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古诗散文连载 故乡

楼主:李白的小弟李小白 时间:2017-02-27 15:05:53 点击:374 回复:102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古诗散文连载 故乡 总序

  谨以此组诗文,献给生我养我的那片黄土地。
  李小白来自山东。巍巍泰山,滚滚黄河,是自己最正宗的文化认同意象。
  那里属于古中原大地,是一个典型的中国传统农村。槐花冉冉,芃麦青青。柳笛悠悠,炊烟袅袅,成为自己童年岁月中最美好的记忆。
  长大后,寒窗苦读,职场拼搏,最后流落到南方。故乡的记忆渐渐离我远去。我逐渐忘记了,自己到底从何处来。
  近年来,随着父母的逐渐老去,回乡探亲的次数逐渐增多。自己才得以重新认识,那块曾经是如此熟悉,但现在又已是那么生疏的乡园。
  于是,我产生了一个想法,想利用自己手中的笔,写一写自己的故乡。
  写什么呢?
  首先,想写童年的记忆。故乡的山,故乡的水,故乡有我童年的足音。人无论走到哪里,无论自己喜欢与否,童年的记忆始终是难以抹灭的。她,已经深深地融化到我们血液之中,不断地浮现在我们的梦中,体现在日常生活中的每一个角落。记得上大学时,大家都讲普通话,我也不例外。有一天早晨,我刚从梦中醒来,突然问下铺的兄弟:某某,现在几点了?那几个室友都用惊讶地眼神看着我。我马上反应过来,刚才我吐出的,是我最熟悉,而别人并不习惯的乡音。
  其次,想写社会的变迁。我热爱自己的祖国,眷恋自己的家乡。我们生活在一个翻天覆地的时代。我们的国家和社会,正经历着过去几千年从来没有遭遇过的巨大变革。市场经济的力量,正在无情地撕扯着古老中国的传统社会,影响着我们每一个中国人。我想以自己的故乡为舞台,从一些细微之处着手,描绘一下当今时代的社会变迁。这里,有成功,有失落。有欢笑,有泪水。
  最后,想写生命的抗争。记得小时候读杰克•伦敦的《热爱生命》时,一度认为我们的生命是如此地顽强。但真的回到现实生活中,又发现我们的生命其实是如此地脆弱。我们都在自己的舞台上,按照命运设计的轨迹,扮演着不同的角色。对于命运的不公,我们曾经挣扎,曾经抗争,有欢笑,也有悲伤。几次返乡,我一次次地目睹了鲜活生命的凋谢,目睹了一幢幢古宅上的花落花开。这些生命,不分贵贱,无关荣辱。他们和我们,都是一样的。
  记得奶奶去世时,我因工作和生活原因,未能回老家奔丧。在刚过去的春节里,我专门来到爷爷奶奶的坟前,郑重地磕了三个头。我爱你们,我的父母,我的先人,我的乡亲。
  关于本组诗文的体例,基本上由一首古体诗,外加一篇随笔散文组成。有时候也会配上一些图片。诗的题材以古风为主,摆在前面。散文以写人物为主,每篇大致在3000字左右。到底能写多少篇,我自己心中还没有数。我想,大抵不会少于10篇吧。朋友们如有兴趣,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选择赏读。
  好了,开始吧,下面是第一篇:《赌命二龙》。

知音:1

赏金:200

最高打赏: 藤李熟了(100.0) 寒咸(100.0) 我要上榜

最新打赏: 藤李熟了

楼主李白的小弟李小白 时间:2017-02-27 15:07:49
  古诗散文连载 故乡之一 赌命二龙

  

  冬日阳光下,二龙的厂房。


  五言古体:赌命人

  故友罗酒炙,引我道悲凉:
  沉绵桑梓地,运命等犬羊。
  长兄早零落,独身奉爹娘。
  孽子遭凌践,立命敢彷徨?
  从容对强者,下手溅脑浆。
  威仪敢生望,安身岁月长。
  生涯何所倚?创业满雪霜。
  官人肯生顾,无缘引强梁。
  哀哉除夕夜,索债竟登堂。
  驱我荒坟下,寒鸦栖白杨。
  黄土即没顶,泪滴枉儿郎。
  平安祝妻子,笑语迎阎王。
  酒酣耳目热,声动摇垣墙。
  挥手送我去:樽中日月长。
楼主李白的小弟李小白 时间:2017-02-27 15:08:16
  附:原创随笔散文
  赌命二龙

