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记忆的碎片.

楼主:古羊云剑 时间:2016-02-24 23:20:21 点击:204 回复:8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记忆的碎片.
  夏夜

  江城泸州,盛夏夜晚,钟山萤火,如繁星点点.
  H和Y掀开门,对我喊:“快走,上山.”
  H是医专学员,Y在护士班.约我夜晚摸黑上山.,要做甚么,也不明言.只是往山上攀.
  山路蜿蜒,我靠淡淡的月光照明,高一脚矮一脚地跟在后面
  来到一片小树林边,只见草树间,萤火挂满,人走上前,惊飞起来,如流星满天.
  望坡下,山城灯火璀灿,远处的灯和近处的萤,恍若连成一片,分不清是萤还是灯.
  两女孩摸出早准备好的纸袋,叫我一起抓萤火虫,一会儿,就是满满一袋.
  我们兴趣盎然,回到医院大楼,找间空屋,不开灯,打开纸袋,萤火,陆陆续续升起来.很快,整间屋内,星光闪烁,萤火上下翻飞,时起时落,时而,挂在空中,如盏盏孔明灯.
  “你们在干啥?”突然,有人把门一下就推开,并立刻拨亮电灯.带着一脸的诧异。
  闯进的是陈,他见H和Y依在一起,我远远的靠在墙角,很是不解,又似乎舒了口气.
  “快关灯”Y喊。陈把灯一关,见满屋萤火,长长地”啊”了一声,扫兴而去.
  “人家是担心你”小Y说.“你瞎说”H反驳.“人家肠子都想纠了,你还装”“就他?”
  被一打扰,甚么兴趣都没了.我们遍开门窗,让萤火虫回归原野,自由地飞翔.[待续]

  昨晚上山,没注意,裤管划个口
  .“坐窗边去”H手中拿着针线“我给你缝缝.”H和我同年,大月分,俨然象个大姐姐.说话总带点命令.
  刚缝两针,Y看见,“我来织”小Y一把抢过,不由分说挤开H,坐到窗台对面,拉过我的裤管,就开始飞针走线。
  窗外,阳光明媚,近处有一堵矮墙,墙上爬满了牵牛花。滕蔓重重叠叠地缠在一起,从绿叶中伸出一个个蓝中带红的喇叭。蜜蜂在花中穿飞,有时两三只蜜蜂挤在一起,钻入一个喇叭。一只采蝶赶来凑热闹,刚接近花,又被蜜蜂赶走,就不停地在花间穿点。又一支只彩蝶赶来,也被蜜蜂排开,于是,两只彩蝶搅在一起,忽近忽远,若即若离,上下翻飞。
  “啊”突然一针扎在腿上,我忍不住叫了一声,转过头看Y,口中虽没讲,心中却想,这人怎么这么不小心。小Y只管埋着头,继续编着方块,好象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却似有一股潮红贯到耳根。我看她织的地方,针脚整整齐齐,好象写着许多个田。
  H过来打趣道,“看这针脚,好一个巧媳妇呢.”小Y一口咬断线,抬起涨红的脸,拿针就追着H扎,两人嘻嘻哈哈,撵得影都没了。


  记忆碎片。夏天 (续二)
  宜宾近郊的铜河边,大卡车排着长的队,好半天才等到渡船。
  汽车轮渡离开了河岸,在薄雾中缓慢地在浮移。河面宽阔,几只帆船轻快地在水面划过,驰向朦朦的天边,水鸟紧靠着河面飞行,时不时一头砸向水面,在水天一线处,落日余晖,透过薄雾,闪出数道金线。
  想起昨晚,因学校有急事,要我必须及时赶回。当我向H和Y匆匆告别,小 y竟拉着衣角,不让走,继而放声大哭。 H用双臂搭着两人的肩,不着边际地劝。直到夜半,小y方才收声就寝。
  今一大早,两人就来敲我的门,说是已向熟人打听清楚,从隆昌回成都的路线已不行,须从宜宾绕道,赶火车回省城。
  随及两人拉着我去军分区,直接把我送上一辆军车,见到军车启程,这才挥手与我告别。车已走了很远,两人还在那里挥手,想起两姐妹多日来对我的无微不至的关助,心中感激之情油然而生。
  轮渡终于把人和车送到对岸,照例人先下船,待车上了岸,又才重新上车,可我坐的那军车下船后,却没有再停,一直就往前开走,完全没有停的迹象。我正想追上去,却有人拍我们肩。转头一看,竟然是Y和H,全睁着笑眯眯的眼睛。
  “怎么会是你们?”我大感意外。“路上超过你车,还鸣了号,打过招呼喽。”H和Y看我惊讶的样子,笑得格外开心。“上这辆吧,这是在军区就讲好的。”
  原来她俩居然早有安排,就把我蒙在鼓里。“傻傻的,还不动?”在y的催促下,我爬上车。
  气车在坑洼不平的路上颠簸,两座的副驾位挤了三人。再次意外的重逢,使本已孤身独行的我,如沐温泉,心中暖暖的。[待续]


