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随笔散记]花在花香之外【人文首页】

楼主:嘎玛丹增 时间:2008-01-07 02:34:59 点击:2545 回复:36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花在花香之外
  
  花,开的声音,在网络转眼间泛滥。
  我没有听见花开的声音,努力回避和记录与花有关的文字。花开,有如娇嫩欲滴的初春,让人联想到年轻、活泼、阳光和温暖。最简单的联想,花是关于春天或与此相关的语境。至于声音么,我没有听到。能够听到花开的声音,应该是咕噜在诗人喉结中的形容。
  我看见花开,但听不到花开的声音,也许因为愚笨,担心听到后语言变得绵软,自己也跟着绵软。
  还有一个原因,花开的声音只能用心体会。心,是什么东西?是不是在死亡的绝对性之前,身体承载的欲望?
  我在这个世界上活了大半辈子,认识了很多人,经历和听到过很多人的故事。这些故事大都平淡无奇,故事中的人生其实就是我们在路上随便碰到的一个人的人生。他们,和我一样,我,和大多数人一样,感受过花开的美丽,但不一定听见了花开的声音。也许,俗人压根儿就听不到花开的声音。即便听见,也没有那种诗意的境界。
  此时,花开的声音和我没有关系。和季节没有关系。和我要写的字也没有关系。现在是冬天,众多的花朵在冬眠。而多以此为题的文本,“花开的声音”,被我误读,成为,花,开放时的呻吟。
  我不是故意要为难那个声音,因为我在这个冷雨飘洒的初冬夜晚,在记忆中遥望着一朵花开,并想象和回味着这朵花的香味。多数的花是应该有味道的,当然,除了香味,也有无味的花,还有有臭味的花。稀奇古怪的味道。对于这种味道,平常百姓都可以感受。
  花,因为阅读而粲然,眼睛在阅读中感受最愉悦的快感。世人,把所有柔美的语言都送给了花。妩媚、姣美、绚丽、烂漫……
  梅子,每年三月开花结果,味浓且酸,五月果腹。梅子,这个名字本身就有乡野的味道,我此时记忆的就是这种味道。在这个味道里,时间飞扬着退后,定格在28年前的四川南部山区一个弥漫着大雾的早晨。
  我,毅然的离开了知青点破旧的土墙茅屋。同伴们还在沉睡,我选择悄悄的离开,讨厌离别的伤怀。
  我要尽快离开这里,头也没回的走上青石板小路。这条结着薄冰的青石板小路将把我引向世界,我自己的世界。
  我入伍当兵了,穿着一身没有领章冒徽的崭新军装穿行在这个霜雾弥漫的山区早晨。
  我的视线不到五米。漫山遍野的青杠林迷茫在大雾里,树枝上凝结着一层霜花。干树枝燃烧后的味道弥漫在雾霭里。
  “哥。”梅子站在青石板小路前方,突然在散开间隙的雾霭中叫我。梅子清亮的目光羞涩的看了我一眼就躲开了。
  “梅子!你?这么早。”
  梅子的脸已经冻红。“我来送送你。”梅子低下头,脸更红了。脖子上的围巾有点别扭,那是我前几天送给她的。我要当兵走了,把所有的衣物和用品都送给了老乡。而我把自己觉得最好的一条围巾送给了给我们知青点做了两年饭的梅子,一个纯朴善良的18岁乡村少女。
  “这么大冷的天,你在这里站了好久?”当我看见梅子眉眼上细密水珠和湿湿的秀发,突然就心疼起来。“你咋不进屋去?傻梅子。”
  “走,我送送你”梅子抢过我的手提包,先我一步走在了我的前面。并回过头嘱咐我小心点,路滑。山涧中那条流动的溪流冻结了,只有两双脚踩在薄冰上发出的脆响回荡在浓雾弥漫的群山空谷。
  看着梅子迈着轻盈碎步在我的前面沉默着行走,我想给这个平时极端照顾我的女子说点什么。但,我得想想该如何表达。
  两年前,我响应伟大领袖毛主席的号召上山下乡来到这个偏远的山区的第一天,就是梅子这几个活跃得像麻雀似的女孩接待并为我打理好了安居乐业所需的一切。
