店,木质结构。店里很暗,沿街的门面除了一扇狭窄的门外,是半人高的玻璃柜台。
  我低头走进去,在眼光适应了里面的光线后,我向坐在柜台里的人说,给我包烟。
  这个店和现在大多的烟杂店不同,没有那种标准的超市货架。有两截玻璃柜台,一只沿街,另一只和其呈直角放置。柜台里靠墙用单砖砌着两米来高的货架,货架上摆放着落满灰尘的日杂用品。
  柜台里的人正在抽烟,等她站起来后我才发现是个中年女人,四十五岁左右的样子,皮肤黝黑,漂染过的头发明显缺乏保养,发梢枯黄,眼睛细而长,纹着粗深的眼线,更使得她的眼神看上去如这外面的天气,迷蒙而又恍惚。
  她弹弹手上的烟灰,问,什么烟?
  红南京吧。我将钱地给她,等我拿好烟并拿了找来的钱后,未及转身,外面的雨忽然就下了起来,没一丝的征兆。店里面的光线愈加的暗。我出门站在檐下,抬头望着直挂下来的雨,心情烦躁。
  这时,里面的女人叫我:进来坐坐吧,避避雨。
  我回过头,楞下神,终又退回店里。她从柜台里递出一个凳子给我,又递来一根烟。我坐下来,点上烟,不再说话。
  那个女人咳嗽了两声后,问,你是这镇上的么?
  我说,不是,我是外地人。
  她说,哦,你在这里做什么?
  我说,我在这里工作,已经三年了。
  她有点奇怪,问我:这里还有什么班上?要打工全部去南方了,我儿子也去南方打工了。
  我说,我的公司也在南方,我是派驻在这里的。
  她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过了会,我开口问她,你的店为什么不和别人家的一样弄几个像样的超市货架呢?
  她幽幽的叹口气,说,弄了有什么用啊,也没什么生意,就死活靠着吧,反正也开不了几天了,你没看到外面墙上的“拆”字么。
  她的声音很轻,有点空洞。我转头往柜台里去看她,她的眼光里竟然透着股哀伤。
  她问我,你几岁了?
  二十六了。我说。
  她低下头,说,比我的大儿子大一岁。
  然后,头抬起来,又说,你很像一个人,很像。
  我说,是么?像谁呢?
  她望向店外的巷道,像是没听到我的话,再不理我。
  我枯坐着,雨还没停,我一根接一根的抽烟。
  过了有一刻钟的功夫,我开口道,你的这个巷子我是第一次经过,以前,我从不知道在这个镇上还有这么一个幽深古朴的小巷,好像隔了几个世纪一样,让人心里很怀旧,有一种说不出的忧伤。
  她听了我的话,盯着我,问我,你这么年轻,怎么会有这种感想?你们多好啊,春光明媚的,谈谈恋爱,大街上逛逛。怎么会钻到我们这小巷里呢?
  我苦笑笑,吐了一口烟,说,我是来买酒的,看到了那头的拱桥,就顺着桥过来了,顺便买烟。谈恋爱?咳咳,和谁谈去啊,我喜欢的人都离开我两个月了。我一直在找她,满大街的找,但我没法找到她。
  她的眼光柔和了些。
  我趁机问道,你刚说我像一个人呢,像谁啊?
  她复又低下头,半晌,才又抬头,迎着我问询的目光,下了很大决心一样,说,雨一时半会也不会停,我就和你说说他吧。
    
  于是,在往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频频出入这个日杂店,或是雨后的黄昏,或是晴空如洗的周末。任这个劳动街上的女人领着我走过了一段我从经历过的情感历程。这是个历时长达近三十年的情感苦旅,孤独,凄惶,令人唏嘘慨叹,无法自拔。



作者 :执着沉默 时间:2012-06-28 23:05:50
  读罢,说不出的一种怀旧感。。。。。
  也为作者曾经那似情非情的经历唏嘘不已!
  好文,谢谢分享!
楼主四道圩 时间:2012-06-29 00:17:04
劳动街上的女人之——姨母的儿子(原创首发)

文/四道圩

 