  春节放假刚到家,妈妈就告诉我,说二龙知道我今天要回来,约我到他家里坐坐。于是当天晚饭后,我去找他。
  二龙的家位于村庄中心位置,宽阔的大门虎虎地临着大路。对面,就是一个面积达几十亩的深坑,听上辈的人说,那是当年村里学大寨时,所挖鱼塘遗留下来的。
  我敲他家的门,首先听到的是一阵凶猛的狗叫声,然后是一个女人的声音,我知道,那是二龙的女人。
  听到是我的声音,二龙急匆匆从房间里跑了出来,趿拉着鞋子,披着外套。
  我趁着手电筒的光亮,粗粗看了一眼当年的那个小伙伴儿。矮小的身材已明显发福,一副敦敦实实的样子。当年的娃娃脸上,已被无情的岁月雕刻了不少的痕迹。
  二龙拉着我的手,喊着叫着,骂着那两只不识趣的狗,经过他的路虎车旁边,把我让进了他的堂屋。
楼主李白的小弟李小白 时间:2017-02-27 15:08:41
  房子里暖气很足,我感到一股热浪迎面扑来。
  坐定,二龙吆喝女人赶紧备菜。女人好像有点想法,说:
  “天都这么晚了,让饭店送几个不就行了吗?”
  “什么?你弄庄户饭店里的猪狗食,给我的老伙计吃,你想死呀。秀才是从大城市来的,啥好东西没吃过?你先弄两个简单的凉菜,再炒两个素菜,我们先吃着。然后,把昨天晚上我刚弄来的那只野兔炖上就行啦。”
  听得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赶紧说:“好了,好了,二龙。我是吃过晚饭来的,你真的把我当猪喂呀!”
  菜上来了,野兔炖上了。我们两个边喝边聊,海阔天空地。从他的工厂,谈到他的生活。从他的爷爷,聊到他的下一代。但似乎,他对我的城市生活不怎么感兴趣。
  “你的工厂经营得好吗?”我这可是访问老友的正常思维呀。
  “还好吧,今年还能挣个一两百万的样子”,二龙摸着头,憨憨地笑着,连娃娃脸上的刀疤都在跳动。
  “一两百万不少啦,比我挣得多了去了?”我实话实说。
  “切,秀才。我挣再多的钱,也不能和你比。你是咱村里出去的状元,从小就成绩优秀,万人仰慕。你的工作,风吹不着,雨淋不到,又没什么风险。体面荣耀,受人尊重。我呢,嘿嘿,我是一直在拿命来换生活呀。”
楼主李白的小弟李小白 时间:2017-02-27 15:09:01
  “不至于吧,二龙。怎么说,你也是村里的成功人士,大老板呀,往大处说,也算是新时期社会主义新农村理论的实践者啦”。我倒不是故意掉书袋,也是想和他开开玩笑。
  “什么什么新农村?你欺负我当初书没把书读好对不。嘿嘿。我说的你好像还不信。秀才,我们两个也有好几年没见面了吧。你呀,我看,真的连麦苗和韭菜都分不清了。大米饭吃多了,体会不到咱们庄户人的艰辛。好了,好了,咱两个伙计边喝边聊。”
  “秀才,我家的情况,你是知道的。和你们家不能比。你们的家族很大,人多势众。你的大爷在村里当了三十年的大队支书。你们的人,当官的当官,求学的求学,经商的经商,属于村里的贵族。当然,你们家族都是好人,从来不欺负人。就拿你大爷说吧,掌权三十年,至少没见人家打过人吧。”
  “我们家呢,三代单传呀,好不容易熬到我这一代,有了一个哥哥。结果又早死掉了,结果还得算是单传。”
  “生活在农村,人实在太重要了。家族里没有人,就注定要受气,秀才,这个你应该知道吧?”
  “我当然知道啦,但你家里人丁虽然少,我也没见你受多少气呀。”我有些疑惑地问。
  “秀才,你不了解我的生存之道呀。咱两个是老同学、老伙计。你看你,长的细皮嫩肉。再看看我,一脸的黄土气,敦不轮敦,黑不溜秋,像个装煤块的大个麻袋似的”。
  “我说拿命赌生活你还不信,你知道我第一次和人玩命的事吗?”
楼主李白的小弟李小白 时间:2017-02-27 15:09:23
  “那是十五年前的事情了。我和村西头二杠子家干仗。你知道,他们家兄弟六个,而我呢,就一个。人家打上门来了,我想退也没有地方。”
  “那次的事我知道,你好像没吃亏呀。”我确实听说过这件事。
  “哈哈,你知道我的原则吗?那就是:揪住一个,往死里打。打死一个够本,打死两个赚一个。我就是要他们真正认识到,我是真的把这条命豁出去了。来来,咱们继续喝酒。”
  “当时,我拎着一块砖头,一下子就把二杠子脑袋开瓢了,然后猛地一把,把他直接按倒在门口的粪坑里,一手死死地揪住他的头发,另一只手,紧紧地握着那块砖头。”
  “我狠狠地盯着二杠子其他五个兄弟。我的意思很明显:来呀,你们一起上呀,爷今天豁出去啦。在你们几个小子的家伙招呼到我身上以前,我先把你家老二的活人脑子砸出来。”
  “自从那次以后,至少在村里的,就没人敢欺负我了。在农村打架,花架子不顶用的,最关键的是能豁出去。”二龙说着,有些得意,酒也喝了几杯,娃娃脸开始泛红晕。
  野兔上来了,我夹了一只兔子腿,边嚼边问和他聊。
  “二龙,你在村里不打架,经常去外面打吗?你年龄也不小了,不能一直指望着打架过日子呀。”
  “哈哈,我的傻秀才。在外面,我才不和别人打架呢。打架,那是万不得已才干得呀。但有时候,赌命的事还真少不了。你知道吗?那年,我差点被人给活埋掉。”
楼主李白的小弟李小白 时间:2017-02-27 15:09:44
  “什么,活埋,还有这事?你给我说说。”我的心里一震,手中的酒杯也放下了。
  “唉,那是前两年的事了。我那这厂子经营遇到大问题,实在是干不下去了。自己赔就算了,可还有这么多的工人,都是咱乡里乡亲,总不能一年到头,连工钱都不给人家吧。想贷款?你知道,像我这样的土包子,你们城里有几个人信得过我们?”
  “怎么办?实在是没出路了。于是我一咬牙,借了200万的高利贷。”
  “那年的三十晚上,人家来了几辆车,来逼债。老婆吓得浑身发抖,孩子躲在炕上哇哇大哭。”
  “我对他们说:债,是我借的,和我老婆孩子没关系,我跟你们走,生死听你们吩咐。”走之前,我专门交代老婆,千万不能报警。”
  “他们把我带上车,带到几十里以外,我都不知道那是什么地方。当时,我的眼睛是被蒙着的。”
  “下了车,那是一片乱坟岗。他们七手八脚把我从车上弄下来。弄到已经挖好的坑边。”
  “他们指着坑说,你有两条路可以选择,一个是还钱,一个是自己跳进去。”
  “我对他们说,我不想死,但我眼下实在是没钱还给你们,我只有跳下去,于是我就跳进去了。”
楼主李白的小弟李小白 时间:2017-02-27 15:10:04
  “带头的那人一挥手,其他的人开始往坑里填土,哗啦啦地,没过我的腿,没过我的肚子。脸上、嘴里,鼻孔里,耳朵里全都是。”
  “带头的问我,怎么样,兄弟,味道不错吧,这回该有钱了吧?”
  ”我说,你们还是继续填吧。”
  “黄土没过了我的胸口,一直埋到我的脖子,我已经喘不过气了,脸憋得通红。”
  “带头的用脚踢了一下我露在外面的脑袋。冷笑着说,兄弟你有种,这可是你最后的机会了,还还是不还,就听你一句话了。”
  “我挣扎着,但挣扎不动。于是用尽平生力气说,你们埋吧,反正,钱这会儿我是没有。我拿这条穷命能抵200万,也认了。”
  “带头的叹了一口气,一挥手,其他的人又七手八脚开始挖土,把已经奄奄一息的我,从坑里像拖死狗一样拽了出来。”
  “等他们把我送回家门口时,大约是午夜时分吧。估计就是春节晚会结尾的那个时间,我胸中的那口气才算缓过了。”
  “进家门前,带头的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兄弟,好样的,利息我一分不要了。本钱,我不拘你时间。我相信你,一定能还上。”
楼主李白的小弟李小白 时间:2017-02-27 15:10:25
  我听得有些发呆,还是禁不住问他:“你把钱还上了?”
  “当然还上了,第二年我就还上了,我和那带头的,现在还是哥们儿呢。嘿嘿。”
  我有些不甘心,继续问:“当时,他们带你走,你应该知道有什么样的结局。你为什么不反抗呢,这可是在你家呀,街坊邻居都在,你不应该怕他们呀。要不,报警也行啊?”
  “不是这样的,秀才。我知道,被他们带走,肯定不会有好果子吃。但我能想到的,大致是他们可能会砍我的一只手,或者打断我一条腿之类的,没想到他们真的会埋我,呵呵。”
  “你问我为什么不反抗不报警?哈哈,傻秀才。咱们理亏呀,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借人家的高利贷必须按规则办呀。再说,我反抗又能怎样,躲过今天还有明天呢?再说,我还有老婆孩子呢。”
  “那我知道了,当他们埋你的时候,你知道他们不敢真的弄死你。”我顺着自己的逻辑,继续问他。
  “不,不,我真的不知道。而且,当时,我已经在死亡线上了。当时我就想,咱欠了人家的钱,愿赌服输。用自己一条命,换我一家人的平安,值了。”
楼主李白的小弟李小白 时间:2017-02-27 15:11:27
  说到这里,站在我们旁边的女人,开始小声地抽泣。
  二龙转过身冲她吼道:“大过年地,你嚎什么丧呀,还不快点去,把兔子给老子热一热。”
  不知不觉中,兔子也啃得差不多了,酒喝了也不少,我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和他们夫妻两个告别。
  他们送我出门,我也是实心实意:“二龙,你现在也有钱啦,也别一直在家里闷着,出门见见世面,开开心不也挺好,方便的时候,到我那里去坐坐哈。”
  “拉倒吧,秀才。你那地方我还真不习惯呢,拿那种小碟子小碗,吃那种难以下咽的大米饭?喝你们那种喝死也不出感觉的红酒,然后听你给我讲什么什么新农村的大道理?”
  “秀才,你还是到我这儿来吧,只要你不嫌我这儿脏,我的酒粗劣就行了,哈哈。”
  我站在寒风凛冽的门口,醉眼朦胧之中,扭过头来,借着门口路灯微弱的灯光,遥望了一眼远处矗立的二龙的厂房。又回过头来,看了一眼那张饱经风霜的娃娃脸,不觉眼圈有些发红。
  • 寒咸

