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读书无用论

楼主:翛野风 时间:2016-01-01 16:25:56 点击:135 回复: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人总是趋利避害,热力学上把自发现象叫做熵增现象,所以趋害避利肯定减熵。
  ——王小波

  首先在开篇,套用老掉牙的论调,这里只是单纯的强调读书,跟不学习没有半点关系。

  一、
  读书讲究一个书感,拗口亦或者是晦涩难懂一类我从未涉猎,但凡有非读不可一类就像是菜肴不合口就着米饭一齐下咽,之后食之无味也未曾觉得可惜。
  用现在评论最多的一个词,就是矫情。
  而我的矫情源自于小学每篇课文后面的“熟读并背诵全文”。
  想想也挺难为文学启蒙教育工作者的,教育一个给根棒棒糖都认为是真爱屁大点儿年纪的少年如何理解文章的中心思想确实是个很难的问题,所以在中国人口基数过多而基层教学力量还未跟上的情况下,“熟读并背诵全文”是最好的解决方式。
  而这样有个好处,就是多年后你已成年独自在外闯荡理解生活艰辛你会想起曾经背诵过朱自清老先生的那篇《背影》,你会掉下当初未曾来得及掉下的眼泪,会说自己总算理解当初教编的良苦用心,而此时的煽情当然也就不会有人觉得你矫情,甚至,还会觉得你这个人,bige很高。
  其实,你只是当初因为没有背诵下来被老师罚抄写了很多遍至今印象深刻而已。

  同样是入选人教语文课本的一篇外国文学,讲的是自己童年做梦会飞的情节,具体内容与想要赋予的人生哲学我已然记不清晰,只是当时感到不可思议的是自己做的梦无非在树林里奔跑到处找地方撒尿,就这议题还和前后桌讨论了一番,结论都是只要不梦到厕所转天都不会挨老妈的暴打……老师并没有因为我们在课堂上私自议论而生气,她只是说了句,文学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
  现在想想,如果我是作者,也不会写上这样掉价的内容来彰显一个道理,即使成名后会有人夸你的作品唱的是下里巴人。

  所以之于我,读感相对来说还是相当重要,甚至也影响了我之后的阅读倾向,就王小波的理论,典型的熵增现象。

  二、
  之前在一篇杂志上看到过这样的一篇报道,讨论的是在互联网文学下的全民词汇的缺失,感觉很有意思。
  夸一个男人帅气能想到的词汇
  你把帅都用了,还要我说啥
  年轻一点的叫小鲜肉,年长一些的叫大叔
  柔美一点的叫奶油小生,彪悍一点的叫姜文
  你长得很陈冠希啊
  玉树临风,风流倜傥,气宇轩昂
  ……
  看完之后我也思量了一下,鲁迅先生当曾用过“标致”一词,现今用起来也不知是否恰当,假使我这种水准也能够使用,等到了嘴边,估计冒出来的也不过“帅”字而已。
  对于女人美丽的词汇倒是有很多,这里便不再粘贴复制,我想也没有哪个会笨到夸赞人家说“你真漂亮,有胸有腿”的。
  真亏了九年义务教育打小就有的同义词训练。

  词汇量的降低带来的最直接的就是情书水平的整体下降,不过如今看脸看钱的年代也没几个会复古的去真写情书。
  不过中国风在网上甚是流行过一段时日,就比方说下面这段翻译:
  You say that you love rain,
  but you open your umbrella when it rains.
  You say that you love the sun,
  but you find a shadow spot when the sun shines.
  You say that you love the wind,
  but you close your windows when wind blows.
  This is why I am afraid,you say that you love me too.
  文艺版:
  你说烟雨微芒,兰亭远望;后来轻揽婆娑,深遮霓裳。
  你说春光烂漫,绿袖红香;后来内掩西楼,静立卿旁。
  你说软风轻拂,醉卧思量;后来紧掩门窗,漫帐成殇。
  你说情丝柔肠,如何相忘;我却眼波微转,兀自成霜。
  诗经版:
  子言慕雨,启伞避之。
  子言好阳,寻荫拒之。
  子言喜风,阖户离之。
  子言偕老,吾所畏之。
  离骚版:
  君乐雨兮启伞枝
  君乐昼兮林蔽日
  君乐风兮栏帐起
  君乐吾兮吾心噬.
  七律版:
  江南三月雨微茫,罗伞叠烟湿幽香
  夏日微醺正可人,却傍佳木趁荫凉
  霜风清和更初霁,轻蹙蛾眉锁朱窗
  怜卿一片相思意,犹恐流年拆鸳鸯

