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清弦散文诗】反正习惯了

楼主:幽兰清弦 时间:2017-10-29 12:49:38 点击:3 回复: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楼主幽兰清弦 时间:2017-10-29 12:50:10
  【据图写意】

  又来了,就这么过吧。

  她连哭的声音都没有,沟渠一漂看它慢慢的走,叹拂面平望了远方。试着动一动嘴唇,词语凝固了,那塞在器官内的心事,谁能说不是秘密。有情绪微风中飘散,眼睁睁的地方,揭不开最初的伤疤。是时候了,自己做自己的唱本。

  手臂那么纤细,骨头滴着血,她回头透视的人,贝多芬的大殇。还能如何形容这样的人世感慨。什么样的开弓没有回头箭,什么样的下野斗破自我找解嘲玩耍世道的殷勤。别见笑,躲着头颅不露眼,草覆寒虫偏偏温度难收。不知道的事其实知道,还以为的事就是不以为。所以,世道陪着越来越雨霖铃,世界凸起了认不出她憨厚的可怜。

  真有这么一个人,她依旧被悲伤,依然瘦影子穿街走巷,依旧微笑着说话,依然贱卖生命。

  这是悬崖上的漫画片,十二滩漂流日日写实,扑面来的罂粟,花壳子一个咧趄,谁学会了笑。
  萎缩的手臂血肉慢慢的在长,霜雪千年也一定要融化。日子还有很多,真的顾不上这伤害了。

  窗户外头又飘雨。寸心那么点,够不上整个世界的捉弄,只好蘸着调料,做些食物,饮一片,便是姥姥的凝视,温暖了日子。她走路较多的眦牙,藏在心中的脊梁骨,还是没有倒塌。于是,轻狂着它的轻狂,卑微着它的卑微,比幽居多些人味,比群居多些寡,一人归尽了日月,她有多少潜能,日子就多少可贵。

  是的,嘲笑的人很多。下坠的不是人性,消受吧,总比说煎熬好。

  写这些文字时,风很多,呼啸的声音从耳边穿过,像是深谷裹一层岁月,最深处的核心,上有岌岌可危……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