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清弦微话本】敬畏

楼主:幽兰清弦 时间:2014-07-30 19:53:31 点击:78 回复:4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他从喧嚣的名利场退回来,视线沿中天翻过数十载光环,川流不息的行止留下山河大川的黄昏,每一缕西阳都千顷苍波,于水墨间钩皴形体。落款的诗句一提,绵密从深处走来,泼完最后一轮余晖,笔开始折柳,留下一绽墨衬托书架的气韵。而纸,与纸上气象,完成盛世年华的手迹,悄然隐退,世俗的百般缱绻一场完美变形记,妙笔生花的场景自山脉滑坡,岁月又一轮蹉跎。

  此时唯木雕,了却平生还有的画念。大千的荷妖娆如秦淮水岸琉璃台,画舫之湄水之盈,仿佛凝脂玉,像涂层炭精粉那样吹弹即破。而那些山川河流,寥寥数刻,方寸间气宇万千,尽显巍峨之态。

  记不得有多久没有创作快感了,当画笔流于形式,门庭如星辰,沸沸扬扬的避之不及的隐喻,门楣立时染成灰色。世态薄云,冰片似的面目一锤定音后,很多热闹散成无形的颗粒。寂寞如盖的日子,盛名只是梦境里说说笑笑的过场,而真实,望中庭之月,满目华寂。

  离家不远有处花房,花农五十开外,瘦瘦矮矮一身灰色短打,圆圆的脸堆满了笑,料理完花事,一管烟斗能悠闲半天。多出来的时间他全都消磨在花坊里,偶尔与花农聊几句,更多时候与花魂形影相吊。这样的时候,所有俗态都忙着入世,披红拣绿的手势挤出人间,似有春意从岩石缝里钻出来,那么显眼的栋梁拟作心灵之翼,人间不经意间走远了。

  不是第一次,那些花和花房茶余饭后的家常事,在他走向人生第二波低谷时,如无形之灯散发着明亮的醒世。他把这些高雅的情趣比喻成月亮,日光悉数褪尽,光辉成为谢世的理由。

  盛衰之际都能谈笑的鸿儒,品之高可谓真趣,一旦沦为布衣,离开粉墨登场的舞台,最能交心的就是这些无名利之界的白丁了,醇朴之心天然雕琢,一碗清茶,一只烟斗,无过分修饰的语言,发自内心的赞叹,透明如小溪。

  这不是往盛砌的浮名里再添一道笨拙的风景,这是向敞开的寂寥的心窑输送燃烧着的煤炭的温度。脊骨之形,松柯之节,金兰之气,还不能很好地表达他对花农的感恩,能浮于世俗之上,豁达于野,数十年如一日送些时令花卉而不登厅堂的默默敬重,已是无江湖之色的深厚感情。

  夜深,一盏灯的书斋,他握着刻刀,手微微颤抖,为花农雕一只烟斗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想法,纵然有天意成全的妙法,也很难刻画他对他的心意。面对真性情,语言很苍白,也没有一种艺术能调和出适当的颜色。那块未经雕琢的木根,一直摆在玻璃柜,词不达意的敬畏收束起羽翼,在灵魂最显眼的地方,卧成泰山。

作者 :梧桐梦语 时间:2014-07-31 20:24:00
  品读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秋色田园 时间:2014-08-04 19:44:00
  品读,问好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