    举报  2017-03-21 16:22:14  评论

    @李白的小弟李小白 :本土豪赏1个赞(100赏金)聊表敬意。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藤李熟了 时间:2017-02-27 15:14:45



  大才子这鸿篇巨制令人拍案叫绝啊~

  妥妥的正能量~
  • 李白的小弟李小白

    举报  2017-02-27 15:34:19  评论

    @藤李熟了 嘿嘿,藤李过奖了,让小白情何以堪?嗯,计划写十篇左右,不行的话,就在这一个帖子里,慢慢地往下贴,好吗?
  • 藤李熟了

    举报  2017-02-27 16:59:38  评论

    嗯嗯,慢慢来,不急的。我们要玩的闲庭信步才快乐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妍妍小狐 时间:2017-02-27 17:50:59




  小白白越来越厉害了嘻嘻
  • 李白的小弟李小白

    举报  2017-03-02 16:07:00  评论

    @妍妍小狐 嗯,我要准备第二篇了。藤李都帮我置顶了,太慢,太不够意思了
  • 妍妍小狐

    举报  2017-03-02 17:16:14  评论

    @李白的小弟李小白 小白白,当成任务就会有压力,千万不要哦~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藤李熟了 时间:2017-02-27 17:55:44
  @李白的小弟李小白 :本土豪赏1个(100赏金)聊表敬意,点赞是风气,越赞越大气【我也要打赏
作者 :小小苏中秋月 时间:2017-02-28 17:32:27
  看得我泪眼汪汪的,小白应该成为作家的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水之湄SM 时间:2017-02-28 20:32:16
  真的是太棒了!才情了得!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藤李熟了 时间:2017-03-01 10:23:15
  @小小苏中秋月
  @水之湄SM
  俩美女春祺。欢迎来到吐糟。
楼主李白的小弟李小白 时间:2017-03-04 15:06:31
  古诗散文连载 故乡之二 忍者三毛

  

  这是三毛老板成长的地方。也是文中所提到的,那首柏梁体古诗中所描绘的场景的发生地。

楼主李白的小弟李小白 时间:2017-03-04 15:10:08
  新乐府:忍者三毛

  忍者忍者竟何人?族中兄弟生寒门。
  老父几回食粱肉,老母青春无完裙。
  黄发稀落风飘摇,人前广众呼三毛,
  长衢大道阔步走,面带笑容心寂寥。
  可怜头顶矿工帽,凭人敲打凭人笑,
  漫漫长夜泪自流,泥途谁悲君年少?
  六月原野青草鲜,顽童欺我力薄单,
  拳下一步一叩首,步步道来尽辛酸。
  最忆那年樗蒲后,黄金白银恍在手,
  大梦一朝尽成空,空余碧血染破袖。
  贫寒儿童早当家,黄牙未褪理桑麻,
  习得算计勤擘划,终乘青云走天涯。

  时光冉冉二十载,化育桑田出沧海,
  祝福之际路逢君,昔日伶仃今可在?
  宝马豪车泊道旁,风霜满面叹苍黄。
  娇妻玉立桃花色,慈母新衣发苍苍。
  济南省府起华屋,中原千里谋逐鹿,
  安知昔日黄尘里,功业小就犹未足。
  携我之手话当初,色卑态恭气平舒,
  沉绵岁月尤珍贵,风雨散罢见荣枯。
  苦言少时多不易,兄长庇护永相记,
  男儿浮沉独打拼,干将磨砺出天地。
  淮阴侯,古越王,闻君数语泪茫茫。
  当年欺君宵小辈,宜来此处较短长。
楼主李白的小弟李小白 时间:2017-03-04 15:11:32
  附:原创随笔散文

