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一盏鱼汤

楼主:gougoumajia 时间:2014-12-17 08:43:08 点击:137 回复:5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风,悄无声息涌进清朗的阳光里,卷起树梢一页页焦黄,难道转眼又要翻去旧的一页了么?
  鼻底淌出的清水让我略觉心安,总是迷信,轻易感冒的人不沾大病。虽然这信我越来越不那么迷了,来的都是躲不掉的。
  怀里抱着一暖瓶鲫鱼汤,乳白温热,隔着冰冷扎手的不锈钢,只在心里感知它的成色。这是妈妈让我带给舅舅的。就在刚才,她用心熬汤期间,接了两个电话,一个是我孩子的舅舅打来的,一个是关于我孩子的舅舅的。我这个哥哥有些叫我母女无奈,妈妈小心翼翼挑拣出鲫鱼,灌汤的时候说:他可真象你舅舅。
  医院里人满为患,这个成语似乎是为医院特别是市级医院度身定制的。我在过道里搜索舅舅。本来就狭窄的通道,两边又用简易屏风隔出藕断丝连的加床,通行已显不易。天的确是大寒了,每条床上都捂着花样的被子,看来都是自家带来或者临时采购的。从披散在枕上的白发可知,这拥挤的通道上靠药水维持缓行的,都是上了岁数的人。若如此,这条路,挤一些,塞一些,以至于走得慢一些,对于肯饶上自己来陪夜的家属,着实是种安慰。
  我终于排摸到了舅舅,他足抵着厕所的入口,头挨着热水间的入口。表姐听到我招呼,从木椅上站起来。还没说上话,就传来"帮帮忙!帮帮忙!"的恳求声。半步之隔的对床,一个七十多岁的女人正在使劲往一团躯体下塞马桶,那里已经黄金遍野。热烘烘的空调气,我克制住胃液的翻涌。她热切的望着我们。我不得不承认,对于肮脏的忍耐底线,我只限于亲人。
  表姐经不住哀求,拿着厕纸过去帮忙,两个女人的力量还是不够。那团躯体虽然收缩得不成人形,但年龄使它凝结为不堪负荷的沉重。女人自己放弃了,给似乎一个男人打电话。掀起的被窝裸露出一切。
  舅舅没有动静,只有连着血管的点滴在下坠。我以为他睡着了,听着表姐肆无忌惮高声谈论着他的病情,我小心提醒她,在病区谈论这个不合适。她说,没关系,医生都是当着他和家属的面直说的。我心里苦笑了一下,这个家,活着的,也就是这个病床上的还算个明白人,不跟他自己说,又去跟谁说。舅舅,你是又做患者又做家属呀。
  他还是打了个招呼,示意自己是醒着的。我让陪了整夜的表姐出去转转,呼吸一些新鲜空气。我愣愣的坐在一旁,不晓得和他说些什么。问他喝不喝鱼汤?刚吃了午饭,留着晚上喝,他回。
  "我最近报了个书法班,妈妈让我把字带来给你看看。"我开腔。
  "字呢?"舅舅突然活了起来。
  "写得不好,我不敢带来。"我没说,我其实已经打算放弃毛笔字了。
  他用力哎呀了一下,惋惜道:"怎么就不带呢?!"
  "对了,手机里有几张照片,你看看?"我把手机屏对着他舒适的角度,他在枕头里使劲点了几次下巴,欣慰地说:"还是有基础呀!"
  "三代不出舅家门。"我应了一句,我知道他喜欢听。
  舅舅和外公一样,做了一辈子教师,和外公一样,都罹患了食道癌。除此之外,他们的命运大相径庭。我出世前外公就去世了,关于他的点滴,还是上次来探望舅舅的时候,在我追问下,他讲了一些。
  那是三个月前,医院大门外一排水红色的美人蕉开得正艳。舅舅刚被确诊入院。他坐在病床上看杂志,对于我的探望,有些盛情难却的无措。他当时很乐观,这辈子过得太苦,觉得该来的他不怕。他甚至催我早点走,忙自己的事,不必探望他。这个人真是怪,我从小就听着姨妈和妈妈数落他不会过日子。其实他只是怕被人打扰,更怕打扰别人。
  前一天晚上,他呼吸困难,被孩子们送进医院,那细胞已经全身扩散,整个左肺叶积水,导致呼吸受阻。这是表姐刚才绘声绘色告诉我的。我说,陪了一夜,你辛苦了。她说,谁让我是女儿呢!
  一谈及书法,舅舅就像打翻了话匣子。他在学生时代师从两位导师,他们先后落了牛棚,而他自己二十出头就戴上了右派的帽子,"生命自此再无阳光",这是他的原话。等他再次提起毛笔,乌黑的烟墨成了他这一路的寄托。
  表姐转回来,提醒我们,讲话太多,让舅舅歇歇,末了说一句,你不是不爱讲话的嘛。舅舅说,和有共同语言的人多少话也说不完。表姐顺手掳走我手机,要看看我俩孩子,她在我的相册里划拉着。我吃不准有那么几张那个照片是不是删除了,微微地沁出冷汗。
  "你越来越象你妈妈了!"她说。哪张?我借着提问顺回了手机。表姐一点也不象舅舅。他们没有血缘关系。舅舅结束监管回到上海以后,在45岁那年半娶半嫁入了舅妈家。当时她带着年幼的表姐正守寡。近50岁,他得了个儿子,就是我表弟。舅舅家的人事不宜多写,过于灰暗,甚至是带着点黑色幽默的。难道是人,不宜用愁苦与烟墨相亲太久太深?
  还是半步之遥,传来奇怪的格格的笑音。一个六旬左右的男子躬身在逗引那团躯体,嵌进枕头里的那张脸已经辨不出年龄和性别,瘪着嘴在欢笑,看起来象一枚光华的月牙儿。床上一切都已收拾妥贴。
  我拧开保温罐,往盖子里倒一盏鱼汤,让舅舅试着尝一口。他缓缓说,你外公从青海回来没多久就病倒了,我带着几条小鱼想回去看看他,送他最后一段,他们怎么也不放我这个右派。。。
  临走,我说一有空就去医院陪舅舅说说话,这一次他应得有些迫不及待。他说,外公留了两本日记本。我要他答应我拿给我读读。走出医院大门,风很紧,直接灌进了脖子。美人蕉已经被一排灌木悉数替换,这样娇艳的枝叶撑不过这季节的更替。被风一逼,我的鼻头发酸,又淌下了清水。要不,就把毛笔字坚持刷将下去吧,到了刷不动的那一天,也不知道还会有人在床头端给我一盏乳白色的鱼汤吗?

  
作者 :山芋玉米来 时间:2014-12-17 21:39:00
  花开的真好……
  
作者 :向兮 时间:2014-12-18 12:05:00
  看狗狗小文,赏花花草草
  
作者 :逐流2013 时间:2014-12-19 12:43:00
  整阳光一点不成吗
楼主gougoumajia 时间:2014-12-19 13:08:00
  外公的一生多了不少妖娆,应是阳光照进过现实。等拿到日记本,专门给你写个小太阳阿好?@逐流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