  我们知情点一共住着7个来自不同城镇的年轻人,三男四女。生产队很照顾我们,专门安排了家境贫寒辍学在家的梅子为我们做饭。这是一个细致早熟的乡村妹子,在粮食极为金贵的年代,她用柔弱的肩膀和农家姑娘勤俭朴实的美德承载着我们这些城镇哥儿姐妹的粗心和形而上,在有限的条件下变换着花样让我们尽可能的填饱肚子。
  我们每天都在荒山野岭里育苗、植树、施肥、翻土、杀虫,起早贪黑,就为了每天的8个公分,只有每天不间断的挣够了8个公分,秋收后才能足量的分到粮食。
  那是一个文化娱乐极为匮乏的特殊年代,到了山区静寂的夜晚,除了偶有几声犬吠,山谷间的小溪像一支谣曲吟唱着我们贫瘠的梦境。于是,我常常站在静寂的山岗上拉几曲小提琴,吹几首笛子曲,合着口琴伴奏,唱几首流行在知青群落的手抄歌曲,以度过长夜中睡觉前那段枯燥的时光。
  夜瞑瞑
  秋风阵阵
  面对这宁静的乡村月夜
  心潮翻滚
  啊,别了多少快乐的时光
  别了亲人
  在这宁静的乡村月夜下
  陪伴着我的唯有这异乡的孤魂
  这首当年流行于知青群落最热门的手抄歌曲曲名为《异乡的孤魂》,歌词简练,曲调感伤,像源自上帝的声音萋萋的抚抚慰着我们的心灵。这首歌在我们的泪水里温暖并且放大,使得古老山区的夜晚一次次潮湿。
  梅子的泪水落在一个月圆的冬夜。我在知青土屋低矮的檐下无数次唱着这首忧伤的歌曲,模糊的设想着未来。梅子在我的身后站了很久,一阵哭声把我唤醒。
  “梅子?”
  梅子手里端着一个土陶海碗。清冷月色在她的发稍贴上了一层淡淡银光。瞳仁在月色下闪闪发亮,一种透骨穿心的闪亮。
  “怎么了?你一直在后面听?”我从梅子手中接过滚烫的海碗。
  “你们那来这么多的伤心嘛,唱得人家也酸酸的。不就是暂时离开妈和老汉儿(父亲)几天嘛。”梅子揉揉自己的眼睛,挨着我坐在了檐下石砌砍条上。
  一碗热漉漉的酸菜汤在冬夜无数次的积淀着梅子对我的关怀。这个丫头特别关心我,我的衣服和臭鞋子破袜子都是梅子为我洗晒。那年月流行穿白色网球鞋,梅子用牙膏刷洗,洗净后再精心的涂上一层鞋粉,鞋子晾干后如新鞋子一般光洁。那年月伙食特别差,除了午间有一餐红薯干饭,早晚两餐全是清汤寡水的稀饭粥或萝卜酸菜汤,菜,几乎没有,连泡菜都不够,有豆瓣酱的日子也算得上天下美食了。不过,因为有梅子,我特殊一点。梅子不时从家里带来一些萝卜干、老腊肉、酸腌菜,但数量非常有限,不可能全部知青都能享用。于是,我的碗底经常都藏着梅子的特殊关怀:几片老腊肉、半碗酸腌菜,使得我经常都一个人离开桌子跑到屋外以最快的速度吃完。很多时候,我觉得梅子纪应该比我大才是,她深知人间冷暖,简朴从容。她对我们的关爱和照顾,不是我们这帮哥哥姐姐们做得来的。
  “谢谢梅子!你对我太好。我都不晓得该如何感谢你了。”喝干热汤后,我对梅子说,梅子,我接着给你讲薛仁贵(《隋唐演义》是我当时能够读到的最好的读物)。
  “我今天不要听薛仁贵。”梅子张开单纯明亮的眼睛望着我。“哥……你教我吹口琴好不好?”
  从此以后,我不仅教梅子吹口琴,还教会了她吹笛子。我给梅子讲三国讲水浒讲聊斋,这个山区丫头以惊人的灵性和记忆力欣喜着我的回报。也许,现在看来不是也许,梅子心中肯定对我还有更多的期待。但我多读了几本闲书,我看到的世界比梅子稍稍远一点。我对情感这个精灵很愚笨,在前途渺茫的年月,我虚构和想象的都是命运的未来。记得高中时候有一女生在我的文具盒里放了一张字条,大概意思是想和我交朋友。混蛋的我想都没有多想就把那张字条交给了班主任。结果,那个女生第二周就转校走了。
  对于梅子,我以兄妹情谊进行着感觉并影响着我的行为,除了我的愚钝,还有世故和功利的思考。
  梅子。清纯、美丽、柔情,梅子就是山野中开放的花朵,温暖着我酸涩而快乐的知青生活,她不仅让我品味了野桑椹、茶耳朵(初春时节茶树上的嫩芽)、榕树泡儿(榕树嫩芽)等山间美味。我还从这个乡村妹子身上学习了做人的热情、朴实、勤俭、宽容和宿命。