  忍者三毛

  对于出生于八十年代的人来说,三毛这个名字应该不算陌生。对呀,这可是中国最负盛名的流浪者啊。
  今天我说的这个三毛,肯定不是那个三毛。但和那个三毛,还是不可避免地存在着一些联系。
  三毛是我远房的一个族弟,比我小一岁。
  说三毛之前,肯定要交代一下他的家庭背景。三毛的老爸,我远房的一个叔叔。在三毛的家里,他的智商算是比较高了。何以为证呢?有两件小事可以说明:
  第一件事,传说呀,只能是传说。三毛爸爸小时候,有一次跟着三毛爷爷在田里剔谷苗。剔谷苗,大家知道吗?就是谷子播种的时候,肯定要多撒一下,保证存活率呀。等谷子长到一定程度后,就要把多余的谷苗剔除,只保留自己想要的那些健康谷苗。三毛的爷爷在前面干活,三毛的老爸就跟在后面玩。玩腻了,肚子饿了,就吵着要回家。三毛爷爷不理他,继续剔自己的谷苗。三毛爸爸就在后面跟着叫唤:“走吧,走吧,回家吧。”三毛的爷爷干了好一会儿,站起来准备回家。等他老人家回头一看,嘿,简直把鼻子都气歪啦。为什么呢?你们能想象吗——原来呀,这个三毛的老爸,就一直跟在三毛爷爷身后,把三毛爷爷剔好的,准备保留下来的那些健康谷苗,一根不剩地全部拔了个精光。好长的一段田畦,整个弄得就像葛优的脑瓜儿一样。
楼主李白的小弟李小白 时间:2017-03-04 15:13:10

  

  三毛老板的出生地。也就是上文提到的,那个剔谷苗的爷爷的居住地。自从他爷爷死后,老宅整个就荒废了。
楼主李白的小弟李小白 时间:2017-03-04 15:13:51
  第二件事,可是我亲眼见到的哈。有一年我奶奶过大寿,三毛老爸来我奶奶家帮忙。客人走了,桌上剩下一大堆的扣肉,就是那种三四寸见方的肥肉块,三毛的爸爸看着眼馋。我伯父就站在他身边,指着扣肉说:“兄弟,你吃点吧,这个油水足。”三毛的爸爸也就不客气,拎起筷子,甩开腮帮子,连撕带扯,在众目睽睽之下,“嗒嗒嗒,呱呱呱”吃了起来。吃得我们所有在场的人都心惊肉跳,足足有二三斤呀。吃完了,用袖子抹了把油嘴,回家啦。到了晚上,受不了喽,躺在床上打滚呀,终于送医院啦。大家说,在这件事上,我伯父算不算缺德?我们在场的那些人,算不算见死不救?反正我自己每次回想起来,都有点良心受谴责的意思。
楼主李白的小弟李小白 时间:2017-03-04 15:15:15
  有了这样的爸爸,他妈妈以及家人处于什么样的水平,大家就可想而知了。据三毛家前院的邻居说,他们就从没见过三毛一家吃完饭后洗过碗筷。每次吃完以后,往院子里的桌上一撂,任由小狗小猫舔上一舔,小鸡小鸭啄上一啄,就OK下次吃饭继续使用啦。他的二弟,快十岁都要长毛了,还整天光着屁股满大街地跑。他小弟,智力还算正常,就是长了一双斗鸡眼,满经典的。又据三毛的后院邻居说,有一次,三毛的爸爸妈妈下田干活回来迟了,三毛就带着两个弟弟一起做饭吃。他的小弟拉风箱,三毛守着灶台做饭,鼻涕拖得多老长,都流到锅里去了。而且,邻居说是他亲眼看到的,三毛的JB还搭在锅沿上。后来,不知是哪个好事者,还为此写了一首柏梁体的古诗呢。诗中言道:
楼主李白的小弟李小白 时间:2017-03-04 15:15:51
  “不见爹来不见娘。
  鼻涕拖得多老长。
  JIBA搭在锅沿上。”
楼主李白的小弟李小白 时间:2017-03-04 15:16:19
  三毛的伯父伯母,年轻时远赴新疆建设兵团,属于体制内有身份的端铁饭碗的人。三毛的两个堂兄,长得都仪表堂堂,城里的时髦青年。在我小时候,三毛的伯母有一次从新疆回老家探亲,一进三毛爷爷那个老院儿,心里那是拔凉拔凉滴。伯母当场就撂下三句名扬全村的经典结论:黄土墙,破裤衩,兄弟媳妇还挺傻。嘿,套用前些年曾很时髦的话怎么说的?同是一母同胞,这做人的差距咋就这么大捏?
楼主李白的小弟李小白 时间:2017-03-04 15:16:46
  罗嗦了那么多,为什么称他三毛呢。唉,想想啊,这样的家庭环境,他在村里怎么就能抬起头来?他长得寒碜,又瘦有小,一个大脑袋,整个就象那个什么邙牛蛋似的。稀稀落落几根黄毛,脸从来就没洗过。一件破棉袄,穿在身上从来没换过,整天是油光光能照出人影来。那时农村人喜欢看电影,于是,“三毛”这个称呼,就当仁不让地被那些庄户人扣到他头上了。这样的处境和长相,不欺负他?那简直是天理难容!时间久了,连他自己都觉得正常啦。于是,每当他走在尘土飞扬的大街上,经常有人对他大喝一声:“呔,站住!给爷演段三毛看看!”他就笑眯眯地,低着头,甩动着双手,学着三毛的样子走上几步。现在想起来,还是挺有点为他心里犯酸的
楼主李白的小弟李小白 时间:2017-03-04 15:17:16
  在下面即将出场的《带头二哥》那篇中,我将写到一个小伙伴组成的文艺演出团队,说是那里面有一个会说话带喘气的乐器。怎么,你们没见过?对,对,大家没猜错。就是他。小伙伴们,男男女女,都在敲敲打打,蹦蹦唱唱。而他呢,头上顶着一个不知从那里弄来的破矿工帽,被后面一个缺德的家伙,拿着一对木棍,“当、当、当”地敲个不停。唉。。。
楼主李白的小弟李小白 时间:2017-03-04 15:17:44
  尽管三毛成长环境差了点,但可能是负负得正的原因吧,这小子一点也不笨。甚至说,他很聪明。对于数字,尤其敏感。打牌、下棋,赌博,这些行当样样精通。有一次,三毛和一群比他大好多的人在一起打扑克赌钱。嗯,那次他赢了不少。参与那次赌博的,还有另外一个兄弟,也是个独门独户的人,在农村肯定也是个受气的主儿。和三毛比较,大致相当于阿Q和王胡的关系,我们权且称他叫“王胡”吧。王胡的外公,人送绰号“二鬼子”。在我们老家打扑克时,大王被叫做“大鬼”,小王被叫做“二鬼”。于是那些打牌的人,故意挑逗王胡,每次出小王时,都先冲着“王胡”坏笑一下,然后夸张地大喊一声:“我出的是……二鬼子!哈哈哈”。那“王胡”掂量一下自己的份量,肯定是敢怒不敢言。这点让三毛给盯上了。于是他也学着别人的样子,手里举着小王,拖着破锣一样的长腔喊:“呀呵呀呵,我出的是,二鬼子—-”这可把王胡给气爆啦。当场把扑克牌一摔,指着三毛大骂:“你妈拉个B地,活腻了吧。”扑上去扭住三毛就是一顿胖揍。打完了,三毛从地上爬起来。头上多几个包,脸上和衣服上全是血。另外,刚才赢的那些钱呢,也不知道被哪个损阴丧德的家伙给共产啦。
楼主李白的小弟李小白 时间:2017-03-04 15:18:11
  尽管别人经常欺负他,但说实话,哥哥我毕竟是读书人,还真没怎么欺负过他,甚至还不止一次地保护过他。倒不是说我天性善良。反而是我认为,欺负三毛那样的人,那简直是丢份儿的事。
  有一次,我刚去联校读初中,下午放学后登着一辆破自行车回家。在离家还有一两里路的田间小道上,看见三毛被两个大点的孩子围着,骂着,他自己还跪在地上。于是我扎下车子,走上前去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一看,原来是村东头我的两个堂表哥。我问他们:“你们干什么,为什么欺负人家三毛?”大点的表哥说:“这小子犯贱,刚才和我们打赌输了,还不认账,我们要让他,走一步磕一个头,一直磕回村里去,少磕一个,就打他一拳。”我听后感觉心里不是滋味。就对他们说:“两位哥哥,算了,算了。今天看在我的面子上,就饶了他吧,回去我替你们教训他。”于是那天,就在太阳马上就要落山的时刻,我骑着那辆除了铃铛不响到处都响的自行车,摇摇摆摆地,把可怜的,坐在车屁股上,唠唠叨叨的三毛送回了家。
楼主李白的小弟李小白 时间:2017-03-04 15:18:34
  但有一次,我差点也要揍他。那是在一次暑假期间,我在田里帮爸爸给玉米浇水。一个人坐在机井旁边的一个小屋里,闷得慌。正好看到三毛走过来,就喊他:“三毛兄弟,过来,陪哥哥下两盘。”——那时我正在学象棋。三毛也不客气。于是我们就在小屋里摆开战场,大呼小叫杀了起来。唉,你知道,我还真下不过他,一会就被他杀得人仰马翻。你赢就赢呗,那小子还嘴贱,扯着个公鸭嗓子不停地叫唤:“我吃你一个小马儿。。。再叼你一个小车儿。”叫得我是无名业火蹭蹭蹭地上窜。朋友们,我相信,如果换了你们,你们肯定也会和我有同感的。当时,我真他娘地想把他拎起来,直接掼到旁边的水池里去。算了,还算哥哥有涵养。“呼”地一声站起来,把棋盘一掀:“去你妈B的,随便找个地方看蚂蚁上树去。”
楼主李白的小弟李小白 时间:2017-03-04 15:22:18