  列车缓缓地滑进了内江站
  "要是我到了成都,在什么地方能找到你?"下车前,H随口问我.
  "学校啊"我当即把我所在学校和相应地址给了她..
  经过隆昌站时,Y依依不舍地下了车,从窗口看到,她下车后,站在那里,泪流满面地不住挥手.
  车停稳,人们蹙拥着下车,在挤到车门的最后一刻H扭过身来向我挥挥手,然后就象被人抬着一样被挤下了车.
  ,列车慢慢启动了,突然听到车窗被敲得响,往窗外一看,原来是H,在外面贴着窗挥手,我探出身也挥手,列车慢慢地滑移,H跟着车跑了好几步..列车开始加速,H还站在那里挥手,然后变得越来越小,越来越小,直到看不见,我才把探在窗外的半截身子收回来.
  列车以每小时30公里的时速往前慢慢地摇着.我的思绪又回到昨天.
  我们三人挤在两个副驾位上到了宜宾军分区,然后落脚在接待站.
  在逛街时,小Y遇到一群同学,那个高兴劲真是没法形容,我仿佛觉得,这群未来的小护士简直就象一群麻雀.我和H在另一边等得腿都发麻了,她们的话还叽叽喳喳说个没完.
  一支游行的队伍,一边高呼口号,一边快步走来,把我们和小Y那群完全分开,那队伍好象没完没了,包括看热闹的人裹在一起,形成强大的人流,把我和H连挤带推地卷着走,待能站稳脚跟时,已离原处相去很远..
  要立刻找到Y有如大海捞针,反正她已和同学在一起,也没啥不放心,我们索性往前,上了翠屏山.
  H爬山比我快许多,我还在半山腰,已听见她在上面欢呼呐喊.
  突然喊声嘎然而止,我上去见她愣愣地站在悬崖边.我问她咋了,她说挥手时包掉下去了.
  "这好办,我帮你捡"我一边说,一边攀着灌木往下溜".注意安全"H在上面喊.
  没下多远,就见H平时背的小黄包挂在一棵小树尖,我爬过去,老是够不着,我使劲一跳,包是抓住了,可落下来就不在原处,竟落在一堆松散的腐叶土上.由于坡度大,落体重,松土不能承重,连土带人垮了下去.
  到了一截缓坡,我终于站起来,有路无路地绕着从旁边爬上去.当我走近原处时,直见围了一大堆人,H被围在崖边声嘶力竭地叫救人.
  "救谁呀?"我挤过去故意问.
  " 你上来了啊?上来也不吱一声".H抡起拳头就打,我返身就跑,背后传来嘻嘻哈哈一片笑声.
  回到接待站,只见小Y怒目相视站在那里.“我看车票去,"H赶紧走去一边.
  "你们跑到那里去了,害得我满城找"Y拉着我的衣服使劲的摇,弄得旁人路过都绕着道.
  饭后Y细问了我和H走的路线,硬是拉着我又重走了一遍.[待续]