  暂且不论莎翁究竟会不会写这些近代英文亦或者没有押韵的诗体,能翻译出这么多版本也是相当的有才,想必这些人即使不会像司马相如一样弹着曲唱着《凤求凰》,也会写下类似“当尘世未醒,花未败,藤未枯,石未烂。我曾与你以桃花为盟,枯草为冠,为你一诺磐石”的动情。
  我也曾想写出这样有韵味的语句来献给心目中的女神,虽没才但坚信“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吟”的原理,穷尽所学也只冒出一句:

  尘世三千繁华,我且与酒拜桃花,任尔金玉琳琅良驹成双,不敌我眉间红豆朱砂

  人丑就要多读书,拼不了颜值就多添点墨水,如若有一天也能笔下生辉,在未见其面前能加些鸡血分。

  那问题来了,书中自有颜如玉自然不错,可情书当非要写成得动人心魄么?
  博子给树写到:
  拝啓 藤井 様
  お元気ですか
  私は元気です
  渡辺博子
  情人眼里出西施是古训,再笨拙的语言也能被听成动人的情话。
  所以也可以在俗点
  “安红,我想你,我想你想得想睡觉……”
  “想你想的睡不着觉,你怎么那么流氓呢你……”



  三、
  我听闻中国最好的文人都去当翻译了——他们最懂汉语言的优美,知其中韵律。
  举个例子:
  露の世は 
  露の世ながら 
  さりながら
  译文1:我知道这世界 如露水般短暂 然而,然而
  译文2:露水的世 虽然是露水的世 虽然是如此 (周作人先生译)
  直译大概就是:露水的世啊、露水的世啊、的世啊!

  掺杂了对小林一茶这首俳句背景的了解以及个人想要表达对禅意的入味,1,2是相当好不过的,而直译大概就是我+google或者是baidu翻译的水准,牵强人意,不过还有一种可能,庄子或许会击缶而歌翻译成这自带回音略显可怕的豁达。

  韩寒说:“文字是最重要的,思想是其次的,但事实谁都想在自己的小说里探讨一些问题,事先有很多想法,结果发现都没有实现。而小说带给人的思考就好比一首歌带给人的回忆一样是因人而异的,我不能清楚地告诉你们我的想法,因为我有时候都完全不知道自己的想法,结果总是能用一句话形容,过程却半天都说不清楚。”
  再举个栗子:
  她一路问了明子很多话,好像一年没有看见了。 
  她问,烧戒疤的时候,有人哭吗?喊吗? 
  明子说,没有人哭,只是不住地念拂。有个山东和尚骂人:“俺日你奶奶!俺不烧了!” 
  她问善因寺的方丈石桥是相貌和声音都很出众吗?“是的。” 
  “说他的方丈比小姐的绣房还讲究?” 
  “讲究。什么东西都是绣花的。” 
  “他屋里很香?” 
  “很香。他烧的是伽楠香,贵得很。” 
  “听说他会做诗,会画画,会写字?” 
  “会。庙里走廊两头的砖额上,都刻着他写的大字。”“他是有个小老婆吗?” 
  “有一个。” 
  “才十九岁?” 
  “听说。” 
  “好看吗?” 
  “都说好看。” 
  “你没看见?” 
  “我怎么会看见?我关在庙里。” 
  明子告诉她,善因寺一个老和尚告诉他,寺里有意选他当沙弥尾,不过还没有定,要等主事的和尚商议。 
  “什么叫‘沙弥尾’?” 
  “放一堂戒,要选出一个沙弥头,一个沙弥尾。沙弥头要老成,要会念很多经。沙弥尾要年轻,聪明,相貌好。”“当了沙弥尾跟别的和尚有什么不同?” 
  “沙弥头,沙弥尾,将来都能当方丈。现在的方丈退居了,就当。石桥原来就是沙弥尾。” 
  “你当沙弥尾吗?” 
  “还不一定哪。” 
  “你当方丈,管善因寺?管这么大一个庙?!” 
  “还早呐!” 
  划了一气,小英子说:“你不要当方丈!” 
  “好,不当。” 
  “你也不要当沙弥尾!” 
  “好,不当。” 
  又划了一气,看见那一片芦花荡子了。 
  小英子忽然把桨放下,走到船尾,趴在明子的耳朵旁边,小声地说: 
  “我给你当老婆,你要不要?” 
  明子眼睛鼓得大大的。 
  “你说话呀!” 
  明子说:“嗯。” 
  “什么叫‘嗯’呀!要不要,要不要?” 
  明子大声地说:“要!” 
  “你喊什么!” 
  明子小小声说:“要——!” 
  “快点划!” 
  英子跳到中舱,两只桨飞快地划起来,划进了芦花荡。芦花才吐新穗。紫灰色的芦穗,发着银光,软软的,滑溜溜的,像一串丝线。有的地方结了蒲棒,通红的,像一枝一枝小蜡烛。青浮萍,紫浮萍。长脚蚊子,水蜘蛛。野菱角开着四瓣的小白花。惊起一只青桩(一种水鸟),擦着芦穗,扑鲁鲁鲁飞远了。 
  ——节选汪曾祺《受戒》
  这要是出在高考作文里,800字绝对不止,而且还会被老师评阅为流水账似对话,可人家汪曾祺老先生是大家,怎的会写流水账,但要是说这篇受戒讲的什么,无非就是最后小英子问明海的话:
  “我给你当老婆,你要不要?” 
  明子眼睛鼓得大大的。 
  “你说话呀!” 
  明子说:“嗯。” 
  “什么叫‘嗯’呀!要不要,要不要?” 
  明子大声地说:“要!” 
  “你喊什么!” 
  明子小小声说:“要——!” 
  净是些轻快的文字,夹杂些贴近民俗的方言,好看么?好看,因为人家是写散文的,还有就是诗人,与东瀛女子的一次擦肩而撞硬是被徐志摩写出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
  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道一声珍重,道一声珍重,
  那一声珍重里有蜜甜的忧愁
  沙扬娜拉!