  

  对,就是这眼机井。当时,机井出水口处是一个水池,机井的旁边还有一个小屋。在这里,李小白下棋输不起,恼羞成怒,差点揍三毛一顿。
楼主李白的小弟李小白 时间:2017-03-04 15:22:53
  前面说了三毛那么多令人犯嫌的事,其实大家明白,这肯定是为下文张目。
  一点不错,三毛小时候虽然怂点,但后来,人家却遇到了贵人。那是她的小姨。她小姨长得和他妈差不多。但头脑够用,而且嫁到了县城里去了,在县城里开了一间小批发部,日子过得还不错。看着姐姐那家人那副熊样,于心不忍,就把三毛,当时刚读初中就辍学了,带到她家的小店里,帮助打打杂,看看店面什么的。睡也没个好睡的地方。有人曾经见过,三毛整天睡在一张门板上。其实,也就是一个学徒工啦。工钱,不清楚啦。至少,没见他买过什么象样的衣服,还是那样拉里邋遢的样子。
楼主李白的小弟李小白 时间:2017-03-04 15:24:47
  但是,还是让我们肃然起敬吧。为了那些在市场经济大潮冲勇于拼搏的人们。这段学徒打工的经历,对三毛来说,是天上掉下来的大馅饼。给了他学习的天地,给了他事业的起点,给了他施展才华的空间。他的那些长处,都在那间小杂货店中,得到了淋漓尽致地发挥和百般的锤炼。他,苦命出身,从不怕吃苦,风里来雨里去,跟着货车走南闯北,斗交警躲劫匪。你知道的,许多真正的老板,包括大名鼎鼎的李嘉诚,都是这样闯出来的;他,从小就善经营,会算计,赌场上滚打出来的,棋盘上感悟出来的,把这些用在了经营上,无往不胜;他,从小生活在社会的最底层,常年象一块狗屎一样,被人家无情地踩在脚下,他明白人性的弱点,懂得如何收敛自己的锋芒;他,能忍,能忍受一切常人不能忍受的东西,脸皮够厚,会在人前装孙子,无论和什么颜色的人相处,他都能游刃有余。嗯,想想越王勾践吧;嗯,想想淮阴侯韩大将军吧;嗯,想想日本的神人德川家康吧。哥哥我反正再修炼两千年,也学不到人家三毛的百分之一的水平。
楼主李白的小弟李小白 时间:2017-03-04 15:25:04
  结果还用说吗?三毛发达啦。在济南买了几间大商铺,雇佣着上百号的人,管着十几辆车。他的销售网络遍布全省,号称还辐射中原呢。他的产业有多大,我还真的不清楚。既然发达了,家里当然也要鸟枪换炮啦。连他那个十几岁都不知道穿裤子的傻弟弟,都娶上了老婆。小弟弟?斗鸡眼倒没怎么改变,但现在也摇身成了二当家。我在文章开头提到的,扣肉吃到满床打滚的二叔,牙都掉光了,儿媳妇给他买的新衣服,老人家都不知道怎么伸胳臂。身份变了,肯定也没人再敢当面喊他“三毛”啦,肯定没人再提当年头顶矿工帽让人当鼓敲的历史啦,肯定没有人说起JB搭在锅台上的那种丢人的事啦。一见面,点头哈腰的多啦,一脸羡慕景仰、万寿无疆、永远健康的样子很快就成新常态啦。
楼主李白的小弟李小白 时间:2017-03-04 15:34:05