      1
  他的名字叫文,他已经离开我十七年了,那时的他啊,又帅又年轻又善解人意。
  第一次见文时,我已经有了两个儿子,大儿子六岁,小儿子五岁。我那年二十六岁。
  那天,我将姐姐的女儿抱给她喂奶。姐给孩子喂奶时我就坐在边上。这时,姐夫的一个姨母带着他进来了,向姐介绍说,这是他的儿子,名字叫文,十七岁,初中毕业了没事干,在家待着呢,能不能在饭店里找点活干。
  然后,姨母让他向姐姐打招呼,打完招呼后转向我,对他介绍说,这是小姨。
  他向我躬了躬身,说,小姨好。
  我扑哧的笑了出来,然后又矜持的坐在那里,没吭声。
  姨母在那里笑着纠正他,你不要叫小姨,叫四姐。
  他霎时间脸红了,站在那里扭捏不安。这时,姐将喂好奶的孩子递给我,我抱着孩子走了。
  那年,姐在她家的那个镇上开了个饭店,兼营旅馆,我帮她带孩子,她的三个孩子都是我带大的。我住姐姐家里,我的两个儿子也和我住一起。他们的父亲,那个死鬼,我可不想说他。
  每天,我上午下午两次将孩子抱过去让姐喂奶。
  过了几天后,文来上班了,在姐姐的饭店里,打杂。
  他很瘦弱,文文静静的,还是个孩子的样子。看见我时,就低头轻声的叫我四姐。
  我一般不怎么搭理他,不是我不爱理他,而是我那时候很高傲。你们要知道,我年轻的时候很漂亮,在那个镇上,我和我姐,那是出了名的姐妹花,虽然我的皮肤不白,但我的身材非常好,那镇上再找不出比我的身材更好的了。人家都叫我小黑脆。
  当然,我知道我很漂亮,镇上的很多男人都围着我和我姐,说着些下流的话,腆着油光光的脸,围着我们转,无非就是想占点便宜。我见了他们头总抬得老高,不理他们,对所有的男人都不理。
  他文来了时间不长就博得了姐姐的喜欢,他很机灵,什么事情不用人教,一看就会,你没想到他想到了,你想到时他已经做了。于是,姐姐就将很多事情交给他去做,包括旅馆的经营。
  那时候,这个镇上最大的饭店和旅馆就是姐姐开的那家。在车站对面的交叉路口,三层,一层十间,二楼除了几间是雅座外就是客房,三楼全是客房。现在,那楼房早拆掉了,那里已经变成了商业街。
  那时候的生意可好了,也很忙。在文来的第三年,姐姐的孩子大了,我没事做,并且饭店里人手不够,我也就过来帮忙。
  文那时已经变成一个大小伙子了,出落的清秀帅气,一米七五的个头。那时候小虎队正风靡大街小巷,他就如同小虎队里的那几个孩子一般,留着当时流行的蘑菇头,朝气蓬勃,灿灿烂烂的。因为他每天要去菜场买菜,推着自行车,车把上挂着两个菜篮,后面还有两个框子。走过大街时只能推着车走,就会引来镇上很多女孩子的目光。有两次,竟然有女孩子追到饭店里,要请他去看电影,他吓得躲到楼上半天不敢下来。
  那时,饭店里的生意真是好啊,每天我们都忙得腰酸背痛。文是真勤快,哪里都能看得到他的身影,脚低下生着风一般,有时候,看你手上拿着东西吃力了,他一下子就出现在你面前将你的活接过去了。让你心里感动得不行。
  每天一起干活一起吃饭的,我们接触的多了起来,饭店的女孩子都喜欢他,爱拿他不真不假的开玩笑,他也慢慢的油嘴滑舌起来,和她们有一句没一句的,但从不当真。
  我每每也会和大家一起取笑他几句,但只要我一说,他就不吭声了,脸红红的,眼光也闪烁了起来,再或者就走了开去。经常,我会感觉到他火灼一般的眼光偷偷的看向我,但在我看过去的时候却又慌乱逃离。
  那时,文很爱唱歌,我记得,是唱郭富城的那首《我是不是该安静的走开》。唱的很动听,白天唱,晚上唱,我走到哪都能听到他的歌声,唱得人心里失失落落的。
  在一个夏日的午后,我在楼上洗好衣服,下楼找他拿钥匙。
  饭店只有下午有点空闲,所以很安静,大家都找地方去休息了。文要值班,因为他还得看旅馆,不时会有人来投宿。我每天下午会从他那拿钥匙开个房间睡午觉。
  当时,他正睡在值班室的小床上,我去叫他,他迷糊着眼问,干嘛?
  我说,你的钥匙给我去开个房间睡觉,开了后还给你。
  他楞了楞,然后红涨着脸说,在裤袋里呢,你自己掏。
  我没多想,就坐到他床边,伸手掏他钥匙。在我掏到钥匙的那一刻,他坐了起来,一把将我抱住,慌里慌张的亲吻我的面颊,嘴里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
  我吓傻了,赶忙的推他,说,你要死了啊,你要死了啊。被人看见了可就坑了。
  推开他后,我慌张的拿着钥匙跑上楼。开了门后,我坐在床上大口的呼吸,一颗心再无法平静。这孩子,这死孩子。我嘴里骂着,手轻轻的扑打着胸口。
  过了半天后,我想起钥匙还在我手上。只得再硬着头皮下楼送给他。
  文还躺着,像喝了酒般脸色潮红,眼光迷离。
  我不敢看他,将钥匙扔给他就跑上楼了。
  我将房间的门关上,躺上床,心里几分欢喜几分期待,还有几分刺痛。
  这两年里,我一直当他像弟弟般看,要知道,我比他大了九岁啊,他才十九,我已经二十八了。但是,但是,他今天竟然会做这样的事,天啦,这从何而起啊。我可不配他喜欢的啊,我这一生都已经没指望了,唉。
  心下又是喜欢。唉,这女人啊,有人喜欢总是好的,心里总是很高兴很开心,他又这么帅这么年轻。如果,如果我能年轻一点该有多好啊。
  这时,门轻轻的响了,在我还没从我的思绪里飘回来时,文轻轻的闪了进来。
  说实话,其实我有预感,他会进来。我不知怎么的,竟然期待他进来。
  我不敢看他,脸朝里躺着。他轻轻的坐在我的边上,伸手来扳我的肩,我转过身,还不看他。过了半晌,他说,你在生我的气么四姐?
  我不吭声。他又说,我早就喜欢你了,从第一次见你就喜欢,你别生我的气啊,我可是鼓了多少的勇气才敢抱你啊。
  我心一颤,这孩子,第一次见我时才多大啊你,你那时还是