  夜半11点,似有人来敲门,轻轻的,扣门声若有若无.
  我打开门一看,是难民接待站的伙食团长,手里拿着个饭盒,"小小的表示,不成敬意,不成敬意."他一边说,一边把饭盒递过来.
  "是什么呀"我让他自己打开,原来是装得满满的蒜泥白肉."放桌上吧,马上通知所有管理人员来开个紧急会."我说.团长连连点着头倒退出去,赶忙叫人去了.
  我一回到学校,见里里外外全是难民.可以说是哀鸿遍野.由于重庆那边发生大型武斗,波及范围达数十个区县,导致大量难民拥入成都.我校被省革筹确定为难民接待站,把永川荣昌一带的难民全往我校安,一下子来了三千多人,弄得留校的师生手忙脚乱.
  军训团长找我谈了话:"大家都一致推荐你来当这个接待站长,希望能尽快结束这样杂乱无章的状况"我就这样临危受命上任了.
  当天下午,我让荷枪实弹的学校武装保卫队把难民通通赶到操场,排班站队.男的站一边,女人站另一边.把带小孩的女人作优先安排.首先让二十位带小孩的女人站成一个纵列,然后叫她们的男人相应站到妻子的右边,其他子女站到母亲的左边.站整齐后由我校武装队员带路,依序安排住处..这一队人走后又叫出二十位带小孩的女人,如法炮制,一批又一批依序安排.由于难民们基本是以家庭抱团出来逃难.故剩下的单身男女并不多,分开两排通铺也就解决了.到晚九点,所有难民全部安排完毕.
  我又让他们每个批次公推一位男性管理人员,半小时后,公推出的近五十位管理人员基本到齐.我在其中安排十人协助学校武装保卫队维护接待站内部秩序.难民内部的纠纷归他们管.安排十人负责物资管理,领来的日用品归他们去发放,其余人员全进伙食团,选出一位团长,六位采购,六位保管,及内厨管理人员.弄到凌晨一点,接待站难民自己的管理购架基本完成.然后我让所有管理人员回队,连夜造出本队全部人员名单,并规定于早上七点以前交到我手中.
  我带着接待站报告和附录名单,立刻去了仅三里地远的省革筹,不到九点,按每人每天一元的标准领回了补贴.在十二点,准时开出了接待站第一顿饭.
  当然,在那个年月,全国人民都奉行的是以温饱为基本需求,倡导着以艰苦扑素为荣,接待站三天两素的饭菜,难民们感到已经不错了,我再同意伙食团每周五开一次大油荤,难民们更是感激不尽.伙食之外余下的钱款,我让物管队买成床上用品发放给难民.并于每周张榜公布领回补贴的用度细账.于是在一些人的鼓动下,弄出了由伙食团长出面,给我送算泥白肉的事情.[待续]

  半夜11点通知开紧急会,想必是有重大事情发生,管理人员们不敢怠慢,几乎都是跑步前来,由于动静比较大,一些好奇心强的群众,也跟来看究竟.
  我见管理人员挤了一屋,应该基本到齐,就宣布开会.嘈杂的人声立刻静了下来.双双渴望的眼光,期待着我说事.
  我走到桌边高高举起了饭盒"这是你们的伙食团长,刚刚送来的凉拌白肉,大家说说他该不该这样做?"我话音一落,嘈杂声四起,"不就一盒肉吗?""送就送嘛,没关系""是应该表示表示"
  "我们没意见."人们各抒己见,说什么的都有.
  " 不!"我大声一喊,人们都静下来"他没有这个权力."我这样一说,四处鸦雀无声.
  " 团长是为大家服务的,谁也没给他这样的权力,由他随意拿大家的东西去送人,不管是送谁,都是错误的."人们似乎很感意外,但其中也有人开始点头.
  "由于他的行为已表明他不适合在现有的位置,我宣布,撤销他的伙食团长职务,同时取消管理人员资格."我当即让两名武装队员把撤职的团长送回原队.我的快刀斩乱麻,镇住了这盘散沙.
  "现在,让我们重新推选伙食团长,我们需要的是一位大公无私全心全意为大众服务的人".我让大家提名,推出四名侯选人,然后我提问题,让他们分别回答.从中确定了一位来担当此任.随及又宣布了几条相关的监督管理措施,弄到凌晨两点才休会.
  就在散会走人之际,窗外一个影子一闪即逝.[待续]