  

  这是三毛老板在村里现在的家。十几年前建的。自从三毛搬进城住以后,这座房子由他的老爸老妈居住。
  • 妍妍小狐

    举报  2017-03-14 15:21:46  评论

    @天汉勇士 小勇士,欢迎你来到我们的大本营o(∩_∩)o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李白的小弟李小白 时间:2017-03-04 15:34:24
  说到这里,不能不再提提三毛的伯父一家。他们一家后来从新疆转业回了老家,伯父在乡里工作,伯母在乡棉纺厂工作。三毛那两个曾经风光无限的堂哥,技校毕业,参加工作。很快就下岗啦。先是兄弟两个在一起养狐狸,赔了不少钱。后来,兄弟两个又一起养猪。唉,反正整个就像陶轮一样,翻了一个个。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一晃二十年,不觉换了人间。绣花枕头,终究是不顶打的。反正我是信啦。
楼主李白的小弟李小白 时间:2017-03-04 15:34:44
  今年春节回老家,大年初一拜年的那天,我终于遇到了阔别已久的三毛。说实话,形象还是那样不敢恭维。也没有留寸板。还是稀稀拉拉地几朵黄毛。三十多岁的人,已是满脸的沧桑。尽管衣服光鲜,但依旧摆脱不了当年曾经的受人践踏的底层气息。三毛倒也还记得哥哥我当初没怎么欺负过他,甚至还罩过他的感人历史。在我面前,丝毫没有一点做大和摆老板派头的意思,殷勤地为我献上香烟。一口一个“大哥”地,亲切而动人地在我面前喊个不停。
  我看着面前这个黑黑的,瘦瘦的,其貌不扬的三毛老板,不客气地狠狠地抽了一口他的香烟。缓缓地说出一句发自肺腑的话:
  “三毛兄弟,你是好样的!”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藤李熟了 时间:2017-03-05 08:41:38



  @李白的小弟李小白

  大才子早上好。

  这个三毛写得生动有趣,活生生的。都不知用什么词来形容才子的大才鸟~
  • 李白的小弟李小白

    举报  2017-03-05 10:44:31  评论

    @藤李熟了 谢谢藤李,这东西写得,好像是满脑袋的高粱花子似的哈。。嗯,这个人物,有一定的艺术加工,但主要的是真实的。我挺佩服这个兄弟的
  • 李白的小弟李小白

    举报  2017-03-07 16:30:07  评论

    @藤李熟了 哎呀,藤李,不好意思哈,写故事写得太投入,惊动天涯管理方了。刚贴出的那1000多字被删掉了。。算了,算了,我消停一下哈。。那段文字,,我还没保存。。别给咱们吐槽社区添乱哈。下午好。
19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李白的小弟李小白 时间:2017-03-14 14:32:20
  古诗散文连载 故乡之三 疙瘩奶奶

  


  这是疙瘩奶奶邻居的一处旧宅。在这里,目前也住着一位孤独的老人。也许,等我下次再来这里的时候,这里也可能是,人去宅空。



楼主李白的小弟李小白 时间:2017-03-14 14:32:48
  五言古体:苦命人

  卜者识阴阳,执手话果因:
  面相奇兀处,千古失秋春。
  鼻目类核桃,额眉镂年轮。
  生肖刨食命,伶仃哭自存。
  终怜黄泉路,谁起君冢坟?

  尚记祝福日,荒野路逢君。
  户主悲早逝,大儿横草薪。
  稚子中风走,垂死但月旬。
  羔羊望路尽,奔走谒主神。
  天国信有路,孽子肯惜身?

  今我还故里,巷陌独走巡。
  老宅叹灰灭,矗立惟红门。
  荒草依径路,岁月付风云。
  花叶看凋谢,生命终埃尘。
  徒有庭前树,摇落忆故人。
楼主李白的小弟李小白 时间:2017-03-14 14:33:21
  随笔散文:疙瘩奶奶