  无数个黄昏,当我们累得四肢酸痛回到知青点的土墙茅屋,梅子轻盈的笑声、热漉漉的饭菜、细致入微的照顾,会让我们顿感轻松愉快。
  初春时节,我的床头经常都会有梅子摘来的茶耳朵、榕树泡儿。我会在夜间咀嚼着这些纯粹的山野,读书写字吹拉弹唱,继续关于外面世界的梦。
  夏天的傍晚,我经常坐在黯然孤寂的山顶上,撕嚼着梅子砍来到高粱杆(秸秆),在微甜的情谊中模糊的张望着未来。
  在秋虫浅唱的山间煤油灯下,梅子坐在一边缝补着这帮哥儿姐儿的衣服,安静地听我们讲城镇生活。梅子那双扑闪着山间清泉似的大眼睛里,总是充满了好奇和崇敬。
  冬天的早晨,出工的时候,梅子会将两个刚从柴灶炉膛掏出的烤红薯塞在我的手里,让我一次次抵御了劳作中途的饥饿。
  梅子,梅子,这个于我来说意味着崇高和纯美的花朵,我该如何把你的味道珍藏?
  雾霭,开始移动。太阳,已经在雾的上面照耀。近20里路的青石板小路就要走完了。我和梅子站在山垭口,我的后面是依然笼罩在迷雾中的茫茫群山。我的前面是模糊着世界的一条机耕道。在这中间,站着我,和一个纯朴的乡村妹子准备告别。世界依然在模糊中,我们可以清晰的看见对方,我能准确的闻到并区别从梅子身上发出的味道,不是花的味道。拥有这个特殊味道的女孩距离我一步之遥,她粉嫩的脸蛋上挂着一丝可以在记忆中温暖我千百次的浅笑。
  怎么会一下子站在这里,就要距离一生了呢?!
  “梅子!……那,我就走了。”
  “就走了?”梅子抓住了我的胳膊。“哥,你,你会记得这个地方嘛?”
  “傻妹妹,你和这里的老乡都这样的友好。我会牢记的。”我觉得这话有点苍白。“梅子,你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好女孩,多读读我留给你的书,要想办法离开这里。”
  “离开?哥,我不能离开也离不开,离开了妈和老汉儿老了咋办?几个弟妹咋办?”梅子苦涩的摇着头。实际上,这是我和梅子早就无数次讨论过的话题。
  “梅子……”本来我想告诉梅子等我在外面混出名堂,我要帮助她走出大山。但我的处境和情感倾向在此时不允许我做任何承诺,加之我的前途还在渺茫中。“梅子,也许……也许你是对的。你回去吧。”
  “哥,那你,走吧!我不送了。记着到了部队给我写封信,报过平安就行。”梅子松开了我的胳膊。
  山间的霜雾再浓厚也经不住太阳的力量。雾霭奇迹般在散去。我迈开脚步向前走去,走了不到200米,我的身后传来一声清脆的呼唤:
  “哥——!”
  这声呼唤在茫茫群山久久回旋。枝丫上沉积的霜雨似乎也在惊叫着跌落。
  梅子吐着满嘴热气飞一样从山垭口跑到我身边。“哥,我给你做了鞋垫和领圈,你带着。”梅子从怀中将一个用白色手帕包着的精巧包裹递到我手里。上面有梅子的体温和梅子的味道。
  “梅子,谢谢你!真的非常谢谢!你多保重!”
  我走上了机耕道。我没有回头。我也无法回头。我的命运不可能宿命于一个偏僻落后的山区,即便在这个山野中其情其感是如此的纯美和纯粹。
  在我的身后站着梅子,一个从此将距离我一生一世的乡间妹子!
  在新兵运输车上,我打开了梅子送给我的包裹,里面是梅子一针一线缝制的一双鞋垫和两根棉线钩制的白色领圈,以及手帕和手帕上绣制的五角形梅花。
  关于这个包裹,关于梅子,关于鞋垫和领圈,关于这段岁月,我一直没舍得用,至今仍存放在我的箱底。
  梅子,我已经把你珍藏,在距离心最近的地方。
  只是,在28年前那个大雾弥漫的山区早晨,我不能这样告诉你,也许这样告诉你会把你一生一世都给毁了。
  花开的声音,我听不见。我一直在寻找着一朵花,寻找着花的味道,直到寻找的这个人已经不再期待。
  花,在花香之外。
  