楼主四道圩 时间:2012-06-29 00:17:04
个孩子啊。
  我疼惜的抬眼看他,他不再躲闪我的目光,勇敢的看着我,诚恳的说,四姐,你不知道,那些女孩子我一个都看不上,我就喜欢你,很心疼你,每当看你很哀伤的时候,我就心疼,很疼,你知道吗四姐?
  我感动的看着他,还是不敢相信,问他,你是知道我情况的,也知道我都两个孩子了,你还喜欢我,你不想在这里呆了么?你是否认为我是一个坏女人,你找我只是为了玩弄我?
  他无辜的看着我,说,怎么会!我从第一次见你时就喜欢上你了,你总是很高傲的样子,让我不敢亲近,但是我一直在偷偷的注视你,你那风雅的姿容让我心醉,我没日没夜的想你,你无法理解我对你的感情和深深的渴求。
  然后,他张开双臂俯下身来抱我。那一刻,我不忍拒绝,也不愿拒绝,心里面充满了甜蜜和幸福。

楼主四道圩 时间:2012-06-29 00:17:36
劳动街上的女人之——姨母的儿子(原创首发)

文/四道圩

 

    2
  在那以后半年的时间里,我们之间保持着一种纯洁的爱。我们有了一种默契,一个会心的微笑,一个深深的凝望,一个轻轻的小动作,都是我们内心交汇的语言。
  我至今都认为,并且和文不止一次的说过,我虽然结婚生子,但我没有经历过恋爱,他就是我的初恋。我真的就如初恋少女一样,那段时间里,身心轻盈,光彩照人。
  我真心的疼他,爱他。说了我们是情人,但更多的我真拿他当弟弟看。他是农村出来的孩子,家里很穷。我用我的全部积蓄来接济他,我给他买穿的,从外套到袜子,什么都买,他穿什么都好看,我自己不买穿的也买给他穿,我喜欢看他穿着我给他买的衣服。
  我知道我们没结果,但是,我们像中了毒一般,明知这是一个深不见底的漩涡,仍如飞蛾扑火般,疯狂的陷了进去。
  是的,我们爱得疯狂,疯狂之至。但是,我知道,我不是个好女人,我做过很多错事。
  那年冬天,我和他好上已快半年了,我们越爱越深,只觉命都是对方的。为了爱,为了嫉妒,我们骂过,打过——大家可能知道,无论何时,饭店和旅馆本就是一个充满是非的场所。
  有一天,之前一个住过我们旅馆的供销员又来了,还是来住旅馆。
  这个镇上现在最大的公司在多年前,就已是镇上的支柱企业了。来这个厂里跑业务的人很多,有的就住在我们那个旅馆里。
  那个供销员是一个很文静的人,白白瘦瘦的,戴着一副眼镜,话不多。在我们旅馆里已经住过好多次了,和我姐姐他们和我都熟。那个人很聪明,不知怎么的就能看出我的不开心。
  我一直忘了说,我一直是个不开心的人,我认为,我这一生总有太多的不幸。
  供销员在前两次住我们这的时候,就一直找机会和我说话,问我一些情况,我开始不愿理他,但是看他样子不像坏人,也就和他多少说了点我的事情。他就很心疼的样子,用那种很深邃的眼光看我,然后就轻轻的叹气。
  直至有一次,我被我姐夫打骂的时候,他听到了。事后,在二楼的走廊里,他一把攥住我的手,说,你这么苦是为什么?跟我走吧。
  那一刻,我很感动,为他的疼惜感动,就任由他抱着。后来,竟然迷迷糊糊的被他拥着进了他的房间,在啜泣中,我将身子给了他。
  但供销员这次来,正是我和他如胶似漆的时候。供销员一出现在旅馆里,我就不由得惊慌起来,处处避着他。但供销员处处找我堵我,一天午后,在我收拾一个刚刚散了客人的餐桌时,供销员将我堵在了包间里,问我为什么不理他。我慌张的告诉他,我们之间没什么,我什么都忘了,让他不要再来打扰我。供销员愤怒的问我:那那一次怎么说,分明是你愿意的!
  在供销员话音刚落的时候,文推开包间的门进来了,脸色铁青的对供销员说,你想干什么?现在,请你将你的行李收拾好,我们这店不欢迎你。
  供销员一脸尴尬的走了出去。我呆立在那里,头脑一片空白。
  文走向我,手捏着我的胳膊,声音嘶哑的问我,那个供销员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什么那一次?什么时候?
  我惊恐的看着他。他的眼里充着血,像要冒出火来,双手将我的胳膊捏得生疼。我不敢回答,慢慢的,他的眼神里充满邪气,将我猛的推开。我踉跄着向后倒了下去,后腰垫在了身后的凳子上,在听到一声“咔嚓”的闷响后,我晕厥了过去。
  醒来时,眼前是他挂满泪水的脸。他正蹲在地上,抱我在怀里,低声的唤我:四姐,四姐你醒醒。
  我伸出手,擦去他的眼泪,苦笑着告诉他:那个供销员是在你之前,和他过一次,那是我的错,我太轻率了,但那时我没有你的爱啊!
  他紧紧的抱着我,我能感受他的战栗,我理解他的痛苦,如同我自己的痛苦,我深深的自责。
  我忍着疼,要站起来,他不让,就将我抱着出了包间的门。上了三楼后,他打开一间客房的门,将我轻轻的放在床上。然后回头将门关上,走到我面前。蹲在床前,摸着我的头,问我,疼么四姐?
  我轻轻的苦笑了笑,说,有点,不碍事的。
  他自责的用双手缠自己的头发,将头埋在我的胸前,嘴里喃喃的责备着自己。我吻着他的头发,他的头发里散发着淡淡的好闻的味道,我深深的沉浸在那迷人的芬芳里。
  他抬起头,眼神迷离的注视着我,然后开始吻我,急切的寻找我的嘴唇,手开始慌乱的抚摸我的身体。我热切的回应他,那一刻,我分明感到,我那久已干涸的身体内像是伸出无数只长长的手指,只想使劲的抓住些什么。那一刻我只愿我所有的饥渴都能通过那些指尖倾泻出去,永不回头。
  他没有一点经验,我羞红着脸引导他,他笨拙的配合着,慌乱而仓促。完了后,我拥着他,疼惜的吻着他湿漉漉的面颊,心里充满幸福。我是多么的爱他啊,我年轻的爱人,我的文弟!