  以上两篇的主角都是男人,今天想写一个女性。然而,又不是传递给大家美感和甜蜜的那种女性。
  疙瘩奶奶姓什么叫什么我不知道,题目上的名字是我临时起的。这是因为她的二儿子脑子有毛病,头顶上生了一个大包,村里人都称他叫“二疙瘩”,于是我就叫他的妈妈为疙瘩奶奶。
  正式写这篇随笔之前,先烘托一下气氛,为下文的发展定个调子。
  说是疙瘩奶奶有一次算卦。那算卦先生一看到她,大惊失色。问她是属什么的。她说自己属鸡。算卦先生又看了看她的手相,长叹一声。又仔细端详一下她的五官:一张核桃脸,五官都挤到一块去了。额头上的皱纹象刀刻一样,每一条里面装的都是一段苦难的岁月。算命先生终于绝望地开出了结论:唉!你的卦金,今天我是不忍要了。你呀,千年修来的苦命人,命中注定就是一只鸡,一只孤苦伶仃的鸡。等你老去的时候,你的身边不会有一个亲人,只能靠你一个人,在泥土里刨食儿吃。
楼主李白的小弟李小白 时间:2017-03-14 14:33:48
  还真让算命先生说中了。疙瘩奶奶的命真的好苦。
  疙瘩爷爷死得很早。对他,我没有什么印象,只记得人们都叫他二辫子。可能是因为是在爱新觉罗末年,他的辫子长得比较有特色的缘故吧。疙瘩爷爷死后,给疙瘩奶奶撇下了两个儿子。
  大儿子是个瘸子,以编柳条筐为生,有一定的文化修养。闲暇时间,瘸子老大总喜欢研究古书,整天在街上散布些耸人听闻的消息。一会儿说:美国人给我们打来战表啦。一会儿又说:昨天晚上夜观天象,客星犯帝座,要变天啦,什么的。结果把村里的治保主任惹毛了,批头给他一个大耳刮子。骂道:你妈拉个B地,再胡说八道,弄条麻绳捆到乡上,找群人批斗你个龟孙!
  老二,嗯,算是本文的第二主人公吧。小时候很老实,在学校里很讨老师喜欢。就是头顶中心没毛,长了好大的一个疙瘩。按古书上,人有异相,将来会更有前途的。比如说孔圣人,据说他头顶上就长了一个包,象小山丘似的,所以起名孔丘。但这二疙瘩毕竟不是圣人,只能算是个重度残疾。当他长到十几岁时,头顶上的那个疙瘩已经非常吓人,脑子也坏了,看人的时候总是歪着脑袋斜着眼睛,嘴里的哈喇子好长好长。
  最不能让人忍受的,是那二疙瘩的疯病一发作,就会脱光衣服满大街地跑,哪儿人多就望哪儿跑。唉,大街上小媳妇大姑娘那么多,看到这场景肯定会跳脚大骂的。那些骑士男人们,肯定也会仗义出手。于是,二疙瘩经常会挨别人的痛揍。当然,大家一般不会打他的头,这责任谁都担不起。那个时候,记得很清楚。每当看到二疙瘩从家里出来,我们那些小孩子就会唱:二疙瘩,疙瘩疙,脑袋上,长鸡窝。唱完后,我们就会赶紧往家里跑。
楼主李白的小弟李小白 时间:2017-03-14 14:34:18
  从小就觉得疙瘩奶奶命苦,我一个小孩子,向来也很同情她。每次见到她,都是含着一副悲悯的神情,“奶奶、奶奶”地叫个不停。但有一件事,让我彻底改变了对她的印象。那次,疙瘩奶奶和一群老太太在村头树荫下玩纸牌,带上几分钱的彩头。我路过的时候,几个老太太因为打牌作弊问题吵了起来。我听到疙瘩奶奶委屈而愤懑地大喊:谁藏啦?谁藏啦?谁藏就把牌贴她B上去。天哪,俺算是被彻底雷倒了。这,这,这比现在的00后都生猛多了呀。
  还有一件被乡人津津乐道的事情,是关于疙瘩奶奶节约方面的。说是有一天晚上,疙瘩奶奶收拾饭桌时,发现桌子上遗落下来一块“酱”,疙瘩奶奶不舍得丢弃,就伸出一个手指头,朝着那块黑色的粘状物一抹。嘴里还念叨着:呀,怎么还掉了一块酱呢?随后直接送到嘴巴里去了。随后。啊呸,妈呀,咋是一块鸡屎呢。
  疙瘩爷爷死得早,疙瘩奶奶拖着一残一疯两个儿子艰苦度命。儿媳妇?那好事儿就别想啦。但如果两个儿子能够维持现状,日子倒也能熬得下去。但,命运却始终放不过她。后来,疙瘩奶奶信了基督教,但这不妨碍疙瘩奶奶的行事风格。有一次,疙瘩奶奶在外村做礼拜回来,路过人家的一垄韭菜地,正好没人,就跑过去拔人家的韭菜。就是在做这种事的时候,她还不忘记做祈祷。每拔一把就祷告一声:感谢主呀,别让人家主人发现。天父保佑,就剩下最后这一把啦。等等。结果,在回家的路上,疙瘩奶奶把脚扭伤了,一瘸一拐地,揣着那把韭菜回了家。别人都说,那是天父和主发挥作用了。
楼主李白的小弟李小白 时间:2017-03-14 14:34:38
  那个疙瘩老二,疯病发作越来越厉害。对待外人,被人打怕,不敢乱跑了。于是就把矛头对准了他那个经常满嘴放大炮的瘸子哥哥。瘸子老大也发怒过,抗争过。但毕竟四肢不全,打不过他的傻弟弟,经常被二疙瘩揍得鼻青脸肿。有一次,在大街上,大家听见瘸子老大指着疙瘩老二发狠:妈拉个B地,就今天晚上,就今天晚上,叫上马村的(他表哥)、董庄的(他表妹夫),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掀了你的疙瘩,办了你小子的活!
  然而,瘸子哥哥终究没办成他疯弟弟的活,而是让他弟弟给办了。一个寒冬的早晨,人们发现瘸子老大死在羊圈里。脑袋栽在羊粪堆里,断腿搭在羊圈栅栏上。身边扔着一个没喝完的农药瓶儿。
  于是,疙瘩奶奶只能和剩下的那个疯子老二相依为命了。经常看到她,带着她的傻儿子一起去做祷告。她小脚一颠一簸的。那傻儿子,眼睛直勾勾地瞪着,冲着别人傻笑。但好长时间,没见过他光着屁股在大街上跑了。也没听说疙瘩奶奶再去拔过人家的韭菜。她信得真的很虔诚了。
楼主李白的小弟李小白 时间:2017-03-14 14:35:05
  别说,我还真有过一次与疙瘩奶奶深入交流的机会。提起来有些丢人哪。那年,我初中一次寒假考试没考好,心里气不顺。大年初一的早晨,老爸不知为什么又提起这件事,我气不过,就和老爸吵了起来。大过年地,我没有“成仁”的勇气,于是一个人跑了出去,算是一种赌气吧。大家可以想象,大年初一一大早,在全村的鞭炮声中,在别人的拜年的祝福声里,一个多半大的孩子,推着一辆破自行车,不理眼含热泪妈妈的再三阻拦,迎着凛冽的寒风,走出了家门。
  那天,原野上的雾色很浓,掉光叶子的白杨树,滴滴答答地向下掉冰粒子。自己,不用说了,灰溜溜的,有些有家不能回的味道,很有点丧家狗的风骨。就在那个原野小路上,我看到前面有一个蹒跚前行的身影。料也不是熟人,于是就加快脚步,迎着寒风走上前去。走近一看,发现是疙瘩奶奶。她满头白发乱糟糟的,满脸的皱纹更深了。破棉袄,破棉裤,围着一条破烂的的灰头巾。鬓角上,结上了一层厚厚的冰溜子。
  我们面对面时,双方都感觉到很惊诧。
  我问她:奶奶,大过年地,这么冷的天,您这是去哪呀?用不用我带您一段路呀?
  疙瘩奶奶倒没有关心我的情况,只是麻木地望着我,用一种幽幽地的口气,颠三倒四地诉说着:不用你带,我就是要自己走着去的,主是不会让我死在路上的。我要去教堂,做礼拜。我家的疙瘩快要死了,主不会不管他的。家里的男人早早去了,大儿子服毒死在羊圈里,就剩他一个了。他虽傻,还疯,但就剩他一个了。算命的说了,我死的时候是要自己刨食吃的。就这一个了,不能没有他了。主是不会不要我的。
  我忽然感觉到自己背上生起一股凉意。我明白地感觉到,一种生命的脆弱。明白地感触到,在造物主的面前,我们人,微末得如同天空中的一粒埃尘。当时,我想说,主管个球用?但我没忍心开口。我忽然感到,自己还算幸运的,家里的爸爸妈妈还等着我,亲戚们未必真的会嘲笑我。不就是一次考试吗?不就是和爸爸吵了几句嘴吗?难道我就真的这样一去不复返了?逃避,是一种出路吗?至少,自己还年青,还有健康的身体,家庭环境还不错。最起码,我比这家人幸福多了!
  望着那位七十多岁老人蹒跚而坚定的步伐,我觉得自己很惭愧。嗯,算是一种心灵上的洗礼吧。虽然我不信教,不信神,乃至不信命。但终究,我还是掉转了车头,昂起头,朝着自己家的方向去了。面对着命中注定要来的风雨,勇敢地走了上去。快要到家的时候,拜年的邻居告诉我,妈妈找我都快找疯了。
楼主李白的小弟李小白 时间:2017-03-14 14:35:26
  后来听说,她家的疙瘩老二还是死了。死在什么地方,怎么死的,没有人知道。是他自己发疯跑到外面去了。连尸骨,都不道丢到了什么地方。
  再后来,疙瘩奶奶也终于死了。正如那个算命先生所说的那样,她死的时候,身边没有一个亲人。她只能用自己微弱的声音,继续着她对天父的祈祷。只能用她那双干枯而苍白的双手,自己从泥土里刨食儿吃。
  今年春节回老家,路过疙瘩奶奶家的那个老院子。已经没了。早已经换了主人,盖起了新房子,高大的围墙,堂皇的门庭,琉璃瓦的装饰。不变的是,只有门口的那棵老树,依然在寒风中挺立。使人想起曾经在这树下,闪动着的那些鲜活的生命。听别人说,疙瘩奶奶死的时候,由于没有孩子,连摔瓦盆都找不到人。结果,只有把她所在家族中一个旁系的下一辈孩子拉过来为她摔。条件是,将来由这个年轻人继承她家的老宅。这个年轻人,就是眼前这幢新房子将来的主人。在村里许多人看来,这个年轻人捡了一个大宝贝。
  那些卑微得象尘土一样的生命,带着摆脱不了的命运诅咒,随着北来的寒风,悄无声息地飘落。不给这个残酷的世界,留下哪怕是一丁点的痕迹。
  愿疙瘩奶奶,和她的亲人们,在天国安息!
作者 :妍妍小狐 时间:2017-03-14 15:21:04
  @贾庄当真
  我被感动好几回啦,推荐给你哈
作者 :藤李熟了 时间:2017-03-14 21:34:16