  
  补白:80年代末,我曾经回到那个山区,回到了我居住过的土墙茅屋。我一个老乡也没有打扰,更没有去看望梅子。听说,我入伍两年以后,她和一个当地青年结婚,以后生有一儿一女,过着简单平安的传统乡区日子。回到山区那个中午,我和我的朋友在老乡的红薯地里偷了十多个红薯,用干树枝生火烤熟了它,作为午餐。烤红薯用的树枝是我们当年种植的树,现在已经郁郁葱葱,可谓之森林。


欢迎瀏覽清雅小筑

  
作者 :星野落尘 时间:2008-01-07 08:18:00
  变迁~~~之行
作者 :云_雨 时间:2008-01-07 10:16:00
  叹!花,在花香之外。
作者 :云_雨 时间:2008-01-07 11:44:00
  恭喜嘎玛丹增 ,人文首页:)

楼主嘎玛丹增 时间:2008-01-07 12:35:00
  谢谢!
作者 :童年314 时间:2008-01-07 13:31:00
  嘎玛大哥````
作者 :童年314 时间:2008-01-07 14:07:00
  嘎玛大哥``````嘎玛大哥````````嘎玛大哥```````
作者 :yuanye4682 时间:2008-01-07 16:50:00
  好COOL的名字,好靓的字!
作者 :箬子 时间:2008-01-07 17:52:00
  呵呵~ 心底花开,不会凋谢
  
  童童,公众场所,别叫得那么恐怖啦~~
作者 :一声婉转言叶裳 时间:2008-01-07 18:46:00
  梅子纯朴简单……问好楼主
作者 :素面朝天yy 时间:2008-01-07 19:09:00
  真优美的故事......
作者 :风信子62 时间:2008-01-07 23:17:00
  问好老乡:)
作者 :yely77 时间:2008-01-08 09:41:00
  嘿,為什麽我看完之後直接去推薦而沒有留言呀
  
  樸實的言語,樸實的生活,感動的瞬間
楼主嘎玛丹增 时间:2008-01-09 00:16:00
  谢谢朋友们!
  童年……在我们老家可以叫你幺妹儿,通常就是哥哥叫妹子的称谓,嘿嘿。
  