  而为什么说中国当代文学不是那么好看,大家不是那么多?
  归其原因无外乎应试作文的三段式,你看有哪篇八股文流传至今被人称道,印记打得太深总有逃脱不掉的理由。
  再者就是动辄上千万字几百册都不见结局的网文小说无非就是主人公很弱去各种地方刷怪到无敌却仍然和无数感情纠缠不清,这样写有广大的受众群而且也有不菲的稿费。
  看不惯这样的“文化”市场的良知深怕被同化,于是去赛车拍电影补贴家什。不知是文化的进步还是文学的悲哀。

  四、
  能写到并看到这里也真是不容易,微博朋友圈几十几百字再配个图片就能以偏概全的讲究一个道理,我却在这里啰嗦这么多。
  我们每天都像是在接受也确实在接受一些有营养的东西——心灵鸡汤生活小技巧……
  残缺的知识堆积在大脑里成了无数的碎片,而这些碎片得不到像样的梳理与规整,于是乎我们天天还是平庸之辈。
  一位老师跟我说,去读书吧,一本完整的小说有其完整的逻辑,你读完就会通透很多道理,就像前文韩寒所说谁都想在自己的文字中探讨某样东西,可能表述并不是很清晰,千人千哈姆雷特,但最终还是会领会些你所需要的东西。
  而我这人有个毛病,感兴趣的文字就像是看故事会,看到感觉莫名其妙的情节就会往回翻,假使看的外国文学名字一大串又会翻来覆去找这人到底为什么会在这里出现,而作者其实只是为了找个路人甲來衔接一下剧情。

  现在社会那么繁忙,哪有时间泡杯茶好好品一本书悟一下人生,你若是感伤看一部电影听一首歌或许恢复的更快,再次看看流水网文也能悟出你只要是打不死的小强到最后你也能成为你世界的神得到如此满满的正能量。
  好不容易腾出个时间,看什么?
  好抑郁好想自杀,去看看《人间失格》?
  好无聊好想发情去看看村上的《挪威的森林》?
  好悲伤好想被治愈去看《岛上书店》?
  天啊,怎么都是全网排名推荐?
  去书店,天啊,不是赚钱经济职场就是各种挂着各种名头的社会公共文学(中国连真正的公共空间还没出现,哪来的“公共知识分子”?——陈丹青)。

  然后就是“不读书就去旅行”,虽说读万卷书破万里路能把自己的人生更加充实,人生那么短,平行世界又不知是不是存在,要么去体验要么去意淫,总要以各种方式来埋葬这无聊的人生。

  可当听到那首《正趣果上果》,世事不过如此,人生在世三万天,万人空巷都成过眼云烟,你那么讲究读感那么会装逼去尝试懂文学又慨叹没人肯写不赚钱的文字,你还在纠结什么,对于你来说,读书已经没有了任何卵用。
作者 :留香夜光杯 时间:2016-01-21 08:19:05
  好久不见楼主,问候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