  生命是不平等的,有的人生来就贫穷苦难伴随一生…
  • 李白的小弟李小白

    举报  2017-03-15 09:51:49  评论

    @藤李熟了 你说得太多了,人生在世,许多世界都是不好把握的。就像南朝的范缜讲过大意类似的话:人呀,就象落花,有的飘落到祭台上,是为贵族。有的飘零到茅厕里,是为底层。
  • 李白的小弟李小白

    举报  2017-03-15 10:22:47  评论

    @藤李熟了 你说得太多了............哈哈,字打错了。。。。你说的太对了。。。。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藤李熟了 时间:2017-03-14 21:36:35
  人生苦短,要来得阻挡不了,要去的挽留不住。
  所以,我们每天要做到的是…
  忽然有事,空了上来聊
  • 李白的小弟李小白

    举报  2017-03-15 09:52:58  评论

    @藤李熟了 嗯。也没办法。我们能做的,尽人力而听天命吧。命运我曾抗争,成功不必在我。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藤李熟了 时间:2017-03-15 07:14:32


  @李白的小弟李小白
  李小白大才。有着敏锐的洞察力,疙瘩奶奶写得震撼人心。
     词这方面我不懂,不做评论。
  就散文而言,不短不长,叙述生动.描写细腻,生活气息浓厚,对人物的描写传神,底层社会小人物的苦难被你刻画得入木三分,言已尽,意犹未了。
  • 李白的小弟李小白

    举报  2017-03-15 09:01:15  评论

    @藤李熟了 谢谢,藤李你过奖了。这个故事,基本上没有水分,包括我和奶奶相遇的那个情节,也是真实的。
  • 李白的小弟李小白

    举报  2017-03-15 09:03:52  评论

    @李白的小弟李小白 生活充满了苦难。生命有时显得是那么得脆弱。但从另一个角度看,忍耐也是一种坚持,也是对今生罪孽的一种偿还,也是对来生的一种期许。嗯,我不信教,不信神,甚至不信命,但我理解那个被诅咒的底层任务的心灵。
4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贾庄当真 时间:2017-03-15 15:14:56
  @李白的小弟李小白 推荐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妍妍小狐 时间:2017-03-15 22:40:59

  小白白大才
作者 :神舟六十七号 时间:2017-03-17 13:17:58
  不错
5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妍妍小狐 时间:2017-03-18 22:45:21
  @透心凉坝 51楼 2017-03-16 08:30:00

  好啊 啊 ,,
  —————————————————
  欢迎你
作者 :人生狂想曲2010 时间:2017-06-28 06:41:39
  刻画人物生动有趣
  • 人生狂想曲2010

    举报  2017-06-28 06:46:13  评论

    @人生狂想曲2010 苦命人疯到天国了,唉,我祖辈也到天国了。借用阿朱“亿万孤魂好大雪,飘来飘去不须猜”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