  新的管理班子工作勤勉,两组采购,一组专买菜,一人讲价,一人监秤,一人付钱,各记个的帐,买回后交保管,三位保管分别过称后签字验收,厨房领用时照样每样过称签字.团长检查三单齐全后签上字到我处报帐,我派护校队的人骇验存量后再签字,团长凭我的签字才能到会计处销帐和到储纳处领钱.另一组采购专买米,油,盐.管理程序同前.墙上每天公布帐单,供难民们观看.有疑问的可把问题写到答疑栏,由团长公开书面解答.
  伙食团供饭时人多拥挤,我让护校队监管排班.还另开一特别窗口,照顾老弱病残.我到窗口帮忙,恰逢一青壮到特别窗口挤着领饭,我接过他的铁碗,一扔几丈远.他想冲进来给我动武,还没进到厨房门,就被几位护校队员拖去操场,一顿拳脚加枪托,打得叫饶.我通知他们治安队,要将此人驱逐,傍晚,治安队长带着头手缠满绷带的人来认错告饶,方许暂留察看.
  通过撤换团长和暴打歪人两件事,难民中传开,接待站的管理人是个历害角色,众人学得循规蹈矩,各自打扫住处及过道卫生的要求,也被各队长严格贯彻执行.
  省革筹的相关人员到接待站来查看情况,见公开帐目,环境整洁,秩序井然,还看了供饭排班,竟是一路赞叹,说是他看到所有接待站中,办得最好的.当他在军训团长口中得知,管理责任人仅是一名高中生时,睁大了惊讶的眼睛.团长把我从人群中找出来,推到领导面前,他紧握着我的手,口中只讲:"没想到,没想到,后生可畏呀."
  领导走后,军训团长给我说:"晚饭后到我住处来." [待续]

  军训团长就住图书馆旁的一间小屋。
  “快,进来!”我刚一露头,就被招呼到床前坐下。一眼望来,床上被盖迭得是楞是线,屋内摆设整齐而简明。
  一只草绿色的大茶缸递到了我的胸前,我慌忙双手捧住。
  “看来同学和老师们的推荐是正确的。你能用短短的时间,把接待站管理得如此井井有条,也出乎我的意料。”团长开门见山,直接谈了他的看法。
  “想不想参军啊?”
  我盯着军训团长的眼睛,简直不敢相信听到的话。但那双深刻的眼睛里,分明透出热情和真诚。
  “想,当然想了!”我几乎是调集了全身气息喊出了这一句。
  “你撤销伙食团长,重建管理班子那晚,我就在窗外,看完了处理的全过程。”军训团长直言不晦。“我喜欢你的干脆明快,更喜欢你的大公无私。到部队来吧,进入了这个大镕炉,你一定会被打造得有所作为。”
  那一晚是我这生最亢奋的夜晚,我和军训团长谈了整整一个通宵。我几乎是搜肠刮肚,把平生所学一古脑儿倒出来,毫无嫉惮地在团长面前班门弄斧地炫耀。好得意忘形地将孙子十三篇,整段整段的背给团长听。直到窗外发白,才猛然想起打扰太过,早应该告辞才是。
  “我会推荐你进入我们部队。"临走时军训团长的一句话,让我那几天一直处于期盼和兴奋。[待续}
作者 :2paizhang 时间:2016-02-25 09:01:23
  碎片啊 多了就成回忆录了
作者 :无忌小男 时间:2016-02-25 10:28:32
  浣溪沙 春节时忆二
  是谁影瘦倚单车,新桃对面旧生涯。二月眉梢透碧纱!
  旧梦偎成头上雪,相思化作指尖沙。醒来心中几枚花?

  独坐轩窗月半弯,静待铃响拜新年。多少亲友憾无联。
  旧梦长埋星夜里,初恋仍忆阳台前。那些故事已昨天。
作者 :麻将推到胡 时间:2016-02-25 15:56:48
  春情情愫?
楼主古羊云剑 时间:2016-03-01 21:55:22
  这段时间百事缠身,就只好缓缓了。
作者 :方飞潮 时间:2016-03-31 16:25:26
  没得老所?
作者 :jesminey 时间:2016-04-01 05:16:31
  飞潮小姐帮澄清一下,本人有无让你在天涯删帖?
作者 :jesminey 时间:2016-04-02 05:45:27
  石钟山记,令狐冲,萤火虫……
作者 :125黑哨 时间:2016-04-05 15:59:46
  记忆有自己的节奏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