楼主四道圩 时间:2012-06-29 00:18:06
劳动街上的女人之——姨母的儿子(原创首发)

文/四道圩

 

  3
  有了那一次后,我们更难舍难分。
  我们寻找一切机会幽会,每一次的对视我们都能从对方的眼神里读出那种火热的欲求。但是,在周围那么多警觉的目光下,我们的机会并不多。
  我们爱的很苦。我姐夫——这里,我得提到我姐夫了。那时,他是这个镇上的首富,是县人大代表,是他们宣传的什么乡镇企业家。其实,他是个恶棍,一个地道的流氓。他一直占有着我,他毁了我的一生。他一直担心我会有外遇——这真是件很可笑的事情,因为,我老公从来都不管这些,他只要钱,我姐夫的钱!
  那时候,周围打我心思的人确实很多,所以我姐夫一直很紧张。我和文好了之后,我再不理姐夫——而在这之前,我没法不理他,因为我和两个孩子都靠他养。
  其实,一直以来,文和大家都知道这事情。
  文为此非常痛苦,他看我姐夫来骚扰我时,眼里每每能喷出火来。但他也没办法,我们之间也是不伦恋啊,而我姐夫实际上还是他的姨表哥,并且,他还得在这个恶棍家的饭店里打杂。
  我不能看着我深爱的人痛苦,所以,我不再理我姐夫。这令姐夫很恼火,他开始找寻我不理他的原因。每天都到饭店来——他那时正在外面做着生意并且还有一个工厂。
  他每天都到饭店里来,来了就追着我的屁股骂我,问我为什么不理他,问我看上谁了。
  我从没有好脸色和好声气对他,每次都弄得他暴跳如雷,有几次还动手打了我。他下手很重的。
  我和文的事情被姐夫发现正是在他又一次动手打了我之后。
  姐夫打我的时候我从不敢出声,我怕人家笑话更怕文听到。但那次的动静太大了,姐夫将被他打了几个耳光后倒在地上的我拖了几米远,在仍然没得到他想要的答案后,他拿起桌上的一个茶杯狠狠的砸过来,我头向后躲了一下,杯子擦着我的额头飞过去,落在地上发出很大的破碎的响声,顿时我的额头火辣辣的痛,我伸出手去摸了摸,手指上竟然沾有鲜红的血迹。
  我起身下楼,我走到走廊尽头的一个洗手池子前将我额头的血迹洗去。当我抬起头来时,文的头从洗手池后面的窗外探了出来,满怀关切的眼睛里含着泪水。我对他无力的笑了笑,努力用安慰的眼神看着他,然后朝边上歪歪头,示意他赶紧走开。
  但是已经迟了,在文还没来得及将头缩回去的时候,姐夫幽灵般的出现在我的身后。他看到了文的脑袋,在那一刻,他明白了一切。
  没几天,文就离开了饭店。
  其实姐姐早就能感觉到我和文的事情,并且也问过我和警告过文。后来因为不太确定也就不再提。这次的事情出来后,她已经无力回天。
  我前面说过,姐姐很喜欢文。她真的喜欢她,我甚至都怀疑姐对他的喜欢也是出于男女之情,虽然姐比文要大十几岁。但文实在是太讨女人喜欢了——我相信,只需和他呆上很少一段时间,任何女人都会喜欢上他!
  姐姐帮文在镇上重新找了份工作——她的条件是,让文一定一定不要再和我来往。
  但是,我们没办法不来往。事实上正是这样,我们没有真正的分开过,哪怕是一天!
  每晚,当饭店打烊后,在我回姐姐家的路上,文都会等在那里。当然,别人看不到他。只有我知道,他就在那棵很大的柳树后面,在路灯照不到的阴影里,用他温暖的眼光迎接我再送走我。
  终于在一个晚上,我故意拖了点时间,没有和其他的女孩们一起回(和我一起住的有饭店里另外三个女服务员)。那晚,在打烊的时候我将围裙解下来揉进了盆里,还有套袖。我和那几个女孩说,你们先回,我将围裙和套袖洗了。
  当我心情激动的走到那棵柳树背后时,文迎向我,将我紧紧的抱住。我们的泪水交织在一起,吻去又流出来。
  我怜惜的摸着他的脸,他明显的瘦了下来。
  我和他说,明天下午,你在镇北的渡口那儿等我,沿着镇中心的这条路一直走,走到河边就是。
  他惊喜的使劲点头。
  第二天下午,等大家都午休后,我轻轻的推出自行车。
  饭店到那条河的渡口有两公里路。河堆很高,老远的我就望见文正站在那里往我的方向眺望。
  他看见我了。他冲下河堆迎向我,满脸欣喜的将我的自行车接过去。
  我们一起登上河堆。河堆往下是一个渡口,渡船在河对面,有几个过河的人在等候艄公。沿河堆往东是一片茂密的芦苇荡。让我们差点惊呼出口的是:距离渡口往东几十米处竟然有一座断桥!
  那真是一个绝佳而又浪漫的好地方啊!
  我们几乎是跑着上了那座断桥。那是一个平板水泥桥面。两岸到桥下的第一个桥墩处仍保留着有二十米长左右——这条河面总宽应该有七八十米吧。
  那桥是被一条船撞断的,那条船还沉在桥的下面。要知道,那时的河水是多么的清澈见底啊,我们能清晰的看到水底那条沉船的轮廓。
  桥头已经被漫天的芦苇包围。我们依偎着坐在桥上,静静的看远处的那条渡船来来回回的将两岸的行人摆渡到对岸。天空一片净蓝,棉絮般的白云和岸边那望不到头的芦苇倒映在河里,令人心醉。
  我们不怎么说话。很长一段时间后,我们起身,在执手对视的那一刻,我们读懂了对方的眼里想要什么。
  我们像喝醉了酒一样相拥着向芦苇深处走去。
  越往里走芦苇越茂密,在河岸和河堆的半坡中间有一条仅容一人步行的小径,我们沿着这条小径往东,直走了两百米左右。然后,穿过重叠的芦苇横着往河堆上走去。在快到河堆的另一面并已看不见那条小径的时候,我们相互搂抱着坐了下来。我浑身酥软,心旌摇荡,无法自持。
  文半跪下来,脱下他的外套铺在长满着柔软茅草的地上,将我轻轻的放在上面,然后低下头轻轻的吻我,动手解开我的衣扣。在我闭上眼睛的那一刻,我发现,头顶的天空好蓝好蓝!
  这以后,我们每隔差不多一个礼拜就会来断桥约会,基本上我们分别时会说好下次相见的时间。
  这种情形坚持了将近半年左右。这半年,我们都很幸苦,因为,我们出来都不容易,有几次,我因为被姐夫缠住来不了,那时,文就会一直等到天黑,然后仍是站在那棵柳树后面。只到看到我出现后才会放心离去。
  那是一段多么美好的时光啊。我时常依偎在文的怀里说,那怕我即刻就死去了,这一生也是值得了!