作者 :童年314 时间:2008-01-09 00:26:00
  那以后你就是童童的大哥,我就是你的幺妹儿····
  这MS是四川方言··
作者 :云_雨 时间:2008-01-09 09:58:00
  ^_^,童童又多个大哥啦?
作者 :童年314 时间:2008-01-09 12:56:00
  细,我这个幺妹儿似乎还没得到嘎玛大哥认可的````正在等待通过验证
作者 :倦梳头jst 时间:2008-01-09 13:12:00
  好COOL的名字,好靓的字!
作者 :玻璃瓶中鱼 时间:2008-01-09 14:44:00
  没看懂!!
作者 :君蜃离 时间:2008-01-09 20:36:00
  抱抱 哥哥姐姐们
作者 :yuanye4682 时间:2008-01-10 10:46:00
  6写的真好·!
楼主嘎玛丹增 时间:2008-01-10 16:27:00
   作者:童年314 回复日期:2008-1-9 00:26:25
    那以后你就是童童的大哥,我就是你的幺妹儿····
    这MS是四川方言··
  --------------------
  嘿嘿,好呀。准确地说,四川富顺方言。
楼主嘎玛丹增 时间:2008-01-10 16:28:00
  
  
   作者:云_雨 回复日期:2008-1-9 09:57:45
    ^_^,童童又多个大哥啦?
  
  
  
   作者:童年314 回复日期:2008-1-9 12:55:33
    细,我这个幺妹儿似乎还没得到嘎玛大哥认可的````正在等待通过验证
  
  
  
   作者:倦梳头jst 回复日期:2008-1-9 13:11:49
    好COOL的名字,好靓的字!
  
  
  
   作者:玻璃瓶中鱼 回复日期:2008-1-9 14:43:58
    没看懂!!
  
  
  
   作者:君蜃离 回复日期:2008-1-9 20:36:24
    抱抱 哥哥姐姐们
  
  
  
   作者:yuanye4682 回复日期:2008-1-10 10:45:50
    6写的真好·!
  -----------------
  谢谢阅读!但愿没有浪费朋友们的时间。
作者 :倦梳头jst 时间:2008-01-11 20:25:00
  很好奇哦 你的名字是少数民族的音译吗 有什么意思啊 ....
楼主嘎玛丹增 时间:2008-01-14 15:04:00
  回答倦梳头jst
  
  嘎玛,在藏语中是星星的意思,丹增,主持宗教事务的人。藏东地区有一个小村叫嘎玛,非常美丽,2000年去那里拍摄纪录片不想离开,以示纪念,故“嘎玛丹增”。
作者 :蓝莹雪梦 时间:2008-01-22 20:25:00
  我已经把你珍藏,在距离心最近的地方
  
  好感人的告白~~:)
作者 :童年314 时间:2008-01-22 20:48:00
  嘎玛大哥,好久不见你了,好吗?
作者 :111素衣 时间:2008-01-24 13:14:00
  花,在花香之外。
  梦在花开时离开。
作者 :山雨溪风 时间:2008-01-27 16:04:00
  花香在花外……
作者 :那一片原野 时间:2008-01-28 22:42:00
  呼啸而过
作者 :155210196 时间:2008-02-18 03:41:00
  我叫小龙请多多关照有看必回 文章如你名 经典
作者 :败石 时间:2008-02-20 21:20:00
  特殊年代的爱情
作者 :素面朝天yy 时间:2008-02-27 12:07:00
  冒个泡泡。安好
楼主嘎玛丹增 时间:2008-03-07 02:34:00
  谢谢朋友们!春天愉快!

作者 :另一只淹死的鱼 时间:2008-03-10 14:53:00
  花开的声音,要用心才听得见的。
作者 :蓝莹雪梦8 时间:2008-03-16 12:55:00
  最近怎么那么冷清呢?偶开个火车路过,况且况且况且且,,,,,,,,
作者 :相约以后 时间:2008-10-22 00:17:00
  美的享受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