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公子小白学诗札记

楼主:公子小白er 时间:2020-01-08 09:49:09 点击:105 回复:16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1、 玉楼春·尊前拟把归期说

  欧阳修

  尊前拟把归期说。未语春容先惨咽。
  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

  离歌且莫翻新阕。一曲能教肠寸结。
  直须看尽洛城花,始共春风容易别。
楼主公子小白er 时间:2020-01-08 10:01:58
  离别词。最体现诗心句: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
  吾听风雨,吾览江山,常觉风雨江山外有万不得己者在。此万不得已者,即词心也。而能以吾言写吾心,即吾词也。 ——况周颐《蕙风词话》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藤李熟了 时间:2020-01-08 15:19:54
  @公子小白er 1楼 2020-01-08 10:01:00

  离别词。最体现诗心句: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

  吾听风雨,吾览江山,常觉风雨江山外有万不得己者在。此万不得已者,即词心也。而能以吾言写吾心,即吾词也。 ——况周颐《蕙风词话》
  —————————————————
  小白好。
作者 :藤李熟了 时间:2020-01-08 15:35:14
  离别樽前,佳人低泣,如春风娇媚的容颜要我定下归期。真是一个情痴啊,这凄凄别恨不关涉清风和明月。

  饯别时,莫再演唱新曲,旧曲已让我愁肠万结。此时,我只想和佳人携手把满城牡丹看尽,这样才会少些滞重的伤感,在春风中与伊辞别~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心浪NO1 时间:2020-03-29 01:01:09
  @藤李熟了 3楼 2020-01-08 15:35:00

  离别樽前,佳人低泣,如春风娇媚的容颜要我定下归期。真是一个情痴啊,这凄凄别恨不关涉清风和明月。

  饯别时,莫再演唱新曲,旧曲已让我愁肠万结。此时,我只想和佳人携手把满城牡丹看尽,这样才会少些滞重的伤感,在春风中与伊辞别~
  —————————————————
  少小离家肿了回,
  肥头大耳下巴垂。
  儿童相见不认识,
  惊问胖子你是谁?
  ——曾子
作者 :藤李熟了 时间:2020-08-04 21:12:23
  @公子小白er
  小白好,有人考证李白为唐皇室宗亲,你怎么看?
  • 公子小白er

    举报  2020-08-04 23:05:05  评论

    @藤李熟了 根据李白一贯的表现,我初步判断,,,,抓龙尾巴、吹牛皮的可能性比较大
  • 公子小白er

    举报  2020-08-05 00:07:11  评论

    他的唐室宗亲身份真实性,低于大耳贼,更低于慕容复。比我的真不了太多。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公子小白er 时间:2020-08-21 14:43:35
  2、长平箭头歌

  漆灰骨末丹水①沙,凄凄古血生铜花。

  白翎金竿②雨中尽,直余三脊③残狼牙。

  我寻平原乘两马,驿东石田蒿坞④下。

  风长日短星萧萧,黑旗云湿悬空夜。

  左魂右魄啼肌瘦,酪瓶倒尽将羊炙。

  虫栖雁病芦笋红,回风送客吹阴火。

  访古丸澜⑤收断镞,折锋赤璺曾刲肉。

  南陌东城马上儿,劝我将金换簝竹⑥。
  • 公子小白er

    举报  2020-08-21 14:44:41  评论

    @藤李熟了 这诗写得...啧啧啧
  • 藤李熟了

    举报  2020-08-21 23:38:36  评论

    @公子小白er 孤星冷月,骷髅成堆,阴气森森,鬼混哭泣~ 让人看得毛骨悚然... 李贺不愧为鬼才~
3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公子小白er 时间:2020-08-21 14:45:29
  诗由诗人在秦白起曾坑卒四十万人的长平驿所捡到的一个铜箭头引发,这是一个浸沾人血、入土年深、漆灰等物犹然未泯、斑斓如花的铜箭头。箭头仅仅是一个符号,在刚拾到之际,我感到,诗人似乎尚未清晰地意识到它的含意。诗歌所描述的事情发生在傍晚时分的一个空旷的古战场上。诗歌在进行中陈述了这一来自另一时代、另一世界的符号,如何在诗人的注视下逐层透露出它的内涵。到了第七、八句"风长日短星萧萧,黑旗云湿悬空夜"时,我就分明地感受到的这里显然不仅仅是白昼到黑夜的转变,而是诗人自身两种迥别的心灵状态之间的分野。在接下来的诗句中,我比在《长吉歌诗集》中其它任何地方更清楚地看到了鬼神世界中的李贺:云彩变成了近千年前的战旗,风的呼啸声是阵亡的鬼魂的哀嚎。这绝不仅仅是一种"泪沾襟"式的感伤,而是最原始意义上的宗教体验。但是,这种体验是不可能持久的。"访古丸澜收断镞,折锋赤璺曾刲肉"。一切过去之后,剩下的又只是这块浸沾人血、斑斓如花的短箭头,这块被人世遗忘的小铜片。然而由于这一历史的碎片在诗人想象中曾起到过的效用,在诗人心中,它现在也成了一种神符,是诗人的珍宝。

  即使是珍宝又能被谁珍惜呢?拿到城中之后,只有骑在马上的一个小男孩子觉得好玩,愿意拿一些编篮子的竹簝来交换。李贺在与神交往后所遗留下来的唯一信物,在世俗的人世间竟然没有了丝毫的意味。这是一种多么令人窒息的讽刺啊!诗人祭神的仪典,注定只能一个人在无人涉足的荒原上举行,注定无法遮蔽住自然流溢的森森寒意!
作者 :藤李熟了 时间:2020-09-14 01:05:58
  我这里秋意渐浓,不知你那里是否如此?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