楼主四道圩 时间:2012-06-29 00:19:45
劳动街上的女人之——姨母的儿子(原创首发)

文/四道圩

 

   4
  当然,对于姐夫来说,他仍能感觉到我和文从来就没有断绝过来往。他原以为,将文赶走了我也就死心了,谁知道事情恰恰相反!
  本来文在的时候我们还有所顾忌,生怕举手投足间被大家看出些端倪来。自他离开了饭店后,除了我和姐姐,再没有人见过他。我姐夫也看不到他,无法了解他的行踪,并且,那段时间他的生意很忙,也顾不上管我,所以,我们有了比原先更充分的自由。我们的感情更与日俱增。
  但是好景不长。
  在第二年的秋天,姐姐的饭店因为种种原因不开了。姐夫重又办了个规模不大的工厂,我和原先在饭店里的那些服务员全部去那小厂上班。在当时,出门打工的人还很少,所以,如果能在镇上找份工作已经相当不错了。
  姐夫的这个厂在他家里办——他家的院子很大,有很多间房子。我敢说,他家的院子比我们这里农村的哪一座小学都大。所以,对于办那样规模的一个小厂来说足够了。
  我不再住在他家里,我开始回自己的家。我的家在镇的北面。距姐夫的厂有一公里路。我每晚下班后在姐姐家吃完饭才带着孩子回家,那时,我的孩子已经上学了。
  因为上班的时间有所限制,我和文相见的机会越来越少。我们不得不强忍着相思的煎熬。他开始给我写信,每天都写。
  文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他很喜欢看书。也喜欢写一些很诗意的句子。自从我们见面的机会少了以后,他写的东西都是为了我,他将他对我的所有思恋都写在那些纸上。很潦草,有时候没头没尾的。完全是想到什么就写什么。每次,我们见面的时候,他总能拿出厚厚的一沓来,他将那些凌乱的文字和纸张揣在一些信封里,鼓鼓囊囊的,口都封不上。
  每天晚上,等孩子都睡了的时候,我就将他的那些信拿出来看。那些火热的句子让我心跳,让我流泪,让我如痴如醉。
  我将他所有的信都藏在我的枕头里,每天看完了将口缝起来,想看的时候再将口撕开,看完再缝。没办法,我必须这样做。那个恶棍——我姐夫,像一匹饿狼,没事就会睁着他那血红的眼睛盯着我,并且不时的跑到我家里来,疯狂的撕扯我,并满屋转圈,希图能寻找出一些我和文之间的蛛丝马迹来。
  他能感觉到文的存在,知道我和文从来没有断过来往。这令他越发疯狂,他频繁的纠缠我,让我不得安生。
  终于有一天,姐夫还是发现了那些信件。那天,我没去上班,我大儿子生病,我带他去了医院后就留在家里。在我将一桶衣服洗完后,我又拆开了我的枕头,儿子正在他的床上睡觉。
  当我手捧着文的那些充满爱恋和相思的信件发呆时,姐夫闯了进来。
  这一切来的让我措手不及。他发疯似的将我的信一点一点撕毁,在屋里院子里仰天抛洒,那些碎屑飘在空中像是漫天飞雪。他不顾我儿子的哭叫和哀求,将我往死里打,将我的头发一缕一缕的揪下,将我推倒在地,使劲的用脚踹。在那一刻,我感觉我快要死了。
  没几天,姐就找了我,说,文的工作丢了,并且,他的父母也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不会再让他来这个镇上了,现在,他已经回了农村的家里——他的家离我们这个镇上有近七十公里的路程。
  我当时就呆了,立在那里只觉得再也站不住了,眼前一阵阵的发黑。我知道,我失去了他,彻底的失去了他。
  那是九四年的深秋,漫天的芦苇叶子已经开始苍黄。

楼主四道圩 时间:2012-06-29 00:20:54
劳动街上的女人之——姨母的儿子(原创首发)

文/四道圩

 

  5
  接下来的日子里,任我如何打听,也得不到文的丝毫消息也收不到他的信。我心如死灰,机械的每天上班下班,带着孩子,再没有一丝笑容。
  直到到第二年腊月,一天午后,我正在上班,姐夫来了,围着我前后的转悠。脸上挂着不怀好意的笑,阴森得瘆人。
  我不理他,只管干自己的活,他转了几圈后开口了,他问我,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看我不理,继续笑嘻嘻的说,今天是腊月初六,你记好了,今天是他结婚的日子!
  这个消息如同惊雷般在我头上炸响。我刹那间呆立当场,竟然没了知觉。
  我苦苦的等了一年多,等来的竟是这个消息!我的泪开始肆意流淌,我没知觉的往门外走去,双腿好像不是长在自己身上。出了门后我开始狂奔,却不知道要去哪里,只是往前跑,没命的跑。
  等到停下来时,我才发现,我已经到了断桥上。我趴伏在那桥面,放声嚎啕,再也站起不来。
  我不再打听文的消息,我的生命中再没有他了。

楼主四道圩 时间:2012-06-29 00:21:26
 
劳动街上的女人之——姨母的儿子(原创首发)

文/四道圩

 

  6
  七年后的一天下午,我的店里来了个老人。驮着背,又瘦又小,背着一个用蛇皮口袋改成的背袋,里面鼓鼓囊囊的不知是些什么东西。我以为他是买酒,就问他带壶了吗。
  他抬起一张像是枣核的满是皱纹的脸,嘶哑的问我,你是四丫头吗?
  我诧异的看着他,说,是啊,您是谁啊?
  他的眼光很浑浊,开始动手往背袋里掏东西,摸索了一会后掏出了一个布包,然后他就在柜台上将这布包解开,解开后竟然还有一个黄色的塑料袋,袋口也是系着的。他将袋口吃力的再解开,里面露出一些参差不齐的纸片来。我越发的好奇,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这他做这一切,只到他将那厚厚的一沓纸拿出来小心的放到柜台上。
  我的心开始猛烈的跳了起来,我看到了那些熟悉的字行,那些毫无章法的凌乱笔迹和已经泛黄的字体——正是文的字迹啊。
  我差不多是扑了过去,颤抖着将那些纸紧紧的抱进怀里,再不愿放开,眼泪也串串的滴落下来。
  过了半天,我才发觉自己的失态。我不好意思的抬手擦了擦眼泪,转向老人问,请问您是谁啊?文是您的什么人?
  然后赶紧拿来一张凳子让他坐下。
  老人的眼睛越发浑浊起来,声音也越发低沉嘶哑。他说,那个逆种是我不孝的儿子。
  我有点吃惊的看着他,问他,大爷,您怎么这样说他啊?
  老人久久的低着头,不愿抬起。过了半晌,才又说到,你什么时候去看看他吧,他临走时留了封信给村里的一个孩子,交代要将这些纸头交给你。
  我有点反应不过来,颤声问,临走时?他去了哪里?我到哪里去看他?
  他死了,他希望你有机会去他的坟上去看看他。
  ——老人的头抬了起来,眼里已满是泪光。
  我站立不稳,一下子跌坐在地上,呆呆的看着老人,无法相信这是真的。那一刻,我差点要将老人赶出去,我无法接受一个陌生的老人给我带来一个这样的消息。
  我喃喃的说,你在骗我,你们都在骗我……

楼主四道圩 时间:2012-06-29 00:22:08
劳动街上的女人之——姨母的儿子(原创首发)

文/四道圩

 

  7
  文在一年前就已经走了,他是悬梁自尽的。
  那次,在他被厂里莫名的开除后结了帐出了厂门的时候,他的父亲正站在那里等他。他的父亲只和他说了一句话:跟我回家。
  文什么也没说,他已经明白了。
  回家后的第二年,他在父母的张罗下和本村的一个小他一岁的姑娘接了婚,过了一年后生了个男孩。
  据他的父亲讲,文的婚后生活很不好,夫妻经常吵架,并且吵得很凶。后来文开始长久的沉默,只会在一些纸上涂涂画画,涂画一气再撕掉。
  为了生活,文在本村的一个砖厂做工,做的是最脏最累的活,人也日渐的消瘦下去。
  在孩子四岁的时候,一天中午,文干活干得累了,就请了假回家休息。到家后他的妻子责备他,说他不能吃苦,一家老小的,不苦又怎能吃得上饭?一赌气,中午饭也不做扭头就去睡觉了。
  等到文的母亲将午饭做好去叫他时,文已经衣褂整齐的悬在了西屋的梁上。
    
  他留给我的这些信是他放在他邻居的一个孩子那里的,他只是让那孩子不说,并给了些钱给他,说等他不在时再拿出来,却没有交代拿给谁。
  只到过去了半年,那孩子才将这些信拿给了他的母亲,那个母亲将这些信再交给了文的父亲。
  他的那些信里,最上面的一张纸上,写了我的名字和地址,并提出了要我去看他的要求——原来,他已早怀死念。
    
  我趴伏在文的坟前,已经流不出一滴泪,也发不出一丝声音。
  他的坟在一片无垠的麦田中间,麦子已经秀穗。周围很寂静,只有风吹过麦稍时发出的呜咽,绵延不绝。坟前,我烧尽的纸灰四下飘舞。
  此时,太阳已经西沉,天际一片猩红,如火,如血。

楼主四道圩 时间:2012-06-29 00:32:34
  请将文名更正为《劳动街上的女人之——姨母的儿子》
  谢谢!
作者 :林尤超 时间:2012-06-29 01:54:41
  很惨烈的爱情故事。悲剧的结局,幸福而跌宕的过程。有些爱情就是这样,一旦黏糊上,一辈子也都无法分割……所谓命里的那一半,也许就是这个德性——任凭风雨飘摇,他/她就是爱你,离开了你,犹如鱼儿离开了水……直至剧终……【很感人,虽然粗糙了些,匆匆情节,如刻意营造,将是一篇优秀小说作品。问好兄弟撰安!】@四道圩
作者 :林尤超 时间:2012-06-29 01:58:50
  因为可读性很强,建议推荐首页:)@bamboo_ly、@执着沉默
作者 :bamboo_ly 时间:2012-06-29 06:07:56
  好,待会来仔细拜读并编辑推荐:)
作者 :bamboo_ly 时间:2012-06-29 09:09:24
  许久没读篇幅较长的文字,仔细拜读,为男女主角的爱而疼痛......
  
  问好四弟!
  
作者 :bamboo_ly 时间:2012-06-29 09:35:48
  编辑: 
    
  
作者 :bamboo_ly 时间:2012-06-29 09:36:27
  愿上帝与她们的爱同在!永永远远~~~~~~~~~~~
作者 :bamboo_ly 时间:2012-06-29 09:38:48
  

  有些爱似乎是【死】了,可她却是活着的;有些情似乎【活】着,却是永远的死了!
作者 :bamboo_ly 时间:2012-06-29 09:41:20
  真正的爱情,虽凄然短暂,却是幸福而永绵的......
作者 :bamboo_ly 时间:2012-06-29 10:03:11
  帖子标题:【灵魂贵族】女人与姨母的儿子  
  帖子地址:http://groups.tianya.cn/tribe/showArticle.jsp?articleId=3244d420b427d2258cbc8c7288185e7e&groupId=472007
  所属分类:人文社会-文学
  申请理由:有些爱似乎是【死】了,可她却是活着的;有些情似乎【活】着,她却是永远的死了!一个惨烈而缠绵的爱情故事;一段令人疼痛得无法流泪的深情!好帖共享!
作者 :繁华一瞬间 时间:2012-06-29 10:52:04
  先占地,再慢慢品读。
作者 :春风蝶舞 时间:2012-06-29 10:53:05
  来吧首页推荐。
作者 :bamboo_ly 时间:2012-06-29 11:06:37
  多谢@春风蝶舞 真情推荐!
  
  恭喜四弟首页!
作者 :言言星月 时间:2012-06-29 15:08:48
  再次拜读你的文字!
作者 :寻找传说2012 时间:2012-06-29 16:11:51
  这就是真爱吧。
  拜读了!
作者 :1315496949 时间:2012-06-29 16:17:15
  人活着,爱情死了。
  人没了。爱情永生。
作者 :林尤超 时间:2012-06-29 17:35:57
  恭喜首页:)加油,兄弟!@四道圩
作者 :林尤超 时间:2012-06-29 17:36:40
  感谢真诚推荐!祝编安!@春风蝶舞
作者 :林尤超 时间:2012-06-29 17:37:16
  感谢竹子的推荐,辛苦了:)
作者 :飞飞1314520 时间:2012-06-29 20:21:30
  :)
作者 :高山对虾 时间:2012-06-29 20:32:29
  结尾给我的感觉是隐隐地有些悲壮,尤其以景抒情,用落日的猩红,如血如火的残阳,更加深了故事的悲剧色彩。文章精彩,感谢分写!
作者 :执着沉默 时间:2012-06-29 20:53:43
  恭喜首页!@四道圩 感谢@春风蝶舞 真情推荐!
作者 :碧蓝若雪 时间:2012-06-29 21:34:08
  拜读四道圩 真情好文。
作者 :嗨沙漠 时间:2012-06-29 21:36:22
  恭喜首页~
楼主四道圩 时间:2012-06-29 22:37:23
  @林尤超 提交日期:2012-06-29 01:54:41    10#
  
    很惨烈的爱情故事。悲剧的结局,幸福而跌宕的过程。有些爱情就是这样,一旦黏糊上,一辈子也都无法分割……所谓命里的那一半,也许就是这个德性——任凭风雨飘摇,他/她就是爱你,离开了你,犹如鱼儿离开了水……直至剧终……【很感人,虽然粗糙了些,匆匆情节,如刻意营造,将是一篇优秀小说作品。问好兄弟撰安!】
  ----------------------
  老哥说得极是!本次文早在几个月前即有了情节并已动手写了些,本是想写长篇的,但因了些缘故放弃了,加之精力以及能力问题,就搁置了起来。但心里一直没忘,于是昨晚拿出来重新构思了情节并改了结构,重新修改并续写下去,写了近五个小时完稿,没能细细校核并推敲,所以正如老哥所说,粗糙了些,确实如此。
  谢谢老哥指点,日后定当用心!
  问好,远握!
楼主四道圩 时间:2012-06-29 22:42:34
  @bamboo_ly 提交日期:2012-06-29 09:38:48    16#
  
    
  
    有些爱似乎是【死】了,可她却是活着的;有些情似乎【活】着,却是永远的死了!
  ---------------------
  谢谢竹子姐,谢谢推荐和编辑,幸苦了!本文完稿时,正是昨夜十二点整!写到最后时竟已悲痛不能自抑制,故而结尾较为潦草,并且,再没精力重头审核。正如@林尤超 大哥所说,“粗糙了些”。
  再次谢谢你的梁祝!感动!!
  问好!
楼主四道圩 时间:2012-06-29 22:43:19
  @春风蝶舞 提交日期:2012-06-29 10:53:05    20#
  
    来吧首页推荐。
  ----------------------
  谢谢春风推荐!祝好!
  
楼主四道圩 时间:2012-06-29 22:44:10
  @言言星月 提交日期:2012-06-29 15:08:48    22#
  
    再次拜读你的文字!
  --------------------
  谢谢!问好!
  
楼主四道圩 时间:2012-06-29 22:44:43
  @繁华一瞬间 提交日期:2012-06-29 10:52:04    19#
  
    先占地,再慢慢品读。
  -----------------
  谢谢,问好!
  
楼主四道圩 时间:2012-06-29 22:45:49
  @飞飞1314520 提交日期:2012-06-29 20:21:30    28#
  
    :)
  --------------------
  飞飞好,:)
  安好!!
  
楼主四道圩 时间:2012-06-29 22:47:02
  @寻找传说2012 提交日期:2012-06-29 16:11:51    23#
  
    这就是真爱吧。
    拜读了!
  
  ------------------------
  算是吧,真爱,就算在小说里,也很难寻找了!
  问好!
楼主四道圩 时间:2012-06-29 22:48:20
  @1315496949 提交日期:2012-06-29 16:17:15    24#
  
    人活着,爱情死了。
    人没了。爱情永生。
  
  -------------------
  惟有一死得永生!
  问好!
楼主四道圩 时间:2012-06-29 22:49:13
  @林尤超 提交日期:2012-06-29 17:35:57    25#
  
    恭喜首页:)加油,兄弟!
  ----------------
  谢谢老哥,加油!
楼主四道圩 时间:2012-06-29 22:50:06
  @高山对虾 提交日期:2012-06-29 20:32:29    29#
  
    结尾给我的感觉是隐隐地有些悲壮,尤其以景抒情,用落日的猩红,如血如火的残阳,更加深了故事的悲剧色彩。文章精彩,感谢分写!
  -------------------------
  谢谢高山点评!
  问好,共勉!
作者 :灵魂贵族专用基金 时间:2012-06-30 15:32:51
  灵魂贵族专用基金 四道圩 红包:恭喜发财,(数量1 ,加588分)留言:恭喜好贴上首页!感谢你对灵魂贵族的支持!
  
作者 :夜泊2009 时间:2012-07-01 13:48:27
  四道圩兄弟,串个门啊
  
楼主四道圩 时间:2012-07-01 19:37:55
  @夜泊2009 提交日期:2012-07-01 13:48:27    44#
  
    四道圩兄弟,串个门啊
  ---------------
  貌似你已消失一个世纪了,拉肚子好啦?
  
作者 :MZXlijing 时间:2012-07-01 20:19:47
  亲们,有在网上购买衣服、裤子、鞋子。美容品、包包、数码、家具饰品、母婴玩具、时尚礼品、图书音像,充值话费,预定酒店,机票,等等。。。向你们推荐一个新网站,http://url.cn/21Itz4 亲、有时间去看看吧!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也去捧个人场吧!包赚不亏哦!去看看